熱門搜索:
當前位置:爬書網>書庫首頁>都市言情>玩美房東>第一百七十五章混社會
小說:| 作者:| 類別:

第一百七十五章混社會

小說:玩美房東| 作者:寂寞的舞者| 類別:都市言情

蕭風緩緩從沙袋中抽出手臂,轉頭看向孫亞:「怎麼不可能?」

孫亞臉上的震驚漸漸消失,取而代之的是一抹濃重:「好快的拳,好大的勁1

曾經教孫亞習武的老師傅告訴過他,拳疾凝點,以點破面,這是拳法精髓之所在。什麼時候能做到這一步,那拳法方才大成!

蕭風看著孫亞的表情,心裡暗笑,麻痹的,還好老子懂二重勁,要不還真鎮不住這小子0孫亞,現在還想玩嗎?如果想玩,我隨時奉陪1

孫亞搖搖頭:「我不是你的對手1

蕭風嘴角翹起,還算識時務了。回頭看了眼嘩嘩往外流沙子的沙袋:「不好意思,給你打破了沙袋。」說完,向著孫父走去。

孫亞則是走到沙袋旁,認真仔細的看了起來。一拳打破沙袋,這不算本事。但是,一拳穿透沙袋而沙袋不破裂,這才是真功夫!無論是對力度和速度的要求,都是極高的!

「大叔,您收下吧!有了這些錢,您可以出去買棟樓,剩下的錢做點生意,改善一下家裡的生活。畢竟,孫亞也不小了,總不能讓他一輩子呆在棚戶區吧。」蕭風把兩張銀行卡放進了孫父的手中。

孫父低頭看看銀行卡,又看了看蕭風,猛地就要跪下:「好人吶。」

蕭風趕忙拉住孫父,搖搖頭:「我不是好人,這是我應該做的1說完,轉頭看向沙袋旁邊的孫亞:「孫亞,走,你和我一起去保險公司,我們去把賠償金取出來。」

孫亞目光遊離在沙袋和蕭風的臉上,轉身向著門外走去:「你出來,我有話要問你。」

蕭風沖陳斌打了個眼色,讓他扶孫父進屋,自己跟著孫亞出了大門。

「我想問你,我哥是怎麼死的。」孫亞盯著蕭風問道。「別告訴我是自燃,我不相信!a4車會自燃,這話騙騙我父親還可以1

「你真想知道?」

「沒錯,我必須要知道!無論是誰殺了我哥,我都要報仇1孫亞冷冰冰的說道。

蕭風掏出香煙,扔給孫亞一支:「我的話你相信嗎?」

孫亞接過來,稍作猶豫的點點頭:「相信。」

「好,那我告訴你1蕭風點上煙,身體靠在賓士車上:「你哥是被炸彈炸死的,放炸彈的是日本人。」隨即,簡略的把那天的事情說了一遍。

孫亞死死咬著香煙過濾嘴,直到咬爛后,這才低沉的問道:「那個日本人在哪?」

「死了,被我殺了。」蕭風扔掉香煙,轉身向著裡面走去。「回去和你父親說一聲,我們去保險公司吧。」

孫亞盯著蕭風的背影,狠狠吐掉嘴裡的香煙:「好。」

回到屋裡,孫父正淌著淚和陳斌訴說著什麼,見蕭風和孫亞進來后,這才收起了臉上的擔心。

蕭風又陪孫父聊了幾句后,和陳斌站起來告辭。孫亞在孫父的叮囑下,跟蕭風一起離開,直奔保險公司。

「你父親問我們是不是你哥的狐朋狗友,你為什麼那麼肯定我們不是呢?」在路上,陳斌想起什麼,隨口問道。

「我哥沒有哪個狐朋狗友,能開得起賓士s1孫亞淡淡的說道。

「額。」陳斌臉上閃過一絲尷尬,自己似乎問了個比較白痴的問題埃

蕭風從後視鏡看了眼孫亞,笑問道:「孫亞還上學嗎?」

「不上了。」

「那現在幹什麼工作?」

「混社會,當打手。」

蕭風有些無語,十六七的小屁孩毛還沒長齊,就出來混社會?不過他想起天門也有諸多問題少年時,又有些釋然,這是一種普遍性的病態問題。

蕭風放緩車速,轉過頭:「我可以問一句嗎?你混社會,是喜歡呢?還是生活所迫?」

「喜歡,我要做陳浩南那樣的大哥1孫亞認真的說道。

「咳咳。」蕭風剛點上煙,聽到孫亞的話后,猛地被煙嗆著了,劇烈的咳嗽起來。陳浩南?麻痹的,香港古惑仔殘害了多少未成年啊!

孫亞皺起眉頭:「你不信我能做到嗎?憑我的功夫,我已經成為我們幫的金牌打手!哼,我們老大說了,等下個月就讓我當上位大哥。」

「好像挺威風的樣子,什麼幫啊?」蕭風扔掉香煙,趕忙問道。

無論怎麼說,孫亞都是個十六七歲的孩子,聽到蕭風問自己幫派時,臉上閃過一絲自得:「烈虎幫。」

「烈虎幫?沒聽說過,陳斌,你聽說過嗎?」蕭風轉頭看向陳斌問道。他確實是沒聽說過這個神馬烈虎幫。平時他接觸的都是天門霸幫之類的一流幫派,誰知道這個烈虎幫是哪個犄角旮旯里蹦出來的。

陳斌搖搖頭:「我也沒聽過。」

「你們竟然沒聽過我們烈虎幫?」孫亞皺著眉頭怒道。

「真沒聽說過!哎,我問你,你們烈虎幫有天門牛逼嗎?我是南城那邊的,就知道南城天門。」陳斌笑眯眯的說道。

陳斌一句話把孫亞給頂了回去,最近一段時間天門風頭一時無兩,直逼四大黑幫。混在道上的,哪個不知道天門?又有誰不知道天門三少?

「哼,雖然現在不如天門,但終究有一天會把天門踩在腳下的。」孫亞嘴硬的說道。

蕭風豎起拇指:「好,有志氣!等你把天門踩在腳底下的那天,我這輛賓士送給你。」

孫亞剛準備說什麼,兜里的手機響了起來。看著屏幕上的號碼,接聽了電話:「喂,大哥,什麼事?」

「小亞,你在哪呢?你趕緊來『友好麻將館』,一會我帶你去打擂台。我和劉大嘴約好了,如果這次你贏了擂台,那這家『友好麻將館』就由我們來罩了!劉大嘴的那些人,都他媽的得滾蛋1一個囂張的聲音響起。

孫亞臉上閃過一絲為難:「大哥,我現在要去保險公司處理事情。你看打擂台的事,能不能往後推延一下?」

「什麼?你現在有事?麻痹的,你知道這家麻將館能給我們幫帶來多少收益嗎?保險公司啥時候去不行?!給你十分鐘時間,馬上給我過來!我扔下一句話,今天你要是打贏了,晚上我就宣布讓你上位當大哥1

孫亞咬咬牙:「好,我馬上趕過去。」說完,掛斷了電話。

「怎麼?你要去打擂台?不去保險公司了?」蕭風從後視鏡里瞟了一眼,緩緩問道。

「嗯,幫里有事,我必須要回去!這樣吧,把你手機號給我,等我打完擂台,就給你打電話。」孫亞想了想說道。

「呵呵,反正我倆沒事,就去欣賞一下你的威風吧!我也想見識一下,這個未來能把天門踩在腳下的『烈虎幫』,到底如何牛逼的!對了,那個麻將館怎麼走?」蕭風笑著說道。

孫亞猶豫一下,指揮著蕭風,向著麻將館駛去。到了麻將館門口,孫亞提醒道:「我大哥脾氣不太好,你們一會別亂說話。」

蕭風點點頭:「嗯,放心吧,我是抱著『膜拜』的心思來的。」說完,打開車門,下了車。

「你們先進去,我打個電話。」蕭風倚靠在賓士車上,摸出手機,撥通了張羽的電話:「喂,小羽子?你妹的,你不會還沒起床吧!我問你,你知道『烈虎幫』嗎?」

「啊?烈虎幫?幹嘛的?」張羽那邊睡的朦朦朧朧的,隨口嘟囔著問道。

蕭風臉上露出一絲奸笑:「烈虎幫小弟揚言,未來要把天門踩在腳下1

「我草,踩天門?」張羽一下子清醒了,怒聲道:「風哥,你知道烈虎幫在哪不?老子現在就過去滅了丫的1

蕭風看了眼麻將館的招牌,輕聲笑道:「我在『友好麻將館』呢,這裡就是烈虎幫的地盤!如果你抓緊點時間,可能會遇到他們的老大哦!聽說,他們的老大脾氣很不好,你來了后,自己小心點吧。」

「麻痹的,風哥,你等著,我馬上帶人過去。。」張羽那邊說完,就匆匆掛斷電話,估計是召集人手去了。

蕭風滿臉蕩漾笑容的收起手機,搖搖晃晃向著麻將館走去。生活如此蒼白無趣,自己再不找點樂子,那活得豈不是很沒滋味?

「你找誰?」門口兩個打扮怪異的青年,攔住了蕭風。

「哦,我來找孫亞,呵呵,我剛才和他一起來的。」蕭風派出兩根煙,輕笑道。

兩個青年互相看看:「原來是來找『亞哥』的,走,我帶你進去。」

「麻煩兩位了。」蕭風點點頭,跟在一個小弟身後,向著麻將館內部走去。

來到單間,果然見孫亞正和一個中年光頭談著什麼。

光頭滿臉橫肉,脖子上掛著一根小指粗細的大金鏈子,無一不彰顯著他黑道大哥的身份。

「亞哥,他是來找你的。」小弟走到孫亞面前,笑著說道。

孫亞看了眼蕭風,點點頭:「你先坐會吧。」

大光頭轉頭看著蕭風,眼珠子骨碌一轉:「兩位是小亞的朋友?呵呵,好像挺有錢啊!把你的賓士車,借哥們玩幾天,怎麼樣?」

坐在旁邊的陳斌,無奈的聳聳肩:「瘋子,這位大哥對你的賓士很感興趣。剛才我進門,他就要借賓士玩玩。」

「呵呵,想玩賓士車啊,好!大哥都開口了,我再不給這個面子,那就是不識抬舉了1蕭風從兜里掏出賓士車鑰匙,扔在了桌上:「大哥隨便開。」

光頭豪爽的大笑:「哈哈,這位朋友一看就是場面人!以後你在九泉有什麼事,儘管提我『光頭彪』的名字,誰敢不給幾分薄面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