熱門搜索:
當前位置:爬書網>書庫首頁>都市言情>玩美房東>第一百七十六章打擂
小說:| 作者:| 類別:

第一百七十六章打擂

小說:玩美房東| 作者:寂寞的舞者| 類別:都市言情

蕭風心裡冷笑,臉上卻做出倍感榮幸的笑容:「那我就多謝彪哥罩著了,呵呵1

光頭彪從桌上拿起鑰匙,把玩了幾下:「走吧,我帶你們去見識見識擂賽!對了,這位朋友,你叫啥名?」說完,沖蕭風伸出了右手。

「我叫蕭風。」蕭風笑著與光頭彪握了握手。

「蕭風?這名字有點耳熟埃」光頭彪微皺眉頭,可是想了一番,也沒想起在哪聽過這個名字。

蕭風心中一動,忙笑著:「走吧,彪哥,你不是要帶我們去見識一下么?呵呵。」

「對,走!今天老子要開著賓士去,讓劉大嘴那個王八蛋把眼珠子瞪下來。」光頭彪大笑著,當先向著外面走去。

陳斌湊近蕭風,低聲道:「瘋子,你就這麼把賓士車借給他了?要知道,這種人可是有借無還埃」

「別擔心,等我打贏了擂台,會找機會幫你要回來的。」孫亞走到蕭風面前,淡淡的說道。

蕭風看著孫亞,有些疑惑的問道:「孫亞,你們這的黑幫都打擂台搶地盤?黑幫不應該都是火拚搶地盤么?」

孫亞一邊向外走,一邊解釋道:「這片區域,是九泉最差最亂的地方之一。說實話,這裡的黑幫比九泉四城的那些黑幫差得遠了。這的黑幫家底本來就薄,大的火拚誰也經受不起。所以,這片區域不知道什麼時候起,就流行起這麼一種打擂的方式了。」

蕭風恍然:「原來是這麼回事啊!這就是說,兩個幫派同時看好哪塊地盤或者爭奪地盤,就進行打擂台,誰贏了,那這塊地盤就歸誰?」

「嗯,就是這樣。」孫亞點點頭。

蕭風很無語的搖搖頭,九泉市竟然還有如此奇葩的黑幫!如果自己把煞風派過來,那一天之內,豈不是橫掃這片區域?當然,這事他也就想想而已,這又破又亂的地方送給他,他還得猶豫幾天呢!

「奶奶的,這哪是黑幫啊!我說孫亞,既然你知道這些黑幫是什麼貨色,那為什麼還留在這?難不成,你還真抱著『烈虎幫』能把天門取而代之的想法?」蕭風臉上露出一絲譏笑。

孫亞回頭看了眼蕭風:「我隨便說說,你還真信了?不是我想呆在這,而是只能呆在這!我有我的黑道夢,這只是第一步!我的夢想,是需要一步一個腳印走出來的,而不是好高騖遠吹出來的1

蕭風停下腳步,看著孫亞的背影,暗暗點頭,也不枉老子把天門三少之一的羽少給你叫過來了!

「那啥,蕭風啊,你和小亞,還有你那個朋友,一起過來坐賓士吧。」光頭彪站在賓士旁,大聲喊道。

蕭風壓下諸多想法,點點頭:「好啊,彪哥,馬上就過來。」說完,偷偷對陳斌笑道:「嘿嘿,我估計這王八蛋可能是打不開車門,才喊我們的1

「哈哈……」陳斌大笑起來,和蕭風兩人向著賓士車走去。

「蕭風,這車門怎麼打不開?」光頭彪撫摸著腦袋,訕笑著問道。

蕭風接過車鑰匙,沖著賓士車按了按,車發出一聲警示音,車門自動打開。

「嘿嘿,你們去後面坐好,今天我親自開車。」光頭彪拿過鑰匙,坐進了副駕駛座。

陳斌等光頭彪進去后,終於忍不住爆笑:「這他媽哪是黑道分子啊,是從哪個山溝溝里剛鑽出來的吧?我估計他以前開過最好的車,就是捷達了1

陳斌正說著話呢,旁邊兩個小弟走過去,嘴裡還嘟囔著,老大今天開賓士,他那輛捷達座駕,便宜咱倆了,嘿嘿。

蕭風拉開車門,坐上了副駕駛的位置。因為他覺得,一個平時只開捷達的人,估計給他輛賓士,他都開不走。

不過讓蕭風驚訝的是,駕駛座上的光頭彪很快進入狀態,按下按鈕,車發出轟鳴,隨即掛上行車檔,向著目的地開去。

其實兩地相距不遠,不過有了賓士車的光頭彪自然想在老對頭面前裝裝逼。眾人屁股還沒坐熱乎,車停下了。「嘿,到了。」

「……」蕭風汗,暴汗,瀑布汗!一共兩步遠,你他媽開毛車啊!

「今天的擂台,就在這家商行裡面。」光頭彪指著前面的商行,給蕭風和陳斌解釋著:「這裡明面上是個商行,下面就是地下擂台常我們這一帶打擂,都在這裡舉行。」

「哦,今天我可算長見識了。」蕭風趕忙笑著,打開車門下車。

「哎呦,光頭彪,這是從哪借的賓士?開來跟老子裝逼是吧?」光頭彪剛下車,一個冷嘲熱諷的聲音就傳了過來。

蕭風順著聲音,看向右側走來的幾個人。當頭一人,嘴巴奇大!大嘴舒淇那張嘴就挺大的了,但和這哥們一比,那是小嘴見大嘴啊!蕭風心裡暗暗猜測,這個應該就是光頭彪所說的劉大嘴了。

「麻痹的,這是我表弟的車1光頭彪冷笑著,拍了拍蕭風的肩膀:「我表弟的東西,那就是我的東西。劉大嘴,你不會還開著破桑塔納2000來的吧?」

蕭風腦門閃過黑線,這他媽混的還是黑道嗎?登高一望,恐怕九泉市的黑道大哥,就屬眼前這倆人最窮酸了!人家黑道大哥,奧迪賓士寶馬什麼的,家裡停著好幾輛,出門都得猶豫一下,今天開什麼車出門。這倆倒好,一個破捷達,一個破普桑2000。

「你表弟挺有錢啊,賓士s1劉大嘴掃了眼蕭風,冷哼道:「走吧,別在這扯沒用的,我們擂台上見輸贏1

劉大嘴說著話,目光落在孫亞臉上,眼中閃過一絲狠辣:「怎麼,你們幫還是孫亞出場嗎?真他媽的丟人,難道就沒別的人才了?」

「你管我們幫是誰打擂,只要能贏了你就成1光頭彪得意的笑著。由不得他不得意,孫亞曾經幫他連勝劉大嘴三場,拿回三個場子。

劉大嘴瞪了他一眼,也不再說話,率人向商行匆匆走去。

「我們走。」光頭彪壓了劉大嘴一頭,心情大爽,摟著蕭風和孫亞,跟在劉大嘴身後,走進商行。商行走去。

蕭風被光頭彪摟著,忽然有種窒息的感覺,麻痹的,原來這個光頭有狐臭!奇怪,自己剛才怎麼就沒聞見呢!

商行裡面果然別有洞天,上面是賣一些小百貨的貨櫃,而後院則有個地下入口。進去后,雖然沒有蕭風想象的那麼大,但卻比較正規了。

一個三十多平方的擂台擺在正中央,旁邊則有上百個座位,供客人欣賞。這時候,四周已經坐了不少人,手裡抓著一張張紅紅綠綠的鈔票,滿臉興奮之色。

「彪哥,這還有看熱鬧的?」蕭風感覺自己嘴角抽了抽,趕忙問道。

「嗯,打擂嘛,閑著也是閑著!如果能邀請到客人看,還能賺筆收益!呵呵,到時候再開個盤,賺的更多了1光頭彪笑呵呵的,時不時沖熟人打著招呼。

「哎喲,周爺,您也來了啊1光頭彪忽然注意到一個老者,趕忙上前打著招呼。

蕭風捅了捅孫亞,問道:「那老傢伙誰啊?怎麼光頭彪見到他比見著親爹還親?」

孫亞掃了眼:「他是我們這一片的老江湖了,周爺。前幾年大哥剛出來混的時候,就是周爺拉了他一把,才有了如今的地位。這老頭在這一片,絕對說話好使。」

「擦,說白了就喜歡倚老賣老,講資歷排輩分唄。」蕭風呲之以鼻。

孫亞臉色變了變:「這話你可別讓我大哥聽見,要不然他真能跟你翻臉。」

蕭風點點頭:「嗯,我有數。」心裡卻冷笑,跟我翻臉?老子還想和他翻臉呢!

光頭彪和周爺打完招呼后,找了個靠前面的位置,帶著蕭風等人坐下了。

「小亞,今天這場擂台,只許贏不許輸,聽到沒有?1光頭彪看著孫亞,沉聲說道。

孫亞笑了笑:「嗯,我會儘力的。」

光頭彪拍了拍他的肩膀,站起來:「你們先坐著,我去找劉大嘴他們開盤,看看今天是怎麼個輸贏。」說完,溜溜達達的走了。

「孫亞,老子都他媽的替你感到丟人。」蕭風打量幾眼孫亞,嘲弄的笑道。

孫亞眼睛眯了眯,略顯青澀稚嫩的臉上浮起一絲怒氣:「為什麼這麼說?」

「你說你這混的是黑道嗎?給老大拚命搶地盤不算,竟然還變成了老大賺錢的工具!我看到你,就想起古代青樓的妓女!你呢,就是『烈虎樓』眾多妓女中的紅牌1蕭風毫不留情的打擊道。

孫亞拳頭髮出嘎巴的響聲,深深吸了一口氣,瞪著蕭風:「我不是你的對手,要不然你現在已經滿地找牙了。」

「呵呵,你還有點自知之明啊1蕭風冷笑著說道。

孫亞咬咬牙:「你以為我願意嗎?媽的,我一沒名氣二沒手下,說白了就他媽的一剛成年的小屁孩!我去加入那些大幫派有用嗎?擦,你別告訴我,大幫派機會多之類的!沒有人罩著,想出頭勢必登天還難1

「大幫派水太深,深到能輕易把人淹死!我有個從小一起長大的哥們,他是天門的人,在裡面混的還算可以,前幾天剛被人砍死了!媽的,他明明答應我,說這幾天就把我引進天門的,可是他呢?卻他媽的死了1孫亞腦門上青筋一跳一跳,眼睛血紅的瞪著蕭風。

蕭風嘆口氣,拍了拍孫亞的肩膀:「好了,不說了。附近哪有衛生間,我去一趟。」

孫亞調節一下心情,伸手指了指遠處黑暗的角落:「那個就是。」

蕭風點點頭,從兜里摸出手機,一邊打電話,一邊向著黑暗處走去。「喂,小羽子,你們到哪了?嗯,直接來xx商行吧,我們在地下擂場呢。呵呵,等我給你引薦一個兄弟,這小子還挺不錯的1蕭風笑著,掛斷了電話。

蕭風撒完尿,提起褲子剛準備出門,卻聽外面傳來光頭彪陰狠的聲音。「小亞,今天只許贏不許輸,聽到沒有?如果你輸了,哼,大哥就別想做了!還有你朋友的賓士車,也別想拿回去!媽的,看到劉大嘴囂張的嘴臉,我就噁心!今天如果輸了,等我找你算賬吧1

「放心吧,我一定會勝的。」孫亞冰冷的聲音響起。

蕭風臉上浮現出冷笑,以前都是老子打劫別人的車,沒想到今天這個光頭彪竟然不開眼,打起了老子的主意!他這不是老壽星上吊,活膩歪了么?

等外面沒了聲音,蕭風這才打開門出去,返回了擂台下面的看座。

「你都聽到了吧?」蕭風剛坐下,孫亞緩緩問道。

蕭風咧咧嘴,笑著:「嗯,聽到了!你儘力而為就好,不要傷了自己1

「我爹說的對,你是好人!你放心吧,我今天就算拚死,也會拿下這場擂賽的勝利1孫亞掃了蕭風一眼,站起來扒掉自己上衣,跳上了擂台。

蕭風看著孫亞上身的疤痕,眼睛眯了眯,這小子是個人物啊!傷疤,是男人的功勳章!尤其在某些圈子內,更是如此!

蕭風嘴角翹起,既然你想混黑道,想做陳浩南,那我就給你一個機會吧!是龍是蟲,就看你的魄力和本事了!

想到孫亞的話,蕭風抬手輕輕撫摸著自己的臉,我長得很像好人么?麻痹的,老子不是好人,為毛偏偏長了一張好人臉呢!

陳斌見蕭風回來,挪個位置,坐到蕭風旁邊:「剛才幹嘛去了?」

「呵呵,沒什麼,去給小羽子打了個電話。」蕭風戲謔的笑著,輕輕說道。

「……」陳斌顯然很無語:「你不會要搞火拚吧?難道你要滅掉這個烈虎幫?」

蕭風滿臉的笑容化為嘲弄:「這樣的黑幫,值得如今的天門出手嗎?我只是讓小羽子來看好戲的1

「好戲?什麼好戲?」陳斌疑惑的問道。

蕭風沒有再回答陳斌的話,而是把目光投向擂台,好戲馬上就要拉開帷幕了。

擂台上,孫亞身體靠在軟繩上,不斷調節著自己的身體狀態。最近幾天他身心疲憊,身體狀況並不是處於巔峰!

『當』的一聲鐘聲響起,一個黝黑的青年跳上擂台,眼神輕蔑的看著孫亞:「你就是孫亞?成年了嗎?我不想虐爆小孩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