熱門搜索:
當前位置:爬書網>書庫首頁>都市言情>玩美房東>第一百七十八章想當年……
小說:| 作者:| 類別:

第一百七十八章想當年……

小說:玩美房東| 作者:寂寞的舞者| 類別:都市言情

四周看台上的客人興奮了,沸騰了,紛紛站起來,嗷嗷叫著,甚至有人激動的把手裡票子都砸向了擂台。

劉大嘴和光頭彪聽聞慘叫,向著擂台位置看去。剛抬頭,只見阿泰身體騰空飛出擂台,向著兩人頭頂砸下。

兩人反應倒也不慢,趕忙後退幾步,躲過了重重砸在地上的阿泰。

「噗」阿泰一口鮮血噴出,黑呦的臉上閃過一絲病態的紅潤。「咳咳,媽的1

劉大嘴和光頭彪滿臉震驚的看向擂台,短短几秒鐘,阿泰怎麼就飛了下來?!

擂台上面,蕭風正滿臉笑意的盯著阿泰:「泰國來的朋友,服嗎?」

「咳咳。」阿泰咳出血沫,從地上緩緩爬起,豎起拇指:「服了。」他不得不服,當他對蕭風發動攻擊時,蕭風總共做了三個動作,然後他就飛下擂台。

蕭風第一個動作,收起左手;第二個動作,後退一步,躲過他的攻擊;第三個動作,右手狠狠擊中他的胸膛。三個動作結束后,阿泰就飛下擂台,重重砸在地上了。

「你是如何做到的?」阿泰搖晃著走到擂台邊上,滿臉期待的問道。

蕭風聳聳肩膀,嘴角上翹:「既然你服了,那我送你一句話吧!重劍無鋒,大巧不工1說完,單手撐著擂台旁邊的軟繩,跳下了擂台。「斌子,孫亞怎麼樣?」

「沒什麼大礙,休息幾天就可以。」陳斌擦了擦手上的鮮血,笑著答道。

蕭風點點頭:「嗯,那就好1

「你他媽誰啊?馬戈壁的1劉大嘴怒目瞪著蕭風,大聲吼道:「來人,給我把這些王八蛋拖出去砸出屎來1

阿泰本來打贏了,那家麻將館也要劃為自己的地盤了。現在倒好,直接被眼前這個青年從擂台上打了下來,劉大嘴焉能不怒!

光頭彪卻心情大爽向著蕭風走來,抬手就要拍他的肩膀:「朋友,乾的不錯。」

蕭風側身躲開,指著孫亞淡淡的問道:「彪哥,我可以帶孫亞先走嗎?」

「那你可得看劉大嘴的意思了。」光頭彪臉上浮現出一絲陰笑:「朋友,用不用我借你點人,護送你出去?你再能打,也架不住他們人多埃只要你開口,我幫里的幾十名兄弟隨你用。」

蕭風露出了笑容:「報酬呢?」

「嘿嘿,咱兄弟倆談什麼報酬!只要你把賓士車借我開個一兩年,我今天保證把你完好無損的送出去。」

劉大嘴咬牙怒道:「光頭彪,原來他不是你表弟!麻痹的,今天不管他是誰,我必須要卸他一條胳膊!還有這個狂妄的小王八蛋,跑老子地盤上來裝逼,草!剛才不是要玩火拚嗎?那我就陪你玩玩1說完,指了指張羽。

光頭彪目光陰沉的看著張羽,點點頭:「這小王八蛋剛才是挺狂的!蕭風,這是你朋友嗎?如果是你的人,我可以賣你個面子,今天不計較他剛才的狂妄,放他離開。當然了,劉大嘴想弄他,那就跟我無關了。哼,在這一片,老子還真沒遇到過這麼狂的人1

「是嗎?」張羽冷笑著,目光掃過光頭彪和劉大嘴:「沒遇到過?那你們今天遇到了!你們打算拿我怎麼著啊?還有,哪個是他媽的烈虎幫老大,站出來給老子瞧瞧,別他媽一會老子砍錯了人1

「小羽子,你帶多少人來的?我可告訴你啊,不是猛龍不過江,現在是在人家的地盤哦。」蕭風戲謔的笑著。

蕭風話剛落,光頭彪就怒了:「麻痹的,原來是來找事的!老子就是烈虎幫大哥,怎麼著?!蕭風,我看得起你,才他媽的好好和你說話。這一片誰都知道,老子脾氣可不好1

「哦~~」蕭風恍然:「彪哥,我知道你脾氣不好!不僅這樣,我他媽還知道你有狐臭呢1

光頭彪有狐臭這事兒,附近很少有人知道。平時他塗抹很多香水壓制狐臭味,只要不靠的很近,根本難以發現。現在蕭風當著這麼多人的面說他有狐臭,光頭彪臉上立刻掛不住了。

「孫亞,這他媽就是你的朋友?」光頭彪咬牙看向孫亞。

孫亞瞟了蕭風一眼,無奈的搖搖頭:「大哥,你放他們走,我上去繼續幫你打擂。」

「滾你媽逼的吧!放他們離開?好,把賓士車留下,老子今天就讓他們滾蛋。」光頭彪是鐵了心要拿下那輛賓士s了。還真別說,這賓士s開起來,就是比捷達舒服多了。

周圍的客人見有熱鬧可看,紛紛從座位上站起來,手裡捏著鈔票,心中大呼今天來得值啊,竟然能看到黑社會火拚!

劉大嘴帶著幾個混混,手裡拎著傢伙迎了上來:「光頭彪,你說吧,今天是我們一起對付這些雜種呢?還是咱倆先火拚,然後再對付他們?」

「都他媽閉嘴,自己人這時候吵什麼1一個蒼老威嚴的聲音響起,周爺在小弟簇擁下走了過來。

「周爺;周爺1光頭彪和劉大嘴恭敬的沖周爺打招呼。

周爺拉著臉點點頭,滿臉倨傲的看著蕭風:「剛才這位小兄弟說不是猛龍不過江是吧?好,說的好!不過來我們這一片,是龍你得著,是虎你得盤著!我當年出來混的時候,可懂得收斂!現在的小混子,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了1

周爺倚老賣老的態度讓張羽心裡很是不爽,竟然敢叫風哥小兄弟!那老子成什麼了?小小兄弟?

張羽心裡不爽了,話自然橫著出來了。「風哥,這老傢伙誰啊?這麼老了不回家抱孫子,出來得瑟毛啊?**都他媽抽抽回去了,幹事兒還能行?」

「咳咳,小羽子,我平時怎麼教導你的,要尊老愛幼,懂不?」蕭風忍著爆笑的衝動,調侃著說道。

「得」張羽點點頭,露齣戲謔的笑容:「老爺子,您老趕緊回家坐熱炕頭上,搞壺小酒喝喝,摟個小妞親親,那多愉快,是不?一會這要是打起來了,您老胳膊老腿的,萬一再傷著您,那多不好吶。」

張羽的話,算是犯了眾怒了。要知道,周爺雖然在九泉市屁都不是,但在這一片,那名頭可是響噹噹的。這些出來混的,哪個不給他幾分薄面!

「王八蛋,老子今天教教你怎麼做人1劉大嘴怒聲說完,開始打電話叫人。

光頭彪也摸著光頭:「周爺,您老歇著,馬上我就給您出氣!孫亞,你他媽的還沒死吧?給我滾過來1說著,也掏出了手機。

張羽無奈的搖搖頭:「風哥,這地方是九泉嗎?麻痹的,沒點眼力介還敢出來混黑道?最可笑的是這老東西,這幫人把他當前輩供著,可老子認識他誰啊!草,還他媽的和老子倚老賣老的擺資歷輪輩分1張羽最後一句話,是對周爺說的。

張羽敢保證,如果這老傢伙在九泉市裡還敢這樣得瑟,不出三天就得讓人弄死!黑道,是個憑拳頭說話的地方,其他一切扯淡!

周老氣得臉色通紅:「反了反了,想當年……」

「麻痹的,你他媽給老子閉嘴,誰和你想當年!就算想當年你和毛爺爺扛過槍,那也嚇唬不了老子1張羽一句話把周爺給頂了回去。

蕭風沒去管張羽,而是轉頭看向孫亞:「孫亞,我給你兩個選擇。一,繼續在烈虎幫混;二,我給你介紹一個新大哥。」

「烈虎幫?我是徹底失望了1孫亞搖搖頭,苦笑著問道:「你給我介紹新大哥?是誰啊?不會是你吧?」

蕭風笑了起來:「你看我像混黑道的嗎?」說著話,一把扯過張羽:「你看他怎麼樣?」

「他?」孫亞上下打量幾眼擺著pose的張羽:「干模特的?」

張羽正擺的來勁呢,聽到孫亞這話差點氣死:「我擦,你說什麼?!九泉道上有多少人想給老子當小弟,老子都不要!現在來給你當大哥,你竟然敢說我是干模特的?」

張羽說完這話,還不解氣:「麻痹的,要不是有風哥罩著你,就憑你敢說什麼狗屁烈虎幫能把天門踩在腳下,老子現在就滅了你1

孫亞眉頭微皺:「你是天門的?」

「是啊,怎麼著?你要上來踩我嗎?」張羽瞪眼吼道,至於旁邊打電話叫人的劉大嘴之流,直接被他無視了,一群跳樑小丑罷了!

孫亞眯著眼睛,仔細打量著張羽,齊肩銀色長發,俊逸的臉上寫滿囂張和桀驁!忽然,孫亞眼睛瞪大,滿臉不敢相信的大叫道:「你是天門羽少?」

「如假包換1張羽很騷包的甩了甩銀髮,酷酷的說道。

其實,張羽還有個怪癖,他見不得別人染銀髮。如果看到有染銀髮的,心情好就上去威脅一番;心情不好,那自認倒霉吧,羽少會直接動手拔頭髮的!道理?老子混的是黑道,還需要講道理么?!

光頭彪和劉大嘴聽到孫亞的話后,心裡忍不住大驚,眼睛中儘是恐懼。「他是羽少?」

「看著有點像!不過天門羽少,能來咱這個破地方嗎?」劉大嘴有些不相信的搖搖頭。

光頭彪腦中電光一閃,低聲道:「現在山寨太多,也許這小子故意裝羽少嚇咱倆呢1

劉大嘴深以為然的點點頭:「嗯,有道理!光頭彪,咱倆的矛盾以後再說,先把這個山寨貨解決了,你看怎麼樣?」

「好,叫人滅了他們。」光頭彪臉上閃過狠辣,再次播出號碼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