熱門搜索:
當前位置:爬書網>書庫首頁>都市言情>玩美房東>第一百八十四章帶你見家長
小說:| 作者:| 類別:

第一百八十四章帶你見家長

小說:玩美房東| 作者:寂寞的舞者| 類別:都市言情

半個小時,蕭風與阿泰的談話結束。除了當事人,再沒有第三者知道其談話內容。不過蕭風臉上的表情,似乎對這次的談話感到很滿意。

「阿泰,你放心吧,我會把你打造成一把尖刀利刃的1蕭風拍了拍阿泰的肩膀,認真的說道。

阿泰重重點頭,雙手合十沖著蕭風行禮,隨後伸出右手,抓著蕭風的雙手,放在了他的頭頂上,嘴裡用泰語說了句什麼。

蕭風雖然不懂泰語,但常年在國外飄蕩的他卻知道,阿泰剛才所做的,是泰國王室最貴重的禮節!

泰國人見面不握手,而是雙手合十行禮。再有,泰國人看重右手,而且把頭部作為身體最重要的部位。他們認為,頭是靈魂所在的位置。

泰國王室中,更是對頭部有著大忌諱。除了國王在加冕的時候,外人輕易不得觸碰其頭部。現在阿泰讓蕭風去摸他的頭,意思已經不言自明了。

「阿泰,外面那兩個人都是萬里挑一的高手,你任選一位,先跟他們訓練學習吧!你什麼時候達到我的要求,我就會進行那個計劃1蕭風淡淡的說道。

「是,風哥。」阿泰點點頭,轉身向著門外走去。剛才,他已經得到蕭風一個承諾!為了這個承諾,為了自己失去的一切,他現在要分秒必爭的壯大自己,進行那個讓他想想都會興奮的睡不著覺的計劃!

泰國,我會再回去的!阿泰在心裡默念,為了這個目標,即使他死在訓練場上,也在所不惜!

蕭風坐在沙發上,不斷梳理著剛才與阿泰的談話,靜靜的思考著。良久,臉上才露出一抹邪笑,狡兔尚有三窟,自己也該為以後做準備了!泰國,是個不錯的地方!

蕭風剛準備上樓去喊林琳再一起欣賞蒼老師,還沒等他站起來,兜里的手機響了起來。

「喂,老傢伙,什麼事?」蕭風沒好氣的問道。

「阿風,現在有沒有事情?我找你有點事,你過來吧。」荊老爽朗的聲音傳了過來。

蕭風看了眼掛鐘,距離傍晚還有些時間,點點頭:「成,你在家等著我吧1心裡卻暗暗打定主意,今天一定要一雪前恥,偷點古董回來!

「好。對了,小子,記得把我的青銅尿壺帶回來,老人家我少了那玩意,夜裡起夜都不方便呢。」荊老戲謔的笑著,隨即掛斷了電話。

「……」蕭風舉著手機,恨得牙根都痒痒的慌。這老傢伙是諷刺笑話自己嗎?奶奶的,惹怒了老子,老子把你的中堂桌還有紀曉嵐的太師椅都砸了燒火。

恰在此時,林琳從樓上下來。蕭風看看林琳,眼珠一轉:「林琳,走,跟我出去趟。」

「啊?哦,好埃」林琳弱弱的點點頭,心裡猶如小鹿亂撞,風哥叫我出去幹什麼呢?

蕭風走到林琳身邊,輕輕笑著:「我帶你去見家長,怎麼樣?」

「啊?」林琳聽到這話,不由得大驚!見家長?這在她心裡多麼遙不可及的一件事情,忽然就砸中了自己?風哥為什麼要帶自己去見家長?丁丁呢?見家長的不應該是她的嗎?

蕭風哪裡知道林琳的諸多想法,只是見她傻愣在那裡,不由得抬手扶著她的雙肩:「走吧,小丫頭,我帶你去見爺爺。」

林琳見蕭風是認真的,忙低聲道:「那你稍等,我去打扮一下。」無論怎麼說,她都想在蕭風的爺爺面前留個好印象。

「打扮?免了,我家小丫頭不打扮,那也是大美女一個1蕭風誇了一句,彎腰一把抱起林琳的,輕聲道:「摟著我的脖子。」

林琳依言雙手輕輕環摟著蕭風脖頸,腦袋貼在他的胸前,傾聽著他的心跳。此時的林琳,心裡可謂是五味俱全。有幸福,有內疚,都不知道該哭還是該笑了。

自己去見了家長,那丁丁呢?丁丁會傷心的吧?!不行,林琳,你不能這麼做,不能奪取別的女孩子的幸福!可是,偏偏自己又對這種幸福是如此的渴望,該怎麼辦?!

蕭風抱著林琳,沖妖刀三人點點頭,向著賓士車走去。打開車門,把她輕輕放進了車裡,在額頭輕吻一口:「我愛你,小丫頭。」說完,從另一頭上了車。

賓士車發動起來,緩緩駛離玩美別墅。

二樓,蕭風房間中,火舞身穿惹火的弔帶裝,趴在床上看的津津有味。「難怪蒼井空深受這麼多男狼的喜愛,無論聲音還是表情,都有種讓人深深陷進去的衝動。嘿嘿,果然不錯1

弔帶裝寬鬆的領口,兩個擠壓的有些變形的雪白肉球半裸在外,泛著迷人的光輝,充滿了誘惑力。

火舞低頭看了眼前胸,臉上閃過一絲得意,憑老娘的資本,色.誘一個男人,那還不是手到擒來?是的,她在等蕭風,準備和他一起欣賞蒼老師!

蒼老師的傾情演出,已經漸漸引起了火舞的共鳴。她只感覺全身有些發熱,下體潺潺流水,春潮泛濫。

賓士車的發動機聲傳出,火舞按在自己胸口的小手停下,忽然意識到什麼,猛地跳下床,跑到窗戶邊向外看去。

當她看清楚離開別墅的是賓士車后,氣得在地板上狠狠跺了幾腳:「蕭風,老娘打扮如此惹火的在這等你看電影,你竟然敢跑了?!氣死我了1

奈何,火舞卻沒有一點辦法,只能眼睜睜看著賓士車離開,房間中只剩下蒼老師的台詞:「哦,用力,啊,大力呀,亞麻跌。」

桃花衚衕老宅中,荊老已經等候在了院子里。讓蕭風沒有想到的是,荊貝兒今天竟然也在!

「哥,你來了。」荊貝兒見到蕭風很是開心,漂亮的臉蛋上蕩漾著笑容。

蕭風疼愛的摸了摸荊貝兒的頭髮,關心的問道:「貝兒今天沒去上課么?」

「今天有活動,我不太喜歡,所以就沒去。」荊貝兒笑眯眯的:「有這時間,還不如在家陪陪爺爺呢。」

蕭風笑了,點點頭:「貝兒真乖!嗯,沒事的時候,多陪陪爺爺。」

「切。」荊老很趕時髦的用了一句流行語,顯然不贊同荊貝兒的話。「貝兒哪是想陪我這把老骨頭啊,她是聽說你要來,特意跑回來的。」

荊貝兒被荊老揭露,臉色一紅,不依的叫道:「爺爺…你,討厭1

蕭風仔細看著荊貝兒的臉蛋,果然上面有一層細細的汗珠,看來是剛從外面回來。「貝兒,呵呵,你想見我,打個電話給我就好埃」

「你不要聽爺爺瞎說。」荊貝兒搖搖頭,目光落在賓士車中:「嗯?你帶了朋友來?」

「哦,呵呵,你不是整天要見嫂子嗎?現在我把她給帶來了。」蕭風伸手颳了刮荊貝兒的鼻子,笑著說道。

荊貝兒聽到這話,心裡猛地揪痛,眼底深處閃過一絲痛苦。不過,這一切她掩飾的都很好,點點頭:「呵呵,是啊,哥,叫她下來吧,怎麼還藏著掖著。」

荊老嘆口氣,暗暗搖頭。這個世界上最了解孫女的,莫過於他了!雖然蕭風沒有發現荊貝兒的異常,但荊老卻察覺出來了。他,何嘗不懂自己孫女的心思啊?!

蕭風返回賓士車,打開車門:「小丫頭,下來吧。」

林琳有些害羞的點點頭,從車上下來。見家長這種事情,她還真是大姑娘上轎頭一回哩!

「老傢伙,她是林琳。」蕭風並沒有過多的介紹,他相信憑藉老傢伙的手段,別說是林琳這麼大的個人了,就是他半夜起來尿幾泡尿,估計老傢伙都知道的一清二楚。

「林琳,這是我爺爺,荊老。」蕭風指著林琳,輕笑著說道。

「荊爺爺,您好。」林琳很有禮貌的點點頭,臉色紅潤的叫道。

荊老樂呵呵的笑著:「嗯,林琳小姐,你好。」心裡卻嘆口氣,算了,兒孫自有兒孫福,貝兒和蕭風的事情,就讓他們自己處理吧。

「林琳,這是荊貝兒,我妹妹,呵呵。」蕭風一手拉著林琳,一手拉著荊貝兒。「貝兒,這就是你日思夜盼的嫂子,哈哈,你哥眼光還可以吧?」

兩個女孩都沒有說話,而是靜靜的看著對方,心裡都不知道在想些什麼。蕭風夾在中間,就有點尷尬了,怎麼不說話,難不成同性相吸了?

「你好,荊貝兒。」荊貝兒露齒一笑,對林琳伸出了白皙的玉手。「很高興認識你。」

林琳壓下心中對荊貝兒美麗的驚嘆,含羞一笑:「你好,我是林琳。」

蕭風暗暗鬆了口氣,只要兩人說話了那就好!

「阿風,你跟我進來,我有點事情要對你說。貝兒,你招待好林琳。」荊老對蕭風打了個眼色,轉身向著正堂走去。

蕭風點點頭:「好咧。」說完,對兩女笑道:「你們先聊著,我去和老傢伙談點事情。」

「放心吧,哥,我又不會欺負嫂子。」荊貝兒輕皺小鼻子,頑皮的笑了笑。

林琳聽見這聲『嫂子』,臉色更是紅撲撲的,心裡暗道,沒想到風哥還有個這麼漂亮的妹妹埃

「哈哈,我進去了。」蕭風快步向著正堂走去,留下了兩個女孩。

「嫂子,我想問你一件事,你可以告訴我嗎?」荊貝兒拉著林琳的手,帶著她回到自己房間。

林琳被荊貝兒一口一個嫂子哄的不知道東南西北,忙點點頭:「你問吧,只要我知道的,都告訴你。」

荊貝兒笑了笑:「我哥的身體,最近怎麼樣?還會時不時的暈厥嗎?」心裡卻苦嘆,原來他是喜歡這種傻傻的女孩啊!似乎,自己真的沒辦法做到呀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