熱門搜索:
當前位置:爬書網>書庫首頁>都市言情>玩美房東>第一百八十五章四年的生日禮物
小說:| 作者:| 類別:

第一百八十五章四年的生日禮物

小說:玩美房東| 作者:寂寞的舞者| 類別:都市言情

紫砂壺中,茶葉隨著傾注的熱水輕輕打著轉,幾秒鐘的時間,一股茶香撲鼻而出。

「老傢伙,這茶不錯,從哪搞的?」蕭風有些貪婪的看著茶葉盒,心裡琢磨著,該如何取走這盒茶葉。

蕭風知道,別看荊老從小嚴格要求他和貝兒什麼艱苦樸素啊,粒粒皆辛苦啊之類的,整天都得叨叨幾遍才睡覺。但是他個人的生活,卻是極盡奢華的。無論是他吃的用的,那都是最好的,甚至是特供的!

當然,特供這個詞,是近幾年蕭風才明白啥意思的!以前上學那會蕭風也不懂,倒也心理平衡。等出去一闖蕩,這才揭露了荊老的真面目!

好嘛,原來家裡那老傢伙用的都是最頂級的東西,這丫挺的,整個一腹黑老頭啊!他對自己摳門也就算了,但是這老傢伙竟然對貝兒也那麼摳門!

「這是溫老託人給我捎來的,說是人民大會堂接待外國元首用的茶葉。」荊老淡淡的說道。

蕭風一聽這話,眼睛立刻冒光:「嘿嘿,老傢伙,我前幾天看到一條新聞,上面說老年人喝茶沒好處,你可得少喝點茶埃」

荊老看著蕭風冷笑:「小子,別跟我玩這個花花腸子!老子我吃的鹽比你吃的飯都多,你這點小主意我看不出來?我警告你,不要打這盒茶葉的主意1

蕭風撇撇嘴,暗自嘀咕,奶奶的,吃那麼多鹽,怎麼也沒咸死你。「得了,不就一盒破茶葉嘛,給我我都不愛要。」

「吆,破茶葉?你去給我拿幾盒回來啊1荊老呲之以鼻的嘲弄道。

蕭風不說話了,說實在的,這破茶葉他還真搞不來。笑話,招待外國元首的,以為是街邊上賣的幾十塊一斤的茶葉么?

「渡邊三郎死了?」

「死了。」

「怎麼死的?」

「吃飽了撐死的。」

「……」荊老大怒,一巴掌拍在蕭風腦袋上:「我在問你正經事呢。」

蕭風揉著腦袋,咬咬牙:「你最好別打我。」

「為什麼?」

蕭風露出邪笑:「我怕我一時忍不住,再把你揍一頓。」說完這話,他的身體立刻向後仰去。

果然,荊老的巴掌幾乎與蕭風同時動了起來,一巴掌扇了個空。「小子,你還敢躲?」

「難道只許你打,不許我躲嗎?」蕭風撇撇嘴。

「對,只許我打,不許你躲。」荊老很霸道的說道。

蕭風舉手投降,妹的,這老傢伙的臉皮又厚了不少,這種不要臉的話都能說的出來了!有句話怎麼說來著?人之賤則無敵!還有句話差不多意思,人不要臉天沒治!

「老傢伙,什麼時候去北京?你提前告訴我,我好準備一下。」蕭風想了想,問道。

荊老斜著眼睛打量幾眼:「準備?你有什麼好準備的?無非就是你那幾個房客,難不成還能讓別人挖牆腳?」

「房客我倒是不在乎,擦,四個房客,就一個給錢的,你說我冤不冤?」蕭風很無奈的搖搖頭。

荊老滿臉嘲笑的看著蕭風:「就這樣,我看你還樂此不疲呢!小子,你沒聽過『兔子不吃窩邊草』這句話嗎?」

「嗯?你什麼意思?」蕭風警惕的看著荊老。

「你說你才當房東多久,就拿下了這個叫林琳的小姑娘。呵呵,你三個房客中,就屬她最容易搞定,是吧?」荊老給自己倒了杯茶水,放在鼻尖處輕輕聞著。

蕭風見荊老沒有給他倒茶的意思,只好自己動手給倒了杯,張嘴一口倒進了嘴裡,故意叫道:「嗯,好差好差1

「你懂不懂喝茶?茶是這樣喝的嗎?」荊老見蕭風如此糟蹋茶葉,肉疼的吼道。

蕭風聳聳肩,左顧而言他:「老傢伙,你剛才說什麼?兔子不吃窩邊草?你落伍了,我這叫『近水樓台先得月』!這年頭,誰還管是不是窩邊的,只要能吃嘴裡,那就成!不是我給你吹,就我那幾個房客,我一聲令下,全都得洗白白的在床上躺成一排等著我臨幸,信不?」

「不信,那個叫韓爽的丫頭,能有這麼聽話?」荊老這時候才聞完茶香,開始輕輕品茶。

蕭風聽到荊老這麼說,腦海中忽然出現一幅畫面。韓爽手持沙漠之鷹,脫光光的站在自己面前,對著自己的小弟弟,就是幾槍~

蕭風想到這,不由得打個哆嗦:「那啥,韓爽除外,這妞不是女人,純爺們。」

「小子,我問你,你把林琳帶回來,要幹什麼?這可是你第一次往回帶女孩,認真的嗎?」荊老想到自己的孫女,就沒了與蕭風持攏岔開話題問道。

蕭風沒有猶豫的點點頭:「認真的。」

「唉。」荊老嘆口氣:「沒想到堂堂黑桃a,最後被一個傻傻的小女孩給拴住了心1

「也許,我要的就是這種鄰家女孩的平靜。」蕭風想了想,給自己對林琳的愛找了個理由。

荊老點點頭:「嗯,股神的孫女,船王的女兒,甚至英國王室的那位公主…我都有點數不過來了,她們都不能帶給你鄰家的感覺是吧?哦,還有非洲那個酋長的…」

「打住!老傢伙,你怎麼越說越過分?你才去找非洲妞呢,你全家都是非洲妞!噁心不噁心啊?」蕭風瞪眼道。

「哦,把酋長女兒搞大肚子的,好像不是你。」荊老恍然:「唉,人老了,總是容易忘事。」

「……」蕭風暗罵,奶奶的,人老了越來越摳門了,要盒茶葉都不給我!

「小子,我問你,你知道不知道貝跡俊本@戲畔倫仙安璞,沉聲問道。

蕭風心裡一跳,趕忙端起茶壺,給荊老倒了一杯水:「呵呵,老傢伙,我們什麼時候去北京?」

「暫時不去了。」荊老盯著蕭風的眼睛,緩緩說道。

「不去了?怎麼又不去了?」蕭風瞪圓了眼睛,這不是玩我呢么?我還打算去北京三里屯好好玩玩呢!

荊老拍了拍桌子:「你先回答我的問題!你要逃避到什麼時候?」說到最後,荊老的聲音明顯含著一絲怒氣。

蕭風沉默了,雖然他平時一口一個老傢伙的叫,但是如果問他,這個世界上他最尊重,最感激的人是誰,那莫屬荊老了!荊老對他不僅有養育之恩,還有培養之情!

「老傢伙,如果你是我,你會怎麼辦?」蕭風沉默良久,忽然苦笑著問道。

荊老搖搖頭:「我不是你,所以我拒絕回答你的問題。」

蕭風深吸了一口氣,從兜里掏出煙,點上,狠狠吸了一口。「老傢伙,我求求你,不要為難我,好不好?」

荊老看了蕭風一眼,站起來向自己房間走去。

蕭風一支煙未吸完,荊老捧著四個盒子從裡面走出,擺在了中堂桌上。

「自己看看吧。」荊老指了指盒子。

蕭風按滅香煙,打開離他最近的一個盒子。

「嗯?」蕭風眼睛眯了眯,隨即又依次打開另外三個盒子,臉上不由得露出苦笑。「四年的禮物,原來都在你這裡。」

荊老點點頭:「沒錯,這四年,貝兒的每次生日,你郵寄給她的禮物,都被我截下來了!我以為,這樣就會隨著時間,漸漸的淡忘一切!但是,沒有,一點也沒有1

「我還抱著想法,也許你在外面時間再久一點,那貝兒就會喜歡上其他人!這一天終究沒有來到,她還是一如既往的喜歡你。」荊老面無表情的說道。

蕭風苦笑:「似乎因為我的回來,打亂了你的計劃埃」

「你總是要回來的,難道還要在外面一輩子?幾次她都動過出去找你的念頭,都被我壓制下來。」荊老也露出苦笑。

蕭風又點上一顆煙,貝兒啊貝兒,你這是到底要鬧哪樣啊!!!

「嫂子,你是說,我哥前一陣,暈厥過兩次?」荊貝兒臉色變了變,趕忙問道。

林琳仔細想了想:「嗯,是兩次。他去我們醫院查過,都沒查出問題。」

林琳不知道具體情況,荊貝兒卻偷聽過蕭風和荊老的談話,了解的一清二楚。

「哥,我是不是該為你做點什麼呢?」荊貝兒的妙目深處,閃過一絲寒光,室內的溫度,陡然下降了幾度。

林琳只感覺周身冷颼颼的,抬頭向空調處看了眼:「開空調了?」

「啊,沒有,呵呵。」荊貝兒忙搖搖頭,散去了心中的殺意。「嫂子,你很愛我哥嗎?」

林琳沒有猶豫的點點頭:「嗯,很愛。在他身邊,我會有種天塌下來都不會有事的安全感,我愛他的一切。」

如果蕭風在這聽到,估計得意的嘴巴能咧到耳朵後去。當然,蕭風如果在這,林琳根本就不會好意思說出口的。現在她被荊貝兒『嫂子、嫂子』忽悠的暈乎乎的,哪裡還顧得上害羞。

荊貝兒看著林琳滿臉幸福的小女人模樣,心裡嘆口氣,哥,你難道真的不懂我的心思嗎?你到底是要搞哪樣啊!

「阿風,你身體的問題,千萬不能告訴貝兒,要不然她會不顧一切去英國為你找解毒血清的,聽到沒有?」荊老想到什麼,趕忙提醒道。

蕭風點頭:「放心吧,老傢伙,我有數。」唉,最難消受美人恩啊,這話真是一點也不錯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