熱門搜索:
當前位置:爬書網>書庫首頁>都市言情>玩美房東>第一百八十六章尿壺?古董?
小說:| 作者:| 類別:

第一百八十六章尿壺?古董?

小說:玩美房東| 作者:寂寞的舞者| 類別:都市言情

公安局刑偵大樓中,警察們忙忙碌碌,處理著各種案子。時不時傳出幾聲受害人家屬的哭啼,搞的整個辦公室亂糟糟的。

一處位置不錯的辦公區,劉磊坐在辦公桌前,心煩意亂的在想著心事。

蕭風今天的囂張,已經徹底的惹怒了他老子!剛才他老子給他下了命令,要他在一周之內,搞定這個蕭風!

劉磊守著他老子,自然牛逼吹的震天響,什麼如果我想玩他,哪用一個周啊,三天之內,他就得跪在咱爺倆面前道歉之類的!

劉磊出了他老子的辦公室,就開始犯起愁來!對於蕭風,他也是恨得咬牙切齒!奈何,想對付蕭風,哪有這麼容易!一切都得從長計議啊!

「磊哥,重案三組的黃組長請你過去。」警察小胡手裡拿著筆錄和a4紙,沖著發獃的劉磊說道。

劉磊驚醒過來,臉上閃過一絲不耐:「嗯,我知道了,一會就過去。」目光落到小胡手裡的a4紙上,隨口問道:「你手裡拿的什麼?」

「哦,是一個殺人犯的頭像,我準備到戶籍科去查一下,我們九泉有沒有這個人1小胡說著話,抽出一張a4紙,遞給了劉磊。

劉磊接過來,隨意的看了一眼:「嗯?怎麼有點面熟?」

「面熟?磊哥你認識這個人?」小胡有些興奮的問道。「這個人犯了殺人和qj重罪1

劉磊仔細打量著,這略顯狹長的眼睛和鼻子,還有臉型,都透著一股子熟悉的味道!自己到底在哪見過這個人呢?忽然,劉磊瞪圓了眼睛,心裡驚呼:「是他?1

小胡注意到劉磊的異常表情,忍不住問道:「磊哥,怎麼了?你不會真的認識吧?」

劉磊盯著a4紙上的頭像,心中大喜:「小胡,這是誰報的案?來,筆錄什麼的,都放我這吧!這件案子,我來處理。」

小胡訕笑著:「磊哥,這樣不符合程序吧?這件案子,是我們組在抓的。」

劉磊拉下臉:「小胡,這件案子非比尋常,你們組辦不了。怎麼?你怕你們組長會有意見?如果他有意見,就讓他去找劉局長談!現在有關這件案子的案卷,都移交給我吧1

小胡見劉磊這麼說了,只得點點頭:「好吧,磊哥。」說完,把手裡的筆錄和a4紙都放在了劉磊的桌上。

「嗯,你先回去吧。如果我有不明白的,我會隨時找你的。」劉磊很有派頭的擺擺手,示意小胡可以走了。

小胡咬咬牙:「那磊哥,我先走了。」說完,轉身快步離開了。等距離劉磊遠了后,嘴裡開始嘟囔著:「麻痹的,你算什麼玩意?不就仗著自己老子是局長嗎?草,還他媽找劉局長去談,你個裝逼販子1

「小胡,你嘟囔什麼呢?」一身警服的韓爽,從外面進來,看著臉色鐵青的小胡,忍不住問道。

小胡抬頭見是韓爽,有些氣憤的說道:「韓姐,我在罵劉磊那個王八蛋呢,不要臉1

如果換做別人,小胡指定不敢隨便亂說,免得傳回劉磊的耳朵里。但韓爽不同,警局裡現在哪個不知道,韓爽看劉磊萬般不順眼!

「發生什麼事情了?」韓爽見小胡說的咬牙切齒,不僅有些好笑。

小胡把剛才發生的事情說了一遍,韓爽聽完笑了:「好了,小胡,他願意去破案就去破案唄!這兇手誰抓不是抓呀,只要不讓兇手逍遙法外就行1

「唉,你是不知道,我最看不慣他那副嘴臉1小胡搖搖頭,走了。

韓爽看著小胡的背影,心裡也有些奇怪,劉磊怎麼會忽然工作熱情這麼高漲了?嗯,此事必有蹊蹺啊!

難不成,他和那個兇手認識?想要包庇他?包庇罪犯,這可是重罪,即使他老子是局長,也救不了他,他應該沒有那麼傻!韓爽沒想明白,就把這件事情放在心底,轉身向著重案六組走去。

劉磊盯著筆錄和畫像,激動的臉色通紅。「蕭風啊蕭風,這次我劉磊玩不死你,我就跟你姓1

幾分鐘后,劉磊看完了筆錄,把受害人家屬的手機號碼輸入手機里,存了起來。想了想,把筆錄和頭像都放進抽屜中鎖起來,冷冷的笑著,殺人強姦罪,一顆槍子是避免不了的了!

劉磊拿著手機,走到外面走廊里,播出了一條號碼:「喂,海少,我是磊子。」

「今晚有時間沒有?我請你喝酒!好,今晚八點鐘,我們『東方夏威夷』門口見!嗯,好的。」劉磊滿臉笑容的掛斷電話,拍了拍護欄,向著五組走去。

正堂中,蕭風摸了摸發紅的耳朵,心裡暗自嘀咕,老子又被誰惦記上了?

「阿風,老王的事情,你打算怎麼辦?」荊老品著茶,輕輕問道。

蕭風想了想:「既然暫時不去北京,那隻能讓他先呆在九泉了!他的事情,我要親自去辦才放心1

「嗯,這次會議過後,朝廷里要大洗牌,又是一番官場地震啊1荊老嘆了口氣。

蕭風聳聳肩:「一代天子一朝臣,怎麼可能不大洗牌!唉,新上位的這幾位,我可都不熟!估計諸葛鑫已經抓住這個機會,爭取到一切可以利用的資源了。」

「放心吧,無論朝廷換誰主事,國家的尖刀,仍舊抓在朱老和溫老手裡。」荊老也知道蕭風的情況不容樂觀,安慰著他說道。

「算了,不去想了!雖然我不喜歡被動,但這一次,卻只能見招拆招了!諸葛鑫啊,絕對是個勁敵1蕭風點上香煙,狠狠的吸著。

荊老看著蕭風,語重心長的說道:「站在我私人的角度,我希望你能奪得這場博弈的勝利!當然,你要做好萬全準備,要知道狡兔尚有三窟。」

蕭風笑了,吐出一個煙圈:「放心吧,老傢伙,我早有準備1

「那就好1荊老點點頭,伸出了右手。

「什麼?」蕭風一愣,扔過一支香煙:「你不是戒煙多年了么?」

荊老隨手把煙丟掉:「我的青銅尿壺呢?」

蕭風一聽這話,就忍不住有些生氣。「我說老傢伙,你變態不變態啊,搞個青銅尿壺就算了,怎麼還把尿壺搞成花瓶形狀的1

「我樂意,別廢話,趕緊還我尿壺!我就知道你小子沒憋著好屁,惦記我這點古董呢1荊老翻著白眼說道。

「尿壺丟了。」

「丟了?」荊老瞪起眼睛:「丟哪去了?」

「不知道,被人隨手順走了。」蕭風搖搖頭:「估計也遇到一個和我差不多的傻逼,覺得那是個古董,就給順走了。」

荊老恨不得站起來抽蕭風幾巴掌:「王八蛋,你真以為那真是尿壺啊?!那是唐太宗的東西1

「什麼?」蕭風一屁股蹦了起來:「唐太宗?李世民?1

「前年在美國奧斯拍賣會上,有個品相不如這個的花瓶,你知道拍出多少價錢嗎?」荊老咬著牙問道。

蕭風搖搖頭:「不知道,多少錢?美國佬難道也識貨?」

荊老伸出手,比劃了一個數字。

「六百萬人民幣?」蕭風試探著問道。

荊老搖搖頭。

「六千萬?我草,值這麼多錢嗎?」蕭風驚訝的叫道。

「六千萬美元!不是人民幣1荊老糾正的說道。

「……」蕭風瞪著荊老,站起來就要向外走。

荊老見蕭風動作,趕忙問道:「你幹嘛去?」

「我去找那個賊!媽的,六千萬啊,這又不是六百塊1蕭風恨恨的罵道,同時心裡把荊老問候了一遍。這老傢伙也夠扯淡了,六千萬的東西,就扔在床底下?就算是香港首富李嘉誠,估計也得把六千萬的古董鎖進保險柜吧!

蕭風和林琳匆匆離開了,任憑荊老和荊貝兒如何挽留,蕭風都執意要走。笑話,六千萬美元還不知道在哪個王八蛋兜里揣著呢,就是荊老請吃滿漢全席,蕭風也沒心情!

在路上,蕭風幾個電話撥了出去,分別告訴火天張羽還有馮龍,讓他們把那天去別墅的小弟都找出來,無論如何也要找到那隻唐太宗的花瓶。

「風哥,出什麼事了?」林琳看蕭風不斷的在打電話,忍不住問道。

「小丫頭。」蕭風沖林琳苦笑著:「你還記得我前一陣拿回的那隻青銅花瓶嗎?」

「記得啊,怎麼了?」林琳臉色有些蒼白的問道。

蕭風注意到林琳的臉色,微皺眉頭:「你不舒服?」

「我沒事,那隻花瓶怎麼了?」林琳忙搖搖頭,腦海中閃過海盜搬著花瓶狠砸日本人腦袋的畫面,紅色的血液與白色的腦漿混合著,淌了滿滿一地!想到這個,她身體微微打起哆嗦。

「知道那隻花瓶值多少錢嗎?六千萬美元!我擦,李世民宮裡的東西!國寶級文物1蕭風有些hlod不住了!

林琳心中也是一驚:「古董?」

「嗯,古董!現在這隻花瓶不翼而飛了1蕭風嘆口氣,從兜里掏出一盒茶葉,隨手扔給林琳:「招待外國元首的茶葉,你回去沒事泡著喝,美容的。」

「哦。」林琳滿心歡喜的收起來:「這是從哪拿的?」

「呵呵,老傢伙送給我的1蕭風笑得很是蕩漾。

蕭風還沒笑完,手機響了起來。剛接聽電話,只聽裡面傳出怒吼:「蕭風,你個小王八蛋,你給我把茶葉送回來1

蕭風嘿嘿笑著:「我已經送給林琳了,你好意思要回去么?」

「……」沉默了良久,掛斷了電話。

蕭風得意的笑了,老傢伙,這次輪到你吃癟了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