熱門搜索:
當前位置:爬書網>書庫首頁>都市言情>玩美房東>第一百八十七章噩夢驚魂
小說:| 作者:| 類別:

第一百八十七章噩夢驚魂

小說:玩美房東| 作者:寂寞的舞者| 類別:都市言情

蕭風輕嗅著林琳身上散發出的迷人味道,心中**難耐。算了,推了吧!蕭風在心裡如此勸著自己!

「風哥,你怎麼不走大路?」林琳見蕭風開車轉進一條小街道,皺眉疑惑的問道。

蕭風認真的解釋著:「下班高峰,大路堵車,走小路更快一點1

蕭風一路開,一路看,開出足足有十幾里地,才找到一處地理位置絕佳卻無人的衚衕。

蕭風把車速放慢,觀察著四周的情況,確定無人後,這才停下車。「林琳,你猜我現在想幹嘛?」

「不知道。」林琳搖搖頭,「你要下去有事嗎?」

「嘿嘿,我想吃了你1說著話,右手摟住林琳的脖子,嘴巴狠狠的印了上去。

這一刻,林琳知道蕭風打算幹嘛了!林琳看著外面的天色,稍稍掙扎一下:「風,風哥,天沒黑。」

「放心吧,沒有人來的。」蕭風邪笑著,右手順著林琳的領口伸了進去,輕輕揉捏著那一處柔軟。

「啪啪。」敲窗聲響起:「這裡不許停車!停車罰款五十1一個胳膊上綁著紅袖章的老太太,站在車外滿臉威嚴的說道。

蕭風聽到聲音,也是嚇了一大跳!剛才他明明觀察過四周沒有人啊,怎麼會蹦出一老太太?天外飛仙?妖魔鬼怪?在仔細一瞅,就是一閑著沒事的居委會老太太。

蕭風從林琳胸前抽出手來,捏了捏拳頭!要不是看對方是個老太太,他早就下去k丫的了!奶奶的,這種居委會老太太真他媽的可恨!

林琳蜷縮在座椅上,眼睛半眯著,臉色紅潤,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。

蕭風發動起車,按下車窗:「老太太,您慢點走,小心別閃著腰。」說完,腳下踩著油門,揚長而去!

老太太盯著遠去的賓士車,冷笑著:「哼,現在的年輕人真是不像話!光天化日之下,竟然想玩車震!閃著腰?想當年你奶奶我單挑三個大漢,也沒閃過腰1

經老太太這一打擾,蕭風也沒了興緻,從街道上再次轉回大路,向著別墅開去。

林琳看著心情不佳的蕭風,猶豫一下,鼓足勇氣趴在蕭風耳邊:「風哥,如果你真的想要,那今晚我去你的房間吧。」說完話,林琳嫩臉刷的一下通紅,趕忙縮回副駕駛座位,眼睛看向車外。

愛他,那就為他付出吧!林琳心裡如此想到。

蕭風心中一顫,他知道從林琳口中說出這種話需要多大的勇氣。她不是白靜靜趙茜之流,更不是酒吧中尋求一夜.情的寂寞女人!從這句話中,蕭風能感覺到林琳沉甸甸的愛。

蕭風單手扶著方向盤,右手撫摸著林琳的秀髮:「小丫頭,對不起,是我沒考慮你的感受!走吧,我們回別墅1

林琳抓著蕭風的手,親吻一口:「為你做什麼,我都願意的。」

開車回到別墅,就見妖刀和阿泰正在院中對戰。不,如果更準確點來說,是妖刀在單方面暴虐阿泰。

蕭風摟著林琳的肩膀,努努嘴:「小丫頭,你先進去吧,我找他們談點事情。」

「哦。」林琳乖巧的點點頭,向著別墅內走去。

妖刀見蕭風回來,停下虐待阿泰,沖著蕭風笑了笑:「風哥,這小子身子骨還成,磨練一番,能有點作為。」

蕭風看著癱軟在地上的阿泰,臉皮抖了抖,哎呦喂,打得這個慘啊!**的上身,已經看不出一點完好的地方,全是青一塊紫一塊,甚至紫黑色的淤血已經淌了出來,滴在地上。

「咳咳,風哥。」阿泰努力的抬起頭,看著蕭風,露出一個艱難的笑容。

蕭風蹲下,拍了拍他的肩膀,認真的說道:「阿泰,就沖你這份毅力和堅持,我也會幫你的1

阿泰感激的點點頭:「謝謝風哥。」說完,雙手撐著身體,搖搖晃晃的站起來:「刀哥,再來。」

「哦。」妖刀笑了笑,毫不客氣的一腳把阿泰踹飛出幾米遠,翻滾著撞在花壇上。

蕭風聳聳肩,看著妖刀:「妖刀,你們繼續吧,我進去休息會。」

妖刀點點頭:「嗯,交給我了。」

蕭風剛走幾步,手機響了起來。看著屏幕上的名字,忍不住拍了拍腦門,這小魔女是要回來了嗎?

原本打算去北京可以躲過她,任憑她們在別墅鬧去吧。現在北京去不了了,一切還得自己應付啊!

「喂,親愛的,有事嗎?」蕭風調節著心態,盡量讓自己的語氣親切一些。

「閉嘴,不準叫我親愛的!如果你再敢叫,看我後天回去怎麼收拾你1丁丁憤怒的聲音傳來。

蕭風額頭冒出冷汗:「得,我不叫還不行嘛。什麼?你要後天回來?這麼著急?」

「對啊,怎麼,不歡迎我?蕭風,你沒搞錯吧?別墅是我的,我樂意什麼時候回去就什麼時候回去1

雖然丁丁看不見,但蕭風還是忙點點頭:「對,對,您說的都對!丁丁,後天幾點的飛機?我去接你。」心裡卻嘀咕,奶奶的,別墅現在租給老子,那就得老子說的算!

「你接我?你坐計程車來接我嗎?算了,別折騰了,我自己打車回去就成!嗯,不錯,你有這個心,姐就很高興了1丁丁老氣橫秋的叫道。

蕭風有些無奈:「我自己開車去,剛買的車呢!還有,別在我面前自稱姐,要不然哥會怒的1

「哎呀,買車了?那行,飛機下午三點鐘到九泉,你來接我吧!好了,姐要去忙了,拜拜哦,回去狠狠宰你一頓。」丁丁說完,不等蕭風再反應,『啪』的掛斷了電話。

蕭風收起手機,用力的揉了揉太陽穴,可怎麼辦啊?!如果自己處理不好,恐怕就是地球毀滅的大事啊!

「風哥,怎麼了?」林琳見蕭風皺著眉頭,滿臉痛苦的從外面進來,趕忙問道。

蕭風搖搖頭:「沒事。額,那個林琳啊,依依在什麼地方住?」

「她?在醫院宿舍,怎麼了?」林琳雖然疑惑,但還是答道。

「哦,我知道了。呵呵,你看電視吧,我上去躺一會,有點累。」蕭風揉著太陽穴,向著樓梯走去。心裡卻嘆道,看來讓林琳去依依那住的計劃行不通啊!唉,怎麼辦?怎麼辦!

蕭風剛躺床上,敲門聲響起。「進來。」

門打開,林琳端著一杯熱水,小心翼翼的從外面進來。「風哥,頭疼嗎?喝點熱水,我來幫你揉揉。」說著,用腳輕輕踢上了門。

蕭風坐起來,伸手接過熱水,放在了床頭上。「我沒事,就是腦袋有點疼。」

「你躺好,我幫你揉揉。」林琳坐在床邊,關心的說道。

蕭風點點頭,躺下身體,腦袋枕著林琳的大腿,輕輕閉上了眼睛。

林琳伸出芊芊玉指,按在蕭風太陽穴上輕緩的揉著。看著蕭風漸漸舒開的眉頭,林琳心裡湧起一絲滿足。

蕭風閉著眼睛,輕嗅著林琳大腿根部的幽香,享受著林琳的按摩,舒服的差點呻.吟出聲。此情此景,不做點啥事,是不是有點對不起自己?

蕭風懷疑自己最近精蟲上腦了,每當他與林琳在一起時,總會感覺體內欲.火沸騰。如今,亦是如此。只不過,**剛沸騰起來,腦袋中想起丁丁後天要回來,立刻又熄滅了。

一股無力感從內心傳遍全身,剛準備翹起的小弟弟,也立馬癱軟下來!唉,該怎麼辦?會不會引發一場女人的戰爭?

在林琳的按摩下,蕭風舒服的睡了過去。

夢裡,丁丁手持兩把菜刀,在別墅中攪起血雨腥風!火舞,韓爽,甚至林琳,都倒在了血泊中!一個人影躲在角落中瑟瑟發抖,蕭風仔細瞧時,竟然是純純的妹妹,張雪。丁丁獰笑著,向發抖的張雪走去,揚起了手中染血的菜刀。

「啊1蕭風猛地從夢中驚醒過來,大口大口的喘著粗氣。不會的,丁丁不會這麼暴力血腥的!蕭風在心裡安慰著自己。

「風哥,你怎麼了?」林琳關心的聲音響起。

蕭風一個骨碌從床上爬起,,狠狠的抱住林琳:「我不會讓任何人傷害你的,絕對不會1

「風哥,做惡夢了嗎?」林琳猶如溫柔的小妻子般,右手輕輕拍打著蕭風,細聲安慰道。

蕭風點點頭:「嗯,做惡夢了。小丫頭,現在幾點了?」緩緩鬆開林琳,輕聲問道。

「六點半了。」林琳見蕭風沒事了,露出笑容,細心幫他擦了擦臉上的汗水。

「我睡了一個多小時?」蕭風忽然想到什麼,看著林琳:「你一直都在這?」

林琳點頭笑著:「我看你睡的好香,就沒敢動,怕把你吵醒!呵呵,現在你醒了,那我得下去做飯了。」說著,就要站起來離開。

林琳剛一離開床,雙腿一軟,身體不受控制的向著地上摔去。

蕭風忙跳下床,一把扶住了林琳,關心的問道:「怎麼了?不舒服嗎?」

林琳重新坐在床上,握拳捶打著兩條腿:「沒什麼,坐的時間太久,腿麻了,呵呵,一會就好。」

蕭風心中感動,這個小傻瓜,被自己壓了一個多小時的大腿,豈能不發麻。「我幫你揉揉。」說完,不等林琳拒絕,輕輕幫她揉捏著雙腿。

林琳看著蹲在窗邊的蕭風,心中儘是幸福和滿足,風哥對自己真好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