熱門搜索:
當前位置:爬書網>書庫首頁>都市言情>玩美房東>第一百九十二章推錯人了!
小說:| 作者:| 類別:

第一百九十二章推錯人了!

小說:玩美房東| 作者:寂寞的舞者| 類別:都市言情

一夜無話,房間中漸漸升起光亮。

中央大床上,凌亂的床單包裹著兩個赤.裸的身體,床邊地板上扔著白色小內褲等衣物。

不知道過了多久,躺在左邊的韓爽,扭動一下身體,緩緩睜開了眼睛。

「吸。」韓爽身體剛動,下體撕裂般的疼痛傳出,俏眉緊緊皺在一起。

目光觸及到枕邊,韓爽身體一抖,雙眼猛地瞪大,大腦瞬間一片空白!他怎麼在這?昨晚發生了什麼事?!

看著旁邊睡的正香的蕭風,韓爽緩緩從獃滯的狀態中清醒過來。不,一定沒有發生什麼,只是喝醉酒而已!可是下體的陣陣疼痛,卻不斷的提醒著她,昨晚真的有事發生過!

韓爽猛地坐起,低頭看向自己的私密處!沒有黑亮的毛髮,原本粉嫩的肌膚,此時已經紅腫一片。伸出玉指輕輕撫摸幾下,疼痛更甚。要不是死死咬著嘴唇,恐怕她會忍不住痛叫出聲!

距離她私密處不遠的地方,幾朵有些刺眼的鮮紅梅花,在雪白的床單上悄然綻放!血跡!!!韓爽身體晃了晃,差點摔倒在床上。

蕭風同樣赤.裸著身體,小弟弟一柱擎天的盯著臉色慘白的韓爽,偶爾抖動幾下,似乎正在耀武揚威。

韓爽咬著牙,把目光從床單上的血跡上挪開,看向蕭風胯下之物。是它,是它奪走了自己的處女之身!隨之,一股凌厲的殺氣自心中爆發,瀰漫在了房間中。

韓爽盯了良久,雙拳死死的握在一起。閉上眼睛,努力的去想昨晚的事情!奈何,醉酒後的記憶,全部都呈空白狀態。

蕭風強.奸了自己嗎?還是兩人醉酒亂.性?韓爽想不明白,也不想再去想!事情已經發生了,再去追究這些已經沒有任何意義!難道查明白了,就能換回自己那層處女膜嗎?

韓爽忍著下體的疼痛,從地板上撿起小內褲和罩罩,一件一件穿戴上。等穿戴整齊后,她的臉色已經恢復了往日的冰冷。

韓爽輕輕打開衣櫃,從柜子伸手摸出了沙漠之鷹。

韓爽回過身,走回床邊,目光落在蕭風的小弟弟上,槍發出清脆的子彈上膛的聲音。

沙漠之鷹,號稱手槍中的霸王!0.44的大口徑,足能爆掉蕭風的整個命根子!一槍下去,即使是世界上最先進的醫療設備和技術,也妄想再給他修復好!

韓爽臉色冰冷,雙目盯著蕭風一柱擎天的龍根,手指漸漸的扣動了扳機!做了,就要付出代價!這是韓爽心中的想法。

扳機上方的小彈簧,發出『吱嘎』的輕微響聲。韓爽的心情,也隨著這個聲音在逐漸的繃緊。

床上的蕭風,似乎睡的正香,並沒有意識到眼下的危險。不過,如果仔細觀察,就會發現他腦門上有一層細細的汗珠。

良久,槍聲終究沒有響起!淚水劃過韓爽的臉,她憤恨自己的懦弱!如果是往常,這一槍她會毫不猶豫的射擊!但是現在,她卻始終沒有勇氣來勾動扳機。

韓爽緩緩收起沙漠之鷹,再次看了眼床單上的血紅梅花,轉身向著門口走去。「蕭風,你救過我兩次,咱倆算扯平了1韓爽給自己的懦弱找了個理由,自語著說道。

韓爽站在門口,擦了擦臉上的淚水,打開房間門,快步離開了這個傷心地。

房間門關閉,熟睡中的蕭風猛地睜開眼睛,從床上坐了起來。使勁搓了搓僵硬的臉,虛了一口氣,好險,差點就被韓爽一槍爆掉小弟弟了!

蕭風心裡亂糟糟的,看著高昂的小弟弟,一巴掌拍了上去。「媽媽的,惹禍了吧!醉酒亂性,沒想到老子竟然也能幹這種事情1

其實,在韓爽散發出凌厲殺氣的時候,蕭風就驚醒了過來!當他看清楚是韓爽時,卻及時控制住了身體,沒有瞬間出手。

韓爽昨晚的事情想不起來,他可是記得清清楚楚!自己錯把韓爽當作林琳推倒了,這時候起來解釋,純屬是找死!

韓爽拿出槍后,蕭風心裡猶豫著,如果她真對自己開槍,自己應該怎麼做?算了,都把人家給上了,聽天由命吧!

當蕭風見韓爽槍口對著自己小弟弟時,他差點沒忍住奪槍了!沙漠之鷹的威力,他很清楚!這一槍下去,估計自己小弟弟得變成一堆碎肉。

如果韓爽朝他身體其他部位開槍,蕭風不會選擇躲避。至於小弟弟嘛,那還是算了!男人有男人的尊嚴,不能拋棄,不能放棄!

蕭風不想死了做鬼,也變成個太監鬼!如果僥倖不死,自己就是中國最後一個太監,那活著更是無趣了!

蕭風決定,如果韓爽真敢沖小弟弟開槍,那自己就奪槍吧!不管以後怎麼難以面對韓爽,都得先把自己老二保住了再說!

幸好,韓爽始終沒有開槍。蕭風也鬆了口氣,繼續保持裝睡的狀態!

蕭風在床上坐了會,怕韓爽再回來撞見自己,趕忙爬起穿上衣服。忽然,目光落在床單的血跡上,長長嘆了口氣,一個處女,一筆債啊!自己的情債上,又加了一筆!

蕭風出了韓爽房間,扶著欄杆向樓下客廳看去。他多想能見到韓爽,哪怕是上來狠狠抽自己幾耳光也好!這個女人,這時不知道躲在哪裡痛哭呢吧!

「林琳?」蕭風看著客廳沙發上蜷縮的身軀,心狠狠一痛!這個傻丫頭,自己昨晚在韓爽房中睡了一夜,她就在這等了一夜?

蕭風快步下樓,走到沙發旁邊,滿臉柔情的看著熟睡中林琳,彎腰輕輕把她抱起。

「啊?風哥,你回來了?」林琳被抱起,猛地驚醒過來。當她看清是蕭風時,有些虛弱的問道。

蕭風低頭看著林琳:「嗯,我回來了。」說著話,嘴唇輕吻林琳的額頭一下。

「你發燒了?」蕭風感受到林琳額頭滾燙的溫度,心中不由一驚。

林琳虛弱的笑了笑:「沒事,可能是著涼了,一會吃點葯就好。」

雖然現在是八月下旬,天氣還熱得很。但晚上的夜風,依舊會把人吹感冒的!

蕭風滿臉的內疚之色:「對不起,不該讓你等我。走,我送你回房間,好好休息一會吧。」

林琳小臉紅撲撲的看著蕭風,露出一絲笑容:「你不用管我,昨晚忙了一夜,累了吧?你放我下來,我去給你做早餐。」

蕭風抱著林琳,忽然有種想哭的感覺。不知道有多久,他沒有再哭過了0我昨晚……」

「不用和我解釋,你肯定有事情要忙。」林琳堵住蕭風的嘴,掙扎著就要下地。

蕭風收起心中的內疚,搖搖頭:「不要動,好好回房間休息!今天風哥給你做早飯吃。」說完,不等林琳拒絕,抱著她向樓上房間走去。

蕭風把林琳放在床上,低下身親吻她的額頭:「我去給你拿葯。」隨即,快步離開房間。

林琳躺在床上,虛弱的笑了笑,抱起床頭的大熊:「大熊,我好幸福哦1

沒一會時間,蕭風端著杯熱水,拿著感冒和退燒藥進來,扶起了林琳。「來,小丫頭,吃藥了。」說完,用嘴唇試了試水溫,點點頭:「剛剛好,趕緊把葯吃了。」

林琳乖巧的半躺在蕭風懷裡,吃下了藥物。

「睡一會吧,我下去做早餐,做好了叫你。」蕭風扶林琳躺下,幫她蓋好毛巾被,溫柔的看著她:「小丫頭,答應我一件事情好嗎?」

「什麼事?我都答應。」林琳幸福的點點頭,無論蕭風提出什麼要求,她都會去做。

「以後晚上不要再等我,好不好?」蕭風幫林琳把臉上的一縷秀髮撥開,商量著問道。

林琳猶豫一下,最終點點頭:「我知道了,風哥。」

「呵呵,那趕緊睡會吧。」蕭風寵溺的摸了摸林琳的腦袋,轉身離開了房間。

林琳盯著蕭風的背影,嘴角泛起弧度,不知道風哥會給我做什麼早餐呢?好期待呀!

蕭風下樓鑽進廚房,打開冰箱,看了眼裡面的材料,決定做芹菜蛋肉粥給林琳吃。

「林琳,風哥回來了嗎?」蕭風正忙著呢,火舞的聲音自外面響起。

蕭風從廚房探出腦袋,看著頭髮亂蓬蓬的火舞:「嗯,風哥回來了。」

「啊?風哥?你怎麼在做早餐?」火舞見蕭風圍著圍裙,差點把下巴都驚下來。

蕭風撇撇嘴:「林琳發燒了,我給她做早餐吃呢。」

「我也要吃。」火舞上前拉著蕭風的胳膊,碩大的胸部又貼了上去。

「哦,好埃」蕭風點點頭:「你去把廚房的芹菜…」

火舞見蕭風讓她幹活,趕忙打斷他的話:「風哥,剛才你說什麼?林琳發燒了?不行,我得上去看看。您先忙著,我一會下來吃飯。」說完,鬆開蕭風,一路小跑上樓,生怕蕭風把她抓回來幹活。

「……」蕭風無語的搖搖頭,再次鑽進廚房。從鍋里撈出煮好的雞蛋,一一剝掉皮,放在小盆中。

白嫩的雞蛋觸手感覺極好,蕭風剝著皮,忽然想起了韓爽的酥胸,也是如此的光滑白嫩!

蕭風又泛起愁來,唉,怎麼辦啊!自從韓爽一進別墅,自己就張羅著qj她,昨晚終於借酒實施了暴行!不對,韓爽不會去報警了吧?

蕭風想到這,額頭冒出冷汗,這娘們整天搜集證據,琢磨著怎麼把自己送進監獄!昨晚上韓爽既是人證又是物證,可謂是證據確鑿啊!如果她去報警,保准能借著這個機會,把自己送進大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