熱門搜索:
當前位置:爬書網>書庫首頁>都市言情>玩美房東>第一百九十七章陰謀
小說:| 作者:| 類別:

第一百九十七章陰謀

小說:玩美房東| 作者:寂寞的舞者| 類別:都市言情

審訊室中,蕭風戴著手銬,閉著眼睛坐在板凳上假寐。他在等,等幕後操縱的人出來見他。

在蕭風左前方的位置,有一面鏡子幕牆,影射著審訊室里所有的一切!鏡子後面,自有一番天地。

劉磊站在鏡子后,看著審訊室中的蕭風,目光漸漸變得陰沉!這個王八蛋,滿臉淡然的表情,難道他就不害怕嗎?

「去,突擊審訊1劉磊指了指蕭風,冷聲說道,「劉局對這件案子很關注,他希望咱們能早點落實好這件案子,把兇手繩之以法,為死者討回個公道1

「好,我們現在進去審訊他。」劉磊身後的兩個警察人,滿臉陰笑的捏了捏拳頭,轉身走出房間,向著隔壁審訊室走去。

劉磊站的累了,從旁邊拉過一把椅子,翹著二郎腿坐在鏡子后,準備欣賞他們審訊蕭風!

審訊室門打開,蕭風耳朵微微一動,嘴角泛起一絲不易察覺的弧度,沒有睜眼,繼續閉目養神。

兩個警察關上門,走到桌子前。看著閉著眼睛的蕭風,不由得氣不打一處來,看模樣怎麼比他們警察還舒服啊!

「醒醒,現在開始審訊1左邊的警察用力的拍了拍桌子,忍著怒氣說道。

蕭風緩緩睜開眼睛,目光掃過兩個警察,笑了笑:「哥們,有煙嗎?」他身上的香煙手機等,在剛進來的時候,已經全部被搜走了。

左邊的警察冷笑:「犯人還想抽煙?」

「犯人?有證據嗎?」蕭風咧咧嘴,很淡定的問道。

左邊的警察脾氣似乎不好,又拍了拍桌子:「別廢話,你叫什麼名字?」

「我想抽煙!如果有煙的話,我會考慮配合的。」蕭風抬起被銬住的雙手,輕輕揉了揉鼻子。

右邊的警察對同伴使了個眼色,從兜里掏出一包紅塔山,抽出一支,上前遞給了蕭風。

「省去那些廢話,先說說你殺人的動機吧!如果回答的讓我滿意,我會給你火的。」右邊警察冷笑著,把玩著手裡的火機。

蕭風嘴角翹起,這小子心夠黑的啊!給煙不給火的缺德事都乾的出來,打雷怎麼沒劈死他!不過,想和老子玩,還嫩了點!

「點上火,我告訴你們動機!話說,我有的是時間磨,而你們時間卻不多!估計再墨跡,你們的主子該不樂意了1蕭風說話間,如電的目光直射左前方的鏡子幕牆。

剛進來的時候,蕭風就注意到這面鏡子幕牆!審炎櫻必定是有古怪的!這種鏡子,從審訊室的位置看,就是一面普通的鏡子!而從鏡子反面看,則鏡子後面的人能透過鏡子,清楚看到審訊室的一切!

劉磊觸及到蕭風的目光,心中一顫,隨即惱羞成怒:「媽的,這王八蛋被關進來了還不老實1

罵完后,劉磊從兜里掏出手機,撥出了號碼:「喂,小王,受害人家屬到了嗎?到了帶到三號審訊室門口1

右邊警察把玩著火機的手頓了頓,無奈的給蕭風點上煙:「好了,說說你的動機吧1

「動機?好啊,鏡子後面的是騾子是馬,給我拉過來溜溜,我就告訴你們一切1蕭風滿臉蕩漾的笑容,噴吐著煙圈。

「蕭風1左邊警察大怒,抓起桌上的膠皮警棍,快步衝到蕭風面前:「你他媽不交代案情,嘰歪什麼?」

蕭風滿臉嘲弄的笑容:「你是2b嗎?知道老子的名字,還要再問我?」

「我草1警察大怒,揚起手中的膠皮棍,向著蕭風肩膀狠狠砸下。

蕭風看著抽過來的膠皮棍,右腳閃電般踢出,重重擊在警察的肚子上。警察一百幾十斤的身體,直接被他一腳踢飛,撞翻了不遠處的桌子。

蕭風看著掉落在地上的膠皮棍,無奈的搖搖頭:「我不喜歡被人打,所以我只好打你了。」說完,聳聳肩,站了起來。

「你要幹什麼?」剩下的警察見同伴被蕭風一腳踢飛,趕忙拔出配槍,指向蕭風的腦袋。

蕭風吐出煙圈,輕笑著:「不要激動,我只是想和旁觀者說句話而已1說話間,走到了鏡子前,豎起了一根中指,緩緩說道:「三石兄,出來聊聊吧1

中國有句古話,叫做『欲加之罪,何患無辭』,什麼殺人qj的,人嘴兩片皮,上下一對,把他說成恐怖分子都行!

蕭風隱隱猜測,這件事情即使不是劉氏父子對付自己的陰謀,那他們也必然在其中起到推手的作用!

蕭風心裡還惦記著生病的林琳,實在是不想呆在這和他們浪費時間。陰謀?在絕對的實力面前,陰謀只會淪為笑話!

劉磊盯著囂張的蕭風,額頭上青筋跳了跳,咬咬牙:「蕭風,本來還想陪你好好玩玩,既然你想早點死,那我就成全你1

劉磊想了想,撥出了手機號碼:「喂,海少,蕭風已經抓住了,檢察院、法院那邊,你聯繫的怎麼樣了?」

「嗯,放心,已經聯繫好了1

劉磊開心的笑了起來:「海少出馬,一個頂倆!蕭風這次,算是玩完了1

「呵呵,抓緊時間吧,小心遲則生變1那邊說完,掛斷了電話。

劉磊得意的笑了笑,又撥通一個電話:「喂,熊爺,告訴你個好消息,蕭風已經落網了1

「哦?這麼快?哈哈,磊子,他認罪了嗎?」

劉磊搖搖頭:「暫時還沒,不過我已經叫『艷梅』過來了!有了她的指認,蕭風別想再翻身!熊爺,等法院判了后,事情就交給你了。」

「磊子,你那邊多方便,直接找幾個警察弄死他不就得了嘛1

「最近全國出了不少看守所、審訊室死人的事情,鬧出點事情來,恐怕壓不住!所以,還得依仗熊爺你了。」劉磊輕聲說道。

「好,到時候給我打電話!先不說了,我這打牌呢!啥時候你帶著海少,來我這裡坐坐。」

劉磊笑了:「好的,一定1說完,緩緩收起了手機。

『啪啪』敲門聲響起,小王從外面推門進來:『磊哥,家屬來了。「

劉磊看著鏡子里的審訊室,猙獰的笑了笑:「好,走吧,我們去隔壁看看。」

出了門,劉磊看著站在審訊室門口的妖艷女人,下體忍不住有些反應,這就是野狼的女人嗎?模樣不錯,玩玩一定夠味!

「艷梅。」劉磊臉上堆積出笑容,沖著妖艷女人打了個招呼。雖然兩人沒見面,但卻通過兩次電話,也算是相識了。

妖艷女人轉頭看著劉磊,臉上浮現出媚笑:「你好,磊少。」

劉磊再次仔細打量了幾眼,心裡泛起了心思。憑野狼那麼一個垃圾都能玩她,老子堂堂公安局局長公子,難道不能玩嗎?

「走吧,犯人就在裡面!辦完正事,我們再細聊。」雖然劉磊很想現在就把這妞拖進房間中幹上一干,但想到審訊室囂張的蕭風,又忍住了這種衝動!當務之急,是要弄垮蕭風!

艷梅媚笑著,身體故意靠近劉磊,碩大的胸部在他胳膊上摩擦一下:「好哦,我也想和磊少細聊呢。」自從野狼死後,她就沒人罩了。如果能借著這個機會勾搭上劉磊,那她求之不得。

劉磊暗罵夠騷,但臉上卻滿是笑容:「該怎麼說,不用我教你吧?」

「呵呵,熊爺已經教過我了呢。」艷梅點點頭。

「一會我叫你,你再進去。」劉磊囑咐了一聲,推開審訊室的門,走了進去。

「吆,三石兄,終於捨得出來見我了?」蕭風目光瞟向劉磊,邪笑著問道。「昨晚你是怎麼回家的?車修好了嗎?」

劉磊絲毫沒有生氣,冷冷的笑著:「蕭風,我們又見面了!車的事情,就不勞你操心了,你還是P哪闋約喊桑

「我?我挺好的,有什麼可擔心的。」蕭風聳聳肩膀,滿臉的無所謂。

劉磊站在桌子前,從兜里掏出香煙,扔給了蕭風:「蕭風,給,抽我的黃鶴樓。唉,你是抽一支少一隻了,咱倆相識一場,這點小事我還能為你做到1

蕭風眯了眯眼睛,目光掃過劉磊得意的表情,心中暗自嘀咕,難道他手裡真抓著我的把柄?

「呵呵,我有點聽不懂你的意思,能給我解釋一下嗎?」蕭風抽出煙,點上,狠狠吸了一口:「嗯,黃鶴樓到底是比紅塔山好抽。」

劉磊臉上閃過一絲怒氣,這王八蛋還敢這麼囂張?「蕭風,dang的政策,你是知道的吧?」

「知道知道。坦白從寬,新疆搬磚;抗拒從嚴,回家過年,是吧?呵呵,警察都會玩這一套。」蕭風笑著說道。

劉磊咬咬牙根,點點頭:「好,原本想給你個坦白的機會,既然你冥頑不靈,那就怪不得我了!艷梅,你可以進來了。」

艷梅?誰啊?蕭風有些疑惑,轉頭看向門口位置。下一秒,他的眼睛眯了起來,原來是她!當日一時心慈手軟,果然埋下了禍根!

「蕭風,你還記得她嗎?」劉磊仔細觀察著蕭風的臉,見他表情果然有異,忍不住得意起來!

「當日你殺了野狼,qj了她,這兩項罪名,你承認嗎?」劉磊步步緊逼。

蕭風緩緩從板凳上站起來,雙手一晃,手銬發出脆響,掉落在地上。眼睛眯著,兩道寒光直射艷梅的臉。「我qj了你?」聲音冰冷,猶如來自幽冥地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