熱門搜索:
當前位置:爬書網>書庫首頁>都市言情>玩美房東>第二百章最毒娘們心
小說:| 作者:| 類別:

第二百章最毒娘們心

小說:玩美房東| 作者:寂寞的舞者| 類別:都市言情

十個小弟盯著艷梅白花花的身體,眼睛中浮現出蕩漾的光芒,上下其手,開始胡亂的摸了起來。

艷梅身體微微顫抖著,疼痛感與快.感竟然同時產生,嘴裡發出近乎呻.吟的叫聲:「不要,不要埃」

「媽的,這騷.娘們,竟然出水了1一個小弟從艷梅大腿根部抽出手來,在她身上擦了擦濕漉漉的手,忍不住笑罵道。

「哈哈,你把她搞濕了,那你就上唄!你不會不敢吧?**忘帶了?」其他小弟紛紛起鬨著。

小弟被眾人這麼一激,不由得怒道:「媽的,你們**才沒帶1說著話,往下一拉大褲衩,身體壓在了艷梅身上。

艷梅被小弟壓著,心裡的恐懼瞬間化作了快.感,嘴裡發出尖叫:「礙」

火天和張羽搖搖頭,這娘們在這種情況下都能發.騷,果真是個極品!看著十個小弟玩弄著艷梅,兩人心中升不起一聲罪惡感。

有些人,不值得可憐!艷梅,就是其中的代表人物!火天和張羽用的方法雖然不為普通人所接受,甚至在觸犯法.律!但別忘了他們是什麼人!混在黑道上的人,又有幾人在乎過法.律?

相比較動不動滅人滿門,或者殺妻辱女的那些黑道份子,兩人的手段顯然很溫柔了!黑道,有黑道的規則!暴力,血腥,踐踏法.律,永遠是黑道的主流色調!

同樣,黑道也是最講究因果的一個圈子!比如艷梅,蕭風放過她,她卻參與這件陰謀陷害蕭風為因;現在她被天門小弟壓在下面輪了,那就算是果!

不過,顯然艷梅這個極品女人,已經漸漸進入了快.感狀態,滿臉的享受,恐懼已經被驅趕到心底最深處了。

「阿天,我怎麼感覺咱倆是冤大頭埃」張羽錄了一會,感覺沒意思,招手叫過一個小弟,讓他繼續錄製。

「怎麼說?」火天疑惑的看了眼張羽。

張羽指了指地上的艷梅:「看看她,估計心裡舒坦著呢!奶奶的,讓她過足了癮啊1

「呵呵,這才十幾個小弟,著什麼急。一百個小弟,今天就算她那玩意是精鋼鑄造的,也得給她磨碎了不可1火天邪笑著說道。

張羽咧咧嘴,也笑了起來:「對對,鐵棒都能磨成針,別說她這玩意了!小三子,再去叫十個人進來1

小三子有些眼饞的盯著艷梅,轉頭沖張羽嘿笑道:「羽哥,我再來一次怎麼樣?」

「你妹的,一人一次!等後面兄弟輪完一遍,想上的可以再上1張羽笑罵道。

小三子忙點點頭:「嘿嘿,好好。」說完,轉身跑出了包房。幾秒鐘時間,又有十個小弟從外面走了進來。

半小時過去,張羽有點受不了了:「那啥,阿天,你自己在這看著,我先去上個廁所。」

「上廁所?我看你是忍不住了!回你房間找你那個叫什麼『小葉』的妞吧。」火天取笑著說道。

張羽訕笑著:「老子一年輕大小夥子,看現場直播,能沒反應嘛1說著話,站起來匆匆的走了。

火天見張羽走了,也忍不住站起來:「兄弟們,好好伺候爽了!排排坐,輪著來,可別打起來啊!一會我再回來驗收!誰不出力,老子讓他做太監。」說完,也離開包房,找妞泄火去了。

艷梅躺在地上,對於張羽和火天的離開絲毫沒有注意到,嘴裡發出尖叫,承受著一個又一個小弟的蹂躪。

火天回到自己房間,打電話叫了兩個妞過來。剛掛電話,鈴聲響了起來。

「喂,妹子,什麼事?」火天看了眼號碼,接起了電話。

「火天,風哥出事了,你知道嗎?」火舞嚴肅的聲音響起。

火天點點頭:「嗯,我知道,風哥給我打過電話!你在哪呢?別墅?」

「我在別墅,風哥到底犯了什麼罪,怎麼又抓進去了?」

火天想了想,還是把來龍去脈告訴了火舞。

火舞一聽炸了:「媽的,火天,你還等什麼,趕緊派人去抓那個娘們!然後帶回來找小弟輪死她1

「……」火天額頭冒出冷汗,自己這個妹妹是越來越強悍了,活脫脫一個洪興十三妹啊!都說最毒娘們心,這話果然不錯!自己雖然找小弟輪艷梅,但也沒想過輪死她呀!

「火天,你怎麼不說話了?告訴我這娘們長得什麼樣?老娘我親自抓她去。」火舞怒聲道。

火天忙搖搖頭:「別,那個娘們已經抓到了,現在就在地獄火呢!額,我正按照你說的在做。」

「做什麼?我說什麼了?」火舞先是一喜,隨即愣道。

「你不是說,找小弟那啥她嗎?」火天對自己妹妹說話,也不敢太隨意了。

火舞那邊靜了幾秒鐘,隨即叫道:「你找小弟輪她了?怎麼樣?死了沒?」

「還沒,找了一百個小弟。」火天擦了擦冷汗,不行了,必須找個人教育教育火舞,要不然真得變成小太妹不可。

火舞又靜了幾秒:「火天,你小子心夠狠啊,還找了一百個?」

「我日,不是你說要輪死她的嗎?我比你心慈手軟多了,又沒打算讓她死1火天忍不住怒了。

「額,好吧1火舞不好意思的笑了笑:「這樣的臭娘們,就不能便宜了她!什麼啤酒瓶啊,狼牙棒呀之類的,全給她用上!對,還有辣椒面胡椒粉,全一股腦塞進去1

「……」火天忍住摔電話的衝動:「妹子,你還有事嗎?沒事我掛了。」

「我最後問一句,風哥沒大事吧?」火舞大聲道。

火天想了想:「絕對沒問題,一切都在風哥運籌帷幄之中!嗯,我先掛了。」說完,趕忙掛斷了電話。

火天抬手擦著額頭的冷汗,心裡暗暗決定,改天一定去找火舞的老師去,奶奶的,怎麼給老子教育的妹妹?會不會教?不會教抓緊時間滾蛋!

別墅中,火舞收起手機,打開門,向著林琳房間走去。她看的出來,風哥是真的愛林琳!風哥不在,那自己就替他照顧好林琳吧!

火舞沒有敲門,推開門走了進去。「林琳,感冒好點了嗎?」

林琳半躺在床上,臉色憔悴的點點頭:「舞兒,好多了。你問你哥了嗎?風哥現在怎麼樣了?」

「放心吧,風哥沒事!我哥說風哥有自己的計劃,不用我們著急1火舞笑了笑,坐在床邊安慰著林琳。

林琳聽到這話,眼神明顯的亮了亮:「真的?那就好!對了,還沒有給風哥請律師吧?你幫我把電話拿來,我要幫他請最好的律師。」

『兩隻老虎兩隻老虎……』門鈴聲忽然響起。

「我下去看看是誰,你別下床了。」火舞遞給林琳手機,離開房間下樓去了。

林琳抓著手機,稍稍猶豫,找出一條號碼,撥了出去:「喂,爸,是我,林琳。」

「哦,林琳啊,怎麼想起給我打電話來了?」林父接到女兒電話,顯然也很開心。

「蕭風出事了,我要救他!爸,我要為他請最好的律師,你能幫我準備錢嗎?」林琳猶豫一下,終於開口說道。

林父那邊似乎有些驚訝,自己這個准女婿不是很厲害的嗎?「出什麼事了?你快告訴我。」

「今天上午,警察把他抓走了,說他,說他殺人qj。」林琳咬著牙說道。

「啊?這可是死罪啊1林父聲音高了八度:「即使請律師,也沒用埃」

林琳臉色蒼白一些:「爸,我相信他是無辜的!我一定要救他1

「無辜?你說他無辜就無辜嗎?殺人罪啊,即使他有通天的背景,那也得吃槍子!傻閨女,你就別跟著攙和了1林父的聲音有些黯淡,好不容易傍上一個好女婿,竟然又出了這種事情。

「爸,我需要錢請律師!三百萬,可以嗎?」林琳咬著嘴唇,緩緩說道。

「不可以,家裡現在沒這麼多流動資金!林琳,別傻了,你以為他無辜,警察法院可不會說他無辜!你等著,這幾天有時間,我就去九泉接你回來1

林琳貝齒死死咬著紅唇,絲絲血跡滲透出來。「爸,如果你不幫我,那我就不認你這個父親1說完這話,她的心中狠狠的一痛。

「你說什麼?為了一個男人,你要和我脫離父女關係?你等著,等我處理完手頭上的事情,我就去九泉綁你回來1林父大怒,隨即掛斷了電話。

手機滑落在床上,林琳捂著嘴,眼淚肆意的流淌在臉上。這就是自己的父親嗎?他為什麼這麼無情?!自己只想盡自己的力量去幫風哥,這難道有錯嗎?

林琳緩緩躺在床上,腦袋埋進毛巾被中,咬著嘴唇痛哭起來。鮮血,順著嘴角滴落在床單上,化成一朵朵刺眼的梅花。

樓下客廳門口,火舞從顯示屏看著外面的青年,皺起了眉頭。這個男人是誰?自己從沒有見過。

「你是哪位?」火舞按下通話鍵,緩緩問道。

站在門外的劉天生聽到火舞的話,先是一愣,隨即笑道:「你好,我叫劉天生,是來找蕭風的,請問他是居住在這裡吧?」

『』,客廳門打開,火舞從裡面出來,上下打量幾眼劉天生:「你是風哥的朋友?」

劉天生作為二九葯業的公子哥,平時也是玩美無數的人。可當他見到火舞時,依舊升起一種驚艷的感覺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