熱門搜索:
當前位置:爬書網>書庫首頁>都市言情>玩美房東>第二百零一章腹黑之才
小說:| 作者:| 類別:

第二百零一章腹黑之才

小說:玩美房東| 作者:寂寞的舞者| 類別:都市言情

劉天生驚艷的感覺還沒下去,火舞下一句話就差點把他雷死了。

「我說,你眼珠子往老娘胸上瞟什麼?小心老娘給你把眼珠子挖下來,信不?」火舞因為蕭風的事情,心裡正壓著火呢,見這人盯著自己猛看,不由得怒道。

劉天生額頭閃過黑線,這妞挺個性的啊!以他二九集團公子哥的身份,可是很少有女人敢這樣對他說話。

「額,我沒瞅啊!我是來找風哥的,他在嗎?」劉天生忙轉移話題。

火舞見劉天生態度還湊合,人長得也挺帥,這才放過了他。「他出去有事了,一會就回來。你先進來吧。」說完,轉身進了別墅,也不理劉天生。

劉天生摸了摸鼻子,訕訕的笑著,跟著火舞走進了別墅。「那啥,你是風哥的什麼人?」

「他老婆。」火舞隨口回了一句,指了指沙發:「坐吧,說說你的來歷。」

劉天生冒汗了,屁股沾了點邊,坐在了沙發上。「額,那我得叫你嫂子。我叫劉天生,風哥沒提過嗎?」

「沒有,沒你這號人。」火舞心裡美滋滋的,但面上卻毫不客氣的說道。

「……」劉天生心裡暗罵,奶奶的,這妞至於這麼打擊我嗎?咬咬牙,也顧不上其他:「請問,林琳小姐在嗎?」

火舞眉頭微皺,盯著劉天生:「你認識林琳?」

劉天生說完就後悔了,當著現任老婆的面提前任,自己不是找死嗎?不過話都說出去了,只能硬撐著:「嗯,我認識林琳。」

「真的?」火舞眼睛眯了起來。

劉天生挪了挪屁股,盡量讓自己靠著客廳門更近一點,準備好隨時逃跑。「嗯,真的1

「你等著1火舞轉身向著樓上走去。

劉天生盯著火舞,猶豫著點點頭:「哦,好埃」同時心裡嘀咕,自己從小到大,什麼時候這麼怕過女人?唉,算了,忍了,誰讓她是風哥的女人呢!

劉天生正打量著客廳呢,樓上再次響起腳步聲。抬頭往上一看,他對蕭風的崇拜之情立刻如滔滔江水般絡繹不絕了!牛人啊,兩個老婆同住一個屋檐下?太霸道了!難怪能當自己的偶像!

「劉先生?」林琳眼睛通紅,嘴角含著血跡,從樓上走了下來。當她見到劉天生時,不由得一愣。

「啊~嫂~」劉天生忽然不知道該怎麼稱呼了,是都叫嫂子呢?還是如何呀!風哥啊風哥,你竟給我出難題!

林琳顯然現在沒心情注意稱呼的問題,忙走下來,看著劉天生:「劉先生,風哥出事了。」上次在她家吃飯的時候,她親眼見王征父子來向劉天生道歉,她父親也對他討好的很,看得出來,他的身份不一般!

劉天生注意到林琳臉上的憔悴,再聽到她的話,心中不由一震:「風哥出什麼事了?」

「他被警察抓起來了。」林琳臉色黯淡的說道。

劉天生眯起眼睛,警察抓?這種事情不應該發生在風哥身上啊0嫂子,能把具體的事情和我說說嗎?」

林琳坐在沙發上,把自己知道的事情詳細告訴了劉天生,說著說著,淚水滾了下來:「劉先生,你能幫幫風哥嗎?」

劉天生忙點點頭:「嫂子,風哥的事就是我的事,我一定會幫的1說完,想了想:「現在先給風哥找個律師,然後我再找關係。」

林琳想到律師,又悲從心來:「可是,去哪找律師埃」

「這件事情,交給我來做吧!我有個朋友是做律師的,在全國都很有名,我現在就給他打電話。」劉天生說做就做,掏出手機,撥打了電話。

林琳心中一喜,原本黯淡的臉上浮現出一絲光彩。

火舞再看劉天生的目光,也比剛才柔和的多了,心裡暗道,看在他幫忙的份上,就不計較他瞟我胸的事情了。

劉天生說了幾句,掛斷了電話。「嫂子,運氣不錯,我朋友正巧在九泉,我約了他一會見面。」

「嗯,謝謝你,劉先生。」林琳感激的說道。

劉天生忙擺擺手:「你可千萬別對我道謝,那多生分!時間緊迫,我就不多留了。我和朋友先去警局一趟,與風哥面談,了解一下案子。」

「那你可以帶我去看看嗎?」林琳抬起頭,眼神渴望的看著劉天生。

劉天生看著林琳的眼神,實在說不出拒絕的話。「好,我帶你一起去。」

「我也要去。」坐在一旁的火舞發話了。

劉天生點點頭,反正去一個也是去,兩個也是去,那就乾脆都去吧。「那走吧,我們去警局。」

林琳和火舞上樓去換衣服了,劉天生也在樓下考慮自己該找哪些關係。這件事情,不到萬不得已的時候,不能告訴他家老爺子。算了,先去見見風哥再說吧。

兩女心裡擔心蕭風,也顧不上什麼化妝打扮,隨意穿了件衣服就下樓了。「走吧,劉先生。」

劉天生點點頭,開著自己的寶馬,載著兩女直奔九泉市公安局。在路上,他接到朋友電話,已經到了警局門口。

下了車,劉天生與朋友匆匆打個招呼,一邊向警局裡走,一邊給他介紹著案子。「黃波,無論如何,這場官司都要贏1劉天生看著身為金牌律師的朋友,認真的說道。

「生子,放心吧1金牌律師黃波點點頭。

黃波進警局,亮出自己的律師證,開始辦相關的手續。

林琳想到韓爽,趕忙給她打了個電話。朝中有人好做官這個道理,她還是懂得的。

果然,韓爽過來后,一切手續從簡,不到十分鐘,全部搞定!韓爽親自帶著幾人,向著審訊室走去。

幾人進審訊室的時候,蕭風正瀟洒的叼著黃鶴樓,跟兩個警察聊天打屁呢。「我和你們說啊,老子別墅那幾個妞,那都是極…」說到這說不下去了,因為他已經看到韓爽等人推門進來了。

「極什麼呀?說呀?!看你在這呆的挺舒服嘛。」韓爽冷著臉,氣不打一處來。

「極品埃」蕭風低聲嘟囔一句,目光投向韓爽身後,有些驚訝:「嗯?你怎麼來了?」

劉天生聽到這話,有些激動的點點頭:「風哥,我來看看你。」說著,就要衝上去擁抱。

蕭風看著滿臉激動的劉天生,撇撇嘴:「老子沒說你,和我家小丫頭說呢。」說著,把手腕上的手銬隨意拿下扔在桌子上,張開了雙臂。

林琳再次見到蕭風,心中的委屈和擔心瞬間爆發,撲向了蕭風的懷裡。「風哥,我,我以為再也見不到你了。」

「呵呵,怎麼可能!就算你風哥真被判死罪,那也不能立刻就被槍決埃」蕭風輕輕拍打著林琳,安慰著說道。

林琳聽到蕭風的話,反而哭的更加厲害。「不,你不會有事的。」

「額,對,風哥不會有事的。好了,乖乖的,不要哭嘛。」蕭風哄著林琳,雙手捧著她的臉,仔細的看了起來。

蕭風有些心疼的看著林琳,才短短不到一天的時間,她就憔悴這麼多。目光落到紅唇上,眉頭微皺:「小丫頭,嘴唇怎麼了?」

「不小心咬破了。」林琳搖搖頭,趕忙後退兩步:「風哥,劉先生是幫你的,你趕緊和他談談吧。」

蕭風斜著眼睛看了眼劉天生,臉上儘是邪笑:「哎呦,劉先生?呵呵。劉先生,你打算怎麼幫我?」

「風哥,你就別埋汰我了,那是嫂子亂叫的。」劉天生訕笑著,拉過黃波:「這是國內金牌律師黃波,我準備讓他來幫你打這場官司。」

蕭風看著黃波,微笑著點點頭:「你好,黃律師,我叫蕭風。」

「呵呵,你和生子是朋友,他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!蕭先生,你能詳細告訴我經過嗎?我有百分之八十的把握為你拿下這場官司。」黃波很客氣的說道。

蕭風眼睛眯了眯,但凡能這麼說的,只有兩種人。第一種是自大傻逼的人;第二種是有真本事的人!憑他自稱是劉天生的朋友,那不可能是第一種人。看來,這個黃波也不簡單吶!有了他,自己的計劃將會更加的完美!

「呵呵,好的。」蕭風點點頭,轉頭看了眼韓爽。

韓爽明白的點點頭,對審訊室所有人說道:「我們都先出去吧,讓他們兩個談談。」

兩個警察互相看看,當先出了審訊室。既然韓爽發話了,那自有她來承擔責任,沒必要為這點小事得罪韓爽。

審訊室中,除了蕭風和黃波,僅有劉天生留了下來。畢竟,他和黃波是朋友,有他在,雙方能更好的溝通。

蕭風對於兩人,也沒什麼隱瞞,把自己的計劃統統說了出來。

劉天生聽著蕭風的計劃,豎起了大拇指:「高,實在是高啊1

黃波也是頻頻點頭:「計劃不錯,但裡面有個弱點。」隨後,以自己的專業水平分析了一下,又說出了自己的計劃。

蕭風聽完黃波的話,眼睛一亮,原來這個黃波也是個腹黑之才啊0哈哈,到底是專業人士啊,佩服!那就按照你的計劃來吧1

腹黑三人小組正積極討論著,外面忽然響起一個微怒的聲音:「韓爽,你怎麼在這?還有她們,都是誰啊?」

「劉磊來了1蕭風嘴角翹起,淡淡的說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