熱門搜索:
當前位置:爬書網>書庫首頁>都市言情>玩美房東>第二百零二章耳光很響亮
小說:| 作者:| 類別:

第二百零二章耳光很響亮

小說:玩美房東| 作者:寂寞的舞者| 類別:都市言情

審訊室的門被推開,劉磊黑著臉從外面走了進來。

「蕭風,他們是誰?」劉磊指著劉天生和黃波,冷聲問道。

蕭風瞟了劉磊一眼,露出笑容:「來,我給你們介紹一下。這位是公安局局長的公子,劉三石;三石兄,這位是劉天生,這位是黃律師。」

劉磊眉頭皺起:「律師?」

「對啊,難道不可以嗎?」蕭風聳聳肩,一副你奈我何的表情。

黃波從兜里掏出律師證件,遞給劉磊:「你好,劉先生,這是我的證件。從現在起,我將是蕭先生的辯護律師。」

劉磊接過來看了眼,隨手還了回去:「難道請個律師,就可以把殺人罪和qj罪免了嗎?」

「呵呵,這件事情,就不需要劉先生操心了1黃波微笑著,淡淡的說道。

劉磊心中一怒,奶奶的,一個小破律師竟然敢和自己玩沖0現在我要審訊蕭風,無關人等請暫時離開。」

黃波笑了笑:「好的,那就不打擾了!如果有需要,我會隨時過來找蕭先生的,再見。」說完,轉身向著門外走去。

「風哥,我先走了1劉天生沖蕭風招呼道。

蕭風點點頭:「別墅那裡,你多照顧著點。」

「放心吧,一切有我呢。」劉天生擺擺手,出了審訊室。自始至終,他都沒看劉磊一眼。最大的侮辱,就是無視!

蕭風抽著黃鶴樓,越看劉磊越覺得順眼。「三石兄,你看我都落你手裡了,你能告訴我,這件事情都有誰參與嗎?」

「誰參與?蕭風,你是什麼意思?你觸犯法律,殺人qj,理應受到懲罰!誰參與,當然是法律在參與。」劉磊冷笑著說道。

蕭風豎起拇指:「行,其實你不說,我也知道是誰。野狼臨死之前,投靠了熊霸,所以這件事情,熊霸參與其中。他攛掇艷梅來報案,剛好和你臭味相投,一拍即合,對不對?」

劉磊心中一動,面上卻冷笑:「我聽不懂你在說什麼!蕭風,我問你最後一遍,你交代不交代你犯罪的事實?」

「沒什麼可交代的,我的律師會和你說話。」蕭風拽拽的說了一句,然後閉上了眼睛。以前看香港電影,盡他媽這麼演了!那些罪犯都牛逼哄哄的,見到警察就甩出一句『你和我的律師談吧』,近幾年內地也流行起這股風,動不動找律師,沒想到今天自己也裝了一把。

劉磊咬著牙冷笑:「好,看咱倆誰能熬得過誰1說完,沖著外面吼了一嗓子:「來人,把他送拘留室去1

「送誰去拘留室?」李南的聲音,從門外響了起來。

劉磊心中一驚,這個農民怎麼來了!

蕭風也是眉頭微皺,誰把事情告訴了李南?難道是韓爽?不對啊,按照她的性子,不應該會主動求人埃

李南從外面走進來,先是看了眼板凳上的蕭風,隨後把目光投向劉磊:「劉磊,出什麼事情了?」

「李副廳長,你來了。」劉磊沖李南點點頭:「蕭風拒不認罪,我要把他送進拘留室先押兩天。」

李南點點頭:「你先出去,我要和他談談。」

「這……」劉磊有些猶豫,他是知道李南和蕭風的關係的!

李南見劉磊猶豫,冷下一張臉:「怎麼?難道不行嗎?」

「行,當然行了,你請便。」劉磊說完,走出了審訊室。同時心裡暗自後悔,早知道就等李南去省城上任后再搞蕭風!

蕭風睜開眼睛,看了眼李南,露出笑容:「李廳長怎麼來了?嗯?」

李南忍不住苦笑:「你還笑得出來?唉,我剛從『天外天』回家,就接到小爽的電話,說你出事了。」

蕭風心裡暗動,果然是韓爽告訴的李南。「呵呵,我不笑,難道還哭不成?李廳,你就別操這份心了,該幹嘛幹嘛去吧。」

「……」李南有些無語,老子是來給你處理事情的啊!不過想到蕭風的神秘背景,他又有些恍然了。

蕭風掏出黃鶴樓,遞給李南一支:「來,抽根煙。李廳,你什麼時候上任?」

「如果沒什麼意外,是後天。」李南接過香煙,湊近火機點上,吸了一口。

蕭風點點頭:「哦,李廳,既然你來了,那你就幫我個忙吧。你去給劉華施加點壓力,讓他趕緊提起公訴,把我送法院去審判吧。」

「……」李南盯著蕭風不說話了,這小子又憋著什麼壞屁呢?

蕭風被李南看的有些發毛:「我說你別這麼看我行不?我慎得慌。」

「好,我一會就去找劉華。」李南點點頭,心裡卻笑了,看來劉華父子要倒霉了埃

兩人聊了一會,李南離開,直接去了局長辦公室。

李南前腳剛走,劉磊領著兩個警察後腳進來了。「蕭風,不要以為李南就能救你!哼,他再牛逼,也牛逼不過法律。」說完,擺擺手:「把他押送去拘留室1

「是。」兩個警察點點頭,走到了蕭風跟前。

蕭風聳聳肩,無所謂的笑了笑:「那就試試咯。三石兄,其實我更懷念看守所的日子,要不你乾脆把我送看守所得了1

「好,那我就成全你1劉磊咬牙,捏了捏拳頭:「送去看守所,明天再提回來!蕭風,看守所有不少窮凶極惡的犯人,你這是自己找罪受1

蕭風點點頭:「我樂意1

「帶走1劉磊怒聲道。

蕭風被兩個警察押出了審訊室,站在外面的韓爽攔住了他們。「你們要帶他去哪?」

「韓姐,送去看守所。」其中一個警察說道。

韓爽臉色冰冷:「這不符合程序,為什麼要送他去看守所!誰的命令?」

「磊哥的。」

「韓爽,這件案子是我在負責,沒你什麼事情!難道,你很閑嗎?」劉磊從審訊室出來,盯著韓爽問道。

韓爽剛準備說什麼,卻被蕭風的眼神阻止了。「乖,是我自願去的。」說著,輕輕把韓爽眼前一抹頭髮拂開:「謝謝你,韓爽。」

韓爽心中一顫,眼圈一陣陣發熱。要不是她努力的忍著,估計會淚水噴湧出來。「我不想看到林琳傷心。」韓爽低沉的說道。

蕭風自然把韓爽的表情變化看在眼裡,心中有些憐惜,這個傻女人。「韓爽,昨晚的事情,對不起。」一時沒忍住,蕭風脫口說道。

韓爽原本稍緩的臉色瞬間冰冷異常,揚手一耳光抽在了蕭風臉上:「原來你都知道,你竟然騙我1

蕭風沒有躲,任由韓爽的手狠狠抽在自己臉上,火辣辣的一陣疼痛。自己欠這個女人的,似乎有些多了!欠錢,欠債,哪怕是欠命,也不要欠女人的感情0早上我才知道,對不起。」

「滾,我不想看到你。」韓爽死死咬著牙根,忍著要痛哭的衝動。

蕭風挨了韓爽一耳光,忽然感覺心裡輕鬆了不少!等回來,再好好補償這個傻女人吧。「好,我現在就滾。」說完,向著不宰呷ァ

韓爽低著頭,直到警車發動起來后,才緩緩抬起頭。看向裕心裡痛苦的叫道:「蕭風啊蕭風,你為什麼不繼續騙著我?!我恨你1

劉磊剛才全程觀看,見韓爽忽然爆扇蕭風一耳光,心裡大爽。「韓爽,你怎麼了?我早就告訴過你,蕭風不是個好東西!別墅…」

劉磊話還沒說完,只見眼前手影一晃,一聲響亮的耳光響起,打斷了他還沒說完的話。下一秒,他只感覺面部肌肉一跳一跳的,臉上火辣辣的疼。

「劉磊,你算什麼東西?蕭風再不好,那是我男人,輪不到你在這大放厥詞!這一耳光,給你點教訓!下次如果你再敢在我面前說他壞話,那就不會這麼簡單了。」韓爽冷冰冰的說完,轉身離開。

劉磊捂著臉,站在原地,瞪著韓爽的背影,一時間沒緩過神來。臭娘們,敢打我?她竟然敢打我?等他反應過來時,韓爽人已經沒影了。

「媽的,總有一天,老子要把你弄床上好好乾不行1劉磊咬牙切齒。「蕭風,還有你這個王八蛋,要不是有你的存在,老子現在早就把韓爽玩了1

警車中,蕭風輕輕揉著臉,嘴角泛起一絲苦笑,這娘們下手還真重啊!算了,誰讓自己欠她的呢!

蕭風掃了眼外面,收起諸多念頭,雙手一抖,手銬發出一聲輕微的脆響,脫落下來。

「兩位,現在天氣還早,我請你們去喝個酒?」蕭風把脖子上的水滴玉墜解下來,笑眯眯的問道。

副駕駛的小周回頭看了眼蕭風:「我們把你送到看守所,還要回去交差…額,好吧,去喝杯酒。」

催眠術,一種古老而神秘的傳承!

小周盯著玉墜,眼睛有少許獃滯。「去喝酒。」

「嗯,好的,去喝酒。」蕭風也有些緊張,好久沒有施展催眠術,倒是有些生疏了。要不是上次見劉靚施展這玩意,他差點都忘了自己也會催眠術了。

開車的警察心裡有些疑惑,剛一轉頭,也瞬間著了蕭風的道。「去喝酒。」

「嗯,先停下車,我要下車方便。」蕭風輕聲說道。

警車緩緩停下,蕭風跳下車,把開車的警察拉下來,右手在他脖頸後用力一按,身體軟軟的倒下。

蕭風把他扔進後面座椅,又把副駕駛上的小周解決。做完這一切,蕭風舒了一口氣,奶奶的,當初一時好奇學的這玩意,沒想到真有大用處!看來以後,得好好運用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