熱門搜索:
當前位置:爬書網>書庫首頁>都市言情>玩美房東>第二百零三章惡魔終結者
小說:| 作者:| 類別:

第二百零三章惡魔終結者

小說:玩美房東| 作者:寂寞的舞者| 類別:都市言情

蕭風站在警車外,左右看看,見沒人注意后,這才坐進駕駛座,踩著油門向地獄火疾馳而去。

自始至終,一切都在蕭風的計劃之內!九泉市看守所,在南城和東城的交界處!只有出了警局,他才能擺平兩個警察,去地獄火安排下一步棋。

從小周兜里摸出手機,撥通了火天的電話:「喂,火天,二十分鐘之後,我去地獄火。」

「啊?你不是在警局嗎?」火天聲音有些震驚。

「呵呵,見面再說。」蕭風掛斷電話,刪除了記錄,又把手機塞回小周身上。

火天舉著手機,目瞪口呆的愣在了那裡。剛從房間過來的張羽,看著火天奇怪的問道:「怎麼了?傻了?誰的電話?」

「風哥,他說二十分鐘就過來。」火天看著張羽,不相信的說道。

張羽一聽,也是一愣:「嗯?他放出來了?」

「不應該啊,算了,誰知道呢。」火天壓下驚訝,拍了拍張羽的肩膀:「走吧,我們去看看我們今天的女主角。」

張羽露出邪笑:「真不知道她那精鋼玩意,是不是已經磨破了。」說著話,拉開門,與火天向著包房走去。

包房外,圍著幾十個小弟,正在滿臉蕩漾的說著什麼,目光從門縫中向裡面看著。不知道是誰注意到火天和張羽,忙喊道:「天哥和羽哥來了。」

小弟們紛紛轉頭,沖著兩人大叫道:「天哥,羽哥1

「呵呵,兄弟們,玩的都舒坦?」張羽邪笑著問道。

小弟們趕忙點頭:「舒坦著呢,哈哈,羽哥,以後這種福利多搞點,怎麼樣?」

火天笑罵:「媽的,還來勁了是吧?上完了的都趕緊滾蛋,還剩下多少了?」

「還剩下十五個了,奶奶的,小君那傢伙太能幹了,已經半小時了。」有些小弟叫道。

「……」火天咧咧嘴,推開門走了進去。

平時張羽和他們混的比較熟,幾個小弟拉住張羽:「羽哥,說真的,經常搞點這樣的福利給兄弟怎麼樣?」

「都滾蛋,這種事情做多了會造孽的!要不是這臭娘們坑風哥,我也不能這麼對她。」張羽一腳踹在說話小弟的屁股上。

小弟一聽這話,都怒了:「什麼?這娘們坑風哥?媽的,早知道我剛才就狠狠的幹了。」

「吆,你還省著力氣呢?也不知道是誰進去沒兩下,就完事了。」其他小弟紛紛取笑著。

張羽也不管這些小弟,徑直進了包房,掃了眼地毯上的**:「小君,趕緊的,別墨跡了,外面還有兄弟等著呢。」

「好。」小君抬頭看了眼張羽,開始加大馬力衝刺。

火天坐在沙發上,聳聳肩:「小羽子,你看看這娘們還爽嗎?」

張羽笑了:「奶奶的,要是她還能感覺到爽,老子也躺地毯上,讓一百個小弟進來輪我一遍。」

正在衝刺的小君,聽到張羽這話,嚇得一哆嗦,立刻噴涌而出,趴在了艷梅的身上。

艷梅已經趨於昏迷的狀態,身軀微微顫抖著,閉著眼睛,嘴裡發出痛苦的呻吟聲。

小君從艷梅身上爬起,看著張羽,有些無奈的說道:「羽哥,你不會當真吧?我記起來了,我媽喊我回家吃餃子,我就不在這陪你運動了哈。」說完,啄大褲衩,就要離開。

「我草,老子隨便說說,你還當真了?」張羽笑罵著,沖著門口喊了一句:「下一位。」

火天掃了眼地上的艷梅,拉住小君:「你去找點涼水,過來給她澆頭上。暈過去了,哪還有感覺埃」

小君嘿嘿一笑,指了指旁邊的立式冰櫃:「天哥,要什麼涼水啊,那不是有啤酒嘛。」

「嗯。」火天點點頭。

小君見火天同意,拿起一瓶啤酒,對著艷梅的臉上就澆了下去。

冰涼的啤酒澆在艷梅的臉上,立刻把她刺激的醒了過來。「不,唔…咳咳…」一張嘴,啤酒灌進了嘴巴里,嗆得她不斷咳嗽起來。

「艷梅,我們天門的漢子,能讓你舒服不?」火天彎腰,目光冰冷的看著艷梅。

艷梅虛弱的看著火天,評:「不,不要了,放過我吧。」

「放過你?好啊,只要你聽我的話,我就放過你。」火天冷笑著。

艷梅伸出顫巍巍的手,捂住流血不止的下體。一陣陣撕裂的劇痛,讓她的神經都有些斷裂的感覺。

火天擺擺手:「小君,你們先出去!剩下的十五個兄弟,不要讓他們走。如果她不合作,那我們繼續玩。」

小弟們退出包房,只剩下火天張羽,還有躺在地上的艷梅。

「風哥qj過你嗎?」火天冷聲問道。

艷梅忙搖搖頭:「沒有,那天他殺了野狼,沒有碰我。」雖然事實的真相是蕭風抓過她的胸,但此時她哪敢再提。

「野狼?我想你記錯了吧,殺野狼的是風哥嗎?」火天目光一冷,厲聲問道。

艷梅身體一顫:「不是,不是1

「是誰指使你,去警局報案的?」火天點上一支煙,盯著艷梅蒼白的臉。

「沒有人指使,是我自己。」艷梅搖搖頭,聲音很是虛弱。

火天眼睛眯了眯:「看來你還是不老實!好,那我們繼續玩1說完,就要再叫人。

「我說,我說1艷梅聽到這話,忙哀求著叫道:「是熊爺叫我報案的。」

「熊爺?熊霸嗎?」火天嘲弄的笑著:「還他媽的熊爺?在我眼裡,他就是一頭死熊!除了他,還有誰?」

艷梅搖搖頭:「沒有了。」

「媽的,當老子是傻瓜嗎?劉磊呢?!你敢說他沒參與?來人,繼續玩1火天站起來,冷冰冰的說道。

「不,不要!我說,我都說1艷梅掙扎著想要坐起來,奈何卻渾身沒有一點力氣。

火天沒有說話,這種娘們不折騰到底,她是不知道該如何配合了0快點,別讓我等太久。」

「是。」這五個小弟原本以為沒戲了,哪想到天哥又把他們叫了進來,立刻撲上去了。

張羽搖搖頭,看著dv:「咱是不是有點不爺們?」

「不爺們?惹怒了老子,老子找頭公驢綁她身邊1火天沉聲說道。混黑道,要想站的穩,必須心要狠!

張羽聳聳肩,不說話了。

五個人倒也聽火天的話,不到十分鐘,五人解決完了,轉身出了包房。

「說吧,還有誰。」火天看著奄奄一息的艷梅,淡淡的問道。

「劉,劉磊。」艷梅半閉著眼睛,氣喘吁吁的說道。

「還有呢?」

「還有一個叫『海少』的人,我不知道名字。」

火天皺起眉頭,海少?這個人沒聽說過啊0艷梅,只要你按我說的做,那我不會為難你!如果不,哼哼,外面還有十個小弟呢!當然,這只是第一天,以後每天都會一百個。」

「我做。」艷梅臉上儘是驚恐,趕忙點點頭。

火天輕笑著,蹲在地上,把蕭風的計劃說了一遍。聽完后,艷梅臉上儘是猶豫,隨即搖搖頭:「不,我不能這麼做,他們會殺了我的。」

火天臉色一冷,看了眼時間:「小羽子,走,我們去門口接一下風哥。」

張羽也有點看不下去了,點點頭:「好。」他承認,他的心腸比起火天來,還是有些不夠狠。

火天和張羽離開包房,艷梅稍稍鬆了口氣,抬起捂著下體的手,上面已經儘是鮮血。「這些魔鬼。」她是第一次,感覺到愛愛是一種痛苦!她話剛落,包房門打開,最後十個小弟獰笑著走了進來。

「天哥說了,你什麼時候按照他的計劃做,那我們就停下。」當頭小弟說完這話,猛地撲了上去。

火天和張羽站在後院,等了不到五分鐘,一輛警車呼嘯著沖了進來。車門打開,蕭風從駕駛座跳下。

「風哥,你被放出來了?」火天和張羽迎了上來。

蕭風朝著警車裡指了指:「嗯,放出來了。只不過是放倒警察,逃出來的。」

張羽湊近了一看,車裡兩個警察閉著眼睛,不知死活嗎?「你把警察殺了?」

「暈了而已,沒事,不用管他們。」蕭風搖搖頭:「我交代你們辦的事情,辦的怎麼樣了。」

火天笑了笑:「那娘們現在在包房享受男人呢。」

「呵呵。」蕭風點點頭:「帶我去看看,我要親自和她談談。」

三人向著包房走去,進了包房,就見一個小弟正趴在艷梅身上呢。蕭風皺了皺鼻子,包房內的荷爾蒙味道,還真是難聞。

「阿天,你找了多少個?」蕭風看著地毯上的艷梅,眼中沒有一絲憐憫。

「一百個。」

「哦。」蕭風只是點點頭,沒有再說話。在警局,他給過她機會!也告訴過她,有些事情,不是女人可以參與的!既然參與了,那就要為此付出代價!

火天想到什麼,忙問道:「風哥,她說還有個『海少』參與了這件事情,你認識這個海少?」

蕭風眯了眯眼睛,原來還有這小子啊0嗯,我認識,先不去管他。」說著,對火天努努嘴:「讓他們出去吧。」

小弟們都心滿意足的走了,只剩下艷梅抽搐著躺在地上。大腿根部,乳白色的液體混合著鮮血,已經染濕了一大片地毯。

「自作孽,不可活1蕭風蹲下身體,拍了拍艷梅的臉:「艷梅,我們又見面了。」

艷梅努力的睜開眼睛,當她看清楚是蕭風時,嘴裡發出一聲驚叫:「你,你怎麼出來了?」

「小小的警察局,能困的住我嗎?在警局,我給過你機會,你沒有珍惜!現在,我再給你一次機會!只要你按照我的計劃做,那我就放過你!要不然,滋滋,天門的男人可是很多的,咱不死不休,怎麼樣?1蕭風忽然感覺自己像個惡魔,一顆心冰冷而無情。

在蕭風眼裡,沒有男人和女人之分,做錯事情,那就要接受懲罰!這是規則,誰也必須遵守的遊戲規則!

這四年,他見識過太多太多!良心?已經泯滅了!回到九泉后,他才感覺到,自己的心又熱了!和林琳在一起的時候,他才有種感覺,自己是一個人!

不過,對於這個他一時心慈手軟放過的女人,他不打算再心軟第二次!這種女人,就如同毒蛇一般,說不定會在最危險的時候,竄出來狠狠咬自己一口,把自己給咬死或者毒死。

艷梅身體劇烈的顫抖著,甚至下體的疼痛也感覺不到了!這個男人從警局走出來了?此刻,她真的怕了,心裡防線也迅速崩潰了0我答應,我答應你,魔鬼1艷梅的聲音,凄慘異常。

蕭風點點頭,笑了:「呵呵,黑桃a在世界上,還有另一個稱呼,叫做『魔鬼終結者』1

「黑桃a?」火天和張羽滿臉的疑惑。

蕭風掃了眼艷梅的身體,淡淡的說道:「具體怎麼做,阿天會告訴你!希望你想清楚,不要玩暫時應付我那一套!既然我能抓你回來,那我就能把你家人也抓來!呵呵,魔鬼是什麼事情都做得出來的,你自己好好想想吧。」說完,站起了身體。

「魔鬼,你是個魔鬼1艷梅咬著嘴唇,大聲叫道。

蕭風聳聳肩:「阿天,找醫生來為她治療傷口1說完,扔下艷梅,推開包房的門走了出去。

火天叫來小弟,讓他給艷梅安排住處和醫生。隨後,跟在蕭風的身後,向著辦公室走去。

張羽叼著煙,看了蕭風一眼:「風哥,你打算怎麼做?」

「小羽子,咱四兄弟中,平時數你最得瑟和囂張,但也屬你心最軟。」蕭風聲音有些嚴肅。

張羽低著頭,知道蕭風說的是實話。「她只是個弱女人。」

「張羽,你給我聽好了!如果你不想早死,那就摒棄你這種想法!弱女人?我告訴你,世界上沒有弱者,敵人也不分男女!男人可以靠手段稱霸世界,女人可以靠身體征服男人1蕭風的聲音有些憤怒。

張羽心中一跳,露出訕訕的笑容:「風哥,我知道了。呵呵,我不是還小嘛,不懂事。」

「……」蕭風和火天都有些無語。

「小羽子,你把該處理的事情處理一下,過幾天跟無名去國外接受訓練吧!煞風,會讓你成長為一個真正的黑道梟雄1蕭風一句話,決定了張羽的命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