熱門搜索:
當前位置:爬書網>書庫首頁>都市言情>玩美房東>第二百一十一章開庭前夜
小說:| 作者:| 類別:

第二百一十一章開庭前夜

小說:玩美房東| 作者:寂寞的舞者| 類別:都市言情

十二點半,客人們一片混亂,嘶叫聲,咒罵聲,層出不盡!黑煙滾滾,瀰漫在酒吧中。

熊霸目光陰沉,右手捂著肩膀處的傷口,看了眼胡郜,冷聲道:「都跟我來。」

胡郜心中害怕,拉著胡海的胳膊:「表哥,我,我不認識那個梓霄亞啊1

「不認識?他不是你老同學嗎?」胡海怒聲道。

胡郜不敢說話了,三人跟著熊霸,在層層小弟的護送下,出了酒吧。

辦公室中,私人醫生給熊霸包紮著傷口,時不時用藥棉擦著鮮血。

熊霸臉上儘是冷汗,眼睛赤紅一片。「海少,你能給我解釋嗎?」感受著傷口火辣辣的疼痛,熊霸壓著心中的怒火,轉頭看向胡海。

「小郜,給熊爺解釋一下。」胡海哪知道怎麼回事,忙對錶弟說道。

胡郜滿臉無辜和委屈:「熊爺,這事真給我沒關係!我根本就不認識那個小子1隨即,他把從事情從頭到尾的說了一遍。

熊霸咬著牙,右手緊緊的握著,似乎隨時能蹦起來一拳砸在胡郜腦袋上一般。

「你他媽白痴啊?這樣就相信了?你精蟲上腦,下體思考嗎?」胡海注意到熊霸的反應,趕忙指著表弟罵道。雖然自己是副市長的兒子,不用去多在乎熊霸。但以後要想混的開,要倚靠熊霸的地方還有很多,只能去痛罵自己表弟。

果然熊霸臉色稍緩,眼睛眯起:「海少,別罵他了。對方早有計劃,就算沒有他,也會下手的1一個台階,兩人下,皆大歡喜,還賣了個人情。這種交際手段,熊霸自然玩得爐火純青。

胡海趁機點點頭:「抱歉,熊爺,給你帶來這麼大的麻煩!熊爺,不知道這夥人是誰?」

熊霸看著肩頭的繃帶,擺擺手讓醫生離開。「這件事情,除了天門,沒有人會做1

「天門?他們還敢折騰?」劉磊有些疑惑的問道。「蕭風被關在看守所,張羽也進局子轉了一圈,恐怕這會正心驚膽戰呢。」

熊霸看了眼劉磊,心中暗罵傻逼,如果天門這麼好對付,那自己早就把他們滅了!天門三少中哪個好惹?這樣就能嚇住張羽?媽的,不知道哪出了問題,張羽竟然被放了出來!

「其中有個人,戴著惡魔的面具,你們注意到了沒有?」熊霸想了想,問道。

胡海和胡郜搖搖頭,而劉磊則是點點頭:「我注意到了。」

「為什麼要戴面具?因為他怕我們認出來!其他兩個,面貌很面生,所以沒什麼害怕的1熊霸緩緩說道。

劉磊深以為然的點點頭:「熊爺這麼一說,我倒是覺得那個戴面具的人身形有些面熟。」

「哦?」熊霸盯著劉磊:「像誰?」

劉磊搖搖頭:「現在猛地想,卻想不出來!這個人,我一定見過1

「不管他是誰,這三個人必定是天門的1熊霸捂著傷口,疼得咧嘴。

「熊爺,你肩膀沒事吧?我建議你去醫院仔細檢查一下。」胡海以前做過外科醫生,見熊霸那條胳膊不敢動,忍不住說道。

熊爺勉強笑了笑:「沒事,以前被砍十幾刀的時候,用衣服包紮一下,就能再掄刀對砍。海少,磊少,你們要抓緊時間了,免得夜長夢多!蕭風一死,那天門就蹦達不了多久了1

胡海點點頭:「嗯,放心吧,熊爺。磊子,你那邊進展的怎麼樣?我那邊打好招呼了,隨時可以審判。」

劉磊心中微驚:「這麼快?那行,我這邊不用再審,明天早上我找人偽造份筆錄,上午就準備開庭審判吧。」

「好。」胡海不太清楚這裡的程序,自然沒什麼意見。

熊霸心中卻翻騰起來,自己走到這一步,那是一刀刀拼出來的。可眼前這倆廢物呢?身為官二代,幾句話之間,就無視了程序和法律,想弄誰就弄誰。為了以後的利益,還需要多和兩人走動著啊!

熊霸感受著肩膀處絲絲疼痛,又恨得咬牙切齒:「梓霄亞?老子不管你什麼亞,我一定要把你碎屍萬段1

一輛紅色馬六疾馳在大馬路上,女孩頻頻回頭看著暈倒在後座的孫亞。「哎,你醒醒1

孫亞趴在後座上,沒有生息,不知道死活。身上的衣服已經被鮮血完全打濕,甚至整個座椅,已經變成了赤紅色。

女孩咬咬牙,右腳用力的踩到底,馬六發出轟鳴,速度猛地提升,直奔地獄火而去。十多分鐘,馬六發出刺耳的剎車聲,停在了地獄火門口。

天門小弟警惕的盯著這輛馬六,從門口走了出來。還沒走近馬六,就見裡面出來一個女孩,滿臉焦急的叫道:「快過來救人,他讓我把他送到地獄火。」

天門小弟心中一驚,忙向馬六跑去:「誰啊?嗯?這不是羽哥身邊的孫亞嗎?快,你去叫羽哥,其他人幫我把他抬下來。」

幾個小弟手忙腳亂的把孫亞抬下車,向著地獄火內部快步走去。一個頭目看著女孩:「小姐,請稍等,我們羽哥有話會問你的。」

女孩猶豫一下,最終點點頭:「好。」

地獄火深處房間中,張羽摟著小葉,在床上翻雲覆雨。做了許久,剛準備發起衝刺的時候,敲門聲響起。「他媽的誰啊?」張羽停下動作,沒好氣的問道。

「羽哥,孫亞出事了,你趕緊出來看看。」小弟在外面喊道。

張羽一聽這話,立馬從小葉身上爬了下來:「好,我馬上出去。」說著,拍了拍小葉的肩膀:「你先睡,我出去看看。」

「嗯,去吧,注意點,別衝動。」小葉輕聲說道。

張羽咧咧嘴,套上一條大褲衩,拉開門走了。「怎麼回事?」

「孫亞全身是血的被一個女孩子送了回來,現在已經昏迷不醒。」小弟低聲說道。

「走,帶我過去看看。」張羽說著,快步跟著小弟,向包房跑去。

張羽進門的時候,地獄火的醫生已經在為孫亞止血包紮傷口。「周醫生,他怎麼樣?」張羽看著渾身染血的孫亞,忙問道。

「失血過多,需要馬上輸血!我的建議,是把他送去醫院。」周醫生看著張羽,恭敬的說道。

張羽沒有猶豫,點點頭:「好,你安排吧。」說完,轉頭看向小弟:「那個女孩呢?帶她來見我。」

「就在隔壁。」小弟說完,跑去隔壁,把女孩叫了過來。

「你是誰?孫亞又是怎麼受傷的?」張羽盯著女孩,冷聲的=問道。

女孩看著張羽身上的傷疤和紋身,心中一抖,忙說道:「我和他是在十二點半認墅怎麼受傷的,我也不知道!他讓我去門外開車等他,他說他要去殺人。沒一會時間,他就從裡面跑了出來。」

張羽聽到女孩的話,眼睛眯了起來,十二點半?孫亞怎麼跑那去了?難道?這小子是去給自己報仇了?

「羽少,他醒了。」周醫生忙叫道。

張羽吸了口氣,平復下心情,湊到沙發前:「孫亞,你怎麼樣?」

「羽,羽哥,風哥回來了嗎?」孫亞半睜著眼睛,努力的問道。

「風哥?他在看守所呢。」

孫亞用力搖搖頭:「不,在十二點半,是風哥救了我!雖然他戴著面具,但我能聽出聲來1

張羽心中巨震,風哥跑出來了?「風哥沒事,你放心吧!孫亞,謝謝你。」

孫亞咧咧嘴,笑了:「可惜,沒有扎在心臟上,沒能殺了熊霸。」

「謝謝你,好兄弟1張羽想拍拍孫亞的肩膀,卻不知道該往何處下手。「周醫生,馬上安排他進醫院。」

「我應該做的。」孫亞說完,又暈了過去。

張羽看了眼女孩,沖她點點頭:「謝謝你,我是張羽,以後有事情,隨時來找我。」說完,推開門快步離開了。

「阿天,風哥手機號是多少?快給他打電話1張羽快步跑向火天房間,一腳踹開門,把火天從兩個娘們身上拉了起來。

「怎麼了?」火天看著張羽,心中一震,顧不得生氣,忙問道。

「風哥出現在十二點半,馬上給他打電話1張羽急促的說道。

火天瞪大眼睛,一把抓起手機,快速的撥通了電話。「喂?風哥,你在哪?」

「我在看守所呢1蕭風叼著煙,倚靠在被褥上:「孫亞回去了嗎?嗯,我去過十二點半,就是想給他們點壓迫感,勸他們趕緊開庭!如果所料不錯,明後天應該就可以開庭了。艷梅那邊,你一定要處理好。嗯,隨時等我電話。」說完,掛斷了電話。

「蕭老大?睡了嗎?」蕭風剛掛斷電話,錢警官輕輕打開門,從外面進來。

「還沒,呵呵,錢警官,有什麼事?說吧1蕭風遞過一支煙。

「劉磊剛給我打電話,讓我明早開車把你送到警局!他還說,已經安排好,明天對你開庭審理1錢警官接過香煙,點上吸了一口。

蕭風笑了:「呵呵,果然沒有讓我久等!錢警官,多謝你了1

「那成,你趕緊休息吧,我也回去了。」錢警官說著,站起來離開了號子。

蕭風按滅香煙,臉上浮現出興奮的笑容:「明天,也許會是個好日子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