熱門搜索:
當前位置:爬書網>書庫首頁>都市言情>玩美房東>第二百一十四章開庭(中)
小說:| 作者:| 類別:

第二百一十四章開庭(中)

小說:玩美房東| 作者:寂寞的舞者| 類別:都市言情

張羽坐在旁聽席中,眼睛打量著上面的審判長等人,捅了捅火天:「阿天,那個女審判長怎麼沒戴假頭套?」

火天鄙視的看了眼張羽:「你小子香港電影看多了吧?你看看,還缺什麼?是不是缺陪審團?內地都沒這玩意。」

「老子又沒上過法庭,我怎麼知道1張羽豎起中指,目光繼續遊盪。「郝天來剛才吃了癟,你說他會不會耍什麼壞心思?」

火天冷笑著:「不管他玩什麼,今天的主動權都抓在我們手裡!不過說真的,煞風這些人,真是變態的要死!我倒是有些羨慕你了。」

張羽嘴角抽了抽,心裡苦澀的罵著,但臉上卻儘是得意的笑容:「羨慕吧?等老子訓練完回來,估計我一隻手就能幹翻你十幾個1

「……」火天不說話了,這事不是沒可能0哎,那不是九泉電視台的劉靚嗎?她怎麼也來了?」

張羽順著火天的目光看去,眼睛一亮:「這娘們比電視上還漂亮啊!我估計啊,她是來直播今天法庭宣判的。」

「請旁聽人員肅靜,現在開始宣布法庭紀律。」書記員站起來,掃了眼下面,額頭冒出冷汗。一件區區殺人案,怎麼惹出這麼多的大鱷和勢力?不過程序必要,他還是宣布了記錄,比如什麼不準喧嘩鼓掌,不準隨便發言提問,關閉各種通訊設施之類的。

既然來參與,那大家倒也樂於遵守遊戲規則!所有人都不再說話,目光看向審判席。

「風哥出來了1張羽叫了一聲,目光看向法庭側門入口,忍不住就要站起來。

火天一把抓住張羽的胳膊:「不要動,我們看著就好1

蕭風雙手戴著手銬,被兩個法警從外面壓了進來,進入特定的位置站好。兩個法警分別位於兩側,眼睛盯著蕭風,以防有變。

蕭風的目光掃過旁聽席,嘴角忍不住上翹,今天的場面有點大啊!該來的都來了,不該來的也來了!看來自己以後想低調,是不太可能了!

忽然,蕭風的目光停頓在一處,眉頭皺了起來,他怎麼也來了?難不成,他也是某方勢力的代表?

艷梅在兩個女法警的陪同下,坐在證人席上,等待隨時作證!當她看到蕭風時,身體明顯的抖了抖,但願這個惡魔能說話算話,事後放了自己家人吧!

原告席上,一個臉色陰沉的青年坐在那裡,時不時的和身邊律師交流著什麼。

蕭風看著這個青年,心裡暗自琢磨,艷梅做當庭證人,所以不能做原告!這個青年是誰?是劉磊他們隨便找的?或者是野狼的直系親屬?看來這事他們也經過了操作!不過無論是誰做原告,今天他們都翻不了盤了!

原告被告委託代理人等都全部入場,書記員站起來,喊了一聲:「請全體起立,請審判長和審判員入席。」

下面無論是旁聽人員還是工作人員,全部站了起來。

原本就坐在席上的審判長和審判員站起來,點點頭:「請坐。」然後又坐下了。

「報告審判長,原告被告當事人以及代理人均已到庭,開庭準備工作就緒,可以開庭了。」

審判長點點頭,開始根據法律,驗證當事人情況以及代理人身份等諸多問題。

「閃開,讓我們進去1忽然,一個爭執的聲音自入口處響起,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。

蕭風心中一震,她們怎麼也來了?轉頭看向正門,一身火紅裝扮的火舞,正滿臉怒氣的與兩個法警對峙。

在火舞身邊,則是韓爽和林琳兩人。韓爽面無表情,而林琳有些激動,小臉儘是焦急,不斷對法警哀求著什麼。

「讓她們進來。」蕭風看向審判席,緩緩說道。

女審判員剛準備開口拒絕,當她眼睛觸及到蕭風冷厲的目光時,心中微微一顫:「讓她們進來。」

「風哥1火舞推開法警,拉著林琳的手臂,向著蕭風跑來。

「站住1蕭風身邊的兩個法警攔住了兩人,警告著說道:「請去旁聽席坐好1

蕭風沖兩人輕笑著:「林琳,火舞,乖,去那邊坐好,風哥晚上請你們吃飯哦1說完,伸手指了指火天等人所在的地方。

火天沖兩人招了招手:「舞兒,過來,別鬧1

火舞難得的沒有鬧騰,點點頭,拉著流淚的林琳,向著火天走去。

審判長見現場安靜下來,正要說話,門口又起爭執。一個打扮妖艷的絕美女人,推開兩個法警走進審判庭。

蕭風看向妖艷女人,忍不住苦笑,濃情怎麼來了?許諾呢?

「許諾在外地,趕不回來,她讓我過來看看1不得不說,濃情這個女人氣場十足,無視了諸多勢力大佬和審判長,沖著蕭風嫵媚的笑著,自顧的坐在旁聽席上。

蕭風無語,沖濃情點點頭,目光看向入口,心裡嘀咕,不會再有人來了吧?今天可真夠熱鬧的!

「審判長,應該沒人來了,可以開始了1蕭風收回目光,沖審判長不好意思的笑了笑。

審判長臉色難看,開始詢問原告問題。這會,蕭風才知道,那個青年竟然是野狼的表弟。

「原告,對於原告律師所列的罪證,你認嗎?」審判長看著蕭風,冷冰冰的問道。

蕭風搖搖頭:「不認1

黃波從被告席上站起來:「審判長,我有話要說。」

「請說。」審判長對黃波還算客氣,畢竟對方是全國有名的金牌律師。

「死者野狼,乃是黑社會成員,仇人眾多!我的當事人,是一位合法的公民,他一沒動機,二沒能力,又怎麼會殺死野狼呢?我想問被告方,你們除艷梅這個受害人兼證人外,還有其他證據嗎?」黃波看向被告席,緩緩問道。

被告律師早有準備,拿出兩個牛皮信封0這兩個信封中,裝的是受害人被害時的現場照片,還有犯罪嫌疑人在警局認罪服法的罪證筆錄。」說完,由工作人員遞交給審判長。

審判長從信封中拿出照片和筆錄,仔細的看完,點點頭:「犯罪嫌疑人,對於這兩份證據,你有什麼話說?」

蕭風嘴角上翹,沒想到對方竟然還存有野狼死亡現場的照片!不過,這又怎麼樣?0呵呵,審判長,可以把這兩份證據,拿過來給我看看嗎?」

審判長稍一猶豫,點點頭:「好。」工作人員拿著兩個牛皮信封,交給蕭風。

蕭風看了幾眼,忍不住笑了起來。「審判長,我可以說,這份筆錄有假嗎?」

「有假?」審判長心中微動,但面上卻依舊嚴肅:「這份筆錄,是由九泉市公安局提供,不可能會存在造假。」

蕭風隨手把筆錄遞給工作人員,回頭看了眼黃波:「黃律師。」

黃波明白的點點頭,從兜里取出一個手機,當眾按下了播放鍵:「蕭風,這是你的認罪筆錄!呵呵,不要怪我手腕太黑,要怪只能怪你道行不深;劉磊,你他媽黑老子;黑你?誰能證明?你?你在法庭上說的話,法官會聽嗎?呵呵,恐怕還不如我的一個屁管用!走吧,監獄的大門已經為你打開了……」

劉磊和蕭風的對話,清晰的從手機中傳了出來。

旁聽席上,劉磊臉色瞬間變得鐵青,低聲罵道:「媽的,這王八蛋竟然錄音了!該死1

「磊子,不要激動!雖然我不懂法,但也知道,偷錄的音不能算作證據1胡海輕聲安慰著。

「審判長,這份錄音足能說明,被告所提供的筆錄是由警察劉磊所偽造!他和我當事人有仇,所以捏造了這份筆錄,企圖干擾審判!根據我國xx法第x條規定,刑事案件中,出具偽造證據者,可判處三年以上有期徒刑!劉磊知法犯法,罪不可恕1黃波伸手指向劉磊,滿臉正義的說道。

劉磊雙手微微顫抖著,臉色冰冷陰沉!蕭風,這個王八蛋,死到臨頭了,也想把老子拉下水嗎?蕭風,你必須要死!

一直錄製現場的劉靚,很合時機的讓攝像師把鏡頭推向劉磊,給他來了個面部特寫,把他的精彩表情,全部拍了下來。「呵呵,晚上請吃飯?估計你要進去吃牢飯了1劉靚冷冷的笑著。

旁聽席另一角,李南轉頭看了眼劉華,淡淡的說道:「劉局,這件事情,你可要認真仔細的查!九泉市公安局,不允許有這種害群之馬1

劉華臉色蒼白,擦了擦冷汗:「是,李副廳長。」心裡不斷琢磨著,到底要怎麼給兒子擦屁股!這件事情如果處理不好,恐怕兒子就要被清理出警察隊伍,並落入監獄了!

審判長餘光掃過劉磊位置,咳嗽一聲:「偷錄的錄音,不能作為法庭證供!這件事情的真偽,待警局內部再做研究,本庭不予受理1

黃波剛準備再說什麼,蕭風沖他打了個眼色,阻止他繼續說下去。「審判長,我想問一句,可以嗎?」

「說。」

「這就是所謂的官官相護嗎?」蕭風笑了,笑得格外的戲謔。

審判長聽到這話,臉色難看起來:「犯罪嫌疑人,請注意你的言辭!現在,請當庭證人艷梅,講述證詞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