熱門搜索:
當前位置:爬書網>書庫首頁>都市言情>玩美房東>第二百一十五章開庭(下)
小說:| 作者:| 類別:

第二百一十五章開庭(下)

小說:玩美房東| 作者:寂寞的舞者| 類別:都市言情

審判長話落,全場所有人為之側目,看向證人席中的女人,小聲的議論起來。

「老雲,這就是野狼的娘們?看到她,我對天門的實力有些懷疑了!這麼重要的證人,怎麼能讓她出現在法庭呢1丁梓航指著艷梅說道。

雲痕臉色有些異樣,搖搖頭:「事情沒有這麼簡單,繼續看下去吧!丁骷髏,我問你一句,假如天門要統一九泉,你是打還是合?」

「我草,一統九泉?得瑟了吧?!他們在南城得瑟得瑟就成了,還敢把手往外伸?不是我丁梓航吹牛逼,天門如果敢把手伸進西城,那老子就剁掉他們的手1丁梓航怒道。

雲痕深吸了口氣,沒有再說話,靜靜的看著艷梅。

劉磊捏著拳頭,面目猙獰的看著蕭風,王八蛋,等艷梅的證詞一出,老子就讓你永無翻身之日!

熊霸也冷笑連連,蕭風立馬就要完了!沒了蕭風的天門,那就是沒牙的老虎!看來,自己一會出了法庭的門,就可以安排今晚進攻天門的事宜了!

艷梅身體微微顫抖著,目光瞟向火天和蕭風等位置,感受著下體撕裂的疼痛以及家人的安全,一咬牙:「審判長,整件事情,與蕭風無關!野狼是熊霸親手殺的!他和劉磊勾結,威脅我去警局報案,栽贓陷害蕭風1說完這話,艷梅身上的力量彷彿被抽空了一般,搖晃著癱倒在證人席上。

艷梅此話一出,全場震驚!事情怎麼會是這樣?熊霸?劉磊?栽贓陷害?

「臭**,你他媽胡說什麼?1劉磊臉色瞬間慘白,指著艷梅怒吼道。

熊霸額頭冒出冷汗,緩緩閉上了眼睛。最重要的事情,被自己疏忽了!女人,果然是不可相信的!一子落錯,滿盤皆輸!完了,敗了!

郝天來鐵青著臉,狠狠地握著拳頭,媽的,這次想弄死蕭風,看來是不太可能了!劉磊這些傻逼,難道就沒想到這個女人會翻供嘛!

劉華也渾身無力的坐在椅子上,眼睛盯著兒子的位置,大腦一片空白!怎麼辦?無論如何,一定要救自己的兒子!

審判長顯然也沒有料到證人會當庭翻供,這完全就不是照劇本說的來演啊!胡海告訴她,這個女人會指認蕭風為兇手,到時候自己順勢判處蕭風死刑就可以!現在呢?怎麼往下演?

餘光瞟向胡海,卻見他臉色難看的坐在那裡,顯然沒有注意到自己的目光。審判長嘆口氣,只能做最後的挽救:「艷梅,你的人身是否受到威脅?如果有人威逼你翻供,那你可以講出來!要知道,做假證是犯法的,要判刑的1

艷梅心中一抖,又升起一絲希望!如果自己現在告訴審判長,那是不是會連天門的人一起抓起來?

可當她目光觸及到火天和張羽時,剛剛升起的希望瞬間消失,耳邊響起臨來法庭時火天的威脅,『艷梅,如果你在法庭敢亂說話,那你就會害的你家人求生不能,求死不得!不要懷疑我的話,黑社會是什麼都能做出來的哦!如果你好好配合,我會給你一筆錢,讓你出了法庭就遠走高飛,劉磊和熊霸都不會找到你!當然,前提是他們還能繼續活下去/。

「艷梅?是否天門的人威脅了你?你可以在這說出來,法律會為你做主,人民警察會為你做主1劉華注意到艷梅的目光,站起來大聲道。

「對,你說出來,我也會問你做主1審判長看著艷梅,也認真的說道。

張羽甩了甩銀色長發,看了眼上面的審判長:「小刀,那老娘們更年期到了吧?唧唧歪歪,擺明了和劉磊他們一夥。一會安排輛車,幹掉她吧!記住,我這人心軟,別讓她死的太慘,太血腥了。」

小刀點點頭:「好,一會我就安排。」

火天轉頭看了眼張羽,非但沒有阻止,反而笑了:「你小子不是對女人下不去手嗎?」

「呵呵,我對更年期的老娘們,從不會心慈手軟。」張羽也邪笑了起來。

艷梅聽到劉華和審判長的話,沒有猶豫的搖搖頭:「我剛才所說,句句都是實話!自始至終,都沒有蕭風的任何事情!我也沒有受到天門的任何威脅1

「臭娘們,我要殺了你1劉磊猛地從座位上站起來,向著證人席撲來。「你敢胡亂說話1

劉靚親自拿起攝像機,鏡頭拉近,全程拍著劉磊,心裡暗笑,蕭風說的不錯,果然是有大新聞啊!新聞的標題就叫『局長之子夥同黑道大佬,栽贓陷害尋仇記,老百姓該如何自保?/這年頭,名字不長沒有爆炸性,嘿嘿!

法警見劉磊來勢洶洶,立刻攔了上去。

人人都說衝動是魔鬼,這話一點都不錯!怒火中燒的劉磊,顯然忘了這是在什麼場合,伸手拔出了配槍,頂住了法警的腦袋:「草泥馬,給老子讓開。」

「磊子1劉華見劉磊拔槍,不由得嚇了一跳,趕忙沖了上去,一把掌扇在了兒子臉上。

劉靚又笑了,這個題目就叫『公安局局長之子無視法律,藐視法庭威嚴,當眾拔槍射殺法警』。

蕭風看著這場由自己親手導演的鬧劇,忍不住笑了起來:「劉磊,你拔槍要殺掉證人嗎?呵呵,審判長,你直接給他審判一下,這是什麼罪1

「蕭風!!1劉磊雙目血紅的瞪著蕭風,仰天嘶吼道。原本以為自己會以勝利者收場,哪想到這次卻是完敗,敗得一塌糊塗!不甘心,不甘心吶!

「你記得你對我說過什麼嗎?如果你想起來,我今天就放過你1蕭風說完,轉頭不再理劉磊。因為他已經看到,林琳這小丫頭趁亂湊了過來。

「我說怎麼任由這個女人上了法庭,原來天門更棋高一籌啊1下面,丁梓航忍不住豎起了拇指,「真不知道,天門是怎麼威脅這個女人的。」

雲痕臉上露出笑容:「丁骷髏,估計好戲在後頭呢1

審判長見現場混亂起來,趕忙敲了敲法槌:「休庭十分鐘,請證人離開法庭,等候傳喚。」

「不用了1李南從座位上站起來,冰冷的眼神掃過劉磊:「劉磊,你知法犯法,罪不可贖!來人,被他抓起來,帶回警局1

隨著李南的話,從兩側偏門中衝出幾十個手持槍械的警察,直撲向劉磊。

「你們誰敢1劉華大叫一聲,擋在了劉磊面前:「都給我退下1

「劉局長,我希望你不要犯糊塗1李南冷笑著,轉頭看向熊霸:「熊霸,你組織黑幫犯罪,現又親手殺死野狼!來人,把他也帶回警局1

警察立刻兵分兩路,一路困住劉磊,一路向著旁聽席上的熊霸撲去。

熊霸看著手持槍械的警察,面若死灰,嘆口氣,栽了,陰溝裡翻船了!慢慢的從座椅上站起,舉起了雙手。

警察上前按倒熊霸,從他身上搜出了兩把防身手槍,給他戴上了手銬。

熊霸被觸碰到傷口,疼得汗水里啪啦的往下落。「輕點成不?」

警察冷笑著,沒有搭理他。別看熊霸往日威風,但現在也就是個階下囚,誰會客氣!

劉靚很會抓時機的拉近鏡頭,把熊霸兩把槍也拍了進去。在中國,持槍可是大罪!

胡海臉色蒼白,身體微微顫抖著,使勁的躲在人後面,生怕蕭風注意到他,把他也給拉下去。

所有人心裡都在想,完了,霸幫完了!南城,天門做大了!

雲痕當先站起來,向著火天等人走去:「恭喜,南城易主了1

「哈哈」火天等諸位天門大哥,嘴巴都笑得合不攏了!熊霸一進去,那霸幫就完蛋了!

丁梓航和趙東興面無表情,但心中卻有股『兔死狐悲』的感覺。東西兩城緊靠著南城,平時沒少鬧矛盾,奪場子。但這會見熊霸就這麼玩完了,也忍不住為天門的手段感到心驚。

「大龍,你去給劉局長提個醒,讓他別多事。」馮老二拍了拍馮龍,笑著說道。

馮龍邪笑著,點點頭:「好。」說完,抖了抖腕上的手錶,向著劉華走去。「劉局,你看這是什麼?」

劉華正心情焦躁,張嘴剛準備怒罵,可當他目光觸及到馮龍腕錶時,冷汗瞬間打濕了全身。

「呵呵,去給你送錢的時候,不小心打開了手錶的錄像功能,真是不好意思!劉局,千萬賄賂啊,呵呵,不知道該判個什麼罪。我不太懂法,你給我說說,中國官員受賄多少,可以形成槍斃重罪來著?」馮龍淡淡的笑著。

劉華說不出話來了,原來自己老早就步入了圈套!千萬賄賂,仕途完了,命能不能留下,都不一定!大意了,大意了啊0你想怎麼辦?」

「我想說,自作孽,不可活!你兒子犯了錯誤,總是需要接受懲罰吧?放心,他又沒親手殺人,死不了,最多在監獄裡面住幾年1馮龍邪笑著,輕輕說道。

劉華身體一抖,已經知道馮龍的意思了。「他進了監獄,那他這輩子就完了啊!龍少,求求你,放過他吧。」

「呵呵,這話跟我說可沒用!劉局,我告訴你個秘密,我其實是跟蕭風混的!在他面前,充其量,我就是個跑腿的小弟。」馮龍說完,不理劉華,向著蕭風走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