熱門搜索:
當前位置:爬書網>書庫首頁>都市言情>玩美房東>第二百一十九章拼酒
小說:| 作者:| 類別:

第二百一十九章拼酒

小說:玩美房東| 作者:寂寞的舞者| 類別:都市言情

酒過三巡,幾乎人人都有了些許醉意。雲痕搓了搓手,端著一杯酒,從座位上站了起來:「風哥,這杯酒,我單獨敬你!將近三年了吧,呵呵,我一直都在找你,哪成想在九泉會再次相遇1

蕭風笑盈盈的舉著杯站起來,點點頭:「這是緣分嗎?哈哈…」

「對,是緣分!火天,張羽等諸位天門的兄弟,還有龍少,現在我要宣布一件事情。」雲痕目光掃過全場,認真的說道。

所有人聽雲痕這麼說,都緩緩放下了杯子,眼睛看著他,想聽聽他要宣布希么事情!

「風哥,我這條命是你救的,是吧?」雲痕用力的睜了睜眼睛,大聲問道。

蕭風笑了:「雲痕,你剛才不是說了嗎?緣分!我們兄弟,不談這些,來,喝酒1

「不,要談!當著這麼多兄弟朋友的面,我以北城雲社大哥的身份,現在宣布,雲社併入南城天門1雲痕沉聲說完,仰頭幹掉了杯中的白酒,酒杯重重的放在桌上。

雲痕此話一落,全場震驚!雲社併入天門?尤其是火天和張羽,那點醉意瞬間消失不見,完全清醒了過來。兩人瞪著眼睛,看著雲痕,心中都有個想法,雲痕傻了嗎?

蕭風沖雲痕舉了舉酒杯,一口喝下白酒,擦了擦嘴角的酒漬,笑了笑:「雲痕,你喝醉了。」

「沒有。」雲痕搖搖頭,認真的說道。「風哥,我沒有醉,我清醒的很1

「雲痕,你醉了,這件事情不要再說了!如果你想說,等你清醒的時候再來找我!坐下吧。」蕭風看著雲痕,緩緩說道。

雲痕盯著蕭風,最終點點頭:「好,那明天再談1說完,坐下又倒了杯酒,自顧的喝了起來。

經雲痕扔下這枚重磅炸彈后,現場的人都被炸的暈乎乎的,心裡都胡亂的猜測著什麼。其中最幸福的,當屬林琳和火舞了。

林琳剛才被火天等人灌了兩杯酒,臉蛋紅撲撲的,就像是熟透的大蘋果般,充滿了誘人的光芒。

再看火舞,幾杯白酒下肚,臉不紅氣不喘,完全沒什麼事,比在場的爺們還爺們!甚至,還把小刀幾個上位大哥給灌翻在桌下了。

蕭風注意到火舞瞄向自己,心裡也有些吃驚:「我說,阿天,你妹子怎麼回事?千杯不醉還是酒缸啊?」

「風哥,你不知道吧?火舞對酒完全免疫,是真正的千杯不醉1火天低聲說道。「我們三個,都吃過她的虧。」

蕭風有些半信半疑:「真的假的?你不會替你妹子在這吹牛逼吧?一群老爺們,還喝不過她?」

「風哥,來,我敬你一杯酒!感情深,一口悶哦。」火舞左手拎著白酒瓶,右手舉著杯子,對蕭風奸詐的笑道。

蕭風看著火舞的樣子,咧咧嘴笑了:「舞兒,我聽你哥說,你千杯不醉?呵呵,那我今天可得試試,你是怎麼個千杯不醉的1

其他人也都被這邊的熱鬧吸引,湊了過來:「哈哈,要拼酒嗎?風哥,你這是欺負火舞嗎?」

火舞瞪了火天一眼:「用你多嘴?來,火天,我先敬你三杯1

火天搖頭苦笑,舉雙手投降:「舞兒,我怕了你,還不成嗎?」說完,趕忙端起白酒幹了:「我自罰一杯。」

火舞見火天態度還算湊合,這才放過他:「來吧,風哥,恭喜你逃脫一劫,呵呵,先干為敬1說完,舉著三兩三的酒杯,一仰頭就幹了。

「好;女中豪傑啊;厲害1各種聲音此起彼伏,幾乎所有人都豎起大拇哥。

蕭風也點點頭:「呵呵,舞兒,我今天陪你喝個痛快1說完,一口乾掉杯中的酒。

火舞邪笑著:「咱倆打個賭吧,如果你輸了,就答應我一件事,如何?」

蕭風沒什麼猶豫,同意下來:「好,你說吧,什麼事?」

「暫時沒想好,等我想好了告訴你,敢應戰嗎?」火舞邊倒酒,邊說道。

蕭風心中猛地爆發出一股豪氣:「老子堂堂八尺男兒,豈會怕你一個小丫頭?我答應你,但是如果你輸了,又怎麼樣?」

「如果我輸了,你想怎麼樣就怎麼樣1火舞也一拍桌子,女土匪氣質彰顯無遺。

「哎呦,這話說的,是不是風哥讓你陪他睡覺,也成啊?」張羽戲謔的笑著。

火舞瞪了張羽,冷笑著:「用你操心?如果不服,我先把你放倒?」

「額,算了,我好男不跟女斗。」即使一向爭強好勝的張羽,在喝酒這方面,也對火舞甘拜下風。

蕭風念頭一轉,看來是時候把火舞這丫頭趕回學校去住了,要不然俺家小丫頭,可真的被她教壞了。「好,這可是你說的!來,開始吧1

火舞輕笑著,打個響指:「來,直接拿瓶喝吧1說完,麻利的打開兩瓶白酒,遞給蕭風一瓶。

「來來來,人家拼酒,咱也開個盤吧1馮龍招呼著:「我坐莊,買風哥贏的,一賠一;買火舞贏的,一賠三;來來來,想發財的,趕緊過來了1

火天和張羽交換一下眼色,邪邪的笑了,媽的,賠死你丫的!他們對於火舞的酒量,那可是深有了解。

「一百萬,買舞兒勝1火天裝模作樣的嘆口氣:「自己妹子參加,我總得捧場吧!嗯,當然,風哥的場也要捧1說完,從兜里摳了摳,拿出一張十塊的,三張一塊的,三張五毛的,扔給馮龍:「這些是買風哥的。」

「……」馮龍有些無語,接過來:「押,火舞一百萬;風哥,十四塊五毛1

林琳也湊上來:「我來幫你們記錄吧。」說完,跑進去拿出紙和筆,開始記錄。

張羽想了想:「舞兒一百萬;風哥嘛,意思意思,五十塊吧。」

「……」蕭風哭笑不得,奶奶的,就對老子這麼沒信心嗎?

「來來,都別站著,趕緊買啊!上不封頂,最低一毛,所有人都可以參加啊1馮龍吆喝著說道。

雲痕坐在椅子上,敲了敲桌子:「我押風哥一百萬1

小刀這會也從桌子上緩過神來,看著蕭風和火舞猶豫一番,咬咬牙:「媽的,十萬塊,我押風哥!風哥,你可得幫我報仇啊1

一直沒怎麼說話的劉天生,這會輕飄飄的開口了:「風哥,三百萬;額,火舞,一百萬1他是個商人,自然選擇了最穩妥的辦法!無論誰輸誰贏,他都不會賠錢!

「你小子,真是精明埃」馮龍沖著劉天生豎起拇指。

「哈哈,一般一般。」劉天生大笑著說道。

那些小弟這會也都參與了進來,記下名字,有現錢的就掏出現錢,沒現錢就先記下來,等著看拼酒的結果。

顯然,除了火天和張羽很相信火舞外,其他人大部分都選得是蕭風!畢竟,雖然火舞平時作風強悍,但終究是個女孩子,又能喝多少!

蕭風和火舞見他們鬧得差不多了,這才各自拎起酒瓶,對著嘴開始吹瓶。一瓶白酒,短短几秒鐘就見底了。

有小弟已經為兩人準備好了白酒,趕忙遞了上去。兩個人互相笑了笑,又拿起來,咕嘟咕嘟的喝了起來。

三瓶白酒下肚,蕭風額頭冒汗了。剛才他喝了不少,現在又一口氣不喘灌了三瓶,哪裡還能受得了。

再看火舞,面色除了比剛才多了點紅潤外,基本沒什麼太大的變化。「風哥,怎麼樣?還行嗎?如果想吐,朝著那邊花池子趕緊吐哦。」

蕭風一咬牙:「小丫頭,敢笑話我?來,繼續喝。」說著,又撈起一瓶白酒,仰頭對嘴吹了下去。

「風哥,吃點菜再喝吧,要不傷胃。」林琳放下筆,有些心疼的看著蕭風。

「哎呀,林琳,你重色輕友啊!你怎麼不關心關心我?」火舞取笑著,等蕭風喝完后,這才開始喝第四瓶酒。

蕭風放下酒瓶,眼前已經有些發暈了。「嗝,我去趟衛生間。」蕭風打個酒嗝,搖搖晃晃向著別墅內走去。

林琳見蕭風走路都不穩,趕忙跟了上去:「風哥,我扶你去吧。」

火舞看著相扶的兩人,眼睛深處閃過一絲黯然,抓起第六瓶酒,笑了笑,幹了下去。

「舞兒,夠了。」如果說誰最了解火舞,那當屬火天。他自然清楚自己妹子心裡的苦澀,嘆口氣,奪下火舞手裡的酒瓶。

「哥,我要喝酒!為什麼?為什麼我醉不了?我好想醉1火舞說著,眼淚滾落下來,猛地撲進了火天的懷裡。

「好了,勝負已分,火舞勝!都信得過我吧?明天在地獄火分錢!現在沒事了,都散了吧。」馮龍看著火天懷裡的火舞,嘆口氣,估計又是為情所傷!風哥啊風哥,你要騙走多少女孩子的芳心啊!

其他人也都意識到什麼,紛紛點頭,離開了別墅。院中,唯獨剩下抱著火舞的火天,輕聲的說著什麼。

別墅洗手間中,蕭風倚靠在牆上,站都站不穩,幾次去拉拉鏈,都沒有成功。

「風哥,你要小便嗎?」林琳扶著蕭風,臉色紅潤的問道。

「嗯,小便。」蕭風點點頭。

林琳見蕭風醉的確實不行,咬咬牙:「風哥,我來幫你吧。」說著,把蕭風右手搭在自己脖子上,雙手輕輕給蕭風拉開褲鏈,白嫩的小手顫抖著伸了進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