熱門搜索:
當前位置:爬書網>書庫首頁>都市言情>玩美房東>第二百二十一章風哥很糾結
小說:| 作者:| 類別:

第二百二十一章風哥很糾結

小說:玩美房東| 作者:寂寞的舞者| 類別:都市言情

蕭風送走雲痕,回來拿起桌子上正在響著的手機:「喂?什麼事?」

「咳咳,黑桃a,酬勞已經打到你的卡上去了1紅桃a的聲音很虛弱。

蕭風微皺眉頭:「你怎麼了?」

「沒事,做任務的時候差點死在外面。」紅桃a輕笑著,又咳嗽幾聲:「傷了肺,現在沒多大問題了!要不,我早就給你打電話了。」

蕭風眼睛眯了起來,紅桃a的身手,他可是清楚的!即使是他強盛時期,想要打敗紅桃a,都不是很容易!就這麼一個高手,出任務差點死了?「poker最近沒什麼大事發生吧?」

「黑衣小王死在了金三角。」紅桃a淡淡的說道。「這次我們五個人行動,只有我重傷得救,其他人都扔在了那。」

蕭風心中一震,黑衣小王竟然死了?黑衣小王,那可是猛人一個0金三角那邊出事了?」

「混亂,整個金三角亂成了一鍋粥!呵呵,個人再厲害,又能怎麼樣?那邊現在起了戰爭,飛機坦克裝甲車,這些玩意全動用了!小王被十幾顆炸彈炸的身子都沒了1

蕭風默然,是啊,無論多強的戰鬥力,終究是血肉之軀!再厲害,也終究有個度!看來,poker也要亂了0紅桃a,你打這個電話,是什麼意思?」

「黑桃a,我希望你回來!你,是最有實力上位的人!黑衣小王的位置,現在有不少目光都盯著!為了這事,大王也出面了1紅桃a收起玩世不恭,認真的說道。

蕭風聽到這話,不僅有些意動。黑衣小王,這在poker屬於頂尖的所在!大王神秘異常,基本不會出現!平時組織的事情,都是三個小王在掌管!如果把poker能收為己用,那自己勢力將會再暴漲兩個層次!

「金三角的事情,我懷疑跟梅花a有關係!你知道,那個美國佬一直都是個野心家1紅桃a緩緩說道。

「你為什麼想讓我當黑衣小王?」蕭風沉聲問道。

紅桃a那邊沉默一下,隨即低沉的聲音響起:「因為你我都是中國人!如果我沒有受傷,我倒是對小王的位置很感興趣!可是我已經失去爭奪的實力,所以退而求其次,只能選擇你。」

蕭風苦笑,媽的,老子也沒有爭奪的實力了好不?就憑自己現在的實力,別說那兩個強悍的『a』,就是那些k和q,都擺不平!可是這話,他卻不能對紅桃a說。

「什麼時候?」蕭風想了想,問道。

「暫且不知道,大王又失蹤了!唉,poker要徹底變天了!你處理一下手上的事情,抓緊時間回來吧1

蕭風點點頭:「再說吧!等我考慮一下!對了,過幾天我介紹一個人進去,你幫我罩著點。」

「誰?」

「無名1蕭風臉上浮現出邪笑,緩緩說道。

「好,你讓他找我吧!我這邊還有事,先掛了。」紅桃a說完,掛斷了電話。

蕭風扔掉手機,有些頭痛的拍了拍腦門,poker是塊大肥肉,如果讓自己捨棄,還真有些不舍的!

正準備閉眼休息會,手機屏幕又閃爍起來。「喂?」

「蕭風,航班臨時改了,原本的三點,現在調成了十一點,你記得去接我。」丁丁悅耳的聲音傳了過來。

不過,這聲音在蕭風聽來,哪是什麼悅耳啊,分明就是催命魔音0得,我知道了!我一定會準時去接你。」

「嗯,你把別墅打掃一下,要是敢太臟,等我回去扒了你的皮1丁丁威脅著說道。

蕭風撇撇嘴,目光掃了一圈:「呵呵,別墅在我的照顧下,可是一塵不染!丁丁,你回來住幾天?」

「一般三四天吧!怎麼?你想讓我多住幾天?那成,我暫且請個假,住一星期吧。」

「別,您還是住三四天吧,別耽誤了學習!丁丁,我問你件事情,假如,咳咳,我是說假如哈,我把你的別墅,又給租出去了,你會怎麼辦?」蕭風試探著問道。

「什麼?你給我租出去了?」丁丁聲音瞬間高了八調。

蕭風忙把手機離耳朵遠點,低聲道:「別激動,我是說假如嘛!呵呵,我住的好好的,幹嘛租出去。」

「嗯,記住,這件事情最好只是假如!如果是真的,那我就先閹了你,然後再給你下老鼠藥1丁丁囂張的說完,掛斷電話。

蕭風舉著手機,只感覺褲襠下涼颼颼的一片,同時想到自己口吐白沫,臉色鐵青的樣子,忍不住打了個哆嗦:「不行,我得趕緊把別墅這些娘們安排出去。」

找什麼理由呢?說別墅招賊了?讓她們先出去住幾天?不行,就憑韓爽那娘們,估計聽到這消息能興奮的睡不著覺,天天藏在別墅等賊吧?!

有鬼?這除了能嚇嚇林琳外,火舞那瘋丫頭巴不得能與鬼共舞呢!唉,真糾結,找個什麼理由呢?正當蕭風揉著腦袋想辦法的時候,門鈴再次響起。

蕭風放下手機,站起來向門口走去。當目光觸及到顯示屏時,額頭冒出黑線:「她怎麼回來了?」

蕭風猶豫著,不開門裝不在家,又覺得這麼干不地道!算了,先問問她再說吧!打開門,臉上堆積出笑容:「張雪回來了,快進來吧。」

自從純純死後,張雪就在別墅中住過一夜。這麼長時間了,一直沒回來也沒和蕭風聯繫過,她忽然回來,倒是讓蕭風有些驚訝。

張雪看了眼蕭風,點點頭:「我要回來住,可以嗎?」

「額」,蕭風很無奈,早不回來晚不回來,怎麼這會要回來?別墅中那些女人,自己都要想辦法攆出去,她又回來湊什麼熱鬧啊!想拒絕吧,看著張雪有些蒼白憔悴的臉,又心軟的說不出拒絕的話。自己當初答應純純,要好好照顧她妹妹的0嗯,歡迎回家。」

「我還有兩個女同學,大概也會在這裡住一個周,沒問題吧?」

蕭風冒汗了,還有兩個同學?「額,張雪,家裡沒那麼多房間,其他房間都放著東西呢。」想了想,委婉的拒絕道。

「那沒事,我房間床很大,她們和我一起睡就可以了。」張羽說完,拎著包上樓了。

蕭風看著張雪的背影,狠狠一拳砸在門上!完了,自己這次徹底的玩完了!火舞,林琳,韓爽三個就夠自己受的了,現在張雪還拉了兩個女同學過來!不對啊,今天周一,她怎麼就沒上課呢?!

站在門口良久,也沒想好怎麼處理,只能先塞進腦後,不再去想了。手機鈴聲又響,蕭風有些害怕的看了眼,這不會是又有誰要住進來吧?

「喂,阿天,什麼事?」蕭風見是阿天的,鬆了口氣。

「風哥,那個青銅花瓶找到了,現在給你送過去嗎?」

蕭風眼前一亮:「找到了?不用,我馬上過去拿!好,等我吧1說完,掛斷了電話。他現在呆在別墅中,就感覺有些心情壓抑,沒事出去轉轉,也許會想出什麼好辦法!

車庫中,那輛被撞爛的賓士車已經被馮龍派人開走了,重新給蕭風換了輛一樣的賓士s。

蕭風發動起車,出了別墅,直奔地獄火。在路上,又接到李南的電話,他要去省城了,讓蕭風有事隨時給他打電話。

蕭風想到劉磊和熊霸,嘴角泛起邪笑,先關你們幾天,然後再把你們榨乾!

來到地獄火,張羽等候在門口。

「小羽子,你站門外幹嘛呢?」蕭風停下車,疑惑的問道。

「我等你呢,風哥。」張羽滿臉堆笑。

蕭風看著張羽臉上的笑容,只感覺有些不對勁,這小子會好心出來等自己?「別,有事說事。」

「那個,我出去訓練了,能讓我女朋友去你的別墅住嗎?房租我肯定拿,一月五百是吧?我先付三個月的1張羽說完,掏出一小摞毛爺爺。

「滾1蕭風心裡一顫,一腳踹在張羽的屁股上,快步向地獄火走去。

張羽站在原地傻了,風哥怎麼這麼大反應?「風哥,你等等我,行不行?就三個月啊1張羽喊著,拔腿向蕭風追去。

地獄火內部辦公室中,蕭風坐在沙發上,打量著桌子上血跡斑駁的青銅花瓶,最終點點頭:「嗯,沒錯,就是我那隻1

「風哥,你著急忙慌找這玩意幹嘛?難道是古董?」火天叼著煙,疑惑的問道。「那天小弟見上面儘是血,就隨手帶走準備扔掉。要不是銅能賣倆錢,估計這花瓶已經在垃圾桶里了。」

蕭風想到那天被荊老鄙視的情況,就想今天在火天和張羽身上找回來。「阿天,你懂古董嗎?唉,和你們這種人交往,我都嫌丟人吶!這是國寶級文物,收藏家的寶貝1

「毛線古董,能值一百萬嗎?」張羽沒好氣的問道。

「俗,談錢忒俗,這是無價之寶!有件一模一樣,但品相卻不如這隻的花瓶,你們知道在拍賣會賣了多少錢嗎?」蕭風繼續賣弄的問道。

「多少?撐死了五百萬!就這破玩意,給我當尿壺,我都得考慮半天。」張羽見不得蕭風那張得意的嘴臉,嘲諷的說道。

「六千萬1

「六千萬?」張羽和火天坐不住了,瞪著眼睛,看著桌上的花瓶。

「別激動,是美元!摺合人民幣,也不算貴,差不多四個億吧。」蕭風故意雲淡風輕的說道。

「……」火天和張羽已經被震的說不出話來了。

蕭風看著兩人震驚的表情,心裡別提多得意了,媽的,應該把他們的表情錄下來,回去給老傢伙看看,省得他老說自己沒見過世面!比起這兩人,自己當時的表情不算誇張吧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