熱門搜索:
當前位置:爬書網>書庫首頁>都市言情>玩美房東>第二百二十三章林父來了!
小說:| 作者:| 類別:

第二百二十三章林父來了!

小說:玩美房東| 作者:寂寞的舞者| 類別:都市言情

蕭風漫無目的的開著車,不知道該去干點什麼!這是自己第一次沖無名發火,心裡有些低落。不過想到能救下妖刀和火焰女兩人的命,又感覺是值得的!

蕭風想了想,掏出手機,撥出了號碼:「喂,大龍,幫我儘快買一套別墅!嗯,豪華點的,等有時間你過來取錢!別,錢必須要給!結婚用!不是我結婚,呵呵,好,掛了。」

以後妖刀和火焰女就要留在九泉了,無論怎麼說,都要有一個住處!他們結婚,那自己就送給他們套別墅吧!

剛扔在副駕駛上的手機,發出刺耳的鈴聲。蕭風拿起來,看了眼屏幕:「喂,斌子,什麼事?」

「瘋子,我在機場,馬上就要上飛機了!呵呵,打個電話,告別一下。」

蕭風原本低落的心情,再添一絲離愁。看了眼反光鏡,打開轉向燈,把車靠向路邊,停了下來。「去哪?」

「先去北京吧,然後再出國!出去學習,是封閉式的,不能和外界聯繫!所以,很長時間不能再給你打電話。」陳斌的聲音,充滿了離別的滋味。

蕭風點上煙,狠狠吸了一口:「嗯,我知道了!斌子,好好照顧自己!有機會,就給我電話1

「嗯,放心吧!好了,要上飛機了!兄弟,再見1陳斌聲音低沉的說道。

蕭風重重點頭:「兄弟,保重!回來,我請你喝酒1隨著他的話落,那邊傳來了『嘟嘟』的掛斷聲。

蕭風舉著手機,看著漸漸變黑的屏幕,吐出一個煙圈:「越來越多愁善感了,這可不是什麼好事情1說完,收起手機,腳踩油門,賓士車發出咆哮,風馳電掣的湧入車流,險之又險的避過一輛又一輛車,向著別墅的方向而去。

半小時左右,賓士車駛入鳳凰苑。蕭風想到別墅里的情況,剛剛晴轉多雲的心情,再次變成雨夾雪了。

臨近別墅,蕭風看著門口的黑色寶馬,眉頭微皺,誰來了?認識的人當中,好像沒人開寶馬!

「一瞬間,記憶已去;一光年,永世相牽……」鈴聲響起,蕭風踩下剎車,看著堵在門口的寶馬,接起了電話。

「喂?風哥,你在哪呢?我有點事情找你談。」

「是生子啊,我在別墅呢,你過來吧。好,見面談。」說完,蕭風掛斷了電話。把車熄火,向著寶馬走去。

圍著寶馬轉了幾圈,蕭風眉頭皺了起來,麻痹的,上次胡海就用寶馬堵著自己門口,這次又是哪個孫子?

蕭風忍著砸車的衝動,輕輕推開門,走了進去。還沒到客廳門口,就聽到裡面傳來爭吵的聲音。

「林琳,今天你必須跟我回去1一個中年男人怒聲道。

「我不回去!你放開我1林琳夾雜著哭泣的聲音,也隨之響起。

蕭風皺起眉頭,林勝來了?他這是要搞哪樣?還有,林琳下班了?

「蕭風完蛋了,你還想跟著他等死嗎?阿征,給我抓住林琳,帶她回去。」林父暴怒道。

「林琳,跟我回去吧!我不會介意你和蕭風的事情,你做我女朋友吧?1一個充滿感情的聲音傳出。

『啪』清脆的耳光聲響起,隨即林琳叫道:「滾,滾出去1

蕭風眯了眯眼睛,晃著腦袋走了進去。「來客人了?」

「風哥1受盡委屈的林琳,見到蕭風后,再也忍不住,猛地撲進他的懷裡,哭了起來。

蕭風抱著林琳,輕輕拍打著她的後背:「乖,不哭了。風哥回來了,沒人敢欺負你。」

林勝和王征的目光觸及到蕭風,臉色瞬間慘白。他,他不是出事了嗎?殺人重罪,難道沒事了?

「老丈人,你來看林琳的嗎?」蕭風邪笑著,打量了幾眼林勝。他雖剛回來,但卻從隻言片語中猜個八/九不離十!無非是林勝聽說自己出事了,就帶著王征過來,想讓林琳回家,重新嫁給他。自己這老丈人,還真是夠無恥的了!

林勝看著蕭風臉上的邪笑,身體忍不住一抖:「啊?對,阿風,我是來看林琳的。」

「無恥1張雪冰冷的聲音,陡然在沙發上響起。「蕭風,他們想強迫林琳姐回家。」

「沒有,阿風,你別聽小孩子胡說。」林勝擦著臉上汗水,趕忙陪著笑臉。

「胡說?嗯,我不聽小孩子胡說!林琳,告訴我發生了什麼事情?」說完,兩隻手輕輕捧起林琳的臉。

林琳俏臉此時已經梨花帶雨,眼睛有些發紅。想到父親說的話,又忍不住一陣傷心。

「林琳,你別亂說話哦,我就是過來看看你,呵呵。」林勝趕忙說道。

林琳心中嘆口氣,無論怎麼說,都是自己的父親0風哥,沒什麼,我爸來九泉談生意,過來看看我。」

林勝聽到這話,不由得鬆了口氣:「阿風,看見林琳,我就放心了!一會在二九集團還有個會議,我就不多留了!有時間,常回家看看。」說完,腳底抹油就要溜走。

「站住1蕭風掃了眼兩人:「去二九集團開會?老丈人,你在這等著吧,劉天生一會就過來。」

「啊?」林勝和王征的臉色又變了變,劉天生要來?無論是林森製藥還是王氏製藥,現在都傍在二九集團這顆大樹上。二九集團捏著他們的命脈,又如何心中不害怕。

「小丫頭,乖,先和張雪上樓去玩,我和我老丈人聊點事情。」蕭風在林琳額頭輕吻一口,溫柔的說道。

林琳擔心的看了眼蕭風:「風哥,你們聊什麼?」

「呵呵,當然聊男人的話題咯,你先上去吧。」蕭風揉了揉林琳的秀髮。

林琳點點頭:「風哥,無論怎麼說,他都是我爸,你…」

「放心吧,我有數!張雪,你陪林琳先去樓上玩會,一會我請你們出去吃飯。」蕭風打斷林琳的話,轉頭對張雪說道。

張雪難得的沒有和蕭風擺臉子,點點頭:「嗯。」說完,上前拉著林琳的手:「林琳姐,我們先上去吧。」

林琳又看了眼蕭風,這才和張雪回樓上房間去了。

蕭風直等到樓上傳來關門聲,這才轉過頭看向林勝和王征,臉上的笑意消失不見,取而代之的是一片寒色。

「阿風,我…」林勝見蕭風臉色不佳,趕忙想要解釋什麼。

「閉嘴,阿風是你叫的嗎?」蕭風點上煙,坐在沙發上,斜著眼睛掃過兩人:「林勝,說吧,到底找林琳來幹什麼?」

林勝心裡一抖,張張嘴:「阿風,你,你怎麼可以叫我名字?」

「媽的,老子就喜歡這麼叫,有問題嗎?」蕭風猛地一拍桌子。

「風哥,你幹什麼呢?」林琳的聲音,在樓上欄杆處響起。

蕭風嘴角抽了抽,抬頭看向上頭:「額,呵呵,小丫頭,桌子上有個蒼蠅,我拍死它!趕緊回房間去,不許偷聽我們說話,要不然我不高興了1

等林琳回房間后,蕭風手指敲著桌子:「說吧,林勝,你今天來是什麼意思?」

「我,我來看看林琳。」林勝也不敢糾正蕭風稱呼上的錯誤,忙堆積著笑臉說道。他現在是真的怕了,犯了殺人罪,兩三天就能在外面瀟洒的人,能是一般人嗎?都怪王征,要不然他攛掇自己,自己能這麼衝動的跑來嗎?!

蕭風皺起眉頭,這老丈人是不見棺材不掉淚啊0林勝,你看我像傻子嗎?」

林勝不知道他為什麼這麼問,趕忙搖搖頭:「不像。」

「那你他媽用這種騙傻子的話來騙我?我很好騙嗎?」蕭風揚手又準備拍桌子,可又怕林琳聽到,只能緩緩放下手:「王征,你來說,今天來幹嘛?」

王征舔了舔嘴唇:「我,我是來找林琳的。」

「找她幹嘛?做你女朋友?你不在乎她和我有過去嗎?」蕭風按滅香煙,緩緩站了起來。

王征見蕭風站起來,趕忙向後退了兩步:「你,你要幹嘛?」

「打你,髒了老子的手!林勝,看看那是什麼?」蕭風冷笑著,轉頭看向林勝,隨手指了指旁邊。

林勝聲音都有些變了:「鏡子。」

「對,你對著鏡子瞅瞅你這德行。媽的,老子就懷疑了,就憑你這德行和模樣,怎麼能養出林琳這麼好的女兒?」蕭風嘲弄的說道。

「她,她隨她媽。」林勝臉色通紅,弱弱的說道。雖然被自己女婿如此奚落,但他卻不敢發怒!

蕭風做恍然狀,點點頭:「嗯,眼不瞎的人,都能看出來!好了,言歸正傳,剛才我進來有一會了,你們說的什麼,我也聽到了!說吧,林勝,要帶林琳走嗎?」

林勝慘白的臉色再次冒汗:「那個,阿風,你誤會了!我逗林琳玩呢,呵呵1

「玩?」蕭風原本冰冷的臉色,忽然洋溢出笑容:「哦,原來老丈人是逗林琳玩啊!呵呵,看來我誤會了。」

看著蕭風翻臉比翻書都快,林勝不由得有些發暈。不過,蕭風能叫自己老丈人,那說明就是相信了。「對啊,呵呵,逗她玩呢1

「王征,你呢?也陪我老丈人過來逗林琳玩么?」蕭風點點頭,目光投向王征。

「嗯。」王征也點點頭,臉上浮現出難看的笑容。

蕭風笑了,笑得很是燦爛:「好,逗她玩好啊!現在,我也逗你們玩玩1說著話,從兜里摸出手機,撥出了號碼:「喂,生子,你到哪了?嗯,快點過來,我等你玩點好玩的呢!別他媽多問,過來就知道了1說完,掛斷電話。「老丈人,王征,我們慢慢玩哦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