熱門搜索:
當前位置:爬書網>書庫首頁>都市言情>玩美房東>第二百二十四章女婿整岳父?
小說:| 作者:| 類別:

第二百二十四章女婿整岳父?

小說:玩美房東| 作者:寂寞的舞者| 類別:都市言情

蕭風收起手機,叼上一支煙。還沒拿出火機,就見林勝舉著火機湊了上來:「阿風,我給你點。」

「別,受不起,老丈人1蕭風躲開,自己點上,吸了一口:「呵呵,老丈人,最近和二九集團合作的愉快吧?」

林勝在剛才蕭風打電話的時候,就察覺到有些不好。現在聽他這麼問,心裡忍不住一抖:「嗯嗯,合作愉快!劉董很照顧我。」

「哦。」蕭風笑了笑:「那他為什麼這麼照顧你?」

林勝沒多想,脫口說道:「那自然是因為阿風你的面子,二九集團上下對我都很尊重!不僅如此,我把王家也拉了進來,入了林森葯業的股份。」

「哦~~~」蕭風拉著長音,掃了眼王征,心裡更加得瑟起來,老子今天不玩死你們,老子他媽的就是小受0原來王家也有股份,呵呵,老丈人的生意越做越大啊!難怪,現在口氣也硬了呢。」

林勝擦了擦汗水:「全仗著你呢,呵呵。對了,阿風,你準備什麼時候和林琳結婚?」

「結婚?這個暫且不急!老丈人,假如一會劉天生來了,我讓他斷了給你的投資,你說他會怎麼辦?是利益至上呢?還是聽我的話?」蕭風邪笑著問道。

林勝和王征聽到這話,剛剛恢復過來的臉色霎時又變得慘白,大氣不敢喘的看著蕭風,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。

「呵呵,風哥,你罵我呢是吧?我劉天生再愛財,在這件事情,也得聽風哥你的啊!斷了投資?ok,我現在就打電話,立馬斷掉1劉天生滿臉笑意的從外面走了進來。

林勝和王征身體一抖,就要癱軟在地上。現在林家和王家,都把資產壓在了這上面!如果二九集團猛地撤資,那他們就要賠得血本無歸,全家去街上要飯了!

其實劉天生一進院子,蕭風就注意到了他。甚至,還特意給劉天生打了個手勢,沒有讓他進來!等到關鍵的時候,這才讓他進來了。果然,效果不錯,這倆無恥之徒嚇得跟孫子一樣!

「生子,有人不讓林琳跟我了,唉1蕭風裝模作樣,滿臉可憐的說道。

劉天生也是個扮豬吃虎的貨,以前沒少給劉老根惹禍,這兩年這才安穩了不少,開始打理公司。「風哥,是誰膽子敢這麼肥?媽的,我找槍手幹掉他們1

林勝和王征聽到這話,更是害怕。尤其是林勝,雙腿一軟,已經站不穩了。要不是及時扶住了沙發,恐怕就得一屁股坐在地上。

「阿,阿風,這是個誤會,誤會啊!你,我,看在林琳面上,你不能這麼干啊1林勝嚇得語無倫次,滿臉苦色的看著蕭風。

「不能這麼干?媽的,剛才你強迫林琳的時候呢?對,你是她爸爸!可是你摸著你自己良心問問,你有過一個當爸爸的覺悟嗎?如果我有這麼一個老子,我能把他踹出九泉,你信嗎?」蕭風再次表演了翻臉比翻書還快的特技,笑容瞬間化作寒色,冷眼看著林勝。

林勝身體顫抖著:「不,你不能這麼干啊!如果二九集團撤了資,我們全家就得去街上要飯了哇1

「全家?no,你放心,林琳在這裡,絕對吃香的喝辣的,不會出去要飯的!還有伯母,我會把她接過來一起住!所以,去大街要飯的,貌似只有你一個,老丈人1蕭風最後三個字,咬的極重。

林勝聽蕭風這麼說,想到自己去大街上挨家挨戶要錢吃飯,不由得面如土色:「阿風,我錯了,看在林琳的面子上,你放過我吧。」

「放過你?林勝,我知道你心裡的想法!是不是聽說我犯罪了,以為我要完蛋了,所以又來強迫林琳嫁給這個王八蛋?」蕭風指了指王征,冷聲道。

王征被蕭風指著,低著腦袋,連個屁都不敢多放!現在自己是否去大街上要飯,完全就是蕭風一句話的事情!別說罵幾句了,就是上來揍他,他也不敢還手。

「王征,是不是你告訴林勝,我出事了,攛掇他來的?」蕭風轉過頭,一把揪住了王征的脖領,面無表情的問道。

「不,不是我1王征忙搖搖頭,唯唯諾諾的說道。

林勝身體半靠在沙發上,低聲道:「是林琳打電話告訴我的1

「她?」蕭風皺起眉頭、

「嗯,她找我要三百萬,說是給你找最好的律師!但是,家裡的錢都扔進藥廠了,哪有那麼多流動資金,我就拒絕了她的要求。」林勝可憐巴巴的說道。

蕭風眯起眼睛,一股殺氣自心中爆發。「林勝,自作孽,不可活!生子,撤資吧。」說完,坐在沙發上,不再說什麼了。

劉天生點點頭,摸出手機,就要撥打電話。

林勝心中大驚,忙走到劉天生面前,又是鞠躬又是作揖:「劉董,您不能這麼做啊!林森葯業的藥物已經臨近成功,您這時候撤資,以前投進去的錢,就打了水漂啊1

「林總,只要風哥高興,我樂意扔錢打水漂!別說幾千萬,就是這兩個億,我眼睛也不會眨一下1劉天生說完,指了指蕭風:「林總,我想你是搞錯了,能決斷你和王家生死的人,在那裡。」

林勝雙手顫抖著,原本一絲不苟的大背頭也亂了:「阿風,我求求你,不要撤資啊1

「林勝,門口在那裡,你們兩個滾吧!哦,對了,忘了點事情。」蕭風敲了敲太陽穴,站起來從儲存室冒出一把大鎚,向著門外走去。

客廳中三人還沒想明白蕭風要幹嘛,只聽外面『砰』的一聲巨響,隨即汽車的警報聲響起。

蕭風掄著大鎚,一下下砸在寶馬車上,直到把寶馬前機蓋整個砸了進去,警報器也不響了,這才拎著大鎚回到了別墅。

「林勝,你應該慶幸你是林琳的父親!如果其他人敢這麼欺負林琳,鎚子絕對會砸在他的頭上,而不是車上了!好了,都滾吧,別等我發火。」蕭風扔掉鎚子,淡淡的說道。

劉天生忍不住暗笑,這還沒發火呢?估計風哥發火,真能把這兩人的腦袋給砸碎了!

林勝和王征萬念俱灰,臉色慘白的離開了別墅,甚至連門口那輛寶馬車都沒敢要,直接開著『11』路,去路口打計程車了。

「風哥,真的要撤資嗎?」劉天生把玩著手機,坐在沙發上問道。無論怎麼說,林勝都是林琳的父親,他得問明白了,免得到時候辦了錯事。

蕭風抬頭看了眼樓上,暗嘆一口氣,林琳啊林琳,我如果真讓你爸出去要飯,你會不會傷心呢?幾個念頭閃過,遞給劉天生一支煙:「暫時斷了吧。」

「呵呵,看來『英雄難過美人關』這句話是有道理啊!風哥,我知道該怎麼做了1劉天生笑著說道。

蕭風聳聳肩:「英雄?做英雄太累,我可不想做!我只是怕林琳傷心!生子,你沒有愛的人,你不會懂的。」

「好吧,那我抓緊時間也找個女人愛一下。」劉天生撇撇嘴:「風哥,需要搞到哪種程度?」

蕭風嘴角翹起:「這個不要臉的老傢伙,先讓他要幾天飯吧1

「好,我知道了。」劉天生也笑了起來,恐怕女婿敢這麼整岳父的,就這麼一對吧!

「你不是過來找我有事嗎?說吧。」蕭風想到什麼,看著劉天生問道。

劉天生點點頭:「這月22號,是我父親過生日,他希望你能去聚一下。」說著話,從兜里掏出一張邀請函:「呵呵,這是請帖。」

「額,我以為什麼事呢!這點小事,你打電話說一聲不就得了嘛。放心吧,我一定會去的。」蕭風點點頭,答應下來。

劉天生見蕭風答應,笑著站起來:「那行,我不打擾你上去哄林琳嫂子了,哈哈,先走了。」

蕭風也笑了:「你小子,倒是很有眼色嘛!走吧,今天我不留你。」

等送走了劉天生,蕭風看著門口的黑色破寶馬有些犯愁了,這破玩意扔哪啊?想了想,給張羽打去電話:「小羽子,我別墅門口有輛寶馬,你過來開走吧。嗯,送你了!好,拜拜。」說完,邪笑著掛斷,回了別墅。

蕭風上樓來到林琳房門前,輕輕的敲了敲。「小丫頭,開門。」

門打開,林琳眼睛紅紅的站在裡面:「風哥。」

「好了,別哭了,小丫頭1蕭風走進房間,輕輕抱住了林琳。「你父親做錯了事情,就應該得到懲罰。」

「可是,他是我的父親。」林琳搖搖頭,流著淚說道。

蕭風摸了摸林琳的腦袋:「正因為他是你的父親,今天我才沒有動手!好了,乖,風哥心裡有數1

「嗯。」林琳點點頭,不敢再說什麼了。

「張雪呢?走吧,我帶你們倆出去吃飯!吃完飯,我們去買衣服吧1蕭風捧著林琳的腦袋,目光柔情如水,輕輕在她額頭上吻了一下。

林琳抽了抽鼻子:「買衣服?風哥你沒衣服穿了嗎?」

「傻丫頭,當然是給你和張雪買!你趕緊換下衣服吧,我去叫張雪1蕭風說完,離開了林琳的房間。

「林琳,我會讓你做世界上最幸福的公主1蕭風帶上門,在心裡默默的說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