熱門搜索:
當前位置:爬書網>書庫首頁>都市言情>玩美房東>第二百三十一章栽贓陷害
小說:| 作者:| 類別:

第二百三十一章栽贓陷害

小說:玩美房東| 作者:寂寞的舞者| 類別:都市言情

手術室門前,雲社與天門對峙著,一絲絲不安的氣息瀰漫在整個走廊中。醫生和護士,都站的遠遠的,不敢靠近,免得無故遭殃。

「蕭風,我憑什麼相信你的話?上嘴唇一對下嘴唇,你說不是張羽就不是張羽?」光頭見雲社的人越來越多,膽子也越來越壯!同時心裡暗罵,麻痹的,這人到底幹嘛的,死人堆里爬出來的么,竟然有那麼凌厲的殺氣。

蕭風也有些不耐煩了:「老子不管你是誰,現在都他媽趕緊讓這些人滾蛋!你們圍在這幹嘛?要揍我嗎?來啊,想為你們大哥報仇?」說著話,從后腰拔出槍,槍口對準了光頭:「人多嗎?那我們就玩玩1

雲社大哥見蕭風亮槍,也紛紛拔出了手槍。「放下槍1

光頭冷笑著,看著頂著自己的槍口凜然不懼:「你有本事,就開槍!只要你敢開槍,那你們絕對會被打成馬蜂窩!能為老大報仇,我不怕死1

蕭風對於雲社大哥掏槍,並沒有感到多麼驚訝。禁槍令,只是在普通市民中有用的!別說雲痕這種大黑幫,就是那些幾十人的小黑幫,也會從黑市搗騰幾把手槍防身用的。

「呵呵,那我們就試試誰的槍快!不過,我得提醒各位一句,這走廊可不寬敞啊,小心子彈反彈,傷了你們自己!還有,看見那些醫生護士了嗎?他們可是要進去救你們老大的命,你們這是在害雲痕哦。」蕭風輕飄飄的說道。

雲社大哥們聽到這話,臉色變了變,轉頭看向那些醫生。光頭也咬牙:「都散開,讓醫生們進去1

其他大哥也都點點頭,緩緩收起了槍,瞪著醫生護士吼道:「都趕緊進去1

醫生和護士打著哆嗦,滿臉恐懼的從人群中穿過。尤其是走到槍口下的時候,更是不敢走了。

光頭面目猙獰,抓住一個中年醫生:「你進去給那些醫生帶個話,如果救不活我老大,那你們就都得死,聽到沒有?」

醫生面如土色,腦袋猶如小雞啄米般:「是,大哥,我記住了。」

蕭風看著這個中年醫生,忍不住搖搖頭,明明這個光頭沒有他大,還點著腦袋叫大哥,真不知道怎麼能叫出來!

「我說,你別嚇唬他們了!萬一嚇得他們手腳發軟,手術的時候再割錯了地方。」蕭風撇撇嘴說道。

光頭聽到這話,感覺有些道理,勉強擠出比哭還難看的笑臉:「我剛才開玩笑的,記得,一定要保證我老大沒事哦。進去吧,做好了手術,我一人發你們一個紅包。」

醫生護士都進去了,光頭等雲社大哥又把頭轉向蕭風:「蕭風,你敢把張羽叫過來對證嗎?」

蕭風收起槍,摸出手機,撥打了張羽的電話:「喂,小羽子,你來人民醫院。對,你自己一個人來!好,我等你1

「你們所謂的目擊者呢?把他們也帶過來吧!我們當面對質1蕭風看著光頭,冷聲說道。

「好1光頭沖一個大哥打了個眼色,隨後也打電話安排目擊者過來。

蕭風自然注意到光頭的眼色,不過卻沒有在意。只要自己在這裡,任他們來再多的人,又能怎麼樣?

「你叫什麼名字?」蕭風轉頭看著柳川澤,緩緩問道。他對這個柳川澤的印象還不錯,而且他能站在這,說明也是雲社的上位大哥。

柳川澤點點頭:「蕭先生,我叫柳川澤。」那天在法庭上,他親眼見雲痕對這個蕭風很客氣!現在見蕭風和自己說話,自然客氣的回答。

「柳川澤,你相信我嗎?」蕭風湊近,低聲問道。

柳川澤猶豫一下,最終點點頭:「我選擇相信你1

「嗯1蕭風心裡鬆了口氣,只要有一個相信自己的,那就好辦了0一會,我希望你可以控制住場面!剛才天門三少和我在談事情,所以不可能來襲擊雲痕!我懷疑,這裡面有人在搗鬼1

「栽贓陷害?」柳川澤眉頭微皺,吸了一口氣。剛才,他就考慮過這個問題!看來,這個蕭風也想到了這裡。

蕭風點點頭:「沒錯,栽贓陷害!天門為什麼要對付雲痕?一沒動機,二沒利益。天門在南城,雲社在北城,怎麼可能會有大衝突!你也看到了,雲痕和我關係不錯,就算是張羽要對付雲社,我也不會願意的。

柳川澤則點點頭:「嗯,我相信你1

「我估計啊,這個目擊者,也是那個陰謀家搞的鬼1蕭風這邊和柳川澤嘀咕著,那邊小刀則和光頭對上眼了。

「小子,記住剛才我說的話,不要讓我在街上再看到你1小刀舉著手裡的消防斧,對著光頭說道。

光頭輕蔑的看著小刀:「笑話,你有資格說這話嗎?天門這還沒成為四大黑幫,就敢這麼狂了?」

「草,那就試試吧1小刀豎起了一根中指。

光頭眯著眼睛,咬咬牙,小子,囂張吧!等一會人到了,我就滅了你們,為老大報仇!

時間一分一秒過去,將近一個小時的時間,張羽率先來到了醫院。看著手術室外的陣勢,張羽愣了愣:「風哥,這是幹嘛呢?雲痕怎麼樣了?」

「媽的,天門張羽1光頭剛剛壓下的怒火,立刻迸發出來。「王八蛋,今天你來了就不用走了1說著話,從旁邊大哥手裡奪過一把槍,對著張羽扣動了扳機。

手指剛剛扣在扳機上,一道殘影自面前閃過,手裡的槍已經不翼而飛!光頭心中大驚,再仔細一看,槍落到了蕭風手裡,槍口正指著自己的腦袋。

「目擊者未到,你要幹什麼?光頭,我警告你,最好不要在我面前玩花樣!我叫張羽過來,不是給你們殺的1蕭風冷冰冰的說道。

張羽這會才晃過神來:「風哥,這是要幹嘛啊?」

「有人說,是你襲擊了雲痕1蕭風看著張羽,緩緩把事情大體的說了一遍。

「我草1張羽聽完蕭風的話,那火爆脾氣猛地上來了!他上來那一陣,愛誰誰,誰都不打怵0說我傷的雲痕?麻痹的,那會我不是在別墅呢嗎?」

光頭咬著牙:「你說不是就不是?」

「我是你爸爸1張羽大怒,一腳踹在了光頭的肚子上,掏出手槍,頂住了光頭的後腦:「你他媽跟老子說話客氣點,聽見沒?」

誰都沒想到,張羽會忽然動手。即使是蕭風,也反應的晚了一步。看著張羽囂張不可一世的樣子,蕭風忍不住苦笑,這小子動作夠麻利的啊!

「小羽子,放下槍,這是個誤會。」蕭風拍了拍張羽的胳膊:「有人在中間搞鬼,想讓我們和雲社火拚1

張羽看了眼蕭風,冷冷的笑著:「這麼明顯的事情,雲社的人看不出來嗎?都他們長著豬腦子?還是腦袋塞豬裡面擠壞了?媽的,小子,老子警告你,你再跟老子耍橫,老子就斃了你。」說完,緩緩收起了槍。

「殺了他們1光頭一時不察,被張羽用槍頂住腦袋,心裡又恨又氣。這會見張羽收起槍,哪裡還忍得祝

「住手1柳川澤向前一步,看了眼張羽:「光頭,不要衝動!現在老大生死不知,如果在鬧騰起來,該怎麼收場1

光頭剛準備罵娘,走廊拐角處,浩浩蕩蕩走出幾十個雲社小弟,前面帶著三個小青年,向著這邊走來。

「好,不是要對證么?!老子今天就讓你們死的瞑目1光頭咬牙切齒的指著張羽,大吼道:「誰是目擊者,過來1

「這三個1一個頭目指著三個青年,忙說道。

「是誰襲擊的我老大?是不是張羽?」光頭揪住一個青年脖領,惡狠狠的問道。

「是,是張羽。」青年嚇了一跳,趕忙說道。

光頭鬆開他,看向張羽:「聽到了嗎?」

「你哪隻眼睛看著老子傷的雲痕?」張羽大怒,手裡的槍指向目擊者:「今天不給老子說明白,老子蹦了你1

光頭上前一步,擋住了青年:「無話可說,就要把目擊者滅口嗎?兄弟們,傷老大的人就在這,抓住他,從窗戶上扔下去。」

「慢著1蕭風冷喝一聲,單手抓住一個目擊者,提著他向著窗戶走去:「是你看到張羽殺雲痕是吧?有種你再說一遍。」說著話,蕭風拉開窗戶,把目擊者半邊身子推了出去。

「你要幹什麼?」光頭見蕭風的動作,忙大聲道。

柳川澤則攔住光頭:「讓他做1

「是張羽殺了雲痕1目擊者嚇得臉色慘白,凄慘的叫道。

「殺了?你怎麼知道是殺了!說吧,是誰派你來的?我數三個數,你不說,那我就鬆手了。」蕭風冷笑著。

「是張羽。」

「一」

「放我下來,沒人派我來。」

「二。」

「不要,不要啊1青年嚇得劇烈掙紮起來。

蕭風眯起眼睛:「三1話落,手猛地鬆開,青年發出尖叫,身體從窗口消失不見。

蕭風探頭從窗戶上向下看了看,嘴角翹起,轉頭看向另外兩個,緩緩走了過去:「說吧,我想聽實話。」

「是有人給我們一萬塊錢,讓我們說是張羽殺的雲痕1兩個青年見同伴被丟下樓,心裡防線迅速崩潰掉,異口同聲大叫道。

ps:推薦一本書《少年劍皇》,都市仙俠文!少年劍指蒼天,嘴裡嘟囔:「怎麼不掉個美女陪哥雙修呢?」大家可以去看看哦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