熱門搜索:
當前位置:爬書網>書庫首頁>都市言情>玩美房東>第二百三十二章黑道不好混吶
小說:| 作者:| 類別:

第二百三十二章黑道不好混吶

小說:玩美房東| 作者:寂寞的舞者| 類別:都市言情

蕭風步伐緩慢,但兩個青年卻倍感壓力!他們似乎能感覺到,死神正在一步步逼近!那種對死亡的恐懼,壓抑的兩人差點瘋掉。

「不要殺我,不要殺我啊1兩個青年劇烈的顫抖著,轉頭就想跑。奈何,槍口正頂著兩人的腦袋,讓他們腳下不敢挪動半步。

蕭風掏出煙,點上一支:「我想聽實話!是誰傷了雲痕,又是誰收買你們來指認張羽1

「不知道,我們不知道是誰!有個人給我們三個一萬塊錢,讓我們指認張羽!事情就是這樣,我們說的是實話啊1兩個青年撲通一聲跪在了地上。他們只是社會最底層不入流的小混混,在他們心裡,尊嚴遠遠沒有生命重要!

蕭風面無表情走過來,居高臨下的看著兩人:「那你們是誰?」

「我們是三街口的小混混,大哥,別殺我們,再也不敢了1兩個青年趴在地上,差點都嚇哭了。

「媽的,慫蛋!就這德行,還他媽出來混?」光頭怒罵一聲,抓起一個青年:「竟然敢賺錢賺到北城雲社身上來了,你找死嗎?來人,都扔樓下去。」

雲社小弟大喝:「是。」隨後,走出來幾個小弟,架起兩個青年,就向窗戶處拖去。

「救命,救命啊!不要殺我,不要啊1兩個青年用力的掙扎著,哭喊著。

「慢著1蕭風眉頭微皺,看了眼光頭:「雖然他們犯了錯,但罪不至死1

光頭看著蕭風,想到自己剛才差點鑄成大錯,不由得有些不好意思。想笑笑,但老大在裡面急救,又無論如何也笑不出來,一張臉憋得通紅。

其他雲社的人,心裡則泛起嘀咕,罪不至死?剛才看你隨手把人扔下去的時候,怎麼就沒見你心慈手軟?

「光頭,你為老大報仇心切,這種事情我可以理解1蕭風自然注意到光頭的表情,趁機給他送了一個台階。「雲痕是我兄弟,他被襲擊,我也心痛!無論是誰傷了雲痕,我都要讓他付出慘重的代價1

光頭聽到這話,心裡一松,猛地點點頭:「蕭風,不,蕭哥,剛才不好意思了!可是這兩個人敢把主意打到雲社,不給他們點教訓,還不是誰都能來踩雲社嗎?」

「罪不至死,一人廢一條腿,就可以了1蕭風輕飄飄的說道。

光頭摸了摸腦袋:「好1說完,剛準備吩咐手下動手,又覺得不解氣,乾脆自己向兩個青年走去。路過小刀身邊的時候,沖他點點頭:「哥們,剛才對不住!把你消防斧給我用一下,成不?」

出來混的人,向來都是『相逢一笑泯恩仇』!也許剛才打得要死要活,轉眼間又會成為生死兄弟!這種事情,放在黑道並不少見!小刀也不想和雲社的人鬧得不可開交,點點頭,把消防斧遞給光頭。

光頭接過消防斧,摸了摸鈍的那一頭,走向兩個青年:「出來混,做錯事,是要接受懲罰的!蕭哥說了,你們罪不至死,那我就饒你們一命!砸斷一條腿,相比較你們那個摔成肉泥的同夥,已經幸福很多了1話落,不等兩人有反應,手起斧落,重重砸在青年的腿上。

骨裂的聲音伴隨著凄慘的叫聲,陡然響徹整個走廊,不斷的傳出迴響。兩個青年捂著被砸斷的腿,在地上劇烈的顫抖起來。

蕭風撇撇嘴,走到窗邊,探出頭,伸手從外面把青年拉了進來:「給,光頭,這還有一個1

所有人盯著蕭風手裡昏迷的青年,都是目瞪口呆!剛才他們明明親眼見到蕭風鬆手,這個青年墜樓的,怎麼又給拉上來了?

「我說過,他們罪不至死1蕭風把青年扔在地上,拍了拍手上的灰塵。

柳川澤心裡也好奇,走到窗前往下一看,立刻就明白了過來。窗沿下面,有一個放空調機的鐵架子,恰好能放下一個人。看來,剛才蕭風鬆手,青年掉落在那裡面了!好手段啊,果然嚇得兩個青年說出了實情。

光頭踩著青年的腿,又是一斧頭砸了下去。『吧』的聲音響起,原本昏迷中的青年,立刻疼的清醒過來,嘴裡發出慘叫。

「來人,扔一邊去。」光頭擺擺手,又把消防斧還給小刀,轉頭看向柳川澤:「老柳,現在怎麼辦?」

「查,一定要查出兇手,為老大報仇1柳川澤眯起眼睛,寒光一閃而過。「光頭,諸位大哥,派出雲社的兄弟,蛛絲馬跡都不要放過,一定要挖出兇手1

其他上位大哥也都點點頭,開始打電話吩咐手下。

張羽看到蕭風打過來的眼色,明白的點點頭:「雲社的兄弟們,這個兇手顯然想玩一石二鳥!所以,他也是我們南城天門的敵人1說著,也摸出手機,撥打出電話,迅速安排著。

有了共同的敵人,那就是朋友!雲社的人見張羽不斷打著電話安排,看他也順眼多了。即使是剛才吃虧的光頭,這會看張羽的目光也沒那麼兇惡。

「蕭先生,讓你見笑了。」柳川澤看著蕭風,鄭重的說道。

蕭風搖搖頭:「沒什麼。柳川澤,讓這些雲社的兄弟都散了吧,影響醫院的正常秩序。」他看得出來,這個柳川澤在雲社的地位不低,最起碼也是上位大哥之一。

柳川澤點點頭,掃了一圈:「上位大哥留下,其他人都離開醫院。」

「老柳,幾個小時了?媽的,怎麼還不出來?1光頭有些著急的瞪著手術室的門,忍不住叫道。

其他上位大哥也臉色各異,盯著手術室的門,走廊上變得靜悄悄的,誰也不再說話。

蕭風目光掃過這些大哥,暗自搖頭,這些上位大哥,最少有一半人心裡在惦記雲社龍頭的位子了吧!

正當蕭風胡思亂想的時候,手術室的門打開,戴著口罩的醫生從裡面走了出來。

「怎麼樣?醫生,我老大怎麼樣了?」光頭第一個沖了上去,揪住醫生的脖領,大吼著問道。

「不好意思,我們儘力了1醫生嚇了一跳,聲音顫抖的說道。

隨著醫生的話落,所有人的心都猛地一沉,儘力了?這話誰都知道是什麼意思!

「草,草泥馬,儘力了?」光頭身體顫抖著,全身無力的鬆開醫生。「你他媽跟老子說儘力了?」

柳川澤眼睛變得血紅,咬牙盯著醫生:「醫生,我希望你說明白點,什麼叫儘力了1

「媽的,這都聽不明白嗎?老大沒了1光頭凄慘的叫了一聲,拔出槍對準醫生的腦袋:「老子剛才說過,救不回我老大,你們統統都要死!去給我死吧,死吧1

蕭風站在旁邊,一直都沒有說話。當他聽醫生說儘力的時候,心中一痛,雲痕就這麼走了嗎?當初他救過雲痕一命,現在又親眼見證他的死亡,這種滋味很難過!

「完了!雲社併入天門的計劃,泡湯了。」張羽也是一嘆,心中有些凄凄然。他和雲痕沒多大交情,就是昨晚一起喝過酒!不過,酒桌上的友情,也算是建立起來了!昨晚一起喝酒的人,今天就完蛋了,黑道果然是不好混吶!

「不,病人沒死1醫生看著頂在自己腦門上的槍,這才意識到自己的話有些問題,趕忙大聲叫道

「沒死?」所有人再次瞪起了眼睛:「媽的,你說明白點1

醫生打著哆嗦:「病人沒死,但卻傷了神經,現在昏迷不醒1

所有人剛升起的心,又是一沉,植物人?

「醫生,老大多久才會醒?」柳川澤推開光頭手裡的槍,看著醫生問道。

醫生鬆了口氣,顧不上擦臉上的汗水:「不知道,也許三天,也許三年,也許一輩子。」

「我們現在可以進去看老大嗎?」柳川澤深吸一口氣,話從牙縫中擠了出來。

醫生忙點點頭:「馬上就要把病人送進重症監護室,你們就可以進去看了。」

「好。」柳川澤點點頭,拍了拍醫生的肩膀:「麻煩醫生了,現在你可以離開了。」

「風哥,你發現沒有?剛才有幾個人發出簡訊,看來是野心家想奪權!雲痕植物人,恐怕雲社要易主了。」張羽等雲社大哥衝進手術室的后,走到蕭風旁邊低聲問道。

蕭風眼睛眯了眯:「小羽子,你覺得柳川澤這個人怎麼樣?」

「嗯,夠冷靜,有能力。看樣子,在雲社的威望也不錯1張羽點點頭。

「那就讓他來暫時執掌雲社吧!雲痕曾經告訴過我,雲社是他一手創立,就像是他的孩子!他現在昏迷不醒,我不希望他的孩子,落入那些狼子野心的人手裡1蕭風冷冰冰的說完,走進了手術室。

張羽看著蕭風的背影,傻了!風哥,這不是天門,是雲社啊!你以為,雲社那些大哥都得聽你的嗎?想到什麼,忙向小刀招招手:「打電話,讓附近兄弟來醫院!記住,我不下命令,不準讓他們上來。」說完,快步向著手術室走去。

小刀也意識到什麼,重重點頭,掏出電話開始安排人手:「喂,讓兄弟們來第一人民醫院!媽的,出大事了!記住,只圍住,不許上來!好,等我電話1緩緩掛斷電話,深吸了一口氣:「看來,九泉黑道要亂一陣子了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