熱門搜索:
當前位置:爬書網>書庫首頁>都市言情>玩美房東>第二百四十八章女人的戰爭(上)
小說:| 作者:| 類別:

第二百四十八章女人的戰爭(上)

小說:玩美房東| 作者:寂寞的舞者| 類別:都市言情

本文轉自wenzishu蕭風看著空無一人的總統套,想到那個最壞的結果,趕緊掏出手機,撥打丁丁的電話。

「對不起,您撥打的電話已關機,請稍後再撥;阿木騷瑞……」冰冷的電子合成音不斷的響起。

「騷瑞,騷你妹啊1蕭風罵了一句,掛斷電話。這小魔女,怎麼連電話都關了?!他不敢再停留,抓起手機,快步向著外面跑去。

蕭風跑到前台,依舊是剛才那個招待在那裡。「美女,總統套房中的女孩,你知道她去哪了么?」

「您好,先生。那位小姐匆匆離開,好像說是回家去吧1女招待微笑著答道。

「果然回家去了1蕭風暗道一聲,立馬感覺到時間緊迫,火燒屋頂了0謝謝你,再見1說完,撒丫子衝進電梯。

出電梯,飛奔進賓士車中,用力踩下油門,發動機轟鳴陣陣,一路向著鳳凰苑疾馳而去。

半小時左右,賓士車發出刺耳的剎車聲,穩穩的停在別墅的大門前。

蕭風看著四敞大開的門,不由得有些著急。也許,別墅內已經硝煙瀰漫,屍橫遍野了吧!想到這,立馬三步並作兩步,衝進了別墅。

蕭風走到客廳門前,耳朵貼在上面,仔細的聽著。別墅內靜悄悄的,沒有絲毫的吵鬧聲。

「不會真的屍橫遍野了吧?怎麼沒動靜?」蕭風真急了,趕忙識別一下身份,推開門沖了進去。

客廳中,落針可聞。傢具之類,依舊擺放在原來的位置,看來並沒有發生過大戰!難道,丁丁沒回來?或者,林琳她們也都不在家?

「林琳?」

「舞兒?」

「韓爽?」

「小雪?」

蕭風走到沙發旁,挨個叫著名字,卻沒有一個回答。「我擦,這是怎麼回事?丁丁?你在不在?」

「蕭風,你終於想起來叫我的名字了嗎?」二樓上,一個冰冷的聲音陡然響起。「林琳?舞兒?韓爽?小雪?這就是你包養的那些女人么?」

丁丁拎著一個棒球棍,怒目瞪著蕭風,從樓梯口上,一步步下來。

蕭風被丁丁的聲音嚇了一跳,抬起頭,訕笑著:「丁丁回家了啊,呵呵,我說賓館怎麼找不到了!丁丁,你別誤會,聽我給你解釋一下1

「解釋?解釋你怎麼包養的女人?」丁丁右手拿著棒球棍,不斷的在左手上拍打著。

蕭風看著逼近的丁丁,身體向後退了幾步:「丁丁,林琳她們人呢?你把她們怎麼樣了?」

「她們?你死到臨頭,還惦記著她們?!真是郎情妾意,讓我感動啊!她們已經被我殺了!現在,我就讓你去陪她們1丁丁氣得臉色通紅,揚起棒球棍沖向蕭風。

這根棒球棍,是丁丁特意為蕭風準備的!上次,她在蕭風手裡吃過虧,知道自己不是他的對手,所以特意準備了傢伙,專門用來對付他。

蕭風看著衝上來的丁丁,趕忙躲到沙發後面:「丁丁,別鬧了,她們去哪了?哎哎,你千萬別動手,你打不過我的!咱倆好好談談,你聽我解釋成不?」

「打不過你?本小姐赤手空拳打不過你,這次準備了機會,還打不過你么?好,等我把你打趴下,咱倆再好好談談1丁丁話落,一招橫掃千軍,棒球棍向著蕭風腦袋削去。

蕭風忙低頭躲過,身體向後又退了幾步。「丁丁,你別衝動1

「本小姐現在不衝動,冷靜的很1丁丁怒聲,又是一招力劈華山,當頭砸下。

蕭風有些無奈,轉身又躲過這一擊,右手閃電般探出,抓住棒球棍。「丁丁,她們……」

「閉嘴,別和我解釋1丁丁見自己有傢伙也不是蕭風對手,不由得惱羞成怒。「蕭風,我要炒你魷魚!你給我滾蛋,別墅不在歡迎你1

「額,炒魷魚?」蕭風額頭閃過黑線,抓著棒球棍:「丁丁,我滾了,誰給你看著別墅。」

丁丁大怒,也不回話,一個高鞭腿向著蕭風胸膛掃去。蕭風一隻手抓著棒球棍,身體不躲不避,等她的腿臨近自己時,另一隻手猛地伸出,抓住了她的腳。

「丁丁,這姿勢有點熟悉啊!可惜,這次不是超短裙1蕭風想到兩人第一次見面時的火爆場面,忍不住調侃道。

丁丁原本氣紅的臉蛋,更加的漲紅起來。「欠揍1心裡暗罵一聲,整個身體以被蕭風抓住的右腳為支撐,左腿發起凌厲的一擊。

蕭風吃了一驚,這小魔女的黑帶六段,看來是貨真價實的!眼睛掃過丁丁起伏的胸部,右手用力,奪下棒球棍,抖手扔了出去。幾乎同時,他的身體,猛地把丁丁撲倒在了沙發上。

別墅內兩人戰鬥激烈,別墅外,一陣陣說笑聲響起。

「妹的,太刺激了,飛車搶劫啊1火舞的聲音有些興奮。

「你還刺激呢,差點嚇死我!不過韓爽姐真的好厲害,制服了飛車歹徒。」林琳笑著說道。

一身休閑裝的韓爽和張雪走在最後,聽到林琳的話,謙虛的笑了笑:「這有什麼厲害的!幾年警校,如果連幾個歹徒都制服不了,那豈不是白上了嘛1

「對了,剛才外面的車,是風哥的吧?他回來了?」火舞一邊開客廳的門,一邊問道。

林琳聽提到蕭風,臉上儘是柔情和笑容:「嗯,風哥的車1

客廳門打開,三大一小四美女進來。可當她們目光落到沙發上時,瞬間有些石化了。

「風,風哥,你在幹嘛?」火舞最先反應過來,指著被蕭風壓在身下的丁叮

蕭風轉頭看著四女,忍不住暴汗!妹的,打鬥的有些激烈,連她們回來都沒有聽見!完了,自己和丁勢,似乎有些不太雅觀啊!

丁丁趁著蕭風發愣的機會,一腳踹開他,從沙發上爬了起來:「王八蛋,敢占本小姐便宜1

蕭風心裡那個冤枉,這真心沒有啊!兩人摟在一起,哪能不發生點接觸啊!嘿,丁丁的胸,摸起來手感不錯呢!

不過,這會可不是想這些的時候!相比較起來,怎麼處理四女,不,是五女的關係,才是當前首要的事情。

「哎,小姐,叫誰王八蛋呢?風哥摸你兩下胸,占你點便宜,那是看得起你1火舞見這個打扮惹禍的女孩罵蕭風,有些不樂意了!

蕭風聽到這話,剛剛消下去的冷汗立馬又淌了出來:「舞兒,胡說什麼呢1同時,心裡嘀咕,完了完了,估計今天得出人命了!

果然,丁丁聽到火舞的話,臉色徹底的陰沉下來。「有種你再給我說一遍1

「切,拉著驢臉嚇唬老娘呢?你給我聽好了,風哥摸你胸,那是你的榮幸!他占你便宜,那是你家祖宗燒高香,祖墳冒青煙1火舞指著丁丁,囂張的叫道。

「舞兒,別說了。」林琳自從進來,目光就一直盯著丁叮想必,她就是風哥的女朋友吧!果然很漂亮,難怪風哥會愛上她。現在見火舞和丁丁鬧起來了,怕蕭風夾在中間為難,趕忙阻止她繼續說下去。

丁丁眯起眼睛,殺機四溢。「上次接我電話的,就是你,對吧?火舞!蕭風的遠房表妹,家裡發生大洪災,全家都死於災難,千里跑來投奔蕭風!哼,果然是蛇鼠一窩,沒什麼好東西1

蕭風有些頭疼的拍了拍腦門,當時自己糊弄丁丁的話,她怎麼就都記住了呢!唉,你們鬧吧,我看熱鬧!

火舞聽完丁丁的話,不由得大怒:「麻痹的,你全家才淹死了呢!你全家都是老鼠,都是蛇!原來你就是上次打電話的那個釘子還是鉗子的啊!怎麼,寂寞難耐了?我不告訴你了么?要找風哥幫忙,你得排隊!實在忍不住了,可以去買個千斤頂使喚1

「你那張嘴,欠抽了么?」丁丁指著火舞,咬咬牙。如果是個男人敢當她面這樣說話,她早就上去抽耳光了。

蕭風坐在沙發上,雙手抱著腦袋,也不插話了。你們鬧吧,只要不打出人命來,隨你們!

「嗯,我確實欠抽了!但欠抽也比你欠了強!出門左拐,五百米就有個五金店,裡面就有賣千斤頂的1火舞冷笑著說道。

丁丁氣急,猛地一拍桌子:「這個別墅是我的,現在你們立馬收拾東西滾蛋!火舞,看你年齡小,我不跟你一般見識1

「額?這裡這麼熱鬧啊?」忽然,張羽推開虛掩的門,從外面走了進來。當他看到怒目相對的火舞和丁丁時,就感覺氣氛有些不太對了,這是什麼情況?

因為他的插話,火舞和丁丁都把目光投了過去。

「你們繼續,我過來串個門,現在就走。」張羽掃了眼抱頭呈鴕鳥狀的蕭風,立馬生出『此地乃是非之地,不可久留』的想法,轉身就要逃跑。

「給我站住1忽然,兩個憤怒的聲音響起。

張羽停下腳步,訕笑著轉過身:「兩位美女,叫我有什麼事?」

「張羽,立馬給火天打電話1火舞轉頭看著張羽。

「幹嘛?需要叫人過來?舞兒,算了吧1張羽嚇了一跳,難道要火拚么?可看情況也知道,這個陌生的妞,一定和風哥有瓜葛,要不然他不會在那坐著當鴕鳥。

「這臭娘們說別墅是她的!讓火天給我拿錢過來,老娘要買下這棟別墅。」火舞瞪了張羽一眼。

張羽有些明白了,原來這女孩就是蕭風說的那個美女房東!嘿嘿,果然是個極品美女啊!本文轉自wenzishu