熱門搜索:
當前位置:爬書網>書庫首頁>都市言情>玩美房東>第二百五十章暫息旗鼓,稍後再戰
小說:| 作者:| 類別:

第二百五十章暫息旗鼓,稍後再戰

小說:玩美房東| 作者:寂寞的舞者| 類別:都市言情

張羽看著蕭風三人的姿勢,吧嗒一下嘴巴:「奶奶的,太火爆了,太誘人了,太無下限了!等我受訓回來,也去買個別墅,養著一群女房客!今晚陪這個女房客睡,明晚陪那個睡。嘿嘿,養七個吧,剛好從周一睡到周末,輪著來1

張羽在這無限yy,蕭風此時卻不好過。他雙手捏著兩女的腳踝,享受著她們要殺人的目光,硬撐著就是不放手。

「蕭風,你給我放開手1丁丁單腳支在地上,怒聲道。

蕭風搖搖頭:「那你們還打不打?咱能坐下來,好好的聊聊么?這裡面有誤會,天大的誤會1

「蕭風,我是給了你錢的,誰也沒有權利趕我走1韓爽則冷冰冰的看著蕭風。

丁丁聽到這話,仔細打量幾眼蕭風,心裡暗道,臉蛋果然夠白,原來是個小白臉!妹的,不是蕭風包養她們,而是她們包養蕭風啊!哼,真沒節操1

蕭風哪裡知道,因為韓爽的那句『我是給了你錢的』,會讓丁丁產生這種想法。「韓爽,丁丁,我現在放開手,你們不許再打,ok?大家平靜一下,我再給你們解釋1

韓爽和丁丁互相看看,勉為其難的點點頭。

蕭風鬆了口氣,緩緩鬆開兩人的腳踝。「嗯,你們兩個往後退,各自找地方坐好。」

「蕭風,你沒搞錯吧?這是我的家,憑什麼用你來指揮我!我給你一下午時間,你趕緊帶著她們給我滾蛋1丁丁鄙視的說完,轉頭向著樓上走去。

「老娘買下這棟別墅!狂什麼狂1火舞沖著丁丁的背影大聲叫道。

蕭風無奈的搖搖頭,難道自己的包租公就當到今天么?注意到聚過來的目光,蕭風苦笑:「大家淡定點,我一會上去跟她解釋!別墅中,誰也不用走!我們是一個大家庭,不是嗎?」

林琳走到蕭風面前,拉了拉他的手:「你上去哄哄嫂子吧1

「林琳,你和舞兒她們都上樓休息吧!沒事的1蕭風寵溺的摸了摸林琳的秀髮。

林琳四人依次上樓了,韓爽走在最後,深深的看了眼蕭風,目光中儘是冰冷。

蕭風沖她訕笑著,趕忙避開她的目光,向著張羽走去。

張羽平白無故欣賞了一場美女大戰,心情很是舒坦。看來,女人多了,也是個災難啊!幸好,自己沒把小葉送過來,要不然估計得更亂!

「看的爽么?」蕭風點上煙,坐在張羽的對面。

「還行。」張羽下意識的答了一句。

蕭風一聽這話,一巴掌拍了上去:「妹的,那都是老子的窩邊草,別打主意1

「嘿嘿,哪能啊!現在,我的心中只有小葉,其他美女,都是浮雲1張羽摸著腦袋,訕笑著說道。

蕭風聽張羽這麼說,心情好了不少。「你和小葉還真成了?」

「那是必須的!嘿嘿,我愛上她了。」

「……」蕭風有些無奈,想到那天晚上自己初見小葉,她正打著電話,要去買套套呢0你不是說,她長得有點誇張么?」

張羽搖搖頭,語氣都溫柔了不少:「no,那只是表面!那天晚上,當她卸了妝后,我就驚為天人了!漂亮,水靈,不比你的房東房客差!最關鍵的是,她竟然還是個處兒1

蕭風見張羽滿臉幸福的樣子,忍不住打擊道:「擦,現在幾百塊錢一張膜,要多少處就有多少處!這年頭,想找處,你得去幼兒園,搞個小蘿莉養成計劃!就這樣,你還得看好了,搞不好哪天你不注意,在學校附近賓館里被吃了1

張羽鄙視的看著蕭風,狠狠地豎起中指。只有這個動作,才能夠表達他內心對蕭風滔滔不絕的鄙視0老子我縱橫花都十幾年,天然處兒和人造處兒分不出來?話說,風哥,你不會是長這麼大,沒玩過處兒,所以才有這麼悲觀的想法吧1

蕭風聽到這話,眼前浮現出醉酒後與韓爽在床上翻滾,以及第二天雪白床單上的紅梅。韓爽,絕對是天然的!除了她,林琳絕對是處兒,這他可以確定!丁丁?百分之五十;火舞,額,這個百分之十;小雪,妹的,太邪惡了,這還是個未成年,應該百分百吧!

張羽看著出神的蕭風,戲謔的笑道:「風哥,你不會在想,你的這些房東房客,誰是處兒,誰不是吧?唉,難道你都沒嘗過么?」

「你以為我是你啊,下體思考的動物!媽的,老子和你討論這玩意幹嘛,低俗,你忒低俗了1蕭風說著話,從兜里掏出照片,遞給張羽:「我想找到這個女孩。」

張羽拿起照片看了眼,嘴裡發出怪聲:「滋滋,又是一個極品啊!風哥,這是誰啊?」

「也許,是我妹妹;也許,是我姐姐1蕭風緩緩說道。至於有個更狗血的,他沒有說出口。這不會是他指腹為婚的未婚妻吧?這個可能性,也是很大的!

「額,妹妹?姐姐?」張羽有些驚訝,「你找到自己的身世了?」

蕭風指了指照片:「只要找到她,一切就都撥開雲霧見月明了1

張羽從小和蕭風一起玩大,自然知道他的身世,以及他脖子上玉墜的樣式。仔細觀察一下照片,果然和蕭風的玉墜一模一樣。

「風哥,這玉墜,大街上沒賣的吧?」張羽忍了許久,終於沒忍住,問了出來。

「……」蕭風很無語,盯著張羽:「你去大街上,給我買個看看1

「額,我開玩笑呢。」張羽見蕭風臉色不佳,趕忙訕笑著說道。

正當兩人聊著天,火舞拿著手機,從樓上走了下來。「你們聊什麼呢?張羽,火天電話怎麼打不通?你從你賬戶上拿錢給我,我今天必須要買下這棟別墅。」

「好了,舞兒,別鬧了。」蕭風苦笑著,她從小到大,就不讓人省心吶!

張羽也點點頭:「舞兒,來,開心點,哥給你看美女1說著,隨手把照片遞給火舞。

火舞接過來,看了良久,最後忍不住嘀咕:「是她?張羽,你怎麼會有她的照片?」

「噗…」蕭風正喝水呢,聽到火舞這話,一口水噴了出來,嗆得自己不斷的咳嗽。「咳咳,舞兒,你認識這個女孩?」

張羽也有些激動,他知道蕭風為了找尋身世,付出了多少努力0舞兒,她是誰?快說1

火舞有些疑惑的看著兩人:「你們倆怎麼了?激動成這樣1

「舞兒,先別問那麼多!她是誰,快告訴風哥1蕭風抓著火舞的肩膀,搖晃著說道。

「哎呀,你捏疼我了。」火舞痛叫一聲。

蕭風忙鬆開她的肩膀:「對不起,舞兒,我有些失態了。舞兒,你告訴我,這個女孩是誰?住在哪裡?」

「我怎麼知道她是誰,叫什麼,住在哪裡!我只不過和她見過一面而已。」火舞揉著疼痛的肩膀,沒好氣的說道。

蕭風臉上有些失落,但想到什麼,又忙問道:「你在哪見過她?」

「上次我們一起去酒吧,就西城那家『風火輪』,我在那裡見過她!你和林琳去跳舞了,我無聊,就找人聊天!當時這個女孩,就坐在吧台上!聊了幾句,她就走了1火舞略有些惱怒的說道。憑她的姿色,以往出手必有斬獲!可那晚,她卻在這個女孩身上栽了。提起她,焉能不惱怒。

「西城?風火輪?」蕭風眯起眼睛,嘴裡緩緩說道。

火舞見蕭風一臉沉思狀,忍不住問道:「你倆誰能告訴我,這個女孩是誰啊1

「她有可能,就是風哥的親妹妹,或者親姐姐。」張羽在一旁開口了。

「啊?」火舞嚇了一跳:「真的假的?」

張羽點點頭:「真的!你仔細看看她脖子上的玉墜,是否和風哥的玉墜一模一樣。」

火舞拿著照片,認真的看了起來。隨後,閉上眼睛,仔細的回想那天晚上的情景。良久,她睜開眼睛,點點頭:「那晚她脖子上,確實戴著一枚玉墜!不過,酒吧中燈光不好,我沒有注意到是什麼樣式的。」

蕭風聽到火舞這麼說,完全確定下來,這個女孩,絕對跟自己有著密切的關係!

「對不起,風哥!早知道,那晚我就帶著她來見你了!或者,如果我看清楚她的玉墜,就能讓你們早點相認了。」火舞有些自責的說道。

蕭風笑了,摸了摸火舞腦袋:「這怎麼能怪你!沒事,會找到她的1隨後,目光投向張羽:「小羽子,你跟我去西城『風火輪』。」

「現在?」

「沒錯,就是現在1蕭風重重點頭。

張羽向二樓指了指:「那家裡呢?你放心把她們單獨扔下?」

「……」蕭風禁不住有些頭疼:「那怎麼辦?總不能一起去風火輪吧?我們是去辦事,又不是去玩1說完,捏了捏火舞的臉蛋:「舞兒,不要和丁丁吵,更不要動手,好不好?一切,等我回來再解決。」

火舞難得乖巧的點點頭:「嗯,風哥去辦事吧!放心,我保證罵不還口,打不還手!再說了,她是你女朋友,我哪敢罵她呀!打,你就更不用擔心了,我又打不過她1

「額。」蕭風點點頭:「只要不吵架,那就ok!我去辦完事,立刻就回來1說完,拉著張羽,兩人匆匆離開別墅,直奔風火輪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