熱門搜索:
當前位置:爬書網>書庫首頁>都市言情>玩美房東>第二百五十五章蛋疼
小說:| 作者:| 類別:

第二百五十五章蛋疼

小說:玩美房東| 作者:寂寞的舞者| 類別:都市言情

褲襠下,一陣陣劇痛襲來,讓蕭風有種暈過去的衝動。這兩個臭娘們,跟老子有仇么?你們打就打吧,幹嘛踢老子小**!這玩意,是用腳踢的東西么?!

火舞和丁丁見蕭風反應,再想起剛才腳上的觸感,軟乎乎的,猛地意識到什麼。即使是強悍如斯的火舞,臉上也飛起一朵紅雲。

「風哥,你怎麼了?」林琳見蕭風滿臉痛苦,最是緊張。要不是丁丁在這,她都能衝過來看看蕭風哪受傷了。

「咳咳~」蕭風額頭青筋暴起,硬生生擠出一絲笑臉:「我,我腿抽筋了。」

火舞和丁丁互相看看,張張嘴,卻什麼也沒說出口。畢竟,這種事情可不好意思說出口。

張羽雖然距離蕭風最遠,但身為男人的他,看著蕭風的反應,自然猜測到發生什麼了。他忍著爆笑的衝動,死死咬著舌頭:「風哥,還能行么?」

蕭風瞪了張羽一眼,單手捂著褲襠,左右看看丁丁和火舞:「咱能好好吃飯么?很危險的1

火舞端起米飯,趁著碗擋住嘴巴的時候,低聲問道:「風哥,那玩意沒廢吧?」

「噗。」蕭風正喝湯呢,聽到這話,一口湯噴了出來。幸好他反應的快,這才沒噴飯菜裡面。

「咳咳,咳咳咳,舞兒,這個問題,吃完飯我再回答你,快吃飯吧。」蕭風擦了擦嘴角的湯,咳嗽著說道。

火舞見蕭風的反應,估計應該沒事,這才安心吃起了飯。

蕭風以為出了這岔子事兒,就能安安穩穩吃完這個晚餐了。哪想到,剛過沒幾分鐘,戰爭再起,硝煙瀰漫。

火舞看丁丁,是怎麼看怎麼不順眼。只要丁丁下筷,她必會搗亂一番。

終於,丁丁忍不住了,瞪著火舞:「你想怎麼樣?」

「我?沒事,吃飯唄。」火舞輕飄飄的說道。

丁丁忍著怒火,筷子夾向大蝦。

火舞筷子直奔上去,又一下夾住了丁丁的筷子:「我也想吃大蝦。」

「那我送給你吃1丁丁忍無可忍,伸手抓起油燜大蝦的盤子,向著火舞扣去。

火舞早就注意著丁丁,反手一下,盤子被拍飛,直奔張羽臉上而去。

張羽正瞪圓了眼睛,準備看兩女大戰呢!哪成想,飛來橫禍,只聽『啪』的一聲,盤子扣在了他的臉上。

張羽眼前一片漆黑,一陣陣油燜大蝦的香氣鑽入鼻孔。「妹的,蕭風這王八蛋,留自己吃飯,果然沒安好心吶1這是他剩下的唯一想法。

蕭風看著蓋在張羽臉上的盤子,心裡稍稍舒坦了一些。這才對嘛,倒霉的事情,總得有人和我一起分享吧!

張羽緩緩拿下盤子,擦了擦眼睛處的澆汁,瞪著火舞:「舞兒,你想幹什麼1

「你不是樂意吃油燜大蝦么?」火舞訕笑著,隨即目光挑釁的看向丁叮

張羽咬咬牙,心裡暗自嘀咕,淡定淡定,不和女人一般見識。這要是換了別人,老子早他媽的抽他了!

丁丁感受著火舞挑釁的目光,狠狠一拍桌子:「火舞,你吃不吃飯了1

「不吃了1火舞示威性的笑了笑,拿起筷子:「如果我沒記錯,剛才我的筷子碰到了你的筷子吧?我怕被你傳染艾滋,所以,不吃了1說完,把筷子扔在桌上,起身上樓了。

林琳很想告訴火舞,艾滋是不依靠唾液傳播的!顯然,這會並不適合說這話!

丁丁恨得咬牙,也把筷子扔在桌上,扔下一句「蕭風,你別等我放火燒了別墅」的狠話,然後也上樓了。

蕭風掃了眼剩下的幾人,訕訕的笑著:「我們繼續吃飯!現在沒人鬧了1

張羽正吃著油燜大蝦,嘴裡含糊不清:「林琳嫂子,你這個油燜大蝦,做的真不錯1

林琳不好意思的笑了笑,轉頭擔心的看著蕭風:「風哥,你不用上去哄哄嫂子么?」

蕭風搖搖頭:「不用,林琳,快吃飯吧。」心裡卻暗罵,妹的,老子的蛋現在還疼呢,怎麼沒人來哄哄我!

剩下幾人,顯然也沒多大胃口了,匆匆吃完,林琳三人把碗筷撿了下去。張羽強烈要求去洗頭髮,要不然沒法出去見人。

蕭風坐在沙發上,看著無聊的肥皂劇。現在電視上,是越來越扯淡了!整天沒個好電視,除了廣告就是廣告!

看了幾分鐘,蕭風終於忍不住了,這都演些什麼玩意!起身關掉電視,蹬蹬蹬上樓回房間了。電腦剛打開,敲門聲響起。

「誰啊?」

「風哥,是我。」

蕭風翻了個白眼,踹完老子的蛋蛋,又來給老子道歉么?沒門,除非你給我揉揉0進來吧。」

火舞推開門,從外面進來:「風哥,你沒事吧?」

「沒事。」

「你不高興了?別拉著臉啊!還疼?」火舞背著手,走到蕭風面前。

蕭風佯怒道:「當然還疼!你們用那麼大力氣幹嘛!這玩意,是踹的么?」

「嘿嘿,看,這是什麼?」火舞把背在身後的手拿了出來。「用這個揉揉,就好了1

蕭風看著火舞手心的東西,眉頭挑了挑:「祛瘀活血膏?」同時,心裡一盪,這叫什麼?**裸的勾引啊!拿著這玩意,要來給我揉揉?好吧,看你這麼貼心的份上,就原諒你了!不行,蕭風,她是火天的妹妹,也是你妹妹,你怎麼能幹這麼畜生的事情呢?

蕭風臉色一陣紅一陣白,內心也陷入了掙扎之中,盯著火舞手心的祛瘀活血膏出神。

火舞看著發獃的蕭風,有些疑惑:「哎,風哥,你幹嘛呢?」

蕭風驚醒過來,臉上有些尷尬:「舞兒,這不好吧?」

「不好?有什麼不好的!我和丁丁給你踹傷的,自然我倆給你負責!不過,看那臭娘們,就不體貼,不會負責的!所以,我來負責咯1火舞撇著嘴說道。

蕭風聽到這話,心裡感覺輕鬆多了!對啊,她們給我弄傷的,自然得給我負責0好吧,舞兒,今天風哥就給你個贖罪的機會!不過,這事兒你可別告訴別人哦?」

「不告訴別人?為什麼?剛才我已經告訴林琳了。」火舞更是疑惑,為什麼不能告訴別人。

蕭風嚇了一跳:「啊?告訴林琳了?她怎麼說?」

「她說應該這麼做啊!做錯事,就要承擔責任!還勸我,不要和丁丁再鬧。」

蕭風瞪起眼睛,林琳現在這麼開放了?嘿嘿,真懂我的心思啊0舞兒,她真這樣說的?」

「嗯。」火舞認真的點點頭。

「哈哈,那來吧1蕭風說著話,手伸向褲腰帶。

「風哥,你幹嘛?」火舞見蕭風解開褲腰帶,就要脫掉牛仔褲時,身體向後退了兩步。

蕭風一邊脫褲子,一邊笑道:「你不是要給風哥揉揉么?輕點哦。」

「我?給你揉、揉那玩意?」火舞看著只剩下一條小褲衩的蕭風,張大了嘴巴。

蕭風剛準備去脫小褲衩,聽到火舞的話,忽然感覺有些不對:「舞兒,這不是剛才你說的么?」

「我說的?我說什麼了?」火舞滿臉的疑惑。

「你不是拿著這個祛瘀活血膏來給我揉揉的么?」蕭風老臉有些發燙,指了指火舞手裡。

火舞低頭看看手裡,目光又瞟向蕭風的胯下:「額,我是給你送來,讓你自己抹上點的!我哪有說,我要給你揉揉啊1

「噗…」蕭風聽到這話,差點吐血了!完了,今天算是丟人丟到姥姥家了!火舞,我恨你,我永遠也不原諒你!

火舞看蕭風如霜打的茄子般,松拉著腦袋,沒了精神。「風哥,你想讓我給你揉揉?」火舞試探著問道。

「這不是我想不想的問題!而是關於你的覺悟問題1蕭風咬牙切齒的說道。他算是明白了,妹的,自己是真蕩漾了!難怪,火舞說告訴了林琳,林琳還同意了呢!擦!

火舞猶豫一下,走到蕭風面前,像女流氓那般勾起了他的下巴:「爺,給妞笑一個1

蕭風瞪著火舞,奶奶的,她真是自己的剋星啊!自己在她身上,都栽了兩回了!

「好啦好啦!爺,求求你,你讓妞給你揉揉好么?」火舞臉上浮現出魔鬼般的笑容,眼睛中電光四射。

蕭風瞪了火舞一眼,依舊沒有說話。

火舞心裡嘆口氣,嘴裡卻輕佻的笑道:「爺,妞的手法很好哦!免費的哦1

「……」蕭風極力忍著衝動,但他卻發現,根本無濟於事!聽到火舞這幾句話,小弟弟很不要臉的站了起來。

「哈哈。」火舞指著蕭風高翹的小弟弟,囂張的笑了起來:「哈哈哈,笑死我了!風哥,你看他都同意了,你就別裝了1

蕭風老臉再次一紅,低頭看著高昂的小弟弟,真想一巴掌把他抽飛嘍!妖精,火舞絕對是個妖精!

火舞蹲在床前,仰頭看著蕭風:「我現在給你揉揉,你就原諒我吧1說完,不等蕭風拒絕,伸出略顯顫抖的手,抓向小褲衩。

手指尖觸碰到小褲衩,火舞的心狠狠顫抖一下,差點縮回手。深吸一口氣,平靜一下心情,手抓著小褲衩,緩緩向下拉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