熱門搜索:
當前位置:爬書網>書庫首頁>都市言情>玩美房東>第二百五十九章女殺手?
小說:| 作者:| 類別:

第二百五十九章女殺手?

小說:玩美房東| 作者:寂寞的舞者| 類別:都市言情

本文轉自汽車前疝氣大燈閃爍,車門打開,蕭風叼著煙跳下車。

「回去吧,慢點開。」蕭風手搭在窗戶上,看著馬丁說道。

馬丁點點頭:「好,風哥!不用一周,你交待的事情,絕對給你辦的明明白白的1

蕭風咧咧嘴:「呵呵,你辦事兒,我放心1說完,轉身向著依舊亮著燈的客廳走去。

馬丁盯著蕭風的背影,臉上儘是興奮之色:「你辦事兒我放心!嘿嘿,這是風哥欣賞我了么?我得抓緊時間辦完,到時候讓風哥大吃一驚。」心裡想著,一踩油門,汽車呼嘯而去。

蕭風走進虛掩的大門,順手把門關上。緩緩按滅香煙,手指放在感應器上,客廳門無聲的打開。

客廳沙發上,林琳正半躺在上面,白裡透紅的臉蛋,時不時閃過驚悚和恐懼。「不,不要,風哥,不要離開我!不要……」

蕭風吸了口氣,快步走到沙發前,憐惜的看著林琳。「小丫頭,再忍幾天!只要幾天,就夠了1說著話,伸手輕輕按在林琳緊皺的眉頭上,緩緩幫她捋平。

「不要,風哥不要1林琳掙扎一下,猛地睜開了眼睛。

「小丫頭,做惡夢了么?」蕭風忙抓住林琳掙扎的手,輕聲問道。

林琳看著眼前逐漸清晰的蕭風,忽然『哇』的一聲哭了。「風哥,你為什麼要離開我?」

蕭風心中一痛,雙手摟住林琳,讓她的腦袋貼在自己胸口位置:「傻丫頭,風哥怎麼會離開你呢!放心吧,不會的1

「真的么?」林琳梨花帶雨的抬起頭,可憐巴巴的問道。

蕭風點點頭:「嗯,真的,不會!永遠不會,直到我死的那天1

「不,不要這麼說1林琳用力的搖搖頭,擦了擦眼淚:「即使死,我也要和你死在一起。」

蕭風內心深處狠狠的顫抖一下,用力的抱緊林琳:「嗯,好1

林琳見蕭風答應下來,趴在蕭風的懷裡,幸福的笑了起來。

良久,蕭風一把抱起林琳,一步步向著樓上走去。每一步,蕭風都走的特別的輕盈。

打開林琳房間的門,蕭風把她輕輕放在床上:「小丫頭,早些睡覺吧1

林琳點點頭:「嗯嗯。」

「不要再做噩夢了,風哥不會離開你。」蕭風在林琳額頭輕吻一口,轉身離開了房間。

林琳看著蕭風的背影,多麼想叫住這個自己深愛的男人。但,張張嘴,她最終只說了句:「晚安,風哥。」

蕭風回頭笑了笑,做出一個手勢:「嗯,晚安,親愛的。」

房間門輕輕關閉,蕭風點上支煙,自語道:「小丫頭,快了1

蕭風回到房間,先用冷水沖了個澡,洗去一身的血腥味。這才拿著筆記本跑上床,手指敲擊,輸入一個網址。

網頁輪番跳動幾次后,直到停在一個漆黑的頁面后,才停止了跳動。

蕭風敲擊幾下鍵盤,手指有規律的輸入一串字元后,網頁畫面陡然一亮,出現一片大海的畫面。

蕭風看著大海的畫面,有些微微失神。良久,這才嘴角上翹,里啪啦的敲上幾百個字,留上了言。

蕭風確認留言成功后,這才退出頁面,電腦恢復了正常。隨意瀏覽了一下新聞,讓蕭風注意的是,金三角地帶,果然發生了大混亂。各路軍閥四起,整個金三角唯一的主題,就是『戰爭』!

「也許,可以發筆橫財1蕭風嘀咕著,但想到什麼,最後還是搖搖頭,關掉電腦,躺在了床上。

夜色,越來越深,整個別墅都陷入一片寂靜。

當第一縷陽光揮灑進別墅時,林琳已經在廚房中,做好了早餐。她吃完后,留了張便條在桌子上,離開了別墅。

樓上,房間門打開,丁丁從房間走出來。在樓梯口的位置,遇到了下盧。丁丁看了眼韓爽,撇撇嘴,沒有說話。

丁丁不理韓爽,韓爽自然也不會上杆子搭理丁叮兩個人並排著,從樓梯上下來。

丁丁拿起桌上的便條,只見上面寫著:「早餐已經做好,吃前放進微波爐中熱一下。林琳留」等字樣。

韓爽從旁邊走過,掃了眼便條上的字,走進廚房。沒一會時間,端著熱好的早餐出來:「丁丁,過來一起吃吧。」說完,不再搭理她,又返回廚房。

丁丁猶豫一下,點點頭:「好,謝謝。」走到飯桌前坐下,開始吃起了早餐。

韓爽發現,丁丁每吃幾口飯,都會抬起頭來看自己幾眼,這讓她感到很疑惑,難道沒洗乾淨臉?或者牙膏沫粘在臉上了?

「你看我幹嘛?」韓爽終於忍不住問道。

丁丁忙搖搖頭:「沒事。」

「沒事別看我,老實兒的吃飯1韓爽有些不爽了。

「你是叫韓爽吧?男人沒有好東西,沒必要為他們傷心!你的事情,蕭風都和我說了。」丁丁有些同情的看著韓爽。

韓爽聽到這話,臉色有些難看:「蕭風和你說了?他都告訴你什麼了?」同時,心裡暗恨,如果蕭風敢把那天晚上的事情隨便告訴別人,自己立馬就上去閹了這王八蛋!

「其實也沒什麼,吃飯吃飯。」丁丁注意到韓爽的臉色,怕再刺激到她,忙說道。

『啪』,韓爽一拍桌子:「告訴我,蕭風和你說什麼了1

丁丁嚇了一跳:「韓爽,你別犯病啊!為了男人得精神病,不值得啊!你眼睛要向前看,男人神馬的,都是浮雲1

犯病?為了男人得精神病?這都什麼和什麼?丁丁的話,徹底讓韓爽糊塗了。「丁丁,誰是精神病?」

「額,我沒說你。」丁丁忽然想起,精神病通常都不會認為自己有病,忙改口道。

韓爽咬著牙根,一個字一個字的從牙縫中擠了出來:「丁丁,蕭風告訴你,我有精神病?」

「沒有,我逗你玩呢1丁丁搖搖頭。

韓爽猛地站起來,居高臨下的看著丁丁:「你還想和我玩玩么?」說完,捏了捏拳頭,發出脆響。

丁丁想到昨天韓爽的身手,擺擺手:「我不跟你打1

「那你就告訴我,他和你到底說什麼了!如果你不說,那打不打,可就不是你說的算了1韓爽俏臉冰冷,猶如三九寒冰。

丁丁見韓爽窮追不捨,也沒辦法:「得,告訴你吧!蕭風說,你是個精神病,是他從街上撿侞見到你在大街上,額,光著上身,被一群人圍觀。他看你可憐,就上前詢問,結果發現你腦子不清楚,像是受了刺激。」

丁丁自顧的說著,絲毫沒有注意到韓爽越來越陰沉,越來越冰冷的臉。

「他動了善心,就把你帶回了別墅!經過詢問,他才知道,原來你是被男朋友甩了,受刺激,變成了精神玻」丁丁幾乎把那天蕭風在電話上說的話給還原了一遍,最後在心裡又加了句:「妹的,沒想到蕭風這色狼監守自盜,看韓爽是富婆,就給拿下了!還被韓爽給包養,真不要臉1

韓爽牙根咬的嘎巴作響:「這都是蕭風的原話?」

「對,原話!韓爽,看樣子你精神病好了吧?好了就趕緊離開蕭風,搬出別墅吧1丁丁點點頭。

韓爽目光噴火的瞪了眼丁丁,一聲不吭,轉身向著樓上走去。

「哎哎,你不吃飯了?」丁丁吸著牛奶叫道。

韓爽彷彿沒有聽到丁丁的話,上樓直奔蕭風的房間。打量幾眼房間門,身體向後退了幾步,一個小小的助跑,一腳狠狠踹在門上。

『啪』的一聲,房間門被踹裂,韓爽如旋風般沖了進去。「蕭風,我要殺了你1

破門聲驚起蕭風,還沒等他反應過來,只見一道極快的影子撲了上來。蕭風下意識的出腿,身體彈跳而起,雙手向著身下的影子壓去。

「嗯?手感不對1蕭風只感覺雙手按在兩堆柔軟而富有彈性的麵糰上,不由得嚇了一跳,難道殺手是個女的?再仔細定睛一看,我擦,韓爽?!

幾乎是瞬間,蕭風轉過幾個念頭,大喝一聲:「王八蛋,敢來殺我?」話落,左手鬆開柔軟,抓起旁邊的床單,狠狠蓋在了韓爽的頭上。

右手尚且不放過的捏了兩把酥胸,這才對著韓爽屁股的位置,『啪啪』就是幾巴掌。這幾下,蕭風用了全力,奶奶的,大早上的擾老子清夢,真是三天不打,上房揭瓦啊!

雪白的床單下,韓爽心裡的那個怒火,即使傾倒太平洋之水也不能熄滅。身體劇烈的掙扎著,奈何屁股上傳來的『啪啪』聲,卻讓她全身無力。

蕭風騎在韓爽的身上,左一巴掌,右一巴掌打得十分帶勁。小樣兒,整天和老子冷著一張臉,動不動就跟老子拔槍,現在知道我的厲害了吧?

「蕭風!我是韓爽1床單下,韓爽雙眼夾淚,委屈的大叫了一聲。自己這叫什麼?自取其辱么?

「啊?韓爽?」蕭風咧咧嘴,卻不打算就這麼輕易的放過她。「你真的是韓爽?怎麼可以證明?」

「聲音聽不出來么?1韓爽顧不上委屈,再次大怒。

「切,聲音相像的人,有的是!殺手都會變聲1蕭風冷笑著說道。

「你再不下來,我就拔槍了1韓爽掙扎一下,怒吼道。

蕭風一聽這話,也是大怒:「小樣兒,我最不打怵的就是女殺手!來一個,我吃一個!嘿嘿,反正老子沒穿內褲,方便的很!掏槍?老子也有槍1說著,身體向前挺了挺,高昂的小弟弟,捅在了韓爽的臀瓣上。本文轉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