熱門搜索:
當前位置:爬書網>書庫首頁>都市言情>玩美房東>第二百六十九章房客的解釋
小說:| 作者:| 類別:

第二百六十九章房客的解釋

小說:玩美房東| 作者:寂寞的舞者| 類別:都市言情

十分鐘左右,無名把玻璃器皿中的人皮撈了出來,擺放在房間中央的桌子上。

「風,幫我打開燈,我要好好欣賞一下這件藝術品。」

蕭風對於無名的怪異,早已習以為常。點點頭,隨手按在燈的開關上。瞬間,房間中燈光大亮。

地上的無皮屍體,血肉模糊,已經看不出本來的面貌。再看桌子上的人皮,居然連頭髮也給保留了下來。

蕭風看了眼人皮,能清晰的辨認出外貌特徵。年齡,大概在三十歲左右,面貌普通,屬於那种放在人海中會轉眼消失的人。

「風,送給你了1無名笑了笑,不再看一眼人皮。彷彿,這就是他的玩具。玩夠了,自然不再稀罕,更不會多看一眼。

蕭風點點頭:「嗯,我把這張皮,找個上好的裁縫縫起來,然後打上氣,再送給郝家1

「桀桀…」無名怪笑著:「這個主意,不錯1

「無名,我準備在後天,為妖刀和火焰女舉行婚禮。」蕭風從人皮上收回目光,看向無名。

無名沉默了一下,最後點點頭:「好。」

「到時候,你也去吧!我想,妖刀和火焰女見到你出席,一定會很開心的。」蕭風商量著說道。

無名搖搖頭:「我不喜歡人多的地方。」

「就算我求你,可以么?」蕭風盯著無名裸露在外的眼睛,認真的問道。

無名感受到蕭風的目光,避了開去:「容我考慮一下吧。」

「好。」蕭風也不願去逼迫無名,點點頭:「你考慮一下,明天給我答覆。」

蕭風又交代無名幾句回島后的事情,這才離開了學校。當然,臨走之前,無名找了個盒子,把那張完整的人皮給裝了進去。

蕭風沒有拒絕,也是時候給郝家點『禮物』了!老虎不在山,猴子稱霸王!現在老虎回山,猴子是不是該退位讓賢了!

蕭風緩緩開著車,眼睛就像雷達般掃描著街邊的美女。不得不說,就憑眾多美女袒胸露乳的樣子,也讓蕭風最愛夏天。

「嗯?」車剛拐入陽春路時,蕭風的眼睛瞪了起來,她怎麼在這呢?

丁丁站在路邊,右手搭在腦門上,遮擋著烈日,左手不斷的揮著,企圖攔下計程車。奈何,這大熱天的,計程車生意爆火,攔了幾輛,上面都已經有了乘客。

「妹的,早知道就不該賣了車!要不然,現在也不會受這個罪了!爸媽,你們到底在國外幹嘛啊!唉!這會不用勞斯萊斯,就算有輛賓士停在自己面前,自己也嫁給他了。」丁丁正無聊的胡思亂想時,一輛黑色的賓士緩緩停在了她的面前。

丁丁嚇了一跳,怎麼說要賓士,就來賓士啊?額,不會真讓我嫁給他吧?妹的,寧死不從,咱可是有節操的女孩!

賓士車窗劃下,露出蕭風戲謔的笑臉:「美女,要去哪?走,我送你過去。」

「蕭風?1丁丁見是蕭風,氣就不打一處來,奶奶的,門破了,他也不包賠損失么?

「上車吧,別晒黑了,變成老娘們臉色1蕭風從裡面打開車門,笑著說道。

丁丁咬咬牙,抬頭看了眼烈日,終於坐進了車中。「我要去步行街。」

「哪個步行街?鼓樓么?」蕭風隨口問道。

「不是,『環球步行街』。」丁丁沒好氣的說道。

蕭風點點頭,踩著油門:「看你可憐巴巴的打不著車,就把你送過去吧1

「切!咦?這是什麼東西?」丁丁一轉頭,看到了尾座上的盒子還有n多慕容雪專輯。

蕭風嚇了一跳:「額,沒什麼,慕容雪的專輯。」

「哦,你也喜歡慕容雪啊?這個盒子,是什麼?」丁丁說著,就拿起盒子,隨手打開了。

蕭風額頭冒出冷汗,已經單手堵住了耳朵,好奇心嚇死人啊!但願,你別尖叫著去公安局告我吧!

「吆?你這張人造皮哪買的?呵呵,好惡搞啊!還別說,皮質不錯,跟真人皮膚一樣!你準備買回去嚇唬誰的?說,是不是準備嚇唬我?」丁丁並沒有出現蕭風所預料的尖叫或花容失色,反而興緻勃勃的研究了起來。

蕭風擦了擦臉上的冷汗,忙擠出笑容:「嘿嘿,這都被你發現了啊?剛才在那邊精品店,花了三百塊買的呢1

「不對1丁丁忽然皺起眉頭,瞪眼看著蕭風。

蕭風剛放下的心,立馬又提了上去:「啊?怎麼不對?」

「這不是充氣娃娃吧?看,還有頭髮呢!哎呀,你真重口味1丁丁滿臉噁心的把人皮放好,扔到了後座上。

「……」蕭風臉上冒出黑線,這想象力也太豐富了吧?露出訕訕的笑容:「嘿,這又被你發現了?你真聰明啊!我告訴你一個秘密,其實這是給張羽買的!你記得張羽吧?昨晚一起吃飯那小子。」

丁丁明顯不相信:「拉倒吧,明明就是你自己想用!蕭風,你真讓我瞧不起,幹嘛要讓女人包養呢?還有,今早韓爽犯病踹壞的門,你可得趕緊給我換上新的。」

包養?韓爽犯病?蕭風聽得有些雲里霧裡的:「什麼包養?老子被誰包養了啊?」

「韓爽唄!那天,她親口所說,她已經給你錢了,不會搬出去的!對了,我今早不小心把你和我說的事情,告訴了韓爽。」

蕭風全身有些無力:「什麼事兒?」

「就是韓爽是精神病的事情啊!上次打電話,你說韓爽光著上身站在大街上,被你給帶回別墅的。」

蕭風聽完丁丁的話,忽然有種一腳把她踹下車的衝動。奶奶的,難怪韓爽今天早上會發瘋一樣衝上去,原因在這啊!

「丁丁,這是個誤會!自從你回來,你從沒有給我解釋的機會!現在,我們談談怎麼樣?」

丁丁看了眼蕭風,點點頭:「行,那就談談吧!談完了,你立馬帶著你的女人搬出去。哦,那個林琳可以不搬走。」

「為什麼?」蕭風瞪起眼睛,幹嘛把老子女朋友留下?難道你蕾絲么?擦,如果真這樣,我絕對和你玩命兒!

「留下她給我做早飯唄。」丁丁笑著說道。

「……」蕭風咬咬牙根,妹的,老子女朋友就那麼像保姆么?「丁丁,你聽我說!首先,林琳是我女朋友1

「她是你女朋友?真的假的?」丁丁有些驚訝。

蕭風聳聳肩:「當然真的!你沒覺得,我和林琳是郎才女貌,帥哥配美女么?」

「呸,明明鮮花插在牛糞上,好菜都讓豬拱了1丁丁嘲弄的說道。

「得,我不和你辯解這個問題!除了林琳,再說火舞!上次我在電話中騙了你,她並不是我的遠房表妹,全家也沒都死在洪災中。她是我好兄弟火天的妹子,和我也是從小一起長大。」

丁丁瞭然:「原來是青梅竹馬,我理解了!青梅竹馬,總是會發生點事兒的。你讓她住進別墅,是不是想大享齊人之福?」

「……」蕭風無語,丁丁變壞了,不可愛了!當初,她看到電視中的蒼老師,都會大叫一聲『流氓』。現在,卻能想象出『大享齊人之福』的情節了。

「韓爽呢?包養你的?你小子行啊,別墅中有一個正牌女友,還勾搭著青梅竹馬,最後還被富姐包養?」丁丁看著蕭風的眼神,儘是鄙視。

「……」蕭風一拳砸在方向盤上,「丁丁,你能只聽不插嘴么?」

丁丁見車猛地一晃,嚇了一跳,忙點點頭:「那你說,我只聽不插嘴。」

蕭風深吸一口氣,壓下心中的怒氣:「韓爽是警察!當初你走了,我一人住那麼大的別墅,有些無聊,所以就發了個招租廣告!韓爽,準確的來說,是我的房客。」

丁丁這才恍然,難怪韓爽有槍呢!害得她差點去警局舉報,說自己被人持槍威脅。可是聽到蕭風後面的話,滿臉的大怒:「你未經我同意,敢把別墅再向外出租?」

「額,我不是一人住著無聊么?」

「那林琳呢?火舞呢?」

「她們倆當時還沒來,所以我才發帖招租的。」蕭風撒了個謊,繼續道:「韓爽住進來,我又不能把她攆走吧?」

丁丁捏了捏白嫩的拳頭:「那張雪呢?」

「她是我朋友的妹妹。朋友出車禍死了,臨死前托我照顧她,所以我就讓她住進別墅了。」

丁丁咬咬牙:「你又在騙我,哪有這麼慘!我不管她們是房客還是什麼,你立馬帶著她們,趕緊搬走1

蕭風看著不遠處的『環球步行街』,緩緩踩下了剎車:「額,咱就不能再商量商量嗎?你看,別墅中那麼多房間都空著,租出去還能賺錢!大不了,租金全部交給你,怎麼樣?」

「不行!我給你們兩天時間!在我走之前,我不希望再看到你們。」丁丁說著,打開車門下車了。「對了,我這人恩怨分明,謝謝你送我過來。」說完,關上了門。

蕭風趕緊也下車,扶在車門上:「丁丁,我一月再給你加五萬租金,這可以不?」

「五萬?」丁丁聽到這話,倒是有些意動。自己最近正缺錢,加五萬租金,倒是可以考慮!不過讓她想不明白的是,為什麼蕭風非要選擇自己的別墅呢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