熱門搜索:
當前位置:爬書網>書庫首頁>都市言情>玩美房東>第二百七十六章魚兒上鉤?
小說:| 作者:| 類別:

第二百七十六章魚兒上鉤?

小說:玩美房東| 作者:寂寞的舞者| 類別:都市言情

北城。

雲社總部,雲空夜總會,一輛黑色奧迪a8緩緩在門口。

車門打開,一個青年下車,警惕的掃了眼四周,最後把目光投向雲空的大門。

這個時間段,雲空已經開始營業,時不時有青年男女嬉笑著走進去。

青年點上支煙,向著大門走去。進入大門,他直接乘坐電梯,按下『3』的按鈕。

電梯門打開,青年剛出來,就見四個小弟圍了上來:「哥們,三樓不對外開放!如果想玩,還請下去。」四人的語氣還算友好,但眼中的警惕,卻很是明顯。

青年笑了笑:「我來找柳川澤。」

「找我們老大?」,頭目似的小弟,看了眼青年:「你是誰?」

「我叫六子。」青年叼著煙,緩聲說道。

小弟重新打量青年幾眼,點點頭:「你等會,我去給你問問。」說完,對其他三人打個眼色,匆匆去找柳川澤了。

沒兩分鐘,柳川澤跟在小弟身後,走向這邊:「我是柳川澤,這位兄弟找我什麼事?」

「呵呵,我和毒蛇,曾經是朋友!他死了,所以我來找你談點事情。」青年走近柳川澤,伸出右手。

柳川澤心中一動,與青年握了握手:「原來是毒蛇的朋友,請跟我來吧1說完,轉身向辦公室走去。

叫做六子的青年,沒有過多的遲疑,跟在柳川澤身後,走進辦公室。

柳川澤指了指沙發:「請坐!呵呵,說說吧,你來找我談什麼事?」

六子坐在沙發上,重新打量幾眼柳川澤,開門見山的說道:「柳老大,我想請你幫我對付一個人1

柳川澤眉頭一挑:「誰?」

「蕭風,以及南城天門1六子輕笑:「柳老大,我聽說雲痕被天門所傷,想必你們雲社和天門也有仇吧?1

柳川澤笑著搖搖頭:「這件事情,已經證明是個誤會!想讓我幫你對付天門,不是不可以!但,你得開出能讓我動心的條件1

「只要你對付天門,那我就助你一統九泉黑道,坐上九泉的地下皇帝1六子按滅香煙,看著柳川澤:「這個條件,能讓你動心嗎?」

柳川澤坐直身體,眯起眼睛:「一統九泉?呵呵,就憑你上嘴唇下嘴唇一碰,就能統一了?雖然我不太聰明,但也不傻!你憑什麼讓我相信你?」

「no,你是個聰明人!這樣吧,除了一統九泉外,我另給你一筆豐厚的報酬,如何?只要你答應,我現在就給你開支票1

「有多少?」柳川澤有些感興趣了。

「三千萬人民幣,如何?」六子說完,掏出支票簿,唰唰的簽好,放在桌子上。「柳老大,雲社雖然有錢,但那錢,是雲社的,不是你的!只要你答應,這三千萬,就是你的!其實,你不需要做什麼,只要下個命令,有的是小弟替你去死1

柳川澤看著支票上的一連串零,晃的有些眼暈。稍一猶豫,開口問道:「我需要知道你的身份1

「柳老大,這個暫且不能告訴你!等時機到了,你自然會知道的1六子拒絕著搖搖頭。

「如果我不知道你的身份,就恕我不能幫忙了1柳川澤笑著,從支票上收回目光:「最起碼,我要知道是在和誰合作!我不想,有命拿錢沒命花啊1

六子皺起眉頭,心中念頭電轉,終於點頭:「柳老大,九泉的勢力,你了解么?」

「當然」

「九泉的十方勢力,你應該知道吧?」六子盯著柳川澤,開口問道。

柳川澤點點頭:「知道1

六子笑了:「你只要知道,你是在和其中一方勢力合作就好1

「你是十方勢力的人?」柳川澤臉上有些激動。

「沒錯!我代表的,就是其中一方勢力!三千萬的支票,我都放心交給你!呵呵,你有什麼好擔心的1六子說著話,把支票緩緩推給柳川澤。

柳川澤看著支票,略猶豫,最終點頭:「好,這件事情,交給我吧!不知道,有期限嗎?」

「自然是越快越好!只要你滅掉天門,那東西兩城的黑幫,就交給我們來做吧!我保你坐上九泉的地下皇帝1

「既然你們有滅東西兩城的實力,為什麼不自己去對方天門和蕭風?」柳川澤問出疑惑已久的問題。

六子輕笑著搖頭:「有些事情,一旦我們出面,吸引的目光就多了1說完,站起來:「柳老大,希望我們合作愉快!對了,我們倆見面的事情,越少人知道約好1

柳川澤點點頭:「嗯,我知道,呵呵,合作愉快1

「行,那我就先走了!有事情,給我打電話1六子說完,從兜里掏出名片,遞給柳川澤。

柳川澤接過來,放在桌子上,一直把六子送出了雲空的大門。

看著a8車消失在拐角,柳川澤眼睛眯了起來,這個人就是蕭風所說的大魚么?

別墅中,蕭風打量著新換好的房門,滿意的點點頭:「嗯,不錯,呵呵,師傅,謝謝你們埃」

「木有事兒,這是俺應該做的1安裝的工人憨厚的笑了笑,開始收拾工具。

「老闆,俺們走了!有事兒,您隨時給俺打電話,俺上門服務。」兩個工人收拾完,看著蕭風說道。

蕭風點點頭,把兩個工人送出了別墅。回來重新看著房門,咧嘴笑了笑,奶奶的,中間加了鋼板的門,不信韓爽還能給我踹壞咯!

蕭風剛準備去叫丁丁出來看看對這個門滿意不,就聽房間中的手機,發出刺耳的鈴聲。

「奶奶的,改天把鈴聲也換成慕容雪的,那聽著多舒坦1蕭風嘟囔著,抓起手機,按下了接聽鍵。

「喂?剛才么?好,我知道了!不要著急,記得放長線釣大魚!行,有情況,隨時給我打電話1蕭風眯著眼睛掛斷電話,魚兒終於上鉤了嗎?

十方勢力?看來,矛頭直指郝家呀!蕭風坐在床上,不斷的分析著。良久,蕭風臉上浮現出邪笑,郝天來,你就這麼著急想置我於死地嗎?呵呵,該給你送個充氣娃娃玩玩了!

天色,漸漸的暗了下來。

蕭風坐在沙發上看電視,就聽門聲響起,林琳從外面進來。「小丫頭,下班了?」

林琳走到沙發旁,見沒其他人後,這才雙手搭在蕭風肩膀上:「風哥,我和你商量件事。」

「說吧,什麼事?」蕭風拉著林琳坐在腿上,在她臉上親了一口。

林琳有些心虛的向樓上看了眼,掙扎一下:「快放下我,別讓嫂子看到。」

「沒事。」蕭風非但沒放,更用力的抱緊了林琳。當然,他的抱法很有技術,兩條胳膊正放在林琳的胸上。

林琳掙扎無效,只能臉色紅潤任由蕭風抱著:「夏市長讓我給他做乾女兒。」

「什麼?夏長春要收你做乾女兒?」蕭風不淡定了,眼珠子瞪得溜圓。

林琳點點頭:「嗯。」

蕭風看著林琳漂亮的臉蛋,心裡暗罵,麻痹的,夏長春不會是打林琳的主意吧?只要你老小子敢打主意,我管你是市長還是省長,先閹了再說!

這不怪蕭風多想,畢竟這年頭,這些當官的,就好這一口兒!前一陣新聞上報道多少了,又是乾爹門,又是坑爹門的!

「這個,林琳,你的意思呢?」蕭風盡量委婉的問道。這小丫頭傻乎乎的,哪裡會是夏長春那種政壇老狐狸的對手。

林琳看著蕭風,笑了笑:「風哥的意思,就是我的意思咯。」

「夏長春怎麼想起讓你給他做乾女兒來了呢?」蕭風裝作疑惑的問道。

「不是他啦!是他的夫人,楚阿姨。是她先提出來的。」

「……」蕭風恍然,原來是自己多想了。

蕭風捏了捏林琳的鼻子:「說,你給市長夫人灌了什麼**湯了?讓她都動了收乾女肌!

「哪有啊1林琳躲開蕭風的手。

「既然人家都開口了,拒絕多不好!行,我同意了!不過,無論和誰交往,都要留個心眼,聽見沒?」蕭風叮囑的說道。

林琳眼中閃過狡黠,指著蕭風:「那和你呢?」

「額,和我?」蕭風沒想到林琳能這麼問,撓了撓頭:「和我自然是不用,我哪能害你啊1

林琳掩嘴輕笑,又和蕭風膩了會,這才上樓換衣服,準備做飯。

飯菜還沒做好,張雪和火舞就陸續從外面回來了。張雪直接上樓做作業,火舞則對蕭風打個招呼后,衝進了廚房。

「哇,好香啊!林琳,今晚做什麼好吃的?」火舞從後面摟住林琳,滿臉饞相的問道。

「哎呀,我正忙著呢,快鬆手1林琳掙扎出來,看著火舞:「宮保雞丁,腰果蝦仁,松子魚,梅菜,還有土豆絲。」

火舞吧嗒著嘴巴:「嘿嘿,有口福了!我上樓換下衣服,一會下來幫你做飯1說完,快步跑上樓去。

蕭風坐在沙發上,看著蹦跳上樓的火舞,有些犯愁了!今天的晚飯,能吃消停嗎?火舞vs丁丁,韓爽估計也能找自己pk吧?

半小時左右,飯菜做好,擺上了餐桌。到這會兒,蕭風忽然發現,自己的擔心,貌似是多餘的。

丁丁沒有下樓,在房間中廢寢忘食的研究著青銅花瓶和金絲楠木佛珠。少了丁丁,火舞自然翻騰不起大浪。至於韓爽,壓根晚飯就沒有回來吃。

蕭風捧著飯碗,目光掃過韓爽的空位,心裡有些擔心,她怎麼沒回來?不會一生氣給搬走了吧?

想到早晨對自己開槍的韓爽,蕭風又開始鄙視自己,你他媽這不是賤么!沒人折騰你了,用子彈射你了,你倒還不習慣了?

晚飯風平浪靜的吃完,火舞滿臉的無聊,想必是因沒有丁丁和她鬥法的緣故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