熱門搜索:
當前位置:爬書網>書庫首頁>都市言情>玩美房東>第二百九十章婚宴結束
小說:| 作者:| 類別:

第二百九十章婚宴結束

小說:玩美房東| 作者:寂寞的舞者| 類別:都市言情

蕭風話落,手機那邊的紅桃a陷入沉默。足足十幾秒鐘,他咆哮起來:「黑桃a,你吹什麼牛逼?打我三個?還跟玩一樣?他是鹹蛋超人么?」

「呵呵,不信嗎?那我問你,咱倆拼一下,誰輸誰贏?」蕭風對於紅桃a的反應,絲毫不感覺意外。

「……」紅桃a又沉默一下,最後試探著問道:「五五?」

「嗯?你什麼時候能和我五五了?」蕭風聲音泛起冷色:「等我回去,咱倆再比一次?」

「六四,最大限度了1紅桃a忙改口說道。

蕭風聳聳肩,也不再去計較這個:「嗯,那你覺得,我三個綁在一起打不過的人,打你像不像玩一樣?」

「你沒騙我?」紅桃a有些相信了,趕忙問了一句:「堂堂黑桃a,也承認技不如人?」

蕭風笑了笑:「他是我兄弟,我打不過他又怎麼樣!得了,憑他的戰鬥力,你再幫襯著點,應該可以創作奇,在最短的時間內,打造出一個五星a級1

「黑桃a,你在poker創造了一個奇,現在又要創造一個嗎?」紅桃a有些意動的問道。

蕭風重新點上煙:「我蕭風,向來不缺少奇!我的兄弟,同樣如此1

「黑桃a,那你得好好想想,無論有誰罩著他,他都得去完成任務指標,才能升得上來!當年你拿下幾個特殊任務,幾次生死一線,才升到了黑桃a的位置啊!你的兄弟,會有你那麼好運嗎?」

蕭風掃了眼無名,點點頭:「我相信我的兄弟!我更相信,在絕對實力的面前,其實運氣算不了什麼1

「好,那三天後,我在西羅島等他!好了,先掛了。」紅桃a見蕭風決定下來,也不再多說什麼,掛斷了電話。

蕭風收起手機,晃了晃脖子:「無名,三天後,西羅島!記住,在poker不要相信任何人,包括這個紅桃a!在poker相信別人的人,往往死的最早,死的最慘1

「嗯,我知道了1無名毫無生氣的眼睛中,燃燒起蓬勃的戰意!小王?不,他的目標,是poker的大王!他要把這股勢力,收為己有,化作蕭風手裡的一把尖刀,能征戰四方的尖刀!

蕭風又和他聊了幾句poker的等級制度,包括大王,小王,四個a,諸多星級a,還有k,q,j等等!

兩人聊了許久,蕭風才看了看腕上的表,站起來:「走吧,回去繼續喝酒1

「我回學校,不進去了。」無名也站起來,搖搖頭說道。

蕭風也不再勉強無名:「好,那你先回去吧!明天幾點的飛機?」

「八點半。」

「那今晚大家出來再聚一下吧!叫上雲霆飛和阿泰,我這邊叫上張羽火天,還有林默,就我們這些人。」蕭風想了想說道。

無名點點頭:「好1

「那你先回去吧,我進去瞅瞅。」蕭風按滅香煙,拍了拍屁股上的塵土。

無名看了蕭風一眼:「妖刀和火焰女留給你做貼身保鏢,如果你出了什麼事,我定會親自回來,讓他們兩個求生不能,求死不得1沙啞的聲音中,隱匿著無邊的殺意。

蕭風苦笑,拍了拍無名的肩膀:「呵呵,放心吧,我能有什麼事!等九泉的事情處理完后,我就去北京把身體的毛病給解決掉!無名,注意保重身體,你又單薄了很多。」蕭風捏著無名肩膀說道。

無名點點頭:「嗯,我走了。」說完,不再停留,轉身向著樓梯走去。

蕭風看著無名的背影,忍不住問了一句:「你為什麼不走電梯?」

「我不喜歡太擁擠。」無名頭也不回,身體消失在了拐角。

蕭風聳聳肩:「這個怪胎,唉,真是愁人的1說完,也向著婚宴大廳走去。

蕭風剛準備進婚宴大廳,就見妖刀端著一杯酒,迎面從裡面出來。「妖刀,幹嘛去?」

「風哥,一號呢?」妖刀向蕭風身後掃了幾眼,沒有看到無名的身影。

蕭風目光落到酒杯上,明白過來:「他走了1

「走了么?和我猜想的一樣,他不會再留下。」妖刀臉色有些黯淡。

蕭風笑了笑,看著妖刀的臉:「妖刀,他不喜歡這種氛圍而已,不是因為你!他臨走的時候,讓我轉告你和火焰女,祝你們幸福1

「不,一號不會說這種話的!風哥,你先進去,我去看看能不能追到他1妖刀端著酒杯,拔腿向著電梯跑去。

蕭風看著妖刀的背影,無奈的聳聳肩,進了婚宴大廳。

妖刀按下數字『1』,電梯一路向下降去。從電梯出來,妖刀目光掃過大堂,沒有見到無名的影子。「他走了么?一杯喜酒都沒喝?」妖刀臉上浮現出失落,嘆了口氣。

「你在找我嗎?」忽然,一個沙啞的聲音自妖刀身後響起。

妖刀嚇了一跳,來人竟然能悄無聲息的進入自己三米之內?可下一秒,他就笑了,是一號!轉過頭,看著全身籠罩在黑袍中的無名,雙手舉起酒杯:「一號,這杯酒,我敬你的1

「為什麼?」

「當初如果不是你救我,我已經死了1妖刀認真的說道。

「救你?那是因為我不想讓風手裡的尖刀斷掉!你活著,可以為風殺人,做他交代的事情1無名的聲音,沙啞而冰冷。

妖刀一愣,隨即心裡苦笑,你能不能不要說出實話?「無論怎麼說,你救了我事實!還有,謝謝你成全我和火焰女1

「按照我的本意,我想殺了你們兩個,然後把你們的皮,掛在小島的旗杆上1無名的聲音更加冰冷:「風因為你們兩個的事情,打了我一拳1

「……」妖刀知道無名說得出做得到,真能把他們的皮掛在旗杆上。小島的旗杆上,現在就掛著一張人皮。據說,那張人皮是曾經二號的。因為他頂撞了蕭風,所以被無名扒掉了皮,掛在旗杆上,以儆效尤!

妖刀舉著酒杯,認真的說道:「無名,從現在起,我不再叫你一號!你放心,無論發生什麼事,只要有我和火焰女在,不會讓風哥傷到一根毫毛!如果你得知他受傷了,那就說明我和火焰女已經死了!無名,這杯酒是我和火焰女共同敬你的,請1

無名眸子中恢復一絲活氣,最終點點頭,伸手接過酒杯:「好!你今天的話,我記下了!如果風受傷,你和火焰女的人皮,我一定會親手掛在旗杆上1說完,把酒杯伸進大大的黑頭罩中,幹掉了杯中的酒。

「我走了。」無名把酒杯遞給無名,轉身快步離開了雲中塔。

妖刀盯著無名的背影,嘆了口氣,隨後把酒杯放在旁邊的盆景盆上。深深看了眼酒杯,轉身進了電梯。

在妖刀剛一轉身之際,盆景上的酒杯,陡然變成了一塊塊細小的碎玻璃,灑落在地上,閃動著寒光。

妖刀回到婚宴大廳,觸及到蕭風投來的目光,微微點頭,表示追上了無名。

蕭風笑了笑,收回了目光。

「風哥,你看林琳嫂子,那張臉笑得跟花兒一樣1張羽指著右前方的林琳,咧嘴說道。

蕭風順著張羽的手指看去,果然見林琳正舉著紅酒,笑著和火舞說著什麼,那張俏臉紅潤彷彿紅蘋果般。

「舞兒,既然你都知道,為什麼不先告訴我呢1林琳拉著火舞的手,嘟著嘴巴說道。

火舞端著白酒,仰頭幹掉:「呵呵,告訴你哪還有驚喜呢1

「林琳,你這顆鑽戒,估計不下千萬吧。」丁丁調笑著說道:「蕭風可對你真好。」

林琳看著丁丁,心裡倒是怪不好意思的。多長時間了,她一直認為,丁丁是蕭風的正牌女朋友。甚至丁丁回來后,她心裡都有負罪感。可是現在,這變化也太大了吧!丁丁從正牌變成女房東,自己從女房客,直接變成了正牌女友,搞得她不知道該哭還是該笑了。

「不知道呢1林琳看著手上碩大的鑽戒,滿臉的幸福。讓她幸福的,不是這顆鑽石有多大,而是在於誰送的0丁丁姐,你不許取笑我哦。」

「哈哈,當然不會了!林琳,等我把他們都趕出去,就你留下來和做伴吧1丁丁餘光掃過火舞,對林琳笑著說道。

林琳聽到這話,還沒等反應呢,就見火舞一拍桌子:「你妹的,釘子你什麼意思?」

「火舞,你說話客氣點1丁丁皺起眉頭:「我是房東,別墅不出租了,不行么?」

蕭風正盯著這邊看呢,見丁丁和火舞又拍了桌子,嚇得趕忙端著酒杯,向著這邊走來:「我說兩位姑奶奶,咱能別在這掃場子么?有啥事,咱回別墅再打,行不?」

火舞瞪了丁丁一眼,勉為其難的點點頭:「好吧,給風哥個面子。」

丁丁撫摸著手腕上的佛珠,心裡暗道,看在佛珠的份上,就聽蕭風一次吧!

蕭風見兩人不吱聲了,這才鬆口氣,妹的,差點世界大戰啊!

舞台上的表演漸漸落幕,婚宴也進行到了尾聲。

劉靚重新站在舞台上,手持話筒,目光掃過全場:「各位來賓,請我們站起來,端起你們的酒杯,共同祝賀這對新人,相濡以沫,白頭偕老1

所有人都端著各自的酒杯,從座位上站起來:「祝,相濡以沫,白頭偕老。」

早已經站在舞台上的妖刀和火焰女,也都舉杯,看著下面:「謝謝大家的捧場,乾杯1

「乾杯1碰杯的聲音,響徹整個婚宴大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