熱門搜索:
當前位置:爬書網>書庫首頁>都市言情>玩美房東>第二百九十三章晚上給你留門
小說:| 作者:| 類別:

第二百九十三章晚上給你留門

小說:玩美房東| 作者:寂寞的舞者| 類別:都市言情

五點半左右,客廳門打開,林琳等人從外面走了進來。

「哇,好香啊,是誰做的飯?」火舞抽了抽鼻子,驚訝的問道。

林琳也有些疑惑,難道是風哥回來了?他還會做飯嗎?念頭還未轉完,就見蕭風戴著圍裙,從廚房中出來。

「哈嘍,我的美女房客們,都去洗洗手,準備吃飯了。」蕭風把菜擺放在餐桌上,微笑著說道。

林琳看著蕭風,小心臟不可抑止的『砰砰』跳動著,心情異常的激動。「風哥。」

蕭風走到林琳面前,伸手颳了刮她的鼻子:「洗手去,今天風哥給你做飯吃。」

「嗯嗯。」林琳嘴上答應著,腳下卻沒有動彈。

「哎呀,行了,別在這秀恩愛了1火舞撇撇嘴,鑽進了洗手間。

丁丁在林琳臉上捏了一把:「看看你這幅小女人的姿態,哈哈。」說完,也衝進洗手間。

韓爽自始至終,冷著一張臉,眼睛看都不看蕭風,向著樓上走去。

「韓爽,洗手吃飯了。」蕭風沖著韓爽背影喊道。

「沒胃口。」韓爽頭也不回,冷冰冰扔下一句話后,上樓去了。

蕭風聳聳肩,難得老子下回廚房,這娘們竟然不給面子,夠狠啊,看我再搭理她的。「林琳,小雪,去洗手吃飯。」

張雪抿著嘴,拉著林琳的手:「走吧,林琳姐,晚上再盯著他看。」

林琳大羞,掐了張雪一把:「小丫頭片子,你胡說八道什麼1

「嘿,洗手吃飯咯。」張雪喊了一聲,向著洗手間走去。

兩人剛進洗手間,就傳出了尖叫聲。蕭風嚇了一跳,裡面這是怎麼了?當他衝進去一看,臉色垮了下來:「火舞,丁丁,你們幹什麼呢?」

林琳和張雪落湯雞般,擦了擦臉上的水:「你們打,能不能不要殃及池魚啊1

火舞和丁丁,手裡拿著個盆,全身同樣濕漉漉的,從嘴裡往外吐水呢。

蕭風剛準備訓一下兩人,怎麼整天鬧啊鬧的,就不能消停點嘛!話還沒說出口,眼睛先瞪圓了,奶奶的,最好天天都潑水玩,嘿嘿,我喜歡!

蕭風的目光,依次掃過丁盯火舞,林琳的胸部,暗暗吞了口口水,真有料啊,給摸嗎?至於張雪,蕭風則強忍著沒有去看。他怕他看了張雪,心裡會有負罪感。

丁丁穿了件白色半透明的襯衫,這會兒被水一潑,完全變成透明衫了。那對不算太大,但絕對勻稱渾圓的酥胸,傲然挺拔,貼在白襯衫上。

蕭風嘀咕,如果沒有黑色乳罩遮擋,絕對會露出那兩顆紅葡萄的!嘿,不知道這顆葡萄,是個什麼滋味呢?

與丁丁比較,火舞也不多承讓。一件大領低胸小衫,被水一濕,向下墜去。大半個白色乳罩,裸露在外。尤其是呈弧形的雪白肌膚,更是吸引人眼球,煞是迷人。

「咳咳,丁丁,火舞,你們兩個能不能消停幾天?」蕭風目光轉動,一會看看這個胸,一會看看那個胸,產生一種眼花繚亂的感覺。唉,雖然都是一團肉,但各有各的味道吶!

如果這會有人問蕭風,最幸福的事情是什麼?風哥會很負責任的告訴你,幸福就是租個別墅,養著一群女房客,沒事就看她們潑水玩!

丁丁掃了眼蕭風:「蕭風,抓緊時間,帶著你的房客都搬走!當然,林琳可以不搬1

「哼,你憑什麼讓我搬?趕緊開個價,這別墅我買了1火舞絲毫沒有做房客的覺悟,直接和女房東頂上了。

「哎呀,你們別吵了,好不好?都回房間換換衣服,一會下來吃飯了。」林琳拉著兩人,忙說道。

丁丁和火舞互相看看,冷哼一聲,並肩走出洗手間,向著樓上走去。

蕭風眼巴巴的見兩人上樓,舌尖舔了舔嘴唇,落到林琳的胸前:「林琳,小雪,你們也回去換衣服吧。」

「嗯。」兩人點點頭,匆匆上樓去了。

蕭風嘆口氣,這丁丁不是說住個兩三天么?這都兩三天了,怎麼還沒有要走的意思?蕭風有些頭疼,拍了拍腦門,去餐桌為女房客盛粥去了。

五分鐘左右,幾個女孩從樓上下來。在林琳身後,還跟著韓爽。「韓爽姐,風哥第一次做飯,一定要嘗嘗哦。」林琳拉著韓爽的手,輕聲笑道。

韓爽點點頭:「嗯。」

眾人依次坐下,火舞和丁丁依舊緊鄰著蕭風。蕭風目光掃過兩人,下意識的把雙腿夾緊,免得被一會再踢到蛋蛋。

果然,剛一坐下,火舞和丁丁兩人再次針尖對麥芒,時不時斗著筷子。最後戰鬥升級,差點動手端盤子向對方砸去。

「妹的,不吃了,怕被你傳染艾滋呀1火舞又像上次那樣,把筷子扔在了桌上,冷笑著說道。

這一次,林琳決定為火舞掃掃盲。「舞兒,艾滋是不通過唾液傳播的。」

「……」火舞看了林琳一眼:「你這話的意思,就是說釘子的艾滋,不會傳染給我?」

丁丁大怒:「火舞,你找事么?」

「對啊,我就找事兒,怎麼著!韓爽,咱倆聯手,把她扒光了扔大馬路去吧?」火舞很輕蔑的看著丁丁,冷笑著說道。

韓爽聽到火舞的話,搖搖頭:「我沒興趣。」

「那我自己來吧1火舞晃了晃脖子:「釘子,如果我把你扒光扔馬路,你會不會哭啊?」

「欠揍1丁丁再也忍不住,抬腳向著火舞踢去。

火舞時刻注意著丁丁,見她動腳,也不再客氣,右腳用力踹向對面。同時,右手一把抄起了面前的盤子,準備扣在丁丁的臉上。

『啪』的一聲,兩人的腳撞在一起,巨大的力量,讓腳再次改變方向,向著蕭風褲襠撞去。

火舞和丁丁戰鬥,蕭風也不輕鬆,一直盯著兩人呢。見兩人一抬腳,他就知道不好,受傷的總會是自己!雙腿分開,猛地夾住了兩人的腳,也不松腿:「火舞,丁丁,吃飯吧。」

火舞和丁丁被蕭風夾住腿,抽也抽不回來,一時間臉色有些怪異。

「蕭風,你別夾著我1丁丁皺起眉頭,瞪著蕭風喊道。

蕭風嘴角抽了抽:「我沒有夾著你,哪有那功能。」

「……」丁丁又羞又氣,這個流氓嘴裡就沒什麼好話!

火舞對著丁丁豎起中指:「風哥夾你,是看得起你!既然反抗不了,那就好好享受吧1說到這,轉頭看向蕭風:「風哥,你夾得我好爽啊1

「噗…」蕭風一口粥噴了出來,趕忙鬆開兩人。「咳咳,舞兒,你給我好好說話,什麼亂七八糟的1

晚飯在硝煙瀰漫中結束,蕭風鬆了口氣,奶奶的,要不是自己反應快,今天蛋蛋又得光榮一回。

幾個女孩子把碗筷收拾了,蕭風則坐在沙發上,無聊的看著電視劇。「林琳,過來。」

林琳聽蕭風叫自己,嫩臉一紅,輕輕撫摸著手上的鑽戒,向著沙發走去:「風哥,你叫我?」

蕭風拍了拍腿上:「過來坐。」

林琳回頭看了眼火舞等,不好意思的笑了笑,坐在蕭風旁邊:「風哥,有事嗎?」

「呵呵,風哥做飯好吃么?」蕭風攬著林琳的肩膀,笑著問道。

林琳點點頭:「嗯,很好吃呢。」

「呵呵,以後我經常給你做飯吃,好不好?」蕭風捏了捏林琳肥嘟嘟的臉。

「不好,風哥是做大事的人,怎麼可以經常給我做飯吃呢1林琳皺著鼻子,滿臉可愛的說道。

蕭風笑了笑,把她摟在懷裡:「小丫頭,從今天起,你就是我的女朋友了。」

「嗯。」

「我會守護你一輩子,讓你幸福1蕭風輕聲說道。

「我相信。」林琳點點頭,滿臉的幸福之色。

蕭風笑了:「這麼相信我?」

「嗯,比信我自己,都要相信。」林琳認真的說道。

蕭風心中感動,趴在林琳耳邊,低聲說道:「小丫頭,今晚我去你房間睡哦!嘿嘿,我十點多回來,記得給我留門。」

林琳臉色大紅,風哥這話是什麼意思?讓我給他留門?今晚要了我嗎?心中少許害怕,少許害羞,更多的是幸福。今晚,自己就可以成為風哥的女人了!真正的女人!

「小丫頭答應了沒?」蕭風見林琳不說話,又問了句。

林琳低著腦袋,哪還敢看蕭風。「嗯。」

「『嗯』是什麼意思?我要你對我說,『我晚上給你留門』。」蕭風捧著林琳的臉,忍不住逗她道。

「我,我晚上給你留門。」林琳趴在蕭風的肩膀上,聲音細若蚊哼。

「哈哈。」蕭風大笑起來,引得火舞等人紛紛側目。蕭風也不去管她們,低聲說道:「好,那晚上等我哦!嘿嘿。」

蕭風又和林琳溫存了會,看了眼手錶:「我出去聚個會,大概十點左右回來。」

「嗯,我等你。」林琳強忍著嬌羞,點點頭。

蕭風站起來,在林琳額頭輕吻一口:「我走了。」說完,又和火舞等人打個招呼,開著車直奔南城地獄火。

林琳站在門口,一直等賓士車消失后,這才轉過頭,拉著火舞的手:「舞兒,你為什麼要這麼做?」

「呵呵,風哥開心幸福就好。」火舞輕鬆的笑了笑,攬著林琳的肩膀:「嫂子,嘿嘿,鑽戒借我玩幾天唄?」

「嗯。」林琳有些疼惜的看著火舞,就要把手上的鑽戒摘下。

「哎呀,我逗你玩的!風哥送你的,如果他發現在我手上,那還不得找我拚命啊1火舞開著玩笑說道。

「我會找機會,告訴風哥的。」林琳認真的說道。

_____________

我當叔叔了,哈哈!姐姐生孩子,在醫院呆了一上午。十一點多才回來,抓緊時間碼字呢!小傢伙好醜,難道小孩子都這樣么?嘿嘿……今天必須四更,甚至五更哦!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