熱門搜索:
當前位置:爬書網>書庫首頁>都市言情>玩美房東>第二百九十六章囂張無理由
小說:| 作者:| 類別:

第二百九十六章囂張無理由

小說:玩美房東| 作者:寂寞的舞者| 類別:都市言情

包房門再次打開,胖子在十幾個人的簇擁下,滿臉囂張站在門外。他剛準備抬腳進來,就見一道黑影落下,重重砸在地上。

『啪』的一聲,玻璃破碎的聲音響起。

胖子盯著面前的碎酒瓶,原本囂張的臉色陰沉下來:「小子,你這是在找死1說著,一揮手:「兄弟們,把他們都從窗戶上扔下去,出了事兒我頂著1

「好。」胖子身後的人,紛紛捏著拳頭,湧進包房中,向著張羽逼近。

張羽嘲弄的笑著,攤攤手:「胖子,你要比人多是嗎?呵呵,那你走到窗邊,向下看看,到底是誰的人多。」

胖子見張羽如此淡定,也有些懷疑起來。「王八蛋,我今天撂下…」

「啪」,又一個酒瓶子拍在了胖子的頭上,張羽搖搖頭:「你不用撂話了,我知道你要威脅我。」說完,拍拍手,走到窗邊,沖著下面喊了聲:「小刀,老炮,你們帶幾個人上來。」

「好1下面傳出兩聲大喝,就見小刀和炮手湧進岳陽樓,向著三樓沖來。

「媽的,滾開。」炮手脾氣火爆,一腳踹在擋在面前的人蛋蛋上,囂張的走進包房:「羽哥,我們來了。」

張羽笑著點點頭:「帶了多少人?」

「沒多少,加起來一千。」小刀這會也進來,掃了眼胖子:「如果不夠,可以打個電話,再叫來一千。」

胖子聽到這話,臉色變了變。不過他卻並不相信,對方能喊來一千人。在九泉,能有這樣勢力的,大概也只有四大黑幫能做到吧!

胖子走到窗邊向下一口,雙腿都有些軟了,奶奶的,外面全是黑壓壓的人,堵在岳陽樓門口呢。他現在很想問問王經理,岳陽樓有後門么?

蕭風沖張羽打個眼色,張羽明白的點點頭,緩步走到胖子面前:「魏總是吧?今天這事兒,你想怎麼解決?」

胖子盯著張羽,忍著心中害怕,惡狠狠說道:「你跟我玩黑幫嗎?小子,有種你等著,我現在就給西城骷髏團老大丁梓航打電話,我讓你們所有人都走不出西城1

『啪』,張羽一個大耳刮子甩了上去:「丁骷髏?準備讓他來嚇唬老子?草,老子嚇大的啊1

胖子捂著臉,大怒:「王八蛋,今天我要宴請的也是個大人物,你們死定了1說著,就要還手打張羽。

「我擦!敢打老子的老大?」炮手怒了,一腳踹在胖子腰上,把他給踹翻在地。

「得了,炮手,別打傷人家。」張羽擺擺手,蹲在胖子面前,從他身上找出手機,扔到他胸前:「來,給丁骷髏打電話,讓他趕緊帶人過來!還有你那位大人物,也抓緊時間叫過來。」

胖子看著囂張的不可一世的張羽,有種要哭的滋味了。骷髏團都不害怕?他們到底是什麼人?聽口音,像是九泉本地人吶!難道,他們沒聽說過骷髏團?「你們給我等著。」說著,撥出了號碼。

火天皺起眉頭,有些擔心的問道:「風哥,阻止一下小羽子嗎?」

「呵呵,你在擔心西城骷髏團么?放心吧,如果丁梓航不是傻瓜,那不會跟天門開戰的。」蕭風搖頭輕笑著。

「那萬一他是傻瓜呢?」火天翻個白眼、

蕭風笑了:「如果他是傻瓜,那就趁著這個機會,滅了他的骷髏團吧!一個傻瓜執掌的幫派,會有多強悍?」

「丁梓航能坐上西城霸主,肯定不會是傻瓜。小羽子這傢伙倒好,只顧自己耍威風,明天他拍拍屁股滾蛋了,留下爛攤子讓我來收拾。」火天沒好氣的說道。

「喂,丁梓航,我在岳陽樓被人打了!是啊,你趕緊帶人過來,替我出口氣!對了,多帶點人,他們叫了一千多個。」胖子沖著手機喊道。

胖子掛斷電話后,又撥出一個號碼:「喂,海少,你在哪呢?快到了?我在岳陽樓遇到麻煩,你直接上三樓吧。」

兩個電話打完,胖子底氣壯了不少。緩緩從地上爬起來,指著張羽和炮手:「你們兩個,我記住了1

炮手又怒,剛準備再動手時,張羽拉住了他:「得了,老炮,人家是有大背景,大後台的!在這等會,看看他到底能把哪個阿貓阿狗叫過來!踩人嘛,要一踩到底,那才爽呢!踩這種小蝦米,真心沒感覺。」

炮手向來尊重張羽,點點頭:「行,一會一起揍。」

「小羽子。」蕭風開口了。

張羽回到座位上,看著蕭風:「怎麼了,風哥。」

「丁梓航來了,如果他是個傻瓜,那今天就留下他,讓西城混亂去吧!如果他是個聰明人,就給他個面子,今天這事兒就這麼算了。」蕭風低聲說道。

張羽點點頭:「嗯,我明白了1

胖子站在門口,時不時看看手腕上的勞力士金錶,心裡暗自著急,怎麼還不來!就在他翹首盼望時,樓梯上響起一個聲音:「魏總,遇見什麼麻煩事兒了?外面怎麼那麼多混混,你叫來的?」

胖子聽到這個聲音,心中一喜,臉上的肥肉堆積在一起:「海少,你來了!那些人不是我的,是對方的人!剛才我已經給丁梓航打過電話,他一會就帶人過來。」

「我倒想看看,是誰還敢在你面前找不自在1被成為『海少』的人冷笑著,向著包房走去。

胖子大喜,只要海少能出頭,那今天這事兒就得解決了!堂堂市長家的公子,還會擺平不了幾個混混?

海少站在門口,眼睛向著裡面看去。忽然,他注意到了一頭銀髮的張羽,不由得心中一驚,怎麼是他?再仔細一看,張羽身邊的,可不是那個魔鬼蕭風嗎?這下子,海少的腿有些軟了,臉也隱隱作痛。

「海少,你怎麼了?」胖子見海少身體有些搖晃,忙扶住他問道。

海少心裡大罵,老子平時都躲著蕭風,現在倒好,竟然撞他眼前來了!怎麼辦?今天可怎麼辦?走,對,趁他還沒注意自己,趕緊離開這裡。想到這,拔腿就要離開。

「胡海,既然來了,幹嘛又要走?」蕭風抬起頭,似笑非笑的看著臉色蒼白的胡海。

火天三人聽蕭風這麼說,盯著胡海仔細看了幾眼,這才恍然想起,他不是上次在醫院門口,被風哥猛抽耳光的醫生么?他好像還是副市長的兒子,是個官二代呢。

胡海心裡一哆嗦,臉上露出討好的笑容:「蕭先生,您怎麼在這?」

「我?呵呵,我等人來把我從窗戶上扔下去呢。」蕭風輕笑著,上下打量幾眼胡海:「你小子最近小生活挺舒坦,都胖了不少。」

「呵呵,混日子而已。」胡海忙點著頭,餘光掃過胖子,心裡暗罵,你得罪誰不好,幹嘛要得罪這個魔鬼呢0蕭先生,我就是來岳陽樓吃個飯,現在吃完了,我先走了。」

「慢著。」蕭風從椅子上起來,走到胡海面前:「海少,我感覺你好像剛來吧!剛才這位大哥,說打電話叫人來收拾我。呵呵,我沒想到,他找的海少竟然是你。看來,咱倆還真有緣,你說呢?」

胡海堆笑著點頭:「嗯,嗯,有緣埃」

胖子臉色慘白,這些到底是什麼人?常務副市長的公子,見到他們都得一臉討好?就在他胡思亂想之際,耳邊響起一個聲音:「海少,既然你來了,那今天你打算處理?把我從窗戶上扔下去?」

胡海嚇了一跳,腦袋搖的跟撥浪鼓般:「蕭先生,您說笑了,說笑了,我哪敢埃」

「胡海,去,抽這個胖子一耳光,今天我讓你完整的離開!要不然,估計牙科醫生又得賺錢了。」蕭風漸漸有些無聊,指著胡海說道。

胡海雙腿一軟,那天醫院門口的事情,一幕幕清晰的浮現在他的面前。那天受的屈辱,是他一輩子的陰影和痛苦。奈何,他又沒有勇氣去打破這個陰影。好不容易把蕭風送上法庭,卻又被他當庭翻供,成為最大的贏家。自那天從法院逃跑后,他就暗暗發誓,以後一定要躲著蕭風走,免得再被他折磨。

「蕭先生,這…」胡海看著蕭風:「魏總今天請我吃飯,我…」

「胡海,給臉不要臉了是吧?我記得,那天在法庭觀眾席上,你和劉磊坐在一起吧?呵呵,那件事情,是不是你也有參與呢?」蕭風伸手,拍了拍胡海的臉,冷笑著問道。

蕭風侮辱性的動作,並沒有讓胡海大怒,反而更加的害怕起來。「蕭先生,那,那是個誤會!一切事情,都是劉磊做的,跟我沒有一點關係!那天他告訴我,說有熱鬧可看,我,我就去了。」

「呵呵,那天的熱鬧好看嗎?」蕭風輕笑著。

「不好看~」

「嗯?」蕭風皺起眉頭。

「好看,太精彩了。」胡海忙說道。

蕭風嘴角翹起,點點頭:「嗯,那天你在法庭的事情,我可以不和你計較!現在,你去給我抽胖子的耳光,我說什麼時候停下,就什麼時候停下。」

「我,好1胡海咬咬牙,抱著寧肯得罪魏總,也不得罪蕭風的想法,猶豫著點點頭。

「海少,你這是做什麼1胖子強忍著怒氣,瞪著胡海問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