熱門搜索:
當前位置:爬書網>書庫首頁>都市言情>玩美房東>第二百九十七章滅了天門?
小說:| 作者:| 類別:

第二百九十七章滅了天門?

小說:玩美房東| 作者:寂寞的舞者| 類別:都市言情

胡海看著胖子的肥臉,露出苦笑:「魏總,你不該得罪他們1

胖子臉上肥肉再抖,氣得咬牙切齒:「海少,憑你的身份,在九泉需要怕他們么?」

原本胖子不說這話還好,現在這麼一說,就彷彿揭了胡海傷疤了般。是啊,憑身份,誰敢對他怎樣?奈何,偏偏蕭風就當著那麼多人的面,給他把滿口的牙打掉了,還碾碎了他的尊嚴!

胡海怒氣上涌,這個死胖子是在笑話自己嗎?媽的,要不是你,我今天怎麼會見到這個煞星,再一次被他侮辱呢?越想越氣,揚手一耳光抽在胖子臉上。

胡海含怒出手,自然用了大力氣。清脆聲響起,讓蕭風忍不住抽了抽嘴角,替胖子疼得慌。

「胡海1胖子被這一巴掌抽蒙了,想動手又不敢,只能憤怒的咆哮著:「你他媽腦子有尿么?」

「敢罵我?」胡海又是一耳光抽了上去,巴掌甩的震天響。

幾巴掌打下去,胖子哪裡還顧得上什麼市長兒子孫子的,也一把掐住了胡海的脖子,抬腳向著他踹去。「我讓你打我,草泥馬!我讓你打我,草泥馬-…」

蕭風聳聳肩,饒有興趣的看著打在一起的兩人。「唉,官二代如今不好混啊,誰都能動手打幾下。」

正與胖子糾纏的胡海,聽到這話彷彿吃了『偉哥』般,立馬生猛了不少,一拳砸在胖子的眼睛上,直接淤青一片。「死胖子,我揍死你1

胖子被封了一隻眼睛,只能瞪著另一隻,仗著自己肥胖的身體,一下把胡海撲倒在地上,揮舞著大巴掌,『啪啪』的抽著胡海。

包間中的人,全都盯著地上翻滾的兩人,打得還真激烈埃張羽則對蕭風豎起拇指:「你丫的太腹黑了1

蕭風輕笑:「你說,現在要是丁梓航來了,會不會也參與進去?」

「如果真這樣,那我可得用手機拍下來,髮網上去。題目就叫做『西城黑道大佬,與兩男大搞激情,翻滾在包房』。」張羽大笑著說道。

幸好包房夠大,才能讓胖子和胡海在裡面滾開。打著打著,兩人來到窗前。胡海一腳把胖子踹下去,扶著牆站了起來:「胖子,你今天敢打我,你完了1

胖子這會也豁出去了,打都打了,現在怕毛線0哼,就算完了,我也得把你打成殘廢1難怪他會如此怒,自己原本依仗的靠山,卻發現非但靠不住,反而還要來壓死自己!

胖子說完,抓著窗檯向外看了眼。下面依舊黑壓壓的一片人,全都仰頭盯著三樓,手裡拿著明晃晃的傢伙。

胖子知道,今天自己算是撞到鐵板了!要不然,胡海也不會怕的要命!看來,自己唯一能指望,就是丁梓航了!這會他已經沒有退路,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。

胡海剛準備揮舞著拳頭再上,蕭風開口了:「海少,住手!呵呵,對於你的表現,我很滿意!來,坐下一起喝杯酒1

胡海松下一口氣,別看他剛才打得激烈,其實其中也不乏做戲給蕭風看的。現在見他終於喊停,一顆心落進肚子里。

「蕭先生,我想離開,可以嗎?」胡海捂著紅腫的腮幫子,看著蕭風問道。

蕭風笑了笑:「著什麼急,一會還有好戲看呢!來,過來坐。」說完,指著一張椅子說道。

胡海沒辦法,乖乖的過去坐下。坐在椅子上,他心中也暗恨自己,怎麼就那麼怕蕭風呢?

蕭風親自給胡海倒了杯酒,遞給他:「海少,你辛苦了。」

胡海忙雙手接過酒杯,點頭感謝后,只是端在手裡,沒有去喝。不是他不想喝,而是喝不了。滿口的假牙,已經全部鬆動。喘口氣腮幫子都疼,何況喝酒呢。

蕭風不去管胡海,轉頭看向胖子:「魏總,你還想在這間包房吃飯么?」

胖子想服個軟,但又咽不下這口氣。憑他和丁梓航的關係,平時走在西城,誰敢招惹他。今天被人先是侮辱,又被狠揍一頓,這口氣不能咽下去!

「想1

蕭風笑了:「呵呵,真是硬漢1說完,點上一顆煙:「那我們就等等吧,看丁梓航什麼時候來。」

丁梓航並沒讓眾人等多久,五分鐘左右,帶著兩個小弟從外面進來。當他目光掃過張羽時,嘆口氣,果然是天門的人吶!剛才他在電話中聽對方叫來一千人後,就猜測對方是四大黑幫里的。

東城距離西城最遠,東興會自然不太可能來西城鬧事。北城雲社最近出了大事,老大都讓人干成植物人了,更不會出來得瑟。唯一有可能的,就是南城天門了!最近一段時間,天門在道上可謂是風光無兩,煞是威風!

丁梓航在掛斷電話后,仔細考慮一番后,並沒有點齊人馬,而是帶著兩個心腹小弟,三人開車來到了岳陽樓。憑他的身份,憑『丁梓航』這個名字,九泉就沒有多少人敢碰他!自然犯不著,出門就帶一大幫人之類的裝逼。

「呵呵,原來是天門的兄弟。」丁梓航讓兩個心腹留在門口,自己進來,笑著說道。

火天從椅子上站起來,沖丁梓航點點頭:「呵呵,我們又見面了。」

蕭風上次在法庭見過一面,這次再仔細打量幾眼,就確定下來,這不是個傻瓜0胖子,你的另一個靠山來了。」

胖子猛地見到丁梓航,就彷彿遊子見到親人般,差點激動的都哭了。「丁梓航,你可得為我做主。」

「表哥,你過來。」丁梓航話一落,倒讓蕭風等人心中一驚,難怪這個胖子敢這麼囂張,原來是丁梓航的表哥埃

胖子一瘸一拐的走到丁梓航面前,咬咬牙:「丁梓航,你怎麼才來。」

丁梓航看了眼胖子,皺起眉頭:「他們打的?」

「是那個王八蛋,讓胡海打的1胖子指了指蕭風,怒聲說道。

丁梓航掃過胡海,最後目光落在蕭風身上:「蕭風1

張羽眯起眼睛,緩緩從小腿處拔出三棱軍刺,握在手裡。只要丁梓航敢說什麼難聽的,今天就把他留在這,讓西城亂去吧!

「嗯,我是蕭風1蕭風看著丁梓航,點點頭。

「你果然是個人物1丁梓航緩緩走到蕭風面前,直視著他的眼睛:「今天這事兒,你不需要給我個交代嗎?」

蕭風笑了:「交代?我蕭風做事,向來不喜歡給別人交代1

「那你不怕引起我的怒火,滅了南城天門嗎?」丁梓航冷聲說道。

蕭風還沒說話,張羽摟不住火了。三棱軍刺猛地插在桌子上,巨大的力量,讓軍刺透過桌面,立在桌上閃動著寒光。「丁梓航,你他媽算盤菜么?滅我天門?信不信,今天我讓你出不了岳陽樓1

丁梓航轉過頭,看著張羽:「銀髮羽少,果然囂張!我想,你應該忘了,西城是誰的地盤了吧?」

「我的腳踩在哪裡,哪裡就是我的地盤1蕭風冷冰冰的說道。

「哦?原來天門最狂的不是張羽,而是你蕭風了1丁梓航笑了笑,一股殺氣四溢。

蕭風重新點上煙,點點頭:「丁梓航,你想怎麼解決今天的事情?」

丁梓航回頭看了眼表哥,大腦中念頭電閃而過,最後大笑起來:「看起來,一切都是個誤會!天門的兄弟,來西城,我招呼不周啊1

蕭風眯了眯眼睛,又一個難纏的角色啊0呵呵,我覺得也是個誤會1

「表哥,他們是南城天門的兄弟,今天是個誤會。你過來,和蕭先生道個歉。」丁梓航對胖子打個眼色,笑著說道。

胖子剛才聽對方是天門的人時,立馬沒電了。怪不得敢這麼猖狂,原來是天門!現在見表弟這麼說,倒也沒多猶豫,點點頭:「對不起,今天都是我的錯。」

「張羽,出來和魏總也道個歉,你剛才砸了魏總兩酒瓶,是吧?」蕭風收起諸多心思,轉頭對張羽說道。

張羽拔出軍刺,走到胖子面前:「哥們,對不住了1

表面上看,這件事情得到圓滿的解決!但無論是蕭風、丁梓航,還是天門三少,心裡都跟明鏡似的,這段梁子,算是結下了!

「蕭先生,各位來西城,這頓飯我請了1丁梓航強忍著心中殺意,看著蕭風笑道。

蕭風搖搖頭:「呵呵,天門雖然是新興勢力,但吃頓飯的錢還是有的!丁老大,有事你就先去忙吧1

丁梓航點點頭:「那成,改天我再做東,請蕭先生和天門三少吃飯。」說完,帶著胖子離開了岳陽樓。

「丁梓航,這件事情就這麼算了嗎?」胖子下了樓,吐出一顆帶血的假牙,怒聲道。

丁梓航臉色陰沉,冷冷的笑了:「如果就這麼算了,道上的朋友,會怪我招待不周的!表哥,走吧,今天這口氣,我一定會為你出的1

胖子聽到這話,才咧嘴笑了笑,疼得他又是一陣痛叫。

包房中,蕭風端著啤酒,看著胡海:「海少,喝酒啊!呵呵,一會有興趣,跟我去瞅瞅熱鬧嗎?」

「不了不了,我還有點事,要去忙。」胡海忙搖搖頭說道。

蕭風點點頭:「呵呵,那我就不送海少了,再見。」

胡海聽到這話,彷彿得到聖旨大赦般,趕緊離開包房,飛一般的開車跑了。

「你們說,丁梓航會怎麼招待我們?」張羽把玩著手裡的軍刺,看著蕭風等問道。

蕭風嘴角翹起:「一會不就能見到了嘛!小羽子,讓下面的兄弟都散了吧1

「好!」張羽點點頭,對著小刀和炮手吩咐了幾句,讓他們帶著天門小弟離開了西城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