熱門搜索:
當前位置:爬書網>書庫首頁>都市言情>玩美房東>第二百九十九章搶自動提款機?
小說:| 作者:| 類別:

第二百九十九章搶自動提款機?

小說:玩美房東| 作者:寂寞的舞者| 類別:都市言情

西城骷髏團總部,丁梓航臉色猙獰,盯著面前的黑衣男人:「全軍覆沒?就剩下你一個人?」

黑衣男人擦著冷汗:「嗯,嗯,他們都不是人,是魔鬼!要不是我離得遠,現在也得變成屍體了。」

丁梓航拳頭髮出脆響,咬咬牙:「那你怎麼沒去死呢?」

「我……」黑衣男人哆嗦一下,沒敢再繼續說下去。

丁梓航揉了揉太陽穴:「把事情的經過,詳細的告訴我1

「是。」黑衣男人忙點點頭,努力的回想著當時的情形,開始訴說親眼所見的一切。

丁梓航聽完,眼睛眯了起來:「這夥人,到底是什麼身份?天門絕對沒有這些高手,他們是誰?」

黑衣男人站在旁邊,不敢吱聲,聽著丁梓航的自言自語。

「兄弟們的屍體呢?」

黑衣男人聽著冰冷的聲音,嚇得一哆嗦:「我,我不知道!當時他們發現我了,我就趕緊逃了回來。」

丁梓航猛地站起來,揪住黑衣男人的衣領,瞪著他的眼睛:「媽的,他們是故意放你回來,給我傳話的!你說你還活著幹嘛?溶們一起死吧1話落,拔出槍頂在他腦袋上,毅然扣動了扳機。

『砰』的一聲,黑衣男人睜大眼睛,腦門上出現一個血窟窿,泊泊的流著鮮血。他雙手抓著丁梓航的胳膊,彷彿死也不相信,老大怎麼會殺他呢!

丁梓航冷笑著,扳開黑衣男人的手,屍體緩緩滑倒在地上。「王八蛋,廢物1丁梓航吐口唾沫,收起了槍。

「蕭風,天門三少,我不會放過你們的1丁梓航重新坐在沙發上,咬牙切齒的說道。

「風哥,你猜丁梓航這會是什麼反應?」張羽擦著三棱軍刺上的鮮血,咧嘴問道。

蕭風聳聳肩:「估計能氣得發瘋吧?呵呵,這小子原本想留下我們,沒想到卻吃了一個大虧,哪能咽下這口氣!看來,天門又沒得消停了。」

「擦,就算真火拚,我們也不怕他骷髏團1張羽很無所謂的說道。

蕭風無語,瞪了張羽一眼:「你小子明天拍拍屁股就滾蛋了,留下爛攤子給火天他們收拾埃」

「嘿,要不我不去了?我留下自己收拾?」張羽盯著蕭風,內心大叫,趕緊同意吧,我的風哥!

「不行,你必須要去!好了,到前面路口就下車,丁梓航不會派人再來了。」蕭風心裡想著林琳,大腦中無限yy著,今晚該怎麼折騰呢?

又行了大概一公里,蕭風踩下剎車:「你們回地獄火吧,我也回別墅去。」

張羽點點頭:「嗯,那成,我先下去了1說著,推開車門下車。

蕭風也跳下車,走到後面:「無名,他們不會來了,你們也都回去吧!還有妖刀,今晚可是**,嘿嘿,回去洗洗睡吧1

無名想了想,最後點點頭:「好,那我們走了。」說完,也不再廢話,帶著煞風的人上車走了。

妖刀和火焰女互相看看,也對蕭風四人打個招呼,匆匆離開。

「我覺得,我們應該去鬧洞房。」張羽盯著奧迪車,壞笑著說道。

蕭風撇撇嘴:「得了,別鬧洞房了!你三個月不能回來,還不回去摟著你的小葉拱被窩去?」

張羽聽到這話,猛地點點頭:「妹的,差點把這事兒給忘了!走,阿天,木頭,回地獄火。」說著,火急火燎的上了車。

火天和林默笑了笑,對蕭風打聲招呼,在張羽的催促下上車,向著南城的方向急馳而去。

蕭風坐回車中,想到今晚和林琳大床上翻滾,臉上浮現出蕩漾的笑容:「嘿嘿,林琳,我回來咯。」

「林琳,你幹嘛呢?幫我拿個包,怎麼拿那麼久?」火舞躺在林琳的床上,大聲問道。

林琳拎著火舞的包,從外面進來,遞給她:「你把槍隨身都裝在包里嗎?」

「對呀,可以防身的。」火舞從包里掏出槍,比劃幾下:「沙發下面還有一把,如果你想要,可以也拿著啊1

「我才不要這個。」林琳忙搖搖頭,看著火舞:「趕緊躺下吧,不舒服也這麼不老實。」

火舞咧咧嘴:「嘿,好吧。」說著,把槍重新放進包包里,吧嗒一下嘴巴:「我要喝水。」

「嗯,你等會,我去給你倒。」林琳點點頭,出了房間。

火舞見林琳離開,忙從包里翻出一個藥瓶,從裡面拿出一顆小藥丸,夾在了指間。

沒兩分鐘,林琳端著水,從外面進來,遞給火舞:「來,喝水吧。」

火舞拿起來,輕喝一口,皺起眉頭:「這水怎麼這麼甜?」說話期間,手指間夾著的藥丸,落進了杯中。

「甜?怎麼可能1林琳有些疑惑,接過來喝了一口。「也沒味,哪有甜埃」

火舞見林琳喝了水,嘴角輕翹:「呵呵,可能是我嘴裡甜吧。」

「那你還喝么?」林琳問道。

火舞搖搖頭:「不喝了,先放一邊吧。來,上床,咱倆好好聊聊。」

林琳看了眼時間,這會風哥應該該回來了吧?想到風哥說讓自己給他留門,臉蛋就忍不住紅潤起來。可現在火舞在這裡,該怎麼辦?她不舒服,又不好讓她回房間去。算了,陪她聊會吧。

林琳上床,躺在火舞旁邊:「呵呵,想聊什麼?」

「我給你講個笑話聽,怎麼樣?」火舞右手搭在林琳肩膀上,笑著說道。

林琳不在乎聊什麼,點點頭:「嗯,好啊1

「從前有個女孩叫小文,后來她有了男友,就改名叫小六了。她的男朋友叫阿太,和小文好上后他就改名阿木了。」火舞隨便想了個,應付著說道。

「完了?」林琳正聽著呢,卻發現火舞不說了。

火舞點點頭:「對啊,完了!呵呵,好笑不?」

「……」林琳有些疑惑:「我沒覺得好笑啊,什麼意思?為什麼她叫小六了,她男朋友叫阿木了?」

火舞嘴角抽了抽,果然是個純妹紙啊!純妹紙,這年頭可不多見了,難怪風哥喜歡!她打了個響指,趴在林琳耳邊,如此這般這般如此的解釋一通,把林琳搞的滿臉緋紅一片。

「哎呀,舞兒,你壞死了1林琳摸了摸發燙的臉,在火舞腰間扭了一下子。

「嘿嘿,這就壞死了?來,我再給你講一個。」火舞壞笑著說道。

林琳用力睜了睜眼睛,擺擺手:「我不要聽這種1

「你怎麼了,林琳。」

「我好睏啊,眼皮睜不開了~」林琳說著話,倒在枕頭上,沉沉的睡了過去。

火舞拍了拍林琳的臉蛋:「林琳?你醒醒。」

林琳躺在床上,沒有絲毫反應,已經完全沉睡過去。

火舞從床上坐起,看著林琳的臉蛋,伸出手輕輕撫摸:「林琳,你可別怪我哦!我愛風哥,真的好愛好愛啊1

「林琳這會,正在房間中洗白白等待自己吧?嘿嘿,今晚老衲終於要破戒了1蕭風咧著嘴,不斷自言自語。

蕭風開著車,眼睛隨意向四處看著。忽然,他目光落到旁邊一家銀行,想了想,一打方向盤,向著銀行開去。在路邊停下車,掏出錢包,隨意拿了張銀行卡,下車進入自助銀行。

蕭風剛進去,就嚇了一跳,這哥們幹嘛呢?順著目光看去,就見自動提款機前,站著一個男子。

他手裡拿著一瓶白酒,正向自動提款機中倒呢。在他腳下,擺著一把鎚子,一把螺絲刀。就憑這裝備,也看得出來,這哥們是把主意打到了自動提款機上。

鎚子和螺絲刀,蕭風還能看明白,可以砸屏幕,扭螺絲!可是,這哥們為什麼要往提款機中倒酒呢?難道,這是最新型的偷盜技術?看了會,蕭風終於沒忍住,準備開口問問。

蕭風上前幾步,拍了拍男子的肩膀:「哎,哥們,你幹嘛呢?」

「嗯?」男子很淡定的回過頭,搖晃一下身體:「你問我?」

蕭風暗自稱讚,這哥們的心理素質夠好啊!要是換一般人,那早就嚇一跳了。「對啊,你怎麼往自動提款機里倒酒。」

「嗝。」男子打了個酒嗝,醉笑著,拍了拍自動提款機:「呵呵,小子,你這就不懂了吧?幾瓶白酒灌下去,等它喝高了,他就該往外吐錢了1

「……」蕭風被男子的話,直接雷的外焦里嫩的。倒酒?等提款機喝高了,往外吐錢?

蕭風忽然感覺,這哥們已經不適合在地球呆了!大概火星的自動提款機,喝了二鍋頭,就『唰唰』的往外吐錢吧!

「咳咳,哥們,那既然灌醉了就能吐錢,那你帶著鎚子和螺絲刀幹嘛?」蕭風又問道,他想聽聽這奇葩又能回答出什麼。

「嘿,它喝醉了敢不吐,我就打得它吐!如果還不吐,我就用螺絲刀,插進去,攪的他吐。」男子一邊倒酒,一邊說道。

蕭風豎起拇指:「哥們,你牛逼!得,等你能讓它醉了吐錢,記得去發個『技術貼』,發揚一下這種方法1

蕭風說完,也不再管醉酒男子,走到旁邊的自動提款機,準備插卡提錢。他剛湊過去,就聞見一股濃烈的酒味撲鼻而來。再仔細一瞅,好嘛,這個提款機,也被灌酒了!

「我說,這個怎麼也有酒?」蕭風轉過臉,看著男子問道。

男子晃悠著身體,咧咧嘴:「嘿嘿,兄弟,我告訴你,那個提款機,太能喝了!媽的,干喝不醉啊!都喝了老子五瓶二鍋頭了,竟然連個酒嗝都不打,更別說往外吐了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