熱門搜索:
當前位置:爬書網>書庫首頁>都市言情>玩美房東>第三百章要負責?
小說:| 作者:| 類別:

第三百章要負責?

小說:玩美房東| 作者:寂寞的舞者| 類別:都市言情

蕭風不知道自動提款機喝多了能不能吐錢,但他清楚的知道,自己有種要吐血的衝動。

「咳咳,哥們,可能你灌他第六瓶,他就吐錢了呢1蕭風看著儘是酒水的自動提款機,打消了取款的衝動。

「嗯,我先灌吐了這個再說1男子點點頭。

蕭風嘴角抽了抽:「革命還未勝利,同志仍須努力啊!也許,你將會創造一個世界奇1說完,匆匆離開了自助銀行。

「放心吧,我一定給他們灌吐了不可1男子大聲叫道,然後再打開一瓶白酒,繼續灌酒。

蕭風回到車上,用力的搓了搓臉,奶奶的,這個世界真是太瘋狂了!算了,大晚上的,還是別在外面轉悠了,趕緊會別墅摟著林琳睡覺,那才是正兒八經的事情呢。

蕭風想到這,從車窗又看了眼銀行,這才發動起車,向著別墅方向疾馳而去。回到別墅,林琳果然沒有在客廳等著。

蕭風蕩漾的笑著,抬頭看了眼二樓:「寶貝,我來咯1說著,快步向著樓上走去。走到林琳房間,房門果然虛掩著。

蕭風大喜,嘿嘿,小丫頭真是懂我啊!放輕步伐,湊近林琳的門口。門輕輕推開,探進頭:「哦吼,小丫頭,你洗白白在等我么?」

房間中靜悄悄的,沒有一點回聲。蕭風微皺眉頭,難道林琳害羞了?嗯,很有可能!想到這,臉上又蕩漾起來:「都老夫老妻的,怎麼還害羞呢?」說著話,走進了房間。

衛生間的燈亮著,蕭風趴在門上傾聽,難道在裡面洗澡?嘿嘿,如果自己推開門進去,是不是可以洗鴛鴦浴呢?

衛生間中,果然傳出『嘩嘩』的水聲,看來正在洗澡。蕭風聽著聲音,想到和林琳在浴室中互摸,下體忍不住站了起來。

蕭風擦了擦嘴角的口水,輕輕擰動門把手,推開了衛生間的門。閃身進去,隨手把門關上。

浴室中,熱氣騰騰的,裡面有一具玲瓏的玉體,若隱若現,勾的蕭風差點眼珠子瞪出來。

蒼老師說過,有愛的做.愛和無愛的**欲.望,那是兩種完全不同的感覺。

蕭風玩美無數,但卻始終沒遇到能讓他愛上的女孩。除了**的交合,他還期待,與林琳心靈上的融合!當**與心靈合二為一時,那種感覺定是非常奇妙的吧!

蕭風低頭看了眼鼓囊的小蕭風,心中嘀咕:「嘿,我現在就把你放出來1想到就要做到,他立刻開始寬衣解帶,準備去洗個鴛鴦裕

十幾秒的時間,蕭風就把自己扒了個精光。伸手揉捏一下小弟弟,赤著腳向浴室走去。

蕭風拉開浴室的玻璃門,猛地衝進熱氣中,從後面一下抱住白皙美妙的**,雙手攀上了酥胸:「小丫頭,一個人洗澡多沒意思,咱倆一起洗鴛鴦浴唄?」

蕭風說著話,雙手也沒閑著,不斷撫摸著高挺渾圓的雙峰,輕輕攆著粉紅葡萄。一對玉兔,如麵糰般柔軟而有彈性,在他的手裡變換著各種形狀。

「小丫頭,你怎麼不說話?」蕭風左手摸著酥胸,右手開始向下遊走,攀過高山,路過平原,最後來到了大草地。

「風,風哥。」『林琳』開口了。

蕭風聽到這個聲音,就如耳邊驚雷炸響,瞬間三魂七魄全都嚇飛了。「火,火舞?怎麼是你?」

「風哥,你能先把手鬆開嗎?」火舞低聲說道。

蕭風這才意識到,自己的手還在草地和高山上呢。趕忙鬆開手,身體向後退了幾步。哪成想,腳下一滑,一下子摔倒在地上。

蕭風躺在地上,仰頭看著她的翹臀:「舞、舞兒,你怎麼會在這?」

火舞轉過身,緩緩蹲在地上:「風哥,今晚我陪林琳睡,就先進來洗個澡的。」

「林琳?林琳呢?」蕭風嚇了一跳,顧不上再看火舞那對傲人的雙峰,臉色大變的問道。如果這會林琳進來,看到自己和火舞的樣子,恐怕跳進黃河也洗不清了!

「她睡著了,你不用害怕。」火舞心裡嘆口氣,忙對蕭風說道。

蕭風臉色稍緩,目光落到火舞下身,老臉陣陣火辣,今天這事兒辦的,唉,可咋辦啊!小時候那會,也和火舞光著屁股玩過!但那時候是小時候,大家都不懂事兒,算不了什麼!

可是現在呢?怎麼辦?看了人家身體,還上手了,要負責嗎?如果換做其他人,他大概會一笑而過,不就看了看,摸了幾下嘛。

但火舞不行,他們之間是有感情的!從小到大,他都把火舞當作自己的親妹妹,就像貝兒一般。如果因為這件事,毀了他們二十年的感情,明顯不是蕭風想見到的。

「風哥,你先起來,地上涼。」火舞很溫柔,並沒有往日的乖張。伸出白皙的手,抓著蕭風的胳膊:「快點吧。」

蕭風也覺得兩人的姿勢不太對,趕緊順勢站了起來。剛才自己躺在地上,即使想不看火舞,也不成啊!她蹲在面前,一打眼就能看到火舞下身的風光,茂密的草地,粉嫩的峽谷。

蕭風剛站起來,立馬也尷尬的要死。小弟弟經此一嚇,非但沒有疲軟,反而更加的興奮,昂著腦袋,一下頂在火舞的大腿根,差點就出溜進去。

蕭風忙向後退了幾步,雙手捂住下面:「那個,對,對不起,我不,不是故意的。」

遇到這種事情,即使那張小嘴挺會說的蕭風,這時也結巴起來!道個歉吧,份量真心很輕。現在人不都說么,對不起值幾個錢啊?如果殺人了,說句對不起就不死罪嗎?

今天這事兒如果放在古代,那可比殺人還要嚴重的多!古代的娘們,別說看了全身,還上手摸了。就是讓你看到腳丫,那也非你不嫁,或者自殺。

蕭風在想,平時看火舞,好像是挺開放的一人啊!但願,她不會把這件事情放在心上吧!不過,說實在的,手感還真不錯!

火舞拿起一條浴巾,圍在身上,擋住了泄漏的春光。「風哥,你不用說對不起1目光落到蕭風下身,強自做出壞笑:「它想幹嘛?」

「……」蕭風用力按了按,可算全部遮擋住了。它想幹嘛?它不想幹嘛,就是想干0額,我先出去穿上衣服,我們再談。」說著,就要出浴室。

火舞伸手拉住蕭風,搖搖頭:「不許穿。」

「為什麼?」

火舞臉色稍紅,看著蕭風:「你剛才看也看了,抱也抱了,摸也摸了,你想怎麼辦?」

蕭風心裡一跳,完了,難道要自己負責嗎?舞兒啊,你別跟著起鬨了成不?!韓爽讓我給誤上了,都沒對她負責呢!看幾眼,摸幾下,就負責?

「舞兒,我、額,你想怎麼辦?」蕭風想了想,試探著問道。

火舞上下打量幾眼蕭風,不住的點頭:「嗯,看你的身材還算不錯,那方面應該強悍吧?」

「……」蕭風聽到這近乎**的話,下體再次膨脹一圈。「舞兒,你這話是什麼意思?」

「走,跟我去我房間1火舞輕笑著,心卻一抽抽的痛。風哥,我不能做你的女朋友,那就讓我做你的女人吧!或者,情人,甚至洩慾的工具也行!我不在乎,全都不在乎!我可以放下尊嚴,放下女人的矜持,只為去愛你,為你貢獻出自己!

蕭風一愣:「去你房間?幹嘛?」

「呵呵,現在不都流行一夜.情嗎?今晚,咱倆就玩玩咯!呵呵,反正都被你看了,被你摸了。」火舞勾住蕭風下巴,媚眼如絲的看著他:「來,爺,給妞笑個。」

「……」蕭風被火舞挑逗,能清楚的感覺到下身的變化,已經堅硬如鐵,滾燙滾燙。「舞兒,別鬧了!今晚是個誤會,我把你當成林琳了。」

火舞強忍著心中的痛,笑了笑:「既然你剛才能把我當作她,那今晚也可以把我當作她哦1

蕭風捂著小弟弟:「舞兒,別開玩笑了,好不?」

「呵呵,我才沒有開玩笑呢!風哥,你已經老了,跟不上現在的潮流了1火舞輕輕撫摸著蕭風的臉,緩緩向下劃去。

「潮流?什麼潮流?」蕭風有些受不了了,這丫頭絕對是個妖精,手指彷彿有魔力般。

「見面開房ml退房最後誰他媽認識誰啊1火舞纖細的手指,在蕭風胸口打著轉,緩緩說道。

蕭風額頭冒出冷汗,他真的有點控制不住了!不說那份誘惑,但是刺激感,就讓他有些沉淪。從小一起長大的『妹妹』,然後把她推倒在床上,壓在身下,那會是什麼感覺?

「風哥,我知道你忍不住了,走吧!一夜過去,明天早晨醒來,我們都會忘了夜裡發生過什麼。」火舞攬著蕭風的脖子,趴在他耳邊親昵的說道。

那對碩大的酥胸,在蕭風的胸膛上不斷的摩擦著,把他最後的一絲理智,也徹底的給燃燒煉化,化成欲.望!

「風哥,我要1火舞輕咬住蕭風的耳垂,舌尖挑逗著。

蕭風沒有說話,鬆開捂著下身的手,攔腰把火舞抱了起來,沒有穿衣服,出了林琳的房間,向著她的房間走去。

火舞趴在蕭風懷裡,臉上浮現出笑容,今晚自己就要成為風哥的女人了嗎?

門打開,又關閉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