熱門搜索:
當前位置:爬書網>書庫首頁>都市言情>玩美房東>第十二章選擇生或死
小說:| 作者:| 類別:

第十二章選擇生或死

小說:玩美房東| 作者:寂寞的舞者| 類別:都市言情

蕭風輕步走到蒸汽房外,掃了眼毛玻璃,輕輕側耳趴在上面,傾聽著裡面的聲音。

蒸汽房內熱氣瀰漫,能見度極低,蕭風趴在毛玻璃門上,倒也不怕被熊霸發現。

馬丁則四下掃視著,想找個趁手的傢伙,一會好乾掉熊霸。左右轉了一圈,也沒發現什麼能致人死亡的利器。恆溫水床上倒有條鞭子,奈何那是情趣道具,不能殺人。

「風哥,沒傢伙怎麼殺?」馬丁盡量的壓低聲音,沖著蕭風喊道。

蕭風微微搖頭,雙手做出擰斷脖子的動作后,立馬把馬丁給嚇老實了,坐在貴妃椅上不敢再動。

蒸汽房內,熊霸躺在熱石床上,享受著女技師的按摩,嘴裡時不時發出舒服的呻.吟。他哪裡能意料到,自己死期將近,死神已經站在門外了。

「先生,您身上怎麼這麼多傷疤,是做什麼工作的?混黑道的么?」女技師柔若無骨的雙手,輕輕給熊霸揉按著。

熊霸聽到女技師的話,微皺眉頭:「嗯。」

「哇,那您一定是個老大咯?」女技師媚笑著,在胸前抹上精油,緩緩趴在了熊霸的身上。一對飽滿的胸部,不斷的來回磨蹭著。

熊霸舒服的仰著腦袋,嘴裡哼哼著:「哼,那是自然,我跺跺腳,九泉黑道都能抖三抖。」

女技師媚笑著,那對**摩擦的更加用力:「舒服么?老大。」

「嗯,還不錯,下次來還找你!我跟你們大老闆海東波有些交情呢。」熊霸閉著眼睛,隨口說道。

女技師聽到這話,更加的賣力:「那我先謝過老大了!您是天門的么?我聽說最近天門很厲害呢1

熊霸眉頭皺起,強忍著怒氣,死死咬著牙根:「天門怎麼個厲害法?」

「我聽客人們說,南城已經變成了天門的天下。天門滅掉了霸幫,成為南城霸主!就是霸幫的老大熊霸,也被天門三少送進了警局,估計也得死在裡面咯1

女技師只顧著自己說得高興,也沒注意到身下的熊霸臉色鐵青一片。「成王敗寇,就算熊霸出來了,估計也得淪落到要飯…」

女技師話未說完,熊霸再也忍不住,猛地坐起來,捏著女技師的脖子,把她給壓在了身下,咬牙切齒的吼道:「你他媽再給我說一遍1

女技師嚇了一跳,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兒。「老大,您…」

熊霸只感覺胸口處壓抑著一股怒火,現在只想發泄出來。揚手幾耳光抽在女技師臉上:「臭娘們,敢詛咒老子死在警局,是吧?現在,我就乾死你,看看海闊天空敢說什麼1說著話,雙手扳開女技師的雙腿,一挺身,進入女技師的身體。

女技師愣在那裡,耳邊儘是迴響著熊霸剛才的話:「敢詛咒老子死在警局~」。下體的疼痛,讓她清醒了過來,身上這個男人,就是霸幫的老大熊霸?

憑熊霸的身份,今天真把自己給弄死,估計海闊天空也會息事寧人吧!女技師越想越害怕,身體劇烈的掙扎著,嘴裡大聲求饒著:「熊老大,我不敢了!您放過我,我都是聽別人瞎說的。」

熊霸猙獰的笑著「臭娘們,現在求饒,晚了1看著身下女技師的掙扎,他心中湧起一股難愈的爽感,這可比扮演的qj要真實啊!揚手幾耳光抽上去,打得女技師嘴角冒出血。

女技師被打蒙了,不敢再掙扎,想儘力的迎合著熊霸,免得遭了他的毒手。「熊老大,求求你放過我,放過我吧。」

「你給我哭,給我掙扎啊1熊霸張狂的大笑著,又是幾個耳光抽上去。

門外,蕭風靜靜的聽著,沒有動手。他不是好人,裡面的女孩也不是良家女孩,所以他不會去阻止。他在等,等熊霸筋疲力盡,那就是他下手的機會。

「風哥,裡面幹嘛呢?」馬丁聽著裡面的哭叫,忍不住疑惑的問道。就算是再扮演qj,也不用這麼逼真啊!難道海闊天空的妓女,都是三流小明星么?

「qj1蕭風緩緩說道。

「扮演的可真像,改天我也點這個妞的鐘,讓她扮演一次。」馬丁嘿笑著說道。

十分鐘左右,蒸氣房中傳來熊霸的一聲嘶吼,隨後陷入一片平靜。

熊霸趴在女技師身上,右手捏著她的胸部:「臭娘們,一會出去,我們再接著玩!去,給我拿浴巾進來。」

女技師恐懼的看著熊霸,聽到這話,心中泛起一絲希望,自己是不是可以趁機逃走?她念頭還未轉完,胸前傳齣劇痛。

熊霸用力抓著女技師的乳.房,猙獰的笑著:「婊.子,如果你敢趁著這個機會逃跑,那我就派小弟輪了你,然後毀了你的容,殺死你全家,你信么?」

女技師身體一抖,趕忙壓下了逃跑的想法,弱弱的點頭:「不敢,不敢。」

熊霸從女技師身上爬起來,蹲在她的面前:「舔乾淨了,滾出去給我拿浴巾。」

女技師不敢說話,點點頭,湊到熊霸的跨前,張開小嘴,伸出紅色的舌頭。

熊霸舒服的叫了幾聲,然後揪住女技師的頭髮:「一會再折騰去!現在去給我拿浴巾吧1

女技師不敢反抗,更不敢逃跑,忙下了石床,推開蒸汽房的門,出去給熊霸拿浴巾了。

女技師剛出蒸氣房,就看外面站著兩個人影。還未等她看清和尖叫時,只感覺脖子一痛,緩緩癱軟在地上。

蕭風收起手刀,指了指地上的女技師,輕聲道:「馬丁,把她抱床上去。」

馬丁忙點點頭,彎腰抱起女技師,快步走向恆溫水床。在放下之際,伸手在女技師的胸前捏了兩把:「今天救了你一命,這兩下權當酬勞了。」

馬丁回到蕭風身邊,探頭看了眼毛玻璃門,奈何看不清楚裡面的情形。「風哥,接下來怎麼辦?」

「殺人。」蕭風冷笑著,眼睛中殺機湧現。

「臭婊.子,拿個浴巾拿不回來嗎?」蒸汽房中,傳來熊霸的怒吼。

蕭風嘴角翹起,推開毛玻璃門,走進了蒸汽房,緩步來到石床邊,看著趴在上面的熊霸。

「再給我來按按後面1熊霸頭也不回,吩咐著說道。

蕭風伸出右手,按在熊霸的後背上,漸漸遊走到他脊椎骨的某個骨節處,陡然用力一按,只聽傳出一聲『吧』輕響,隨後熊霸發出痛呼。

「臭娘們,你幹什麼呢1熊霸剛準備回頭大罵,卻驚恐的發現,自己除了眼珠子能動外,身體其他部位,全部失去了直覺。

熊霸正驚恐著呢,就聽身後響起一個邪惡的聲音:「熊霸,剛才玩得還爽么?」

「蕭,蕭風1熊霸聲音顫抖著,努力想爬起身,卻怎麼也爬不起來,趴在石床上一動不動。

熊霸從頭到腳一片冰冷,心中儘是恐怖。現在,他就如砧板上的魚肉,任人宰殺切割,卻沒有一絲反抗之力。

熊霸怕了,這是他第一次感覺到蕭風的可怕!當初在法庭上輸了,他沒感到可怕;即使被蕭風坑去了四億財產,他依舊不害怕,因為他有把握翻身。可是現在呢?他廢了,他害怕了!蕭風這個魔鬼,是怎麼做到的?

「蕭風,你答應放我一條生路的,為什麼出爾反爾?我求求你,你放過我,放過我啊!只要你放過我,我立刻離開九泉,一輩子也不再回來和你為敵,好不好?」熊霸腦袋顫抖著,滿臉哀求的叫道。

「馬丁,推開門,我要和熊老大談談。」蕭風冷冰冰的說道。

「是,風哥。」馬丁點點頭,打開了毛玻璃門,熱氣迅速的湧出去,蒸汽房內視線清晰了許多。

蕭風緩緩走到熊霸面前,看著這位曾經叱吒風雲的黑道大佬,現在滿臉哀求,如一條狗般趴在自己面前,心中升不起一絲爽感,但更沒有同情。

佛家語,種善因,得善果;種惡因,得惡果。善惡終有報,不是不報,時候未到!熊霸縱橫黑道十幾年,壞事干盡,今日終將得到懲罰。

蕭風看著熊霸的模樣,不僅想到自己,自己又將會得到什麼惡果呢?自己殺人無數,死後也許該入地獄,輾轉六道輪迴吧?

「求求你,放過我!蕭風,我就是一條狗,你放過我吧1熊霸見蕭風出神,不知道在想些什麼。想要憤起給他致命一擊,全身卻怎麼也用不上力。現在,他除了哀求外,再無他法。

蕭風回過神來,蹲下看著熊霸:「熊霸,我給你兩個選擇,怎麼樣?」

「你說,你說1熊霸點不了頭,只能大叫道。

馬丁看著蕭風,也不知道他打得什麼主意。都到這時候了,不趕緊殺了他走人,還給他選擇幹嘛呀!不過蕭風是大哥,自然沒他說話的份,只能默默的看著。

「第一個選擇,我殺了你,你早死早投胎1蕭風面無表情的說道。

「不,不要殺我。」熊霸滿臉恐懼的大叫著。

「第二個選擇,我出手廢掉你,並讓你白痴。從今以後,你就變成一個高位截癱的白痴,也許能活一世,也許餓死街頭1

「天朝,應該不會放任你在街頭行乞,會把你送進福利院。或者被不法分子,開刀取出腎肝心臟等等器官,屍拋荒野。」

蕭風用緩慢的語速,幫熊霸分析著以後的生活情況,想聽聽他做何種選擇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