熱門搜索:
當前位置:爬書網>書庫首頁>都市言情>玩美房東>第十四章不平靜的夜晚
小說:| 作者:| 類別:

第十四章不平靜的夜晚

小說:玩美房東| 作者:寂寞的舞者| 類別:都市言情

金龍出海、反轉乾坤、小妹扛槍、倒掛金鉤、海底撈月、老樹盤根、老漢推車、觀音坐蓮……等等姿勢,蕭風在潘金蓮身上,從頭到尾施展個遍。

恆溫水床上,潘金蓮坐在蕭風旁邊,酥胸上沾染著乳白色的液體。她沒有擦拭胸前液體,而是趴在蕭風身上,伸出香舌幫他清掃一番。

蕭風雙手撐在床上,看著潘金蓮的動作,其中沒有一絲做作,是那麼的賞心悅目、渾然天成埃

「官人,乾淨了。」潘金蓮抬起頭,媚眼如絲的看著蕭風,舌尖輕舔嘴角殘餘的乳液。

蕭風嘴角翹起:「潘金蓮,本官人下次還會來找你的1

「謝謝官人!官人,很少有人能讓金蓮飛起來,您卻能哦!您躺好,我幫你按按吧1潘金蓮媚笑著,一雙小手扶在高挺的小蕭風上面,「官人,您看它,還不老實呢1

蕭風笑了笑:「幫我按按吧1

「奴家先為您吹一簫,再來幫您按摩哦!奴家喜歡死它了,愛死它了呢1潘金蓮笑著,重新趴下吞吐起來。

蕭風把雙手枕在腦後,看著紅色的屋頂,靜靜的享受著下身傳出的快感。不得不說,潘金蓮不僅按摩手法獨到,就算是玩**,那也絕對一流水平。

十多分鐘,在潘金蓮的『吸、吮、咬、挑、吹……』等多種吹簫技巧下,蕭風很可恥的噴涌而出,直入喉頭。

在噴出的一刻,蕭風有些擔心,會不會嗆到潘金蓮呢?可是再一看,潘金蓮正滿臉享受,喉嚨一上一下的滑動著,吞咽著。

「官人,你轉過身,我來幫你按摩吧。」潘金蓮輕聲說道。

蕭風點點頭,依言轉過身,享受著潘金蓮手上傳來的力度。很舒服,酥酥麻麻,每一下,都會極準的按在穴位上。憑蕭風對穴位的了解,潘金蓮選擇的,都是那種能補腎壯陽的穴位。

良久,潘金蓮擦了擦汗水,氣喘吁吁的說道:「官人,這一套是免費的哦1

「呵呵,因為我把你乾爽了,所以送我這一套按摩?」蕭風用手指挑起潘金蓮的下巴,調笑著問道。

潘金蓮沒有害羞,很坦然的點點頭:「嗯,是因為這個。」

「哈哈,有點意思1蕭風大笑著,指了指浴袍:「幫我拿過衣服來,我要走了。」

潘金蓮下了水床,搖曳著高挑的身姿,從貴妃椅上拿起浴袍,走過來:「去沖一下吧,要不然身上有汗不舒服。」

蕭風點點頭,單獨進了浴室,隨意沖了一下,出來在潘金蓮的服侍下,穿上了浴袍。

「潘金蓮,這是本官人賞你的。」蕭風從浴袍的口袋裡,掏出一摞人民幣,數都沒數,遞給了潘金蓮。

潘金蓮沒有拒絕,伸手接過來,憑感覺,她猜測這摞錢不會低於五千塊。「官人,我等你下次來!你下次來,我免費為你服務。」

蕭風在潘金蓮胸前摸了把,點點頭:「嗯,我會再來找你的1說完,頭也不回離開了豪包。

蕭風出門,並沒有看到馬叮想了想,臉上露出邪笑,掏出萬能房卡,走到隔壁豪包,打開了門。

門剛一打開,就聽裡面傳出凄慘的叫聲,聽得蕭風頭皮都有些發麻,這裡面是幹嘛呢?慘叫的好像是馬丁吧?

蕭風探頭向里一看,好嘛,馬丁被綁在那裡,女技師化身女王,一鞭子一鞭子的抽下去。「咳咳,馬丁,你在這多玩會,我先走了。」

馬丁聽到這話,一個激靈:「哎,風哥,你等等我,我完事兒了1說完,沖著女技師喊道:「快幫我解開,我老大來了。」

女技師笑了笑,放下鞭子,幫馬丁解開了繩索:「先生,還需要其他服務么?」

「不了,我下次再來找你其他服務。」馬丁穿上浴袍,在女技師胸前抓了一把,隨後掏出錢:「錢就給你吧,閃人了。」說完,穿著拖鞋,快步向門口走去。

蕭風站在走廊上,似笑非笑的看著馬丁:「小子,原來你喜歡這調調啊1

這話說的馬丁臉色大紅,尷尬的笑了笑:「看日本**,裡面不都這樣么,嘿嘿,以前好奇,今天就想試驗一番,到底什麼感覺。」

「嗯嗯,不用解釋,我懂1蕭風邪笑著,向著樓梯口走去。

馬丁撓撓頭,訕笑著:「風哥,你等等我。」說完,趕緊追了上去。

兩人出了海闊天空洗浴城,蕭風渾身輕鬆的抻了抻胳膊:「馬丁,我要回別墅休息,你呢?」

馬丁揉著胸前的淤痕,時不時呲牙咧嘴:「我,我也回去休息。」

「嗯,早點休息吧!今天的事情,辦得不錯!等王峰的事情結束后,你肯定要上位當大哥了1蕭風笑著拍了拍馬丁肩膀,轉身向賓士車走去。

馬丁雖然不是第一次聽蕭風這麼說,但此時依舊興奮異常:「放心,風哥,我不會讓你失望的1

蕭風頭也不回,擺擺手:「嗯,努力吧!我走了,晚安。」說完,拉開車門坐進去,發動起車,極快的消失在街頭。

馬丁轉頭看了眼海闊天空碩大的招牌,嘆口氣:「估計明天的九泉黑道,要動蕩一下子了1搖搖頭,驅散各種想法,也鑽進別克車,向著住處開去。

玩美別墅大門自動打開,賓士車緩緩駛入裡面。

車門打開,蕭風從裡面下來。仰頭看了眼二樓,全部熄了燈,看來都去休息了。打開客廳門,喝了杯水,上了二樓。

蕭風站在房門前,猶豫的看了眼林琳的房間。他想去陪林琳睡,但是想到昨晚的事情,又有些害怕,再鬧出點啥事,可怎麼辦。

蕭風回到房間,洗漱一番躺在了床上。掏出手機一看,竟然呈關機狀態。打開手機后,十幾條簡訊爆出來,嚇了蕭風一跳。

蕭風打開一條,當看完簡訊內容時,臉色變了變,翻身從床上跳下,趕忙套上衣服,給林琳撥去電話。

「喂,林琳,怎麼回事?」電話接聽,蕭風急促的問道。

「風哥,火舞出事了!她給我打電話,說她惹了大禍!她剛說幾句話,電話就被掛斷了!我和韓爽姐,小雪她們都在外面找她呢1林琳的聲音很焦急。

蕭風心猛地一沉:「火天知道這件事了么?」

「嗯,韓爽姐已經給他打過電話了1

「你們現在在哪?」蕭風拉開房門,快步下樓,竄上了賓士車。

「我們在東城這邊!火舞下午給我打過電話,說今晚在東城玩1

蕭風眉頭皺起:「你們等我1說完,掛斷電話,發動起汽車。駛出別墅后,猛地踩下油門,賓士車化作一道黑影,消失在黑夜中。

在臨近東城時,蕭風忽然想起什麼,抓起手機,開始撥打火舞的電話。關機關機,打了幾遍,始終都處於關機狀態中。

蕭風皺著眉頭,心煩意亂的點上煙:「舞兒,絕對不會出事的1說著,又拿起手機,撥了過去。

這一次,手機奇般的開機了!蕭風興奮的握著方向盤,嘴裡默念:「舞兒,接電話,快接電話啊1

「喂,風哥,救我1電話接通,傳出火舞的聲音。

「舞兒,你在哪?風哥馬上去救你。」蕭風大聲問道。

「我在東城城隍廟附近。」火舞的聲音很低沉。

城隍廟?蕭風有些疑惑,火舞是無神論者,跑城隍廟去幹嘛?不過這會已經來不及多想,趕忙點點頭:「舞兒,你等著風哥,我馬上就過去1

「嗯嗯,我等風哥。」

蕭風聽著火舞可憐的聲音,心都有些碎了。從小到大,在他眼裡,火舞和荊貝兒都是自己的親妹妹!雖然火舞從小性格乖張叛逆,但本性並不壞,所以蕭風極疼愛她。

「舞兒,保護好自己,我到東城了1蕭風一腳剎車,賓士車發出刺耳的聲音,一個急轉彎,衝進了一條小巷。

如果蕭風記得沒錯,從這條小巷走,要比走大路節省一半以上的路程!小巷很窄,僅容一輛汽車通過。

賓士s又比較寬,行駛在這條小巷中,兩邊車門刮著牆壁,發出刺耳的摩擦聲,冒出一團團火星。

「臭娘們,敢打電話1一個憤怒的聲音響起,隨後火舞的電話被掛斷了。

「舞兒,舞兒1蕭風大急,喊了幾聲沒動靜后,趕緊回撥過去,奈何手機再次關機。

蕭風急得腦門上冒出了汗:「舞兒,你不會有事的!誰敢傷害你,我就殺了他全家,讓他全家求生不能求死不得1

冰冷的聲音響徹賓士車內,溫度猛然下降不少,泛起絲絲冷氣。

「砰」,賓士車撞飛一個垃圾桶,竄出了這條小巷。蕭風鬆了口氣,匆匆辨別一下方向,趕忙踩著油門疾馳而去。

「火天,舞兒在東城城隍廟,你馬上派人過去,快點1蕭風想到火天,趕忙拿起手機吼道。

「城隍廟?好!小刀,誰在城隍廟那邊?抓緊時間,讓他們火速趕過去1電話未掛斷,火天急促的喊聲響起。

整個天門,甚至整個東南兩城,都因火舞而亂了起來。

如水般的天門小弟撲入東城,引起了趙東興的警惕。東興會也派出人馬,開始活動在東城的街頭,時不時與天門小弟發生打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