熱門搜索:
當前位置:爬書網>書庫首頁>都市言情>玩美房東>第十六章火舞的惡作劇
小說:| 作者:| 類別:

第十六章火舞的惡作劇

小說:玩美房東| 作者:寂寞的舞者| 類別:都市言情

火舞吸了吸鼻子,強忍著淚水:「風哥,你不會生我的氣吧?」

蕭風笑了笑:「不會,但你哥肯定會生氣。」

蕭風正說著話呢,外面汽車轟鳴,剎車聲四起。隨後,從城隍廟門口處湧進一大群人,走在最前頭的,是火天和林默。

火天臉色鐵青,手裡拎著一把散彈噴子,大吼道:「草,敢碰我妹妹,找死!來人,把這個城隍廟包圍,一個老鼠也不準放出去。」

「是1幾百小弟大聲喝道。

火天舉著噴子,帶著小弟快步衝進了北大堂。他第一眼就看到蕭風和火舞,一顆心猛地放下:「舞兒,你沒事吧?」

「哥,我沒事1火舞看了眼火天手裡的散彈噴子,心裡哀嘆,看來今天的事,可真鬧大了!

躺在地上的幾個男生,這會也都嚇傻了,身體哆嗦著,這他媽要幹嘛呀這是?散彈槍?手槍?擦,拍電影么?不會也是模擬的嚇唬人吧?

火天確定火舞沒事後,這才點點頭,冷眼看向地上的男生:「全部抓起來,帶回天門,剝皮抽筋!在城隍廟搜一下,看看還有沒有漏網之魚1

「是1貼身小弟揚起槍,頂住男生們的腦袋,抬腳踹了上去。「草泥馬,連天門的大姐大都敢綁架,今天你們死定了1

「不要打他們。」火舞趕忙喊道:「哥,不要傷他們。」

「為什麼?」火天皺起了眉頭,難道妹妹要親自對付他們?

「天哥,這裡還有個娘們。」兩個小弟架著一個女孩,從城隍雕像後面走出來。

火舞忙走到小弟面前:「放開她。」

「是,大姐大1小弟忙後退幾步,槍口已經對著女孩。如果她敢有什麼動作,那他們就會毫不猶豫的開槍射擊。

「你沒事吧?」火舞看著女孩問道。

女孩花容失色,驚恐的搖搖頭:「舞兒,他們是幹嘛的?」

「他們都是我的家人,不要害怕。」火舞安慰著女孩。

小弟們聽到火舞的話,心裡都暖乎乎的,大姐大沒拿咱們當外人啊!

「哥,今晚的事情,是我惡作劇!他們都是我的同學,我想…」

火舞話還沒說完,火天揚手一耳光抽在她的臉上:「惡作劇?火舞,你他媽整天都在想些什麼1

火舞捂著臉,怒目瞪著火天,死死咬著紅唇:「你打我?火天,你敢打我1

「我今天就打你了1火天怒火中燒,一耳光又準備抽下。

蕭風也沒想到,從小寵愛妹妹的火天,竟然會動手打火舞。第一耳光他沒反應過來,第二耳光說什麼也不會讓他再打在火舞臉上。

蕭風出手捏住火天的手腕:「阿天,別打舞兒。她,還是個孩子。」

「風哥,你放開我!孩子?你知道么?今晚我派了多少兄弟來東城,又傷了多少兄弟!現在外面不下十伙兄弟在和東興會火拚1火天額頭青筋跳起。

蕭風暗嘆,其實歸根結底,整件事情都由自己引起來的。「阿天,算了吧,兄弟們都能理解!你又不是不了解舞兒,她就是這個性子。」

「風哥,你鬆開我,我不打她了。」火天也平靜下心情,看著火舞臉上的紅印,心也一顫顫的疼。

蕭風點點頭,鬆開火天的手腕。「先讓兄弟們返回南城吧,不要和東興會再斗。畢竟,是我們理虧在先,現在也不適合和東興會交惡。」

火天掏出手機,一個個電話打出去,讓天門的小弟迅速退出了東城地帶。

火舞微仰頭瞪著火天,眼淚不爭氣的流了出來。「火天,你打了我,從今天起,我不會再叫你『哥』1說完,快步衝出了大堂。

「舞兒。」火天大叫了一聲,奈何卻沒有讓火舞停下腳步。

女孩看了眼蕭風,點點頭:「我去照顧一下她,你們不要擔心。」說完,出了大堂,向著火舞追去。

蕭風嘆口氣,拍了拍火天的肩膀:「阿天,你出來,我和你談談。」

火天點點頭:「好。」說完,沖著小弟們說道:「你們都先回去吧。」

「天哥,那他們呢?」小弟指著躺在地上的男生們。

火天掃了眼,搖搖頭:「他們是舞兒的同學,放他們走吧。」說完,跟著蕭風出了大堂。

蕭風先給林琳等打個電話,告訴她們火舞找到了,讓她們先回去休息,自己一會就帶著火舞回去。

蕭風掛斷電話,掏出煙扔給火天一根,點上煙淡淡的問道:「你是不是早就知道,舞兒喜歡我?」

火天一愣,深吸一口香煙:「嗯,我知道1

「那你為什麼不告訴我?」蕭風皺起眉頭,看著火天問道。

火天聳聳肩,苦笑著:「舞兒不讓我說1

蕭風嘆口氣,有些頭疼的拍了拍腦袋:「阿天,我不能給火舞幸福,你知道嗎?」

「正是因為這樣,她不讓我告訴你,我也就沒告訴你。」

「……」蕭風很無語:「四年,那你就任由她等我四年?她這個年紀,應該在大學里談個戀愛,沒事陪著男朋友去圖書館,在草地上背靠背1

「我勸過,她不聽。」火天用力咬著過濾嘴。

蕭風看著火天,臉色很嚴肅:「火天,你很好奇我這四年去幹嘛了吧?我告訴你,我當過殺手,干過雇傭兵,壞事做盡,殺人無數!九泉,不是我呆的地方!也許用不了多久,我就會再離開!每天生活在鮮血中,徘徊在生死線!你說,我能帶給女人幸福么?」

「那林琳呢?」火天壓著心中的震驚,緩緩問道。

「林琳?」蕭風仰頭看了眼天上明亮的星星:「我在努力,想要去給她幸福!知道么?我猶豫了很久,才敢放開,去和林琳相愛。」

「風哥,我求你也給舞兒一個機會,好么?」火天認真的說道。「我們都從小一起長大,你應該了解她的脾氣。她認定的事情,不會輕易改變。」

「……」蕭風張張嘴,卻說不出什麼話來。確實,火舞的脾氣,和自己有些想象啊!認準的事情,不會放棄!決定的事情,不會改變!

「從小到大,我沒打舞兒一下,沒想到今天打了她。」火天有些懊惱,蹲在了地上。

蕭風拍著他的肩膀:「行了,等她不生氣了,就原諒你了!好了,等我好好想想吧!你先回南城,我去看看舞兒,別再出什麼事兒。」

「嗯,那我就先走了。」火天點點頭,帶人離開了城隍廟。

蕭風回到大堂,掃了眼地上的幾個男生:「都起來離開吧1說完,出了城隍廟,給火舞打電話問她在哪裡。

連打了幾遍,火舞都不接電話。蕭風乾脆收起手機,在附近找了起來。他猜測,火舞應該沒有走遠。

果然,在一個牆根角落裡,找到了火舞和另一個女孩。

女孩見到蕭風,站起來:「你安慰一下她,我先走了。」

蕭風禮貌的點點頭:「謝謝你。」

「好好對舞兒吧。」女孩說完,轉身離開了。

蕭風看著蹲在牆角的火舞,心裡有些發酸。向來風風火火的舞兒,也有無助委屈的時候啊!

蕭風蹲下來,摸了摸火舞的腦袋:「舞兒,你哥不是故意打你的。」

「你不要幫他說好話,我永遠都不會原諒他的。」火舞滿臉淚水的看了眼蕭風,搖搖頭說道。

蕭風輕輕幫火舞擦拭著淚水:「舞兒,不要怪你哥!知道么?你哥聽說你失蹤后,帶著上千小弟湧入東城。東城黑幫東興會,以為天門要有什麼動作,所以也派出人馬。你想想,會打起來么?」

火舞看著蕭風,點點頭:「會打起來。」

蕭風笑了笑:「嗯,聽你哥說,傷了不少人。所以,你哥能不著急嘛!以後這種惡作劇,千萬不要再搞了,好不好?」

火舞聽蕭風這麼說,心裡的委屈消失了大半:「再也不會了。」

「你在你哥心中,是最重要的人。你…」

蕭風還沒說完,就聽火舞幽幽的問道:「那在你心裡呢?」

蕭風心一沉,咧咧嘴應副然是我心中最重要的人之一。」

「在你心裡,最重要的人有幾個?」火舞步步緊逼。

「額,有個三五十個吧1蕭風故意說道。

「……」火舞沉默著不說話了,低下了頭。

「走吧,回別墅睡覺去!林琳她們找了你一晚上,估計看到你才會放心。」蕭風把火舞拉起來,笑著說道。

火舞想到什麼,看著蕭風:「風哥,我還想像小時候那樣,你背著我走。」

蕭風嘴角抽了抽,這瘋丫頭真夠折磨人的。不過為了能讓火舞開心,也為了補償她,半蹲下身體:「呵呵,舞兒,上馬1

「哇哦,上馬咯。」火舞開心的笑了,雙手攬著蕭風的脖子,趴在了他的後背上。

蕭風直起身,雙手夾著火舞的腿:「抱好了哦,掉下去我可不負責!馬兒要跑了1

「嗯嗯,大馬,駕~」火舞興奮的叫道。

蕭風背著火舞,一顛一顛的向著賓士車走去。一邊走,他一邊問:「舞兒,開心么?」

「嗯嗯,好開心好開心!以後,我每天都要騎你1火舞攬著蕭風脖子,大聲說道。

「……」蕭風聽到這話,心裡琢磨開了,這每天都要騎著自己?觀音坐蓮么?

「哈哈,不用自己走路,真好1火舞開心的笑聲,響徹在黑夜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