熱門搜索:
當前位置:爬書網>書庫首頁>都市言情>玩美房東>第十八章再遇奇葩!
小說:| 作者:| 類別:

第十八章再遇奇葩!

小說:玩美房東| 作者:寂寞的舞者| 類別:都市言情

局長辦公室中,劉華和女秘書正『啪』的來勁呢,就聽敲門聲響起。

劉華正處於衝刺階段,也顧不上外面站著人沒有,雙手捧著女秘書的翹臀,一陣猛烈的推車。

「啊~啊~」劉華口中發出低沉的吼聲,彷彿推著小車上山,立馬就要衝到巔峰的時刻般。

『啪』,門聲響起,蕭風推開門從外面進來:「劉局,你怎麼不給我……」話還未說完,目光就觸及到沙發上的狗男女。

劉華和女秘書大驚,反應各自不同。

劉華還好點,猛地上前一推,精華噴涌后,小弟弟迅速疲軟,全身脫力般癱軟在地上,不想再動一下。

女秘書在身體和精神的雙重刺激下,直接眼睛一翻,暈倒在沙發上,屁股依舊高翹著,造型很是誇張。

蕭風掃了女秘書的私處一眼,聳聳肩,看向劉華:「劉局,不好意思,打擾了你的好事。」

劉華無力的搖搖頭,掙扎著站了起來,拉上褲鏈:「蕭先生,你怎麼回來了?」

「我回來想問問,查到廖娜的手機號沒?如果有的話,就給我個。我想先打個電話,要不然忽然上門,顯得太突兀了。」

劉華看著蕭風,那表情都要哭了。你妹啊,你眼瞎么?就算你看不見,你就不可以給我打個電話么?難道你手機讓狗給叼走了?不過想歸想,這話他可不敢說出來。

「蕭先生,廖小姐的手機號,在背面寫著呢。」劉華和聲細語的說道。

蕭風一愣,拿出文件看了眼,後面果然寫了一個手機號。「妹的,這麼重要的東西,怎麼寫後面來了?行,劉局,那你繼續做吧1說著,轉身就要走。

劉華夾著雙腿,忍著下體傳來的陣痛,露出笑臉:「嗯,那蕭先生慢走。」

蕭風走到門口,回頭看著劉華:「對了,劉局,放了你兒子吧,他跟那件案子沒什麼關係。」

劉華聽到這話,感動的差點痛哭流涕啊!蒼天啊大地啊,你為什麼要讓我落在蕭風這個魔鬼的手裡呢?不過好在兒子沒事了,自己被抓的把柄,等以後再慢慢安排吧!

「謝謝,謝謝你,蕭先生1劉局夾著腿走向蕭風,伸出了雙手。

「別握了,你剛才不是摸了咪咪么?如果咱倆再握手,那不是我間接摸了這女警察的胸么?」蕭風笑著說道。

劉華訕笑著收回手,點點頭:「蕭先生是個講究人,呵呵。」

「對了,劉局,雖然我放過你兒子,但他對我造成了損失,這可是真真的1

劉華是幹什麼的,平時沒事,他就這樣打著官腔收賄賂!現在一聽蕭風這話,立刻就明白了,他這是想要補償。

「那是那是!蕭先生,把你的銀行卡號留下,一會我就給你轉賬二百萬,賠償你的損失。」劉華搓著手說道。雖然賠償二百萬讓他有些肉疼,但兒子更重要!其他事都做了,也不差最後這一哆嗦了。免得把蕭風給惹惱了,他再後悔怎麼辦!

蕭風微皺眉頭:「二百萬?劉局,我就值二百萬?用不用我給你算筆賬,看看到底該賠償我多少?」

「不,不用,蕭先生開口吧。」劉華擦了擦額頭冷汗,堆笑著說道。

劉華感覺有些可悲,自己可是堂堂一個市局長啊!明知道蕭風準備獅子大開口,卻不敢拒絕。放眼全國,有人敢向市局長要賠償么?這事兒傳出去,估計都沒人相信。

蕭風心裡也得意異常,只要有理,走遍天下也不怕!自己有理,局長怎麼了?局長也得向咱老百姓低頭!其實他有個毛線損失,吃得好睡得香,一夜七炮都算少,像是有損失的樣?

「我聽說,馮氏送了你一千萬是吧?呵呵,他們為了我的事跑來跑去,搞得我心裡過意不去!一直想還他們錢,但我是個窮d絲,沒錢吶!我就指望著,劉局能給我點賠償,讓我還上這錢。」

劉華渾身冒汗了,這小子想要一千萬的天價賠償?雖然心裡氣不過,但卻無可奈何的點點頭:「行,你等著,我把那張銀行卡給你吧。」說完,向著辦公桌走去。

劉華拉開抽屜,從裡面拿出一張銀行卡,回來遞給蕭風:「蕭先生,這還是馮老二送我的那張卡,我一分錢都沒動。」

「哦~呵呵,劉局真是個兩袖清風,為民辦事的好官啊!中國吶,就需要像你這樣的好官、清官1蕭風心裡暗笑,我就喜歡這樣的,沒事被我敲敲竹杠,給我送錢花!

蕭風也不客氣,接過銀行卡揣進兜里:「呵呵,謝謝劉局體諒我這個老百姓。」

劉華心中把蕭風祖宗十八代都給問候了一遍,臉上卻努力做出笑臉:「這是我應該賠償的,呵呵。」

劉華那個後悔呀,當初因為貪心收了這一千萬被人拿捏了把柄!現在倒好,錢還回去了,把柄還捏在人家手裡!自己這是什麼?沒事兒發賤找抽么?!

「劉局,我就不打擾你辦事兒了,我先走了。」蕭風擺擺手,推開門走了。

劉華看著打開的門,心裡嘀咕,剛才女秘書不是鎖上門了么,蕭風是怎麼進來的?

走廊里,蕭風得意的笑啊,從兜里掏出萬能房卡,打個響指:「自從有了萬能房卡,再也不擔心開不了門,一貼一扭,soeasy!1

蕭風步伐歡快的下樓,一邊走一邊吹口哨,惹得路過的警察紛紛側目。

蕭風很霸氣的直接無視他們,都是渣渣!剛坑了他們局長一千萬,至於在乎他們的目光么?想到一千萬,他的步伐更加輕快了。

剛準備出門時,就見兩個警察從外面壓了一個三十歲左右的男人進來。男人手上戴著手銬,滿臉的後悔。

蕭風正犯嘀咕呢,這哥們犯啥罪了?再仔細一瞅,我擦,他不是那個往自動提款機里倒酒的奇葩么?想想也是,打銀行的主意,不被抓才怪呢。

「哎,哥們,你還記得我么?」蕭風攔住三人的路,笑看著男人說道。

男人見有人攔住自己,仔細打量幾眼,皺起眉頭,不斷回想著:「貌似,貌似有點印象。」

「嘿嘿,你忘了?前天晚上,自助銀行,自動提款機。」蕭風提示著說道。

「啊?你是那個鼓勵我倒酒的人1男人恍然想起蕭風,指著他叫道。

「……」蕭風無語了,老子什麼時候鼓勵你往裡面倒酒了?

兩個警察互相看看,分別做出動作,攔住了蕭風去路。「你就是那個出現在監控中的人?」

「額,那晚我去取錢,正碰見他倒酒呢!我問他幹嘛呢,他說想把提款機灌醉了,讓它往外吐錢。提款機上全是酒,我也沒法提錢,和他聊了幾句,就離開了。警察同志,我去取錢不犯法吧?」蕭風輕飄飄的說道。

「不犯法。」

「那我聊天犯法么?」蕭風再問道。

「也不算。」兩個警察搖搖頭。

「那不就得了,再見了您吶!對了,我得為這哥們說句話!他那晚確實喝醉了,才幹這麼傻的事兒。你們說,他如果清醒,能幹這事兒么?清醒時,直接就用鎚子砸了1蕭風笑著說道。

警察冷笑著:「當時,他不帶著鎚子么?還有,雖然取錢和聊天不犯法,但我們現在懷疑,你是他的同夥!所以,請留下來做個筆錄,交代一下你的犯罪事實。」

「不,跟這個兄弟沒關係,我不認識他。」那個男人見警察矛頭指向蕭風,趕忙搖頭說道。

蕭風看了眼腕錶,與火舞約定的時間還差點后,倒也不著急走了。「警察同志,你這是要冤枉好人么?」

「冤枉好人?她剛才說,是你鼓勵他往裡面倒酒的,這還不是同夥?」警察逐漸逼近蕭風。

蕭風無奈的看了眼男人,這個奇葩還真是害人不淺吶0必須要抓我?」

「不是抓你,是請你回去配合我們工作。」警察說話滴水不漏。

蕭風漸漸不耐:「如果我不願意呢?」

「哼,如果你不願意,那我們只好用手銬請你進去了。」警察亮出手銬,伸手向蕭風的手腕抓去。

蕭風眉頭一挑:「呦,學過小擒拿?」話落,很痛快的腳起腳落,警察飛了出去,震驚所有大廳中的警察。

蕭風冷眼看著另一個警察:「你也要上來么?」

警察猶豫一下,大喝道:「小子,這裡是警局,不是你猖狂的地方1

大廳中的警察,全部臉色不善的圍了過來,防止蕭風逃跑。有人就問了:「小王,他犯得什麼罪?」

「盜自動取款機。」

「抓起來,還等什麼1一個頭頭大聲說道。

蕭風被人圍在中間,看著一張張讓人噁心的嘴臉,暗自嘀咕,整個警察局,就韓爽能讓自己看得順眼啊!

「兄弟,是我連累你了。」男人舉起戴著手銬的手,擦了擦額頭的汗水,有些局促的看著蕭風。

蕭風注意到男人手上的繭子,心中一動,笑著搖搖頭:「呵呵,沒事。」說著話,慢悠悠掏出手機。

手機剛拿出來,就響了起來。

蕭風看著屏幕上的名字,趕忙接聽電話:「喂,舞兒,嗯,我知道了,我一會過去,先處理點事情。呵呵,我發現你比我也著急埃嗯,我剛開始那會急,現在反而不著急了。」

蕭風和火舞聊了幾句,掛斷電話后,直接撥號『劉華』,準備讓他下來處理這件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