熱門搜索:
當前位置:爬書網>書庫首頁>都市言情>玩美房東>第二十一章我是你哥!
小說:| 作者:| 類別:

第二十一章我是你哥!

小說:玩美房東| 作者:寂寞的舞者| 類別:都市言情

蕭風回過神,打量著逼近的三個青年,哪個會是未來的妹夫呢?

別看三個青年面色不善,但如果他們知道了蕭風的想法,估計能抱著他的大腿痛哭,流著鼻涕喊:「我是,我是1

「小子,你是自己滾出去呢?還是我們把你從窗戶上扔下去?」山羊鬍青年指著蕭風問道。

蕭風掃了他一眼,直接斃掉,看這個山羊鬍子,一臉的老成樣,絕配不上自己妹子!領出門去,不知情的還以為老爹領著閨女呢。

「呵呵,我沒興趣做空中飛人,倒是你們,有興趣么?」蕭風輕笑著,捏了捏拳頭。對廖娜他不舍的下手,這三個青年,他可不打算手下留情!男人嘛,斷了胳膊腿,休息幾月又就活蹦亂跳了!

蕭風話落,山羊鬍青年當先怒了:「小子,記住我的名字,免得死得不明不白!我叫賈宇」

「甲魚?額,你怎麼不叫『假魚』或者『王八』呢?」蕭風咧咧嘴,嘲弄的說道。

賈宇大怒,揮舞著拳頭,向蕭風撲了上來。

行家一出手,就知有沒有!蕭風看著衝上來的賈宇,暗道『高手』!同時奇怪,難道這年頭,高手這麼不值錢么?怎麼到處都有!

蕭風後退幾步,稍緩賈宇的拳風后,一個側鞭腿向他臉上抽去。「身手還不錯,再來1

其他兩個青年見蕭風壓著賈宇,也紛紛出手,三人合戰蕭風一人。

蕭風苦笑,妹的,力量和敏捷度下降,果然壞處多多啊!如果換做以前,別說這三人,就是再加上一個,自己也玩得輕鬆加愉快!自己最近太閑散,看來還得抓緊時間去趟英國了!

廖娜一瘸一拐走到沙發上坐下,觀察著戰鬥中的四人。看了一會,原本輕鬆的表情變得凝重起來,心裡有些著急。

廖娜原本以為,憑賈宇三人對付蕭風綽綽有餘,沒想到只是戰成平手!看來,剛才蕭風和自己打的時候,手下留情了!

「他為什麼要手下留情?一直說要談談,到底談什麼呢?」廖娜皺著眉頭,百思不得其解。

火舞看著沙發上的廖娜,猶豫再三,始終沒敢上來挑戰她。雖然她腿瘸了,但是瘦死的駱駝比馬大啊!剛才親眼見到廖娜那麼強悍,自己上去那不是送死么?

火舞目光落到蕭風身上,雖然對他有信心,但心裡卻氣不過。三個人打一個人,算什麼本事!狗娘養的,以多欺少是吧?

火舞摸出手機,迅速編寫了一條簡訊,內容如下:『小刀,我和風哥被困,你馬上帶一百天門兄弟過來支援!記住,不要告訴火天!地址是『西城銀河區輝源小區1302號/

火舞發完簡訊后,露出一絲陰險的笑容:「除了廖娜外,哼,你們有三個人,我們有一百多人,一人一腳,也踹死你們了1

火舞之所以選擇小刀,一是她不想搭理火天,二是小刀的地盤,正處於南城和西城的交界處!由他罩著的場子過來,十分鐘左右就夠了!

正如火舞猜想那般,小刀看著簡訊,心中一驚:「風哥和舞兒出事了?」

他的第一反應,就是想把這件事情上報給火天!但看到『記住,不要告訴火天』時,又猶豫了!混在天門的每個人,對火舞都是又愛又怕的!

小刀真怕違背了火舞的意思,以後被她整來整去的!最後一咬牙:「來人,召集二百兄弟,火速趕往輝源小區1

雖然說火舞就要一百人,但這事兒能多準備就多準備,誰知道現場會發生什麼異變呢!多備著人,只有好處沒壞處。

兩分鐘左右,小刀帶著二百小弟,乘坐各種交通工具,浩浩蕩蕩趕向輝源小區。其中,有開車的,有騎摩托車的,還有坐計程車的。

「刀哥,出什麼事了?」開車小弟把油門踩到最底,看著臉色陰沉的小刀問道。

「不該問的別問,專心開你的車1小刀心情不好,皺起眉頭喝道。

小弟不敢再吱聲,按著喇叭快速向輝源小區而去。西城某段大馬路上,隨著天門小弟的路過,熱鬧起來。

前面有堵車的,小弟們就拎著棒球棍下車,先交涉讓他們往邊靠。如果不聽,那棒球棍直接砸車。

在天門小弟堪稱『暴力』的手段下,大部隊八分鐘就趕到了輝源小區。

「13021小刀跳下車,拎著開山斧向著a棟衝去。

小區的保安見這些人個頂個拎著傢伙,哪敢管!全都蹲在保安室里系鞋帶,裝作沒看到這些人的。保安們也都想得明白,一月2000塊的工資,犯不上把命賠上!

「到了,開門。」火舞手機響起,簡訊上顯示出內容。

火舞大喜:「奶奶的,小刀這小子辦事兒還真有效率1嘟囔著,站起來向門口跑去。

廖娜顧不上去追火舞,站起身撲向了蕭風。就這短短十分鐘的時間,蕭風已經放倒了賈宇,打得他躺在地上哼哼了。

廖娜雖然腿上疼痛難忍,但怕自己一方被各個擊破,只能咬牙硬撐著了。她沒想到自己一上去,反而穩定了形勢。

蕭風見廖娜上來了,苦笑著:「老爺們打架,你上來幹嘛?」

「殺了你1廖娜冷哼著,從小腿部分抽出一把匕首,向蕭風脖子抹去。

蕭風看著閃爍著寒光的匕首,心中升起怒氣:「廖娜,你幹什麼?1

廖娜以更快的抹脖動作,回答了蕭風的話。很明顯,她要置蕭風於死地!

蕭風身體爆退,一拳擊飛一個青年。這還不算,他快步追上,又是一腳踹出,青年直接飛到牆上,重重的砸在地上,吐出一口血。

雖然廖娜掏出匕首要殺他,但蕭風依舊狠不下心來對她下重手。可是心中的怒火,不發泄出來,又讓他即為難受。

在這種情況下,剩下的兩個青年自然就變成了蕭風的沙包。都這會兒了,蕭風那還顧得上什麼未來妹夫,都他媽狗屁!先揍了再說!

廖娜見蕭風踢飛青年,更堅定殺了他的想法!原本因為玉墜,她不想殺人!但是現在,卻不得不做了!

蕭風又一次躲過刺向心口的匕首,一個鐵板橋,一拳擊中身後青年的胃部。他的拳力量不小,打得青年乾嘔一聲,退後了幾步。

蕭風用力的握了握手,盯著逼近的廖娜:「廖娜,我是你哥,你知道么?」

「我哥?哼,我沒有哥1廖娜見蕭風說出這麼可笑的話,不由更怒。

「……」蕭風深吸一口氣,勸著自己,不要和她一般見識,她長這麼大,根本不知道自己的存在。

不過在心底,他埋下了一個疑問,廖娜到底是幹嘛的?戰鬥力強悍,下手狠辣,這可不是個普通的女孩啊!

「廖娜,我真的是你哥!咱倆的…」蕭風正解釋著,外面傳出火舞囂張的聲音:「人多欺負人少是吧?風哥,小刀他們來了1

一陣雜亂的腳步聲,火舞率領小刀等人涌了進來,個個手裡拎著傢伙,臉色猙獰異常。

「風哥,我們來了。」小刀見蕭風沒事後,松下一口氣。

「你們怎麼來了?」蕭風愣了愣,看著小刀問道。

不止小刀發愣,就是廖娜和三個青年,這會也都愣了,這是要幹嘛啊?難道真要因為一個玉墜,殺了自己四個?

廖娜和剩下的青年交換一下眼色,同時對蕭風出手了。他們的用意很簡單,那就是抓住蕭風做人質,然後離開這裡。

不過,他們忽略的一件事。剛才他們四個人齊上,都沒有讓蕭風吃著虧。現在兩個對付蕭風,又怎麼能討得了好。

兩道勁風襲來,蕭風瞬間做出反應。揮拳抬腳,青年被踹飛,撞碎玻璃,摔在了陽台上。

對於廖娜,蕭風則沒有還擊,而是後退兩步,堪堪躲開匕首的鋒刃,看著她說道:「廖娜,不要打了,我們談談。」

「擦,臭娘們,大逆不道,敢捅你哥哥?」火舞摟不住火了,當妹妹的還要殺哥哥不成?這會她哪顧得上蕭風親妹妹,先罵了再說。

「大姐大,她,她是風哥的妹妹?」小刀剛準備派小弟上去放倒這個漂亮的女孩,結果聽到火舞的話,嚇了一大跳,趕忙問道。

火舞點點頭:「十有八.九!等著去做個dna,那就百分百是了1

小刀嘴角抽搐著,攔住要往上沖的小弟:「都老實兒站在這,誰也不許動1

距離攢,都疑惑起來,不是來支援風哥和大姐大么?怎麼到了這,還不讓動了?

廖娜開始以為蕭風胡說,現在聽火舞也這麼說,皺起了眉頭:「你是我哥?」

「嗯,我是你哥1蕭風見廖娜不打了,暗送口氣,掏出了水滴玉墜。「你看,我們的玉墜,是一模一樣的1

廖娜心中一震,也拿出自己的玉墜:「相同?我父母說,擁有這個玉墜的人,是我們家的仇人!到你這,怎麼變成親人了?」

蕭風看著廖娜滿臉的不相信,心中的怒火消失一空。難怪她見到這枚玉墜,會有這麼過激的反應,原來是她養父母搗的鬼!

「廖娜,你父母呢?我敢和他們對證,我是你的親哥,而不是仇人1蕭風認真的說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