熱門搜索:
當前位置:爬書網>書庫首頁>都市言情>玩美房東>第二十二章鴻門宴
小說:| 作者:| 類別:

第二十二章鴻門宴

小說:玩美房東| 作者:寂寞的舞者| 類別:都市言情

廖娜聽到蕭風的話,捏著手中的玉墜,冷笑著:「當面對證?你明明殺了他們,現在還想和他們對證?好啊,我殺了你,送你去陰間,你去和他們對證吧1

蕭風見廖娜又要動手,趕忙退後幾步:「廖娜,你別衝動!你父母,不,你的養父母不是我殺的!這是個誤會,真的是誤會1

廖娜身體一顫:「養父母?」

「對!難道你沒發現,玉墜上有個『蕭』字么?你應該姓蕭,而不是姓廖1蕭風看著廖娜說道。

小刀見這女孩真是蕭風的妹妹,揮揮手:「走,我們出去等著。大姐大,有事你喊一聲就行。」

小刀說完,率領小弟離開客廳,來到外面的安全通道上站好。他明白,蕭風在裡面處理家事。有些事情,自己能不知道的,最好不要知道!

「姓蕭?蕭?」廖娜看著手心上的玉墜,有些晃神的說道。

蕭風點點頭:「如果你不信,那我們可以去醫院做dna,用科學的手段來證明,你是我親妹妹。」

廖娜抬起頭,看著蕭風手裡的玉墜:「可以把你的玉墜,給我看看嗎?」

「嗯嗯。」蕭風忙點點頭,把玉墜遞給了廖娜。

廖娜盯著兩枚玉墜,果然相同,沒有一絲差異。「你以前怎麼不來找我?」

「我…我一直都在找父母!但是最近,我才發現你的存在。經過多方打聽,才找到了你。」蕭風嘆口氣說道。

廖娜眼圈發紅:「你叫什麼名?」

「蕭風。」

「蕭風?你就是天門老大,蕭風?」三個青年瞪起眼睛,驚訝的問道。

蕭風轉過頭,目光掃過三個青年,搖搖頭:「我是蕭風,但卻不是天門老大!天門,是天門三少的。」

「……」三個青年不說話了,互相看看,都能看到彼此目光深處的擔心。

「蕭風,你一直都姓蕭么?」廖娜幽幽的問道。

蕭風點點頭:「嗯!廖娜,你相信我說的話了么?」

「不,暫時不能相信你。你讓我想想,好不好?」廖娜用力搖搖頭,看著蕭風問道。

蕭風想了想,也能了解廖娜的心情。活了二十多年,忽然蹦出一個哥哥來,任誰誰也接受不了。何況,她心裡一直認為,有這個玉墜的人,是她的仇人。

「好,我給你時間!廖娜,如果你想通了,那就給我打電話,或者去鳳凰苑找我。」蕭風說著話,從旁邊桌上拿起紙和筆,記下手機號和地址,遞給廖娜。

廖娜點點頭,把玉墜也還給蕭風。「嗯,我會和你聯繫的。」

蕭風明白,有些事情是急不來的!自己二十多年都等了,也不差這三五天時間。「呵呵,那我就不打擾你了,我等你電話。」

蕭風說完,不再停留,走到火舞身邊:「舞兒,腳沒事了吧?」

「好多了。」火舞疑惑的問道:「風哥,我們就這樣走了么?」

蕭風笑了笑:「嗯,先走吧!給她點時間,也給我點時間。」

火舞似懂非懂的點點頭:「哦,那就走吧。」

蕭風和火舞走到門口,回過身:「廖娜,儘快給我打電話。我們兄妹倆,一起再找父母。」

「我知道了。」廖娜淡淡的說道。

蕭風和火舞關上門走了,廖娜也無力的坐在地毯上。

「娜娜,我們怎麼辦?」賈宇走過來,看著廖娜問道。

廖娜揉了揉太陽穴:「給小敏打電話,晚上大家開個會。」

「有生意?」另外兩個青年也走上來。

廖娜點點頭:「嗯,你們三個都沒事吧?」

「沒事,暫時死不了。」賈宇勉強笑了笑,繼續問道:「要做什麼生意?」

「娜娜,先別忙做生意,把蕭風的事兒解決了再說吧!天門是九泉四大黑幫,我們得好好想想咯。」

廖娜攤開掌心,看著水滴玉墜:「呵呵,我要做的生意,就是跟我這個便宜哥哥有關吶!具體事情,等晚上再說吧!你們三個,不用去醫院嗎?」

「不用,休息會就沒事了。」三個青年都搖搖頭。

廖娜把玩著水滴玉墜:「天門大佬?哥哥蕭風?哼哼,很有挑戰性嘛1

樓下,蕭風倚靠在寶馬小跑上,靜靜的吸著煙。

「風哥。」小刀帶著氣喘吁吁的天門小弟,從裡面出來。

蕭風點點頭:「小刀,你帶著兄弟們先回去吧。」

「那行,我們就先走了。」小刀答應一聲,帶著小弟們匆匆離開了。

蕭風一支煙吸完,坐進寶馬小跑中:「舞兒,我們也走吧。」

火舞發動起車,轉頭看著蕭風:「風哥,去哪?」

「去地獄火吧。」蕭風想了想,緩緩說道。

「我把你送到那裡,你自己進去吧。」火舞一腳油門,寶馬小跑竄了出去。

蕭風找到妹妹,心情明顯不錯:「呵呵,你還在生你哥的氣么?舞兒,現在我也是當哥哥的人,比較能理解火天了1

「切1火舞豎起中指,鄙視一下后,車速再提,疾馳在馬路上。

半小時多,火紅色的寶馬小跑停在地獄火門口。

「舞兒,你真不進去?」蕭風看著火舞問道。

火舞搖搖頭:「不進去,我不想看到火天。」

「舞兒,乖,跟我進去,和你哥說幾句話!想必,他這會也為打你的事情坐不安呢。」蕭風勸著火舞說道。

「不去。」

蕭風無奈:「舞兒,你怎麼這麼不聽話呢?」

「拉倒吧,我再不聽話,也不會掏出刀去殺火天就是了!你趕緊下車,我還有事呢。」火舞撇著嘴說道。

蕭風嘆口氣,他知道火舞是在說廖娜對自己動刀的事情。「那行,你慢點開車,注意安全。」

「我知道了,嗦。」火舞翻個白眼:「我約了人賽車,開慢點能行么?」

蕭風一愣:「賽車?那玩意多危險啊1

「你不賽車,不懂那種激情!算了,我和你這個老頭子廢什麼話1火舞推了推蕭風:「趕緊下車。」

蕭風不樂意了:「我怎麼就不懂激情了?我老么?別叫我老頭子1

「切,你賽過車么?」火舞鄙視的問道。

蕭風聳聳肩,滿臉囂張:「不是風哥和你吹,你知道他們叫我什麼?」

「什麼?」

「中國舒馬赫!亞洲新車神1蕭風得意的說道。

「舒馬赫?新車神?就你?如果你能被稱為『車神』,那老母豬都能上樹了!趕緊下去,別耽誤我時間。」火舞向下推著蕭風。

蕭風打開車門:「你跟誰賽車?」

「都是些同學!我先走了,再見。」火舞踩著油門,跑車發出『嗡嗡』的聲音。

「真不專業,大白天的賽車。」蕭風撇撇嘴,鬆開抓著車門的手。

火舞又豎起中指:「我們是從現在玩到晚上,你這個土老冒1說完,幾聲發動機咆哮,寶馬小跑急馳而去。

火舞剛走,得到消息的火天,從地獄火大門中衝出。他看著火紅色的車尾,苦笑的嘀咕:「這丫頭還沒原諒自己1

蕭風拍了拍火天的肩膀:「阿天,舞兒會原諒你的。」

火天點點頭,看著蕭風:「風哥,我正準備給你打電話呢,呵呵,你就來了。」

「有事么?」蕭風疑惑的問道。

「走,進去再說。」火天和蕭風兩人進入地獄火,來到辦公室。

火天從桌上拿過一張請柬,遞給蕭風:「風哥,你看看吧。」

「誰發來的?」蕭風笑著接過來,隨口問道。

「丁骷髏。」

「他?」蕭風冷笑著,打開請柬看了起來。內容無非是『上次蕭先生和天門三少來西城,我沒有招待好,今晚九點在岳陽樓設宴,請四位賞光』等等。

蕭風看完就笑了:「鴻門宴么?呵呵,宴無好宴啊1

火天深以為然:「丁骷髏上次吃了大虧,看來是不解氣,今晚想找回場子埃」

蕭風點點頭:「嗯。今晚的招待,絕對比上次要夠味埃」

「那我們去嗎?」火天看著蕭風問道。

蕭風咧咧嘴:「丁骷髏張開天羅地網要對付咱們,誰去誰才是傻子呢1

「……」火天嘴角抽搐一下,按照他的想法,必須要去。畢竟,天門的面子不能丟!

「風哥,如果我們不去,那九泉道上恐怕會認為我們天門怕了骷髏團吧?這事關天門的面子,我們是不是考慮考慮?」

蕭風看著火天,笑了笑:「阿天,你經歷的事情太少了!看來等小羽子回來,應該也把你送到國外去受訓!我告訴你,成王敗寇,就是這麼簡單!面子?沒了命,要面子有用么?」

「阿天,面子不等同於尊嚴!做人,尤其是做男人,命可以不要,但尊嚴不能丟!但面子,卻值不了多少錢!我們怕了骷髏團?就憑我們天門的勢頭,誰敢這麼說?等我們滅了骷髏團,他們又會怎麼說?」

火天聽著蕭風的話,點點頭:「那行,咱就不去了!嘿,讓丁骷髏那小子自己坐在岳陽樓傻等去吧1

蕭風笑了:「嗯!你眼下的正事兒,就是選好地皮,準備打造我們的『娛樂之都』。至於黑道這些事,能低調就低調一下。休養生息,方能為長遠打算。你看十方勢力,哪個招搖過市了?即使以黑道起家的馮老二,近年也很低調了。」

火天握了握拳頭:「嗯,我知道了,風哥。」

「阿天,你記住,我們的征程才剛剛開始!目標,也不僅僅是一個九泉市,而是整個華東六省1蕭風盯著火天,緩緩說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