熱門搜索:
當前位置:爬書網>書庫首頁>都市言情>玩美房東>第二十三章車神風
小說:| 作者:| 類別:

第二十三章車神風

小說:玩美房東| 作者:寂寞的舞者| 類別:都市言情

蕭風和火天正聊著,手機響了起來。

蕭風掃了眼屏幕上的號碼,接聽了電話:「舞兒,什麼事?」

「風哥,你剛才和我說,你是中國舒馬赫,亞洲新車神,是真的假的?」

蕭風一愣,隨即笑道:「當然是真的,我騙你幹嘛1

「真的?你最好別騙我,要不然讓我跟著你一起丟人!你現在來盤龍山,我在這等你。」

「喂喂,幹嘛呀?什麼叫你跟著我丟人?我又沒答應你去。」蕭風無奈的叫道。

「你無權反對!你忘了上次拼酒的事兒了?今天我就讓你來跑一場比賽,那賭約就算兩清了。」火舞大聲說道。

蕭風聽到這話,笑了:「得,我馬上過去。」原本他還擔心,火舞會不會提什麼過分的要求。現在聽她這麼說,自然痛快答應。不就跑一場比賽嘛,九泉車神張羽,都得跟自己屁股後頭吃灰,其他人算什麼東西!

「我等你,快點1火舞說完,掛斷了電話。

火天見蕭風收起手機,搓了搓手:「風哥,是舞兒的電話?」

「嗯,她在外面賽車呢,讓我過去幫她跑場比賽。」蕭風笑了笑,從沙發上站起來。

「賽車?這得多危險吶。」火天滿臉擔心:「我和你一起去。」

蕭風拍著火天肩膀:「得了,有我在,舞兒不會有事的。法拉利ff的鑰匙呢?今天陪他們好好玩玩。」

火天從抽屜中拿出鑰匙,遞給蕭風:「風哥,我求你件事。」

「呵呵,別這麼客氣,說吧。」蕭風把玩著車鑰匙,咧嘴笑道。

火天看著蕭風,認真的說道:「舞兒聽你的話。你幫我勸勸她,沒事少去賽車,很危險的。」

蕭風點點頭:「嗯,我會勸她的。好了,我先走了,有事電話聯繫。」

火天把蕭風帶到後院,打開了車庫門。「風哥,第一輛就是你的車。」

「嗯。」蕭風走到裡面,打開車門坐了進去。撫摸一下方向盤,看得出來,張羽很愛惜這輛車。

蕭風發動起車,換擋踩油門,緩緩駛離車庫。按下開關,上面車篷緩緩升起,變成了敞篷跑車。

「我先走了。」蕭風對火天打了個手勢。

火天點點頭:「嗯,幫我勸勸舞兒。」

「我知道了。」蕭風說完,油門踩到底,汽車發出巨大的轟鳴,出了後院向盤龍山方向而去。

剛過了一個路口,蕭風那點好心情立刻就沒了。真他媽操蛋,頂級跑車卻只能跑出牛車的速度,換做誰誰心情也不好。

蕭風抬眼一看,前面那個堵啊!向周圍掃了幾圈,也沒找到個岔口,只能等下去。

法拉利ff一堵住,引起旁邊一些車司機的注意。有的人眼睛里儘是羨慕。有的則是嘲弄,開幾百萬的跑車又怎麼樣,還不得跟我這破捷達一樣堵在這裡!有本事,你給我飛過去啊!

蕭風足足等十多分鐘,前面擁堵的車輛才漸漸行使。找著一個空當,一踩油門,法拉利竄了出去,直接從岔口上了高架橋,準備走短程高速去盤龍山。

自從買了這輛跑車,蕭風沒開幾次扔下了的原因,就是因為九泉的路況太便秘了!法拉利進入高速,開始速度飆升,擼到了二百邁。

蕭風跑了沒一會,就有些受不了了。妹的,高速度爽是爽,但風太大了,吹的眼睛受不了。打開小箱,裡面果然有一副墨鏡。

蕭風戴上,從反光鏡上看了幾眼,感覺不錯后,再次加速行駛,引起一片片司機的驚呼聲。

半小時左右,蕭風進入盤龍山地界。

盤龍山,山如其名,盤旋陡峭,道路崎嶇,為九泉第二險賽常蕭風高中那會,朋友帶他過來玩了幾次,順便拿了個『車神風』的稱號。

蕭風想著過往的事情,嘴角噙著一抹淡淡的笑意。那個時候的美好時光,才是最值得珍惜的!

盤龍山下,一塊巨大的空場地。此時停著幾十輛車,大多是是一些夏利捷達等便宜貨。不過,也不乏蘭博基尼,阿斯頓馬丁等名貴跑車。

這會是白天,人不算太多。等到了晚上,這裡可謂熱鬧之極。容納幾百輛車的場地,都會停滿,甚至沒有地方放車。

蕭風剛停下車,就見火舞蹦蹦跳跳的跑了過來。那對飽滿渾圓的酥胸,隨著她的蹦跳,上下不斷的彈跳著,看得蕭風呆住了。他在想一個問題,為什麼只上下跳,而不左右跳呢?

「風哥,你來了。」火舞扶著車門,探頭在蕭風臉上『啵』了一口。「嘻嘻,先獎勵給你的,一定要跑贏哦。」

蕭風咧咧嘴:「那跑贏了,是不是還有香吻送上?」

火舞鄙視的看著蕭風:「你又不正經了!好啊,只要你跑贏了,我今晚就歸你了,怎麼樣?」

蕭風聽火舞這麼說,立馬嚇得沒電了。歸自己?自己也得敢要啊0咳咳,那如果跑不贏嗎?」

「你不是車神么?如果你輸了,那你喝酒輸給我的賭約還在,以後你得再為我做件事。」火舞半趴在車門上,雙手攬著蕭風的脖子,嫵媚的說道。

蕭風聞著火舞身上的香味,眼睛順著她的領口鑽了進去。『黑色罩罩,玫瑰花紋,鑒定完畢』。

「風哥,你看夠了么?」火舞趴在蕭風耳朵上,輕笑著問道。

「額,看夠什麼了?我不懂你的意思。」蕭風嚇了一跳,趕緊裝瘋賣傻。

火舞妙目轉動,語氣發嗲:「算了吧,別裝了。前天晚上,你摸都敢摸,現在又不敢看了?」

「……」蕭風有些不適應火舞說話的語調,打了個哆嗦:「得了,舞兒,別逗風哥開心了。」

火舞輕笑,低聲道:「我知道咯!嘻嘻,不挑逗你了,萬一你小弟弟硬了,再影響你開車怎麼辦。」說完,鬆開手直起身體。

蕭風要哭了,原來這丫頭故意在挑逗自己啊!真是個妖精,要是換一個人,絕對把她就地正法不可!

在距離法拉利十幾米的位置,一個臉色陰沉的青年,正盯著火舞和蕭風。垂在下面的雙手,捏緊拳頭,發出嘎巴的響聲。

「謝少,用不用我帶人上去揍他?」青年身後,站著幾個小弟模樣的人。

青年深吸一口氣,壓下暴走的衝動,搖搖頭:「不用。」說完,向著蕭風和火舞走來。

火舞見青年過來,對蕭風低聲道:「風哥,就是和他比。」

蕭風點點頭,從車上下來,看著走過來的青年:「他是誰?」

「火舞,他就是你叫來的車神嗎?」青年收起陰沉的表情,笑著問道。

火舞點點頭:「嗯,他就是車神,也是我男朋友1說著,攬住蕭風的胳膊:「老公,他叫謝三金。」

蕭風一愣,怎麼還有人叫這名?謝三金?還是謝三斤?

青年看了眼火舞,對蕭風伸出手:「你好,我是謝鑫。」

蕭風恍然,原來叫謝鑫,被舞兒給拆解成『三金』了!伸出右手,點點頭:「嗯,你好,我叫蕭風。」

「你是火舞的男朋友?」謝鑫冷聲問道。

蕭風微皺眉頭,他不喜歡謝鑫咄咄逼人的態度。「嗯,你有意見么?」

謝鑫臉上笑容消失,浮出一抹冷色。「有意見。」

「有意見保留1蕭風聲音更冷。

「如果我不想保留呢?」謝鑫與蕭風握手的右手漸漸用力。

蕭風感受著手上的力量,有些嘲弄的笑著:「你有病么?」

謝鑫一愣,脫口說道:「我沒玻」話落,手上再次加力。

「沒病?沒病走兩步兒~」蕭風笑了笑,右手猛地用力,握向謝鑫的手。

謝鑫還沒回話,就感覺彷彿右手被老虎鉗夾住了般,擠壓斷裂的疼痛傳出,臉色漲紅起來。

火舞看著謝鑫臉上的痛苦,心裡大爽,故意問道:「謝三金,你不舒服么?不會中暑了吧?一會還能賽車?」

「沒事1謝鑫咬著牙,從牙縫中擠出兩個字。

蕭風見他的樣子,就知道他受不了了。「呵呵,哥們,你想怎麼賽?」

「能先鬆開手么?他們容易誤會。」謝鑫撐不住了,但在火舞面前,又不能翻臉。

蕭風點點頭,鬆開右手:「說說吧,怎麼玩1

謝鑫把顫抖的右手放在背後,看著蕭風:「盤龍山,上面有兩面紅旗!你我各載一個妞,上去拔下旗,誰先下來,誰就贏。」

蕭風仰頭向盤龍山看了幾眼,因為距離太遠,也看不清楚上面是否有兩面紅旗。「行,就按照你說的來吧。」說完,就想返回車中,準備比賽。

「哥們,等等1謝鑫攔住蕭風,淡淡的問道:「既然要比賽,總得有點彩頭吧?你覺得呢?」

蕭風看了眼謝鑫,沒有猶豫:「嗯,你說吧,什麼彩頭。」

謝鑫笑了笑,招手叫過來一個衣著暴露的女孩:「這是我馬子,長得還行吧?如果我輸了,她今天歸你!無論你讓她做什麼都行,她完全屬於你1

蕭風心中冷笑,原來這小子在這等著自己呢!看來,他是想打火舞的主意了!他向來不喜歡拿自己的女人當賭注,即使自己穩贏的情況下。

「我們和你賭了1蕭風還沒說話呢,火舞開口了。

「哎,舞兒,別…」

蕭風剛張口,謝鑫則不容他反悔,一拍巴掌:「好,夠爽快!火舞,如果你男人輸了,那你今天可就屬於我咯。」

「切,你還是操心你懷裡這**吧1火舞豎起中指,拉著蕭風鑽進法拉利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