熱門搜索:
當前位置:爬書網>書庫首頁>都市言情>玩美房東>第二十五章你的女人歸我了!
小說:| 作者:| 類別:

第二十五章你的女人歸我了!

小說:玩美房東| 作者:寂寞的舞者| 類別:都市言情

火舞看著越來越近的蘭博基尼,學著蕭風的話叫道:「射了,我們射了他!妹的,射他一臉1

「咳咳…」蕭風正專心致志準備超車,結果聽到火舞的話,手一抖,差點開車去親吻蘭博基尼的屁股。

「舞兒,你能先別說話么?等我超過去,你再射也不晚。」蕭風苦笑著說道。

火舞忙點點頭:「好,那你先射吧,一會我再射他一臉。」

蕭風收回心思,站在第二輪超車。一腳油門,車速再提,向著蘭博基尼的左側開去。

「量你也沒膽子往前沖,孬種1謝鑫見蕭風又放緩了車速,嘲弄的笑了起來。

就在他臉上笑容還沒消失時,就見後面的法拉利再次加速。「fuck,裝模作樣1謝鑫說完,試探著向下再踩了踩油門,時速飆到了280邁。

謝鑫有些興奮,沒想到今天竟然打破自己記錄,到了280邁!果然,人都是『逼』出來的~!

正當他興奮著呢,就見左側轟鳴聲響起,一道銀光閃過。「不好,他們要超車1謝鑫臉色一冷,向左邊猛打方向盤,想把法拉利撞進深溝中。

奈何,等他打方向盤時,法拉利已經成功超車,跑在了前面。蘭博基尼一晃,差點自己鑽深溝裡面去。

「啊1謝鑫嚇得尖叫出來,下意識向右邊打方向,同時一腳跺在了剎車上。至於黃髮女郎,已經嚇得暈了過去。

蘭博基尼雖然沒有衝下深溝,但卻『砰』的一聲撞在右側山壁上,憋死車了。謝鑫扶著方向盤,喘著粗氣看向法拉利。

讓他怒火攻心的是,剛才急速行使的法拉利竟然放緩了速度,從兩邊車窗中,同時伸出兩隻手,向他比劃著中指。

這個手勢,謝鑫經常用,自然懂得什麼意思。中指是最長的指頭,有兩個作用。其一是『鄙視』;其二是『探洞』。當然,後者適合用在女人身上,地點多為床上。

「媽的,該死1謝鑫狠狠一拳砸在方向盤上,重新發動起車,向著法拉利追去。

「風哥,他追上來了。」火舞從窗外收回手指,笑著說道。

蕭風撇撇嘴:「妹的,不夠完美啊1

「完美是什麼樣?」火舞疑惑的問道。

蕭風輕笑,指了指左側的深溝:「完美就是,他的蘭博基尼衝進去,車毀人亡。」

「好吧。」火舞豎起拇指:「夠狠。」

蕭風晃了晃脖子:「坐好了1說著,緩慢的車速陡然提升,向著車頂衝去。

五分鐘左右,法拉利一個漂亮的甩尾漂移,車在山豆齺恚骸拔瓚,下午拔紅旗。」

火舞點點頭,打開車門跳下車,拔下插在土裡的一面紅旗。看了眼旁邊的紅旗,她眼珠一轉,直接也拔了下來,隨手扔進深溝,轉身回到車上。

「你怎麼給他扔了?」蕭風看著火舞笑道。

「反正他輸了,要不要紅旗都一樣。」火舞把紅旗放在後座上,一揮手:「車神,沖啊1

蕭風點點頭:「你坐好了,估計一會有更驚險的事情發生。」

「什麼事兒?」

「會車。」蕭風踩下油門,法拉利發出轟鳴,順著盤山公路,向下開去。

會車,原本是件很平常的事情,但放到今天,卻兇險異常。盤山公路狹窄異常,慢行才堪堪兩輛車通過。如此快的速度,再加上剛才結下的梁子,定會有一番碰撞的。

火舞也意識到這點,有些擔心的問道:「風哥,你的車比他結實么?」

「不知道,沒研究過這玩意1蕭風踩著油門,眼睛盯著前面,生怕蘭博基尼從哪個拐彎衝出來。

「來了1蕭風看著從拐角處轉出的蘭博基尼,油門猛地踩到了底。

火舞嚇了一跳,既然知道危險,怎麼還跑得這麼快?這麼快的速度,不該出事也出事了0風哥,能慢點么?」

蕭風沒有回答,專心的盯著蘭博基尼,目測著道路的寬度以及該從怎麼過。

幾百米的距離,對於兩款頂級跑車來說,實在算不了什麼。幾秒鐘,兩輛車的距離,就算短為幾十米。

兩輛車發出咆哮,越來越近!飛快的速度,巨大的衝力,只要撞在一起,那肯定都得死!

「媽的,瘋子1謝鑫看著迎面撞來的法拉利,大罵一聲,趕緊向左打著方向盤,想要躲開它。

『啪』,兩輛車的反光鏡撞在一起,變得粉碎。

蕭風原本冷峻的臉色,在看到謝鑫躲開的時候,露出一絲笑容:「果然和我猜想的一樣。」

火舞一顆心跳到嗓子眼,張著嘴:「我,我還活著么?」

「嗯,你還活著1蕭風看了眼停在深溝旁邊的蘭博基尼,心裡暗笑,估計這小子以後再也不敢賽車了。

「你,萬一他不躲,那怎麼辦?」火舞拍著胸脯,大聲問道。

蕭風眯起眼睛,淡笑著:「舞兒,狹路相逢勇者勝1

「狹路相逢勇者勝?」火舞嘟囔一句,還是不能夠理解。她只知道,剛才自己在鬼門關前溜達了一圈。

蘭博基尼車門打開,雙腿發軟的謝鑫,從裡面走了出來。「瘋子,他媽的瘋子1

謝鑫看著距離深溝邊緣僅一公分的輪胎,嚇出一身冷汗,一屁股坐在了地上。差一點,就差那麼一點,他就落個車毀人亡的下場埃

遠處,鳴笛聲傳來,驚醒出神中的謝鑫。轉頭看了眼消失在拐彎的法拉利,強撐著站起來,回到車中。

謝鑫發動起車,生怕掛錯擋衝下去,看了好幾遍,這才輕踩油門,打著方向盤,把車重新停在路中央。

休息了足足三分鐘,謝鑫才咬咬牙,向著山頂開去。他倒很想不比了,直接下去就得了。但一來這裡汽車調不過頭;二來上來一趟,自己連紅旗都拿不下去,那丟人就更丟到家了。

他保持著100邁左右的速度,小心翼翼向著山頂開去。在臨近山頂的時候,幾巴掌抽在黃髮女郎的臉上,把她給抽醒了。

「你他媽真給我丟人,竟然嚇得暈過去了!就憑你的膽子,有資格做我謝鑫的女朋友?」謝鑫沒好氣的說道。

黃髮女郎不敢回嘴,一個勁的道著歉:「對不起,謝少,是我的錯。」

「一會下去拔旗,你給我麻溜的1謝鑫說著話,衝上了山頂空地。打眼一瞅,哪裡還有紅旗的影子。

「下去找找。」謝鑫喊了一聲,下去開始找紅旗。找遍周圍,別說紅旗了,就連旗杆都沒看見。

「謝少,那邊也沒有。」黃髮女郎弱弱的說道。

謝鑫咬牙切齒的怒罵道:「媽的,一定是他們給拿走了!下山1說著,回到車裡,向著山下開去。

山下空地,所有人都盯著盤山公路,等候著勝利者歸來。當銀色法拉利竄出來時,現場一片呼聲。

法拉利停下,蕭風和火舞兩人從車上下來。火舞的手裡,拿著紅色的旗子,插在地上:「我們贏了1

「車神!車神1以二狗子領頭,大部分人都振臂高呼起來。

歡呼,屬於勝利者!

蕭風很享受這種感覺,甚至他有些意動,是不是自己奪了小羽子車神的名頭,沒事過來賽幾把呢?

「車神,這輛車是羽少的吧?」二狗子上前,興奮的看著蕭風。

蕭風打量幾眼二狗子,點點頭:「嗯,是他的。」他知道,張羽經常開著這輛車出來賽車,別人認識也不奇怪。車雖然是自己的,但自己兄弟沒必要分那麼清楚。如果張羽想要,那這輛車就是他的。

「你比羽少還厲害。」二狗子崇拜的說道。

蕭風聽到這話,咧嘴笑了起來:「我是他師傅。」

「是這樣啊,失敬了1二狗子恍然,原來是羽少的師傅,難怪會有如此神的車技!

「風哥,你說給我個妞?什麼妞?」小刀見別人和蕭風聊完了后,這才湊上來問道。

蕭風見小刀來了,拍了拍他的肩膀:「上午麻煩你一趟,一會我分你個妞玩!你可以支配她24小時,你讓她幹嘛都行。」

小刀聽到這話,也樂了:「真的假的?那妞在哪呢?」

「風哥能騙你么?等會,她就來了。」蕭風仰頭看了眼盤龍山,笑著說道。

「我認識他,他是九指刀1有人認出小刀,驚訝的說道。

小到凶約海沖他們微笑著點點頭。

那些人也趕忙點頭,心裡相信了二狗子的話,那輛車真是羽少的!不過,他們有個新疑問,這個人是誰呢?開著張羽的車,天門上位大哥小刀叫他『風哥』。

蕭風是天門大佬這件事,只流傳於上層圈子裡。這些底層小弟,怎麼可能知道這些呢。他們不認識蕭風,倒也不奇怪了。

就在蕭風等得有些不耐煩的時候,黑色蘭博基尼從山上下來了。車門打開,謝鑫冷著臉,從車上下來。

「你贏了。」謝鑫走到蕭風面前,咬著牙說道。

蕭風得意的笑著:「謝三金,你馬子呢?趕緊讓她下來,我兄弟迫不及待了1

「你兄弟?」謝三金一愣。

蕭風點點頭,指著小刀:「你馬子,我賞給我兄弟了。」

「你……」謝三金臉色陰沉,拳頭髮出脆響。

「我怎麼了?你把你馬子輸給我24小時!從現在起,她就是我的人了吧?我再把她送給我兄弟,貌似沒什麼不妥。」蕭風淡淡的說道。

蕭風盯著謝三金,心裡冷笑,敢打老子窩邊草的主意!不打你個生活自理就不錯了,在這唧唧歪歪的!想吃老子的草,不付出點代價,豈不是便宜你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