熱門搜索:
當前位置:爬書網>書庫首頁>都市言情>玩美房東>第二十七章暗處的尖刀
小說:| 作者:| 類別:

第二十七章暗處的尖刀

小說:玩美房東| 作者:寂寞的舞者| 類別:都市言情

蕭風無限yy著,到底丁丁不走,是因為什麼呢?嗯,肯定是愛上哥了!算了,這妞也算不錯,等我問問她是不是處兒。如果是的話,那就勉強收入後宮吧!

「風哥,你咧嘴想什麼呢?都快流口水了。」原本火舞在生蕭風的氣,可見他許久也不挪地方,就在那裡滿臉蕩漾,嘴角儘是晶瑩的液體。

蕭風驚醒過來,下意識擦了擦嘴角:「額,沒想什麼,我們進去吧。」說著,怕火舞看出什麼,當先向別墅內走去。

掃了一下指紋,客廳門打開,蕭風和火舞進入客廳。果然,韓爽回來了,正在沙發上看電視呢。

韓爽聽到聲響,回頭掃了兩人一眼,沖火舞點點頭:「回來了。」

蕭風見韓爽直接把自己無視了,嘴角抽了抽,心裡暗罵,妹的,你倆什麼時候關係變得這麼好了!沒看到房東大人回來了么?

「嗯,你今天沒上班么?」火舞隨手關上門,看著韓爽問道。

韓爽放下遙控器:「嗯,有點不舒服,回來休息一下。」

「咳咳,韓爽,你怎麼了?沒去醫院看看么?」蕭風咳嗽一聲,插了一句話。這種被人無視的感覺,實在讓他難受。

韓爽這才正眼看向蕭風,眼睛中儘是冷色:「沒有。」

「為什麼不去?走,我帶你去看看。」蕭風想改善一下和韓爽的關係,滿臉獻媚的說道。

韓爽冷冷一笑:「假惺惺的禽獸1說完,站起來上樓去了。

火舞聽韓爽罵蕭風,張張嘴就要開罵。可是想到對付丁丁需要同盟,只能暫時忍下來了。

蕭風看著韓爽的背影,無奈的嘆口氣,看來想要緩和關係,沒那麼容易啊!等有機會吧,唉!人家處女之身給了自己,自己服個軟,也沒什麼了。

「風哥,你和韓爽,有姦情么?」站在旁邊的火舞,忽然冒出一句來。

蕭風要哭了,大姐,你能想點正常的東西么?「舞兒,現在我命令你,上樓睡覺去1

「為什麼?我不困埃」火舞搖搖頭。

蕭風板起臉:「這是我的命令!我數123,如果你不去睡覺,我就把你清理出別墅。」

「好吧好吧!就會欺負我!有本事,你去欺負韓爽啊1火舞瞪著蕭風,那眼神絕對無辜。

「不知道為何,蕭風聽到這話,心裡有些發虛,自己哪沒欺負韓爽啊!都直接把她給推倒了,欺負到家了!

火舞上樓去了,剛走到樓梯口,就遇到了下樓的丁叮兩人就像乾柴和烈火,只要一碰到,那必然燃起熊熊大火。

「吆,你終於肯滾出你的狗窩了么?」

最近兩天,丁丁一直都在房間中研究古董,很少出來。所以,火舞才有如此一說。

丁丁正餓的心煩意亂,見火舞擋在前面,皺起眉頭:「火舞,你怎麼還沒搬走?」

「我樂意住在這,你管得著么?」火舞歪著頭,故意氣著丁叮

蕭風一看事兒不好,趕緊推開客廳門,撒丫子溜了。鑽進法拉利,一踩油門衝出別墅,疾馳著消失在街頭。

蕭風想得很明白,反正老子走了,你們愛怎麼打就怎麼打,不該我毛事兒!別墅里有韓爽,他相信不會出人命的。

別墅中,火舞和丁丁針尖對麥芒,一上一下,互相瞪著對方。

火舞聽到門響,回頭一看,蕭風已經沒影了。心裡暗罵幾句,卻又無可奈何。「丁丁,我今天不和你一樣的,哼1說著,從旁邊上樓回房間去了。

火舞也不傻,知道自己不是丁丁的對手。現在沒蕭風在後面壯膽,萬一打起來,自己可得吃虧啊!嗯,一切從長計議~~上去找韓爽計議去!

丁丁難得贏了一回,以勝利者的姿態看著火舞:「我警告你,趕緊搬出去!要不然,別怪我不客氣。」說完,下樓走進廚房,去找吃的了。

火舞咬著牙,沖丁丁後背豎起中指:「臭娘們,得罪我,我會讓你哭得很有節奏的!還有可惡的風哥,該死該死1

法拉利上,蕭風摸了摸發燙的耳垂:「估計那兩娘們打起來了,唉~」

蕭風一邊開車,一邊盤算,自從自己回到九泉后,除了黑道上的事兒,就跟女人堆里打轉兒了!

林琳,第一房客,正牌女友!嗯,這個娘們,是要讓自己睡一輩子的,必須要!

火舞,第二房客,正牌妹妹!唉,怎麼處理和她的關係,真夠讓自己腦袋疼的!

韓爽,第三房客,正牌推倒!想到和韓爽的關係,就是一陣無比的糾結,無比的蛋疼!

許諾…蕭風想到她時,忽然發覺,自己似乎好久沒有和她聯繫了!濃情說她出去散心,難道還沒回來么?對於這個女大亨,蕭風心裡是有些感覺的。

蕭風拿起手機,找出許諾的號碼。猶豫一番,還是按下了撥號鍵。

「對不起,您撥打的電話已關機……」不含一絲感情的合成音響起。

蕭風有些悵然的收起手機,按啦揮Ω沒鞀啊!把手機放在副駕駛,點上一支煙,吸了一口。

「許諾,等你回來的時候,我會把諾源集團送給你的。」蕭風喃喃的說道。

一支煙吸完,蕭風收拾起心情,又給孫亞打去電話:「喂,孫亞,我交代你的事情,辦的怎麼樣了?嗯,好,半小時后,我去你那裡。」

蕭風掛斷電話后,又打出一個電話:「黃力,你在哪呢?你在那等我,我馬上過去。」

蕭風剛準備把手機收起,鈴聲響起:「喂?」

「風哥,我想問你一件事。」謝劍鋒的聲音有些低沉。

蕭風心中一動,笑了笑:「原來是小劍,問吧,什麼事?」

「熊霸出來后,和我聯繫過。」謝劍鋒試探著說道,畢竟這種事,屬於黑道大忌。

蕭風單手開著車,點點頭:「嗯,然後呢?」

「我想問,想問你,熊霸的事情,是不是你做的。」謝劍鋒猶豫著問道。

「熊霸的事情?什麼事情?」蕭風反問道。

「……」那邊謝劍鋒陷入沉默,良久才說道:「今早傳出消息,熊霸在海闊天空洗浴城豪包中被人廢了,人也變成痴獃。」

蕭風又點上支煙,緩緩問道:「那你就認為是我做的?」

「……」謝劍鋒沒敢回答,聽筒中一片安靜。

蕭風噴出一口煙霧,聲音有些冷:「小劍,你可以去查,到底是誰廢了熊霸,我等你消息。」

「風哥,我不是那個意思…」

「好了,我先掛了!記住,做你該做的事情,管你該管的事情。」蕭風說完,不等謝劍鋒再說話,掛斷了電話。

蕭風收起手機,專心的開著車,向與黃力約好的地方駛去。九泉的水有些渾,他需要一把隱藏在暗處的尖刀!黃力和孫亞,是作為這把尖刀刀柄的第一人選!

「黃力,這呢1蕭風一眼就看到了黃力的大光頭,劃下車窗,招了招手。

黃力手裡拿著甜筒,正賣力的舔著。那大光頭,在太陽的照耀下閃閃發光,格外的吸引眼球。

聽到蕭風的喊聲,黃力左右看看,終於發現了法拉利中的蕭風。他那個羨慕啊,風哥去接他的時候,還開著賓士,現在又換法拉利跑車了?跟著風哥混,果然有前途。

黃力把手裡甜筒扔掉,快步走過去,堆笑的招呼道:「風哥,你來了。」

「上車,我帶你去見一個人。」蕭風笑著說道。

黃力忙點頭,拉開車門上車:「風哥,我們去哪?」

「到地方就知道了,走吧1蕭風沒廢話,載著黃力向『友好麻將館』開去。

「咳咳,風哥,這地方怎麼這麼窮?」黃力盯著外面低矮破爛的棚戶,忍不住問道。

蕭風嘴角翹起:「以後,你就要在這一片奮鬥了。」

「啊?」黃力嚇了一大跳,在這邊奮鬥?這不要了老命了么?

蕭風掃了眼黃力:「怎麼,有意見?」

「沒,嘿,沒有意見,全憑風哥安排。」黃力訕笑著,搖搖頭。

蕭風上次和陳斌來過一次,這次來依舊有種穿越的感覺,這地方是真窮啊!這裡的人,彷彿被社會拋棄和遺忘了。

其實說白了,天朝就喜歡玩形式主義!別說官場了,就是某一小破領導去學校視察,學校都能安排小學生,站在大雨中歡迎領導!領導有校長給打著傘,拽的跟二五八萬似得,就那麼看著孩子被雨淋。

蕭風就想了,以後等我兒子上學了,他老師敢這麼安排,就去把學校給他平了,校長和領導全都塞下水道里去!

每當有上級下來檢查城市風貌還是其他,政府從不會帶檢查人員來這裡檢查,都是哪繁華往哪帶。更有甚者,是吃著喝著玩著,臨走的時候再揣著,然後檢查完畢!所以,上頭也把這個地方漸漸給忽視了。

蕭風胡思亂想著,來到友好麻將館。孫亞已經等候在門口,見蕭風來了,趕緊一瘸一拐上來開門。

「風哥,你來了。」孫亞沖蕭風笑道。

蕭風點點頭,拍拍孫亞的肩膀:「身體恢復的怎麼樣?」

「呵呵,謝謝風哥關心,不妨礙行動了。」孫亞忙說道。

蕭風指著黃力:「給你們介紹一下,這是黃力;黃力,他叫孫亞,是我小兄弟。」

蕭風怕黃力輕視孫亞年紀小,所以特意加了一句,這是自己的小兄弟。

兩人互相打個招呼,握了握手。他們心裡都清楚,以後一段時間,就是他們在一起合作了。

「風哥,進去再細說吧。」孫亞把蕭風和黃力讓進了麻將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