熱門搜索:
當前位置:爬書網>書庫首頁>都市言情>玩美房東>第三十章操蛋的社會
小說:| 作者:| 類別:

第三十章操蛋的社會

小說:玩美房東| 作者:寂寞的舞者| 類別:都市言情

三分鐘過去,二缺青年要哭了:「你們是不是作弊?怎麼總是老子輸?」說完,蕭風低頭看了眼自己,全身上下僅剩下一條內褲,還怎麼脫啊!

兩個小姐掩嘴大笑,指著蕭風叫道:「脫哦,快脫哦~」

「咳咳,不脫行不行?」蕭風滿臉訕笑,以商量的語氣問道。

「不行啊!既然玩了,那就要遵守規則呀。」兩個小姐搖頭說道。

火天從地毯上爬起來,看著兩個小姐,心裡有些不樂意了,老子的老大,怎麼還得聽你們兩個的?「你們兩個,都他媽什麼毛病?把風哥衣服脫了,你們衣服也脫了1

火天一發話,兩個小姐嚇得臉色慘白,忙點點頭,就要往下脫衣服。

「滾犢子。」蕭風回頭瞪了火天一眼,「老子玩遊戲呢!她說得對,既然玩了,那就要遵守規則!咳咳,你們三個能迴避么?哥沒有當著男人光屁股的嗜好。」

火天豎起中指:「你慢慢玩~」說完,當先出了包廂。

老王隨後也跟著出去,涼茶走在最後,沖蕭風豎起拇指:「風哥,扒光她們哦~」

「滾~」蕭風抓起旁邊的鞋子,向著涼茶砸去。

涼茶趕忙關上門,鞋子砸在了包廂的門上,發出『啪』的一聲。

蕭風等他們都出去后,這才堆笑著轉過臉,看著兩個小姐:「你們別聽火天那傢伙的,也不用怕他。」

蕭風說完,從地盤上爬起來,雙手抓著褲衩,一把扯了下來,放在了旁邊。早已憋得難受的小蕭風,此時擺脫了褲衩的拘束,立刻高昂起腦袋,怒目瞪著兩個小姐。

兩小姐看著碩大的小蕭風,眼睛中都閃出一絲異彩。她們平時的工作,沒事兒就看這玩意了。不過很少有這種極品的,塞進去一定很爽吧!

因為有小蕭風的吸引,再加上剛才火天的話,都讓她們想趕緊脫了衣服,去和蕭風乾點正事兒。兩人交換一下眼色,互相點點頭。

蕭風光著屁股坐在地毯上,看著兩個小姐:「我們繼續玩,我不信今天扒不光你們兩個。」

「剪刀石頭布1蕭風喊了一聲,做出石頭的手勢。

兩個小姐則都是剪子,笑著對蕭風說道:「你贏了,我們脫衣服。」說著,開始向下脫衣服。

蕭風有些得意:「嘿,用不了幾局,你們就輸的精光了。」

「大哥好厲害哦。」兩個女孩笑著,又揚手開始玩第二局。幾局下來,兩個女孩原本就不多的衣服,已經只剩下了罩罩和內褲。

蕭風目光瞟過兩人的胸和釘子戶,已經忍不住想撲倒了。小蕭風更是如燒紅的火棍,充滿了昂然戰意。

「勝利就在眼前了!不過革命還未勝利,同志仍需努力啊1蕭風嘀咕著,甩出了石頭的手勢。

「哇哦,大哥又贏了。」兩個女孩有些雀躍的脫下了罩罩,兩團粉肉彈跳出來,白花花的一片。

蕭風眼神都直了,左看看右看看,吧嗒一下嘴巴:「不錯,嘿嘿,果然不錯!來,繼續1說著話,舉起了手:「剪刀石頭布!剪刀1

「布1兩個女孩同時喊道。

蕭風興奮的一拍巴掌:「哈哈,我贏了!快脫快脫,革命終於勝利了1說著,向兩個女孩撲去,手就要往下拉丁字褲。

「孟婆,給一碗湯,讓我忘了一世情殤…」慕容雪天籟般的歌聲從衣服堆里傳出。

蕭風扔掉手裡的丁字褲,在小姐下體摸了一把:「一會先和你玩1說完,拎起褲子,從兜里掏出手機。

看到屏幕上的名字,蕭風心有些發虛,做了個讓兩女噤聲的手勢后,這才接聽電話:「喂,小丫頭,想我了嗎?」

「風哥,你在哪呢?」林琳笑問道。

「我?啊,我在火天這看電視呢。怎麼,有什麼事嗎?」蕭風撒謊都不打草稿,張口就來。

「你現在有時間么?如果有時間,就來醫院接我吧。有好事哦,嘻嘻。」

蕭風看了眼時間,也沒到下班時間埃好事?什麼好事?難道林琳等不及想做自己的女人了?看了眼面前兩個裸著的小姐,試探著問道:「那個,林琳,什麼好事?」

「你來了我再告訴你哦~」林琳的聲音有些興奮。

蕭風有些意動,難道她真要這麼做?大腦中,出現一副和諧的畫面。一張大床,兩個人,在不斷的翻騰著……

「好吧,我現在就過去。恩呢,拜哦,么么。」蕭風掛斷電話,無奈嘆口氣。奶奶的,林琳也太著急了吧?難道今晚就不行么?

蕭風目光瞟過地毯上的兩具**,心裡如貓抓一般難受。玩了兩個小時剪刀石頭布,最終脫光了衣服,就這麼走了?唉,會遭雷劈的!可是想到林琳,只能一咬牙,忍著,留著子彈,回去讓林琳飛~

蕭風想到這,壓下心中翻騰的欲.火,在兩個小姐胸上各抓一把。不能上,總得摸一把收點利息是不?

「大哥,是女朋友的?」左手邊的小姐,把玩著小蕭風,笑著問道。

蕭風點點頭:「是啊!女朋友發話,讓我去醫院接她下班。」

「醫院?大哥的女朋友是醫生么?」小姐繼續問道。

蕭風搖搖頭:「護士,呵呵。」

「哦哦~我最近身上有些不舒服,你能帶我去看看么?」小姐鬆開小蕭風,看著他問道。

蕭風疑惑的問道:「看病怎麼還得我帶你去?擦,你不會懷孕了吧?如果真這樣,那我豈不是要冤枉死。」

「沒有!我長期都吃避孕藥,哪次都帶著套的,怎麼可能會懷孕呢。」小姐忙搖搖頭。

「那怎麼還得讓我帶著去?」蕭風拿起衣服,開始穿了起來。

「現在醫院黑得要死,我哪敢自己去。大哥,你女朋友不是醫院的嗎?雖然是個護士,但說句話,總是頂用的。有些不該做的檢查,就不要做了,太貴了。」小姐滿臉傷不起的說道。

蕭風聽到這話,停止了穿衣服的手,看著小姐問道:「你一月多少錢?」

「三萬塊左右,甚至更多。」小姐知道蕭風身份不一般,倒也沒有瞞他。

蕭風從兜里拿出香煙,扔給兩個小姐。出來混的,無論是混子還是小姐,很少有不抽煙的。點上煙,吸了一口。

這個小姐的收入,放在大城市中,也不算少了。一月三萬,一年三十萬。除去大花銷,大概能剩下二十萬。這都不敢去醫院看病,那讓那些一月兩三千,一年兩三萬的農民工兄弟情何以堪?

現在的社會,有幾個特黑的地方!第一當屬公檢法,排在第二的,就是醫院了!這哪是救死扶傷的地方,完全就是個吃人的魔窟。

打個比方,一個小小咳嗽進醫院。醫生問兩句,然後開條子讓去做b超等儀器,抽血驗尿一套程序先下來。先不說看沒看出病來,幾百大洋甚至上千,這就扔進去了。

拿回各種化驗結果,醫生看幾眼,最後來一句,嗯,可能是感冒了,沒大事兒!你是想打針還是吃藥?藥物分為國內和進口的,你想要哪一種?我告訴你,國外的藥效特准成,一粒就見效。

其實都狗屁,泱泱天朝的幾十萬家製藥廠,研究的藥物治療不了感冒?醫生為什麼開進口葯?他們吃回扣啊!國產的,沒多大利潤,還有什麼新農合報銷!

朝廷xx院,xx部下達各個利民惠民政策,其實真心沒毛線用。上有政策,下有對策,到底誰能玩過誰?玩來玩去,最後吃虧的,還是老百姓!

蕭風嘆口氣,社會的脊柱,不是那些it白領、不是那些各界精英,而是樸實的農民,善良的老百姓啊!

沒有他們的辛苦勞作,吃什麼?喝什麼?有些人看不起老百姓,丫就該吊起來餓他十天,讓他知道知道,誰是他衣食父母!

「穿好衣服,我帶你去醫院。」蕭風收回諸多心思,對小姐笑了笑。

小姐感激的點點頭:「謝謝你,大哥。」說著,趕緊拿起衣服,穿了起來。

「你也穿衣服吧。」蕭風看向另一個,從錢包中抽出一小摞錢,遞給兩人:「你們分了吧。」

「大哥,天哥會給我們報酬的,你的錢我們不能要。」兩個小姐都搖搖頭。

蕭風又嘆口氣,都說『**無情、戲子無義』。其實這些出來做的,真就沒有一點可取的了么?人活在世上,最重要的是要懂得『感恩』!

「拿著吧,陪我玩了那麼久。呵呵,下次有時間,咱們再玩遊戲。」蕭風把錢分開,塞到了小姐的乳.溝中。

十多分鐘,蕭風領著兩個小姐出了包廂。他先和火天等人打個招呼,這才帶著其中一個小姐,離開地獄火,向第二人民醫院駛去。

「大哥,謝謝你。」小姐坐在副駕駛位置,滿臉的感激。

蕭風咧咧嘴:「咱都是在外面混的,能幫就幫了1

「呵呵,出來混的。」小姐掩嘴一笑,向上拉了拉低胸領口。

「那個,到醫院見到我女朋友,你就說在火天那上班的。」蕭風看著小姐說道。

小姐點點頭:「嗯,我知道該怎麼說!大哥,你叫我『甜甜』吧。」

「好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