熱門搜索:
當前位置:爬書網>書庫首頁>都市言情>玩美房東>第三十四章與市長的較量
小說:| 作者:| 類別:

第三十四章與市長的較量

小說:玩美房東| 作者:寂寞的舞者| 類別:都市言情

警衛打量著蕭風,禮貌的問道:「你找夏市長?」

「裡面有兩個叫夏長春的?」蕭風掏出煙,遞上一支。

警衛搖搖頭,表示不吸煙后,掏出對講機:「喂,聯繫一下夏市長,有個叫『蕭風』的先生找他。」

不到兩分鐘,對講機響了起來:「夏市長說,不認識這個人,不見。」

「你好,先生,夏市長不見。」

「……」蕭風被打擊的沒電了,這老小子不會想給我下馬威吧?

「我給乾媽打個電話吧。」林琳說著,撥打出電話:「喂,乾媽,我是林琳。我到家屬院門口了,沒有通行證,不讓進埃哦,好埃」說著,掛斷電話。

電話掛斷沒有一分鐘,對講機又『沙沙』的響起。「放他們進去,夏市長有請。」

警衛點點頭:「先生,請1說著,按下按鈕,欄杆自動升起。

蕭風真想掉頭開車就走,但想到這麼做會讓林琳不開心,只能作罷!老子的名頭,在九泉有那麼差嗎?」

蕭風在中央位置,找到了林琳所說的門牌號。「就是這了。」

林琳笑了笑,當先下車,去按門鈴了。還沒走到門口,就見大門打開,從裡面出來一個氣質婦人。

「乾媽。」林琳見到來人,開心的叫著。

蕭風坐在車裡,打量幾眼市長夫人,心裡瞭然,難怪夏長春不鬧什麼緋聞,原來老婆這麼漂亮!四十五六歲長得卻跟三十歲的少婦一般,風韻猶存的!

不是都說么?女人三十如狼四十如虎嘛!楚萍四十多歲,夏長春哪還有精力出去找妞搞二奶!

蕭風了解過九泉的官場,夏長春作為市長,他自然更加註意!夏長春的老婆楚萍,可不是個簡單的人物啊!她的身後,也站著一個強勢的家族!

蕭風拿著禮品,打開車門:「你好,伯母。」

楚萍如丈母娘看女婿般,打量幾眼蕭風,滿意的點頭:「你就是小蕭吧?叫什麼伯母,跟林琳一樣叫我乾媽吧1

蕭風心裡有些反抗,畢竟從小到大,他還沒叫過誰『媽』呢!雖然,這個媽是乾的0這,不合適吧?」

「沒有不合適的,就這麼叫吧!來就來吧,還買什麼東西!走,快進去!小蕭,今天跟你乾爹好好喝幾杯。」楚萍熱情的說道。

蕭風撇嘴,最虛偽的十句話中,『來就來吧,還買什麼東西』,牢牢佔據著第七的位置0呵呵,第一次來,哪能空手。」說著,拎著禮品,走進了二層小樓。

「林琳,你來了。」剛進大門,就聽一個略顯威嚴的聲音響起。

蕭風抬起頭,打量起夏長春。中等身材,四方臉,長得還算正義。讓他有好感的是,夏長春沒有**的啤酒肚。雖然這不能證明他不**,但第一感覺卻是良好的!

「林琳的男朋友,小蕭?」在蕭風打量夏長春的時候,夏長春也在打量著他。憑上位者獨有的眼光,第一眼就覺得,這個年輕人不簡單。

蕭風笑著點頭:「你好,夏伯父。」

「這孩子,我剛不說了么?跟林琳一樣叫就成。」楚萍拉著林琳的手,看著蕭風說道。

「你先帶林琳進去吧,我和小蕭聊聊。」夏長春對楚萍笑了笑,又看向林琳:「林琳,上次你說你做飯好吃,今天去給乾爹露一手吧1

「好的1林琳躍躍欲試的點頭:「乾爹,那今天多喝兩杯哦。」

夏長春大笑著:「好,多喝兩杯1

楚萍和林琳進客廳了,夏長春臉上笑容也消失不見。「蕭風?這個名字,最近在九泉很火啊!你是和他同名呢?還是你就是他?」

蕭風掏出煙,自顧點上一支:「夏市長聽過我的名字?」

「果然,你就是天門蕭風1夏市長臉色一冷,目光如電般射向蕭風。

蕭風聳聳肩:「夏市長,在你這裡,我不是天門蕭風,只是林琳的男朋友1

「蕭風,林琳這孩子很單純!我希望,你不要傷害她1夏長春走下台階,站到蕭風面前。

蕭風嘴角翹起:「夏市長,你是什麼意思?」

「我的意思,你明白!蕭風,你和郝家的矛盾,我聽說了。」

「哦?」蕭風眉毛一挑:「夏市長,那你認為,誰能贏呢?」

夏長春沒有說話,一股無形的氣場籠罩住蕭風。這是一種久居上位的威嚴和霸氣,不為官者,很難形成。

蕭風笑了,滔天的戰意猛然爆發,瞬間衝破夏長春的氣場,向著他涌了過去。

『蹬蹬蹬』,夏長春臉色蒼白的後退幾步,眼睛中儘是驚訝。他的上位者氣場,竟然不是這股戰意的一招之敵!

蕭風收攏氣息,不好意思的笑了笑:「抱歉,一時沒控制祝」

夏長春沒有生氣,反而露出一絲笑容:「我回答你剛才的問題!在我眼裡,你會取得勝利1

「哈哈哈~」蕭風仰頭大笑,霸氣再次瀰漫:「夏市長的眼光,真的很不錯1

夏長春苦笑,這小子是變相誇他自己么?「小蕭,走,今天我們不醉不歸。」

蕭風點點頭:「好,今天我陪夏伯父不醉不歸!哈哈…」

兩人都大笑著,並肩進入客廳。經過剛才的試探,夏長春已經把蕭風擺放在同一等級上了。至於蕭風,他要的就是這種效果!

「稍坐會,我去給你泡茶。」夏長春把蕭風讓到沙發上,拿起茶具說道。

「呵呵,夏伯父客氣了。」

夏長春起身,去拿茶葉了。「小蕭是你說的那個蕭風么?」楚萍看著進來的夏長春,笑著問道。

夏長春嘆口氣:「是他!唉,林琳那孩子,保不準要受傷啊1

「這個年輕人,你覺得怎麼樣?」

夏長春想了良久,從牙縫中擠出兩個字:「可怕1

楚萍一驚,這個年輕人竟然能讓老夏覺得可怕?即使現在的省委書記老鍾,老夏也沒說過這話啊!

「好了,你先去廚房忙吧,我陪蕭風聊聊!對於他和郝家的爭鬥,家族那邊一直都在冷眼旁觀著。」

楚萍點點頭:「嗯,你別為難人家孩子!畢竟,他是林琳的男朋友。」

夏長春心裡苦笑,我為難他?他別為難我,就不錯了!可當著老婆的面,他又不能說透,只能答應著:「我知道。」說著,拿出一盒茶葉,又回到了客廳。

「小蕭,讓你久等了!呵呵,這是我珍藏的茶,來嘗嘗。」夏長春喝茶極為講究,一套程序下來,遞過一小杯茶。

蕭風雙手接過,讚許的說道:「看來夏伯父是喜茶之人!這套宜興紫砂茶具,有些年頭了吧?」

夏長春聽到這個,眼睛一亮:「難道小蕭也是喜茶之人?」

「呵呵,偶爾鬧市取靜,躲避諸多煩事,泡一壺清茶,邀兩三投機之人,喝上幾壺。」蕭風心裡暗笑,但面上卻一本正經。其實他喝個毛線了,每次去茶樓,不是談怎麼殺人,就是談怎麼越貨。

即使夏長春是政壇老狐狸,這會也分辨不出蕭風話中真假,只以為他真是喜茶,一股知己難尋的感覺油然而起。

「小蕭,你嘗嘗這茶葉,怎麼樣?」夏長春忙說道。

夏長春就猶如收藏家般,總是喜歡對外人展露藏品,然後想聽聽他們的誇讚。蕭風自然明白他的心理,端起紫砂杯,放在鼻前聞了聞。

「夏伯父,這應該是石猴摘吧?」蕭風滿臉讚歎。

夏長春見蕭風沒喝就能認出茶葉,一拍大腿:「你認識這種茶?」

「石猴摘,產於雲南,少為人知!當地有個石猴崖,崖壁上長著一種植物。葉如指甲大小,呈橢圓形,有齒1蕭風心裡得意,看著夏長春:「夏伯父,我說得可對?」

夏長春很興奮:「對!你繼續說繼續說1這盒茶葉是老朋友送的,他一直沒怎麼捨得喝!當時朋友只留下『石猴摘』這個名字,其他也沒說。

夏長春喝了這種茶,然後就愛上了。一月或者兩月,他才喝一小杯,過過癮而已!看著茶葉日漸減少,他心裡那個急啊!給朋友打電話,朋友人在國外,國內的手機號已經不用了。

他通過各種渠道都打聽了,都沒有人知道這種茶葉的。即使那些茶莊茶樓,也不認識。夏長春沒想打,蕭風竟然會認識這種茶,當然興奮激動了。

如果有旁人在此,肯定會瞪出眼珠子。向來以穩重著稱的夏市長,也會如此失態?

蕭風看著夏長春的反應,就猜測出一二,笑了笑:「石猴崖乃懸崖峭壁,常人根本無法採摘。當然,這種茶就算不長在峭壁上,人也摘不下來。」

「為什麼?」夏長春迫不及待的說道。

「這種植物怪異的很,只要人的手一碰,葉子就會立刻枯萎!所以,人類是無法採摘的1蕭風解釋著說道。

「啊?那怎麼採摘的?」夏長春額頭冒汗了。

「這種茶葉,之所以叫石猴摘,那是有兩個原因的!一,長在石猴崖上!二,是猴子摘下佖有一種毛髮呈石頭色的猴子,被當地人稱為『石猴』,活躍在石猴崖上。每當這種茶葉成熟時,石猴就會摘下放進嘴裡,然後再晾曬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