熱門搜索:
當前位置:爬書網>書庫首頁>都市言情>玩美房東>第三十五章蕭風的圈套
小說:| 作者:| 類別:

第三十五章蕭風的圈套

小說:玩美房東| 作者:寂寞的舞者| 類別:都市言情

夏長春聽著蕭風的講述,任憑他見多識廣,也忍不住拍手叫奇0小蕭,我們喝的石猴摘,是石猴晾曬的?」

蕭風搖搖頭:「準確的說,並不是如此!當地的石猴很通人性,現在大部分已經被馴化了。這些猴子採摘完茶葉后,含在口中,然後自己擺在石案上晾曬!石猴摘在經過太陽一次暴晒后,人就可以去碰了1

「奇哉!妙哉1夏長春沒想到,自己喝的石猴摘,竟然是如此神奇。「小蕭,你才是真正喜茶之人,茶知識太淵博了。」夏長春由衷的贊道。

「哪裡,喜好而已,呵呵。」蕭風嘴上客氣著,心裡對荊老那是感激涕零埃

有一次他喝了荊老泡的石猴摘,覺得這個味道不錯,隨口問了荊老。荊老就詳細給他介紹一番,包括那種石猴的外貌特徵,也都給他說了。

蕭風當時聽完,也如夏長春般暗暗叫奇,所以就記住了!沒想到,今天能再次搬出來賣弄一番,賣弄的對象還是九泉市市長,別提多得意了。

「那個,小蕭,這個石猴摘,在什麼地方能買到?」夏長春搓著手問道。

蕭風搖搖頭:「石猴摘,現在很難買到了!除非,親自去雲南石猴崖!如果運氣好,可能就買個三兩二兩的回來。」

「啊?」夏長春臉色苦了下來:「難道就喝不上了么?」

蕭風揉了揉太陽穴,裝模作樣的思考著:「夏市長,我倒是知道誰有這種茶葉!我上次去我兄弟家,就看到他家擺著兩盒石猴摘!等我幫你問問,他是否會忍痛割愛吧。」

夏長春聽到這話,又興奮了:「真的有么?你兄弟叫什麼名字?」

「天門,火天1蕭風緩緩說道。

「……」夏長春不說話了,原來這小子在這等著自己呢。

蕭風見夏長春表情,就知道他猜測到了自己用意,心裡暗笑,也不說話,就那麼坐著,看誰能熬得過誰。

「那個…小蕭啊!不知道,我能不能花高價買火天的石猴摘呢?」夏長春最終受不住石猴摘的誘惑,試探著問道。

蕭風猶豫一下,搖搖頭:「估計不行!夏伯父,火天可不是個缺錢的人啊!那兩盒石猴摘,是他父親留下來的,他準備當傳家寶呢。」

「陳茶?」夏長春一愣,茶葉這玩意,能當傳家寶?

蕭風點點頭:「夏市長有所不知,石猴摘這種茶,就像白酒般,越陳越好!密封起來,放過百年不成問題1

「……」夏長春倒是第一次聽說,茶葉能放這麼久的。「那,那怎麼才能讓他把這兩盒石猴摘讓出來呢?」

蕭風想了想,看著夏長春:「夏伯父,等我回去,找火天談談!我估摸著,他要是知道市長想買他的茶葉,直接就白送給你了。」

白送?夏長春心中一突,世界上可沒有免費的午餐啊0這合適么?」

「合適,怎麼不合適!這小子要敢不送,我就打得他送!夏市長這麼好的官,不送你送誰1蕭風痞氣外露,拍著胸脯說道。

蕭風越是這麼說,夏長春越是不好意思:「小蕭,這件事,以後再說吧。」

蕭風心裡暗笑,點點頭:「那行,我先和他商量著。」

「開飯咯1林琳把盤子放在放在餐桌上,走過來笑著問道:「乾爹和風哥聊什麼呢?」

「聊茶葉,哈哈。」蕭風心情很不錯,攬著林琳的肩膀:「走,吃飯吃飯1

四人坐在餐桌上,夏長春和蕭風面對面,面前擺著透明玻璃杯。「老夏,今天小蕭來了,我允許你多喝兩杯。」楚萍給夏長春倒上酒,笑著說道。

「哈哈,那我可是沾了小蕭的光啊1夏長春仰頭大笑,看著蕭風:「今年身體不太好,老楚同志差點讓我戒酒。唉,官場上各種應酬,哪能不喝酒啊1

楚萍白了夏長春一眼:「那你可以少喝點呀。」說著,又要給蕭風倒酒。

蕭風忙站起來:「伯母,我自己來吧。」

「這孩子…」楚萍對於蕭風不叫自己乾媽的事情,稍稍有些小意見。

蕭風給自己倒上酒,放下酒瓶,笑著說道:「伯母,我是個孤兒,從小到大不知道爸媽是誰。我親媽都沒叫一聲,乾媽更叫不出口了,還請伯母贖罪。」

楚萍聽到這話,哪還能生氣,母愛瞬間泛濫:「沒事,那就叫伯母!和林琳好好處著,這就是你的家,沒事常來坐坐。」

蕭風心中也稍許感動,無論楚萍這話是真心還是假意,但從他們的表現看來,他們對林琳確實不錯!只要對林琳沒什麼歪心眼,蕭風也不介意林琳找個靠山。

「來,小蕭,咱倆先走一個1夏長春有兩大喜好,喜茶,喜酒!他一直認為,不懂得喝茶的人,內心是沒有底蘊的。不會喝酒的人,是不可交的!

蕭風聽到這話,笑了笑:「理應我敬你才是!夏伯父,來,先干為敬1說著,三兩三的白酒,仰頭幹了下去。

夏長春看得一愣,這小子酒量可以啊!即使在官場,也很難見到喝酒這麼猛的後起之秀了0好,痛快1說著,也幹掉了杯中的酒。

「老夏,你慢點喝,別和年輕人逞能啊1楚萍見夏長春也喝掉一大杯酒,忙叮囑的說道。

蕭風看著夏長春和楚萍,嘆口氣,原來政治婚姻,也會有愛情!他們往往都是先做后愛或者邊做邊愛吧!

夏長春擺擺手:「沒事,這才一杯酒!想當年,我年輕的時候,也是這麼一口一杯,哈哈,老了啊1即使強勢如夏長春,也有通病,都願意回憶過去的風光往事。

「哈哈,夏伯父寶刀未老啊1蕭風笑著,幫夏長春倒上了酒。

「小蕭,我們再走一個1夏長春仔細觀察著蕭風,見他眼睛依舊清明,升起不服輸的念頭。

蕭風聳聳肩:「夏伯父,先吃點飯再喝吧1

夏長春點點頭:「來,都趕緊吃菜!乾女兒,哪個是你做的?乾爹嘗嘗。」

「這個,這個,還有這個,都是我做的。」林琳指著三盤菜,可愛的笑道。

夏長春依次吃了一口,讚歎道:「不錯,呵呵!現在會做飯的女孩子,不多見了啊1

「嘻嘻。」林琳得到誇獎,開心的笑了。

夏長春放下筷子,看著蕭風:「知道為什麼在老楚說要收林琳當乾女兒時,我同意么?」

蕭風搖搖頭,他也一直好奇這事兒呢。

「想知道?呵呵,想知道就喝了那杯酒,我告訴你。」夏長春對這個年輕人,越來越有興趣。他想看看,這個年輕人到底能喝多少酒。

蕭風二話不說,端起酒杯,仰頭就幹掉了。

「好,哈哈1夏長春豎起拇指:「林琳這丫頭,單純善良!最重要的是,她有一顆平常心。」

一杯杯酒下肚,時不時響起笑聲。這頓飯吃了大概有兩個小時,方才吃完。在結束的時候,楚萍問了一句讓林琳既期待又害羞的問題。

「小蕭,你準備和林琳,什麼時候結婚?」楚萍端著紅酒,目光遊走在林琳和蕭風的臉上。

林琳聽到這話,腦袋差點鑽桌子底下去。不過,一雙耳朵卻豎著,準備聽蕭風怎麼說。

蕭風看看林琳,笑了笑:「等我覺得,我能夠給她幸福,不再讓她因我擔驚受怕的時候。」

夏長春和楚萍都知道蕭風身份,互相看看,也不再說什麼。林琳則抬起頭,充滿愛意的看著蕭風,沒有說話。

吃完飯,楚萍和林琳收拾桌子,蕭風和夏長春回到客廳,隨便聊著什麼。

蕭風看了眼時間,想必丁梓航這會正在岳陽樓發瘋吧!呵呵,鴻門宴,是誰都能開得起來的嗎?不自量力的傢伙!

西城岳陽樓三樓,丁梓航目光陰沉的盯著面前整桌飯菜,猛地一腳把桌子給踹翻了。「媽的!蕭風,天門三少,你們統統該死1

兩個心腹站在旁邊,一句話都不敢多說,生怕惹怒了丁梓航,遭受無妄之災。

「你們說,他們是不是給臉不要臉?」丁梓航面目猙獰的問道。

心腹就愛你丁梓航發問,不敢不回答,紛紛點頭:「嗯,給臉不要臉!媽的,老大的面子,他們都敢不給1

丁梓航咬著牙,回身一拳狠狠砸在牆上。雪白的牆壁,抨擊出一朵血紅色的花朵。手上的刺痛,讓丁梓航緩緩清醒過來。

「打電話,讓埋伏的兄弟們都撤了吧1丁梓航冷聲說道。

「是,老大1心腹點頭,掏出手機開始打電話。

「慢著!讓兄弟們集合,我們去地獄火1丁梓航看著染血的右手,從椅子上站了起來。

「老大,要和南城開戰嗎?」心腹一驚,低聲問道。

丁梓航掃過這個心腹,揚手一巴掌拍在他的臉上:「我做事,需要你來多問么?」

「不,不敢1心腹低著頭,身體顫抖著求饒。臉上的紅色血跡,擦都不敢擦。

丁梓航走到窗戶邊,看著外面幾處埋伏的地點,淡淡的說道:「全體集合,目標地獄火1

「是1兩個小弟不敢遲疑,趕忙打電話下了命令。隨著電話打出去,岳陽樓周邊的黑暗處,走出一群群手裡拎著傢伙的黑幫小弟,湧向岳陽樓門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