熱門搜索:
當前位置:爬書網>書庫首頁>都市言情>玩美房東>第三十六章黑夜火拚
小說:| 作者:| 類別:

第三十六章黑夜火拚

小說:玩美房東| 作者:寂寞的舞者| 類別:都市言情

蕭風和夏長春聊了幾句,站起來:「我去趟衛生間,呵呵。」

夏長春點點頭:「嗯,去吧,回來繼續聊『茶』。

夏長春難得遇到一個精通『茶』的年輕人,自然想多和他聊聊,想多了解一下奇異的茶葉。

蕭風笑了笑:「嗯,一會回來,我再告訴你一種叫『冰蝦草』的茶葉。」說著,站起來向衛生間走去。

今晚蕭風方才知道一個道理,也許自己認為沒什麼用的知識,搞不好在什麼地方就會用到!

比如這些茶,荊老愛茶,家裡收藏的茶不比古董少。每次喝茶,都會順便告訴蕭風各種茶葉的典故。蕭風當時也就隨便聽聽,沒想到真的用上了!

蕭風進了衛生間,反鎖上門。掏出手機,目光透過窗戶,看著漆黑的夜。

「喂,阿天,都準備好了么?」電話接通,蕭風緩緩問道。

火天點點頭:「嗯,已經張開了網,就等魚兒上鉤了。風哥,你說他會來么?」

「呵呵,一定會來的!上次他隆重的招待了我們,這次我們也要做次東,好好招待一下他啊!要不然,道上的朋友會笑話我們天門太小氣1蕭風看著窗外暗處的黑影,笑著說道。

「哈哈,哦了1火天也大笑起來。

「那行,我先掛了!對了,你去醫院查的結果怎麼樣?」蕭風忽然想到,趕忙問道。

「……」火天那邊陷入沉默,良久才開口:「風哥,查出來了,艾滋。」

蕭風哪能相信,笑罵道:「艾滋你老婆啊!如果真艾滋,你能有心情干別的事情?好了,先掛了。」說著,掛斷了電話。

蕭風收起手機,再次掃了幾眼暗處的警戒,聳聳肩:「搞得還真像那麼回事,呵呵1說著,打開門出了洗手間。

南城,天門總部,地獄火!

火天叼著煙,看著林默和幾個上位大哥。「下面都準備好了么?估計他們快來了。」1

「嗯,都準備好了1炮手咧嘴笑了笑,「保管他們有來無回1

小刀的手機響起,接聽電話說了幾句話,看向火天:「天哥,他們進入南城地界了1

「呵呵,那還等什麼,讓兄弟們動手吧1火天輕笑著,目光冰冷一片。

通往地獄火的大馬路上,這會出奇的安靜。從西往東浩浩蕩蕩十幾輛麵包車疾馳著,目標正是天門總部地獄火。

丁梓航坐在最前面的麵包車中,眉頭緊鎖:「有點不對啊!小李,閃燈,讓後面停車1

「是,老大1司機打開應急燈,緩緩踩下了剎車。

「老大,怎麼了?」有心腹開口問道。

「外面太安靜了!天門有埋伏!走,回西城去!哼,等明天我再來找…」丁梓航話還未落,就聽四周響起一片喊殺聲。

在麵包車的四周,如潮湧般的黑衣小弟,手裡拎著清一色的斬馬刀,向著十幾輛麵包車沖來。

「殺1喊殺聲四起,聲勢震天。幾百把斬馬刀,里啪啦砍在麵包車的鐵皮上。

丁梓航咬著牙:「媽的,果然有埋伏1抓起刀剛準備下車拼殺時,就見黑衣小弟越來越多,也顧不上再下去,沖司機喊道:「小李,趕緊掉頭,我們回西城1說著,掏出手機就要打電話叫支援。

大馬路陰影處,彪子拎著一把重砍,身後跟著20多個東北大漢,搖搖晃晃,直奔丁梓航所在的麵包車。

「兄弟們,給我殺!誰砍了丁骷髏,哥獎勵一千塊!一條胳膊,一萬!一條腿,三萬!一顆腦袋,十萬1彪子一邊走,一邊喊道。

天門小弟聽到彪子的話,眼睛都綠光了,如狼一般嗷嗷叫了起來,手裡的斬馬刀砍得更來勁了!他們都是最普通的小弟,十萬塊對於他們來說,那無疑是天文數字,足夠讓他們拿命拼一回。

「趕緊開車,你等什麼1丁梓航見麵包車不動,不由得怒吼道。

「老,老大,麵包車發動不起來了1司機小李急得快哭了。這早不壞晚不壞,怎麼就這個時候壞了?!別鬧了,麵包車大哥,會死人的!

可惜,麵包車不是人,聽不懂司機的話!每次打火,只是哼哼幾聲,依舊不能啟動。

「草1丁梓航也急了:「你在車上發動車,其他人跟我下去殺1

「是1車內小弟拎著刀,拉開車門撲了下去。

「殺1十幾輛麵包車的小弟,全部沖了下來,與天門小弟混戰在一起。

彪子摸著錚亮的腦門,咧咧嘴:「嘿嘿,他娘的,這才剛有點意思1說著,舉起重砍,劈向骷髏團小弟。

東北大漢,身高體壯,再加上幾十斤的重砍,每一刀下去,都會飆出道道鮮血。胳膊腦袋腿,漫天飛舞著。

一道道鮮血濺到臉上,彪子伸出舌頭,輕舔一下:「呸,媽的,你的血怎麼這麼苦1話落,一腳踹飛那個小弟的屍體。

彪子踹飛屍體后,眼睛向四下看去,終於鎖定住丁梓航。「媽的,都讓開,老子要砍了丁骷髏的骷髏頭當球踢。

丁骷髏也注意到這個兇猛異常的東北大漢,抬腳踹開一個天門小弟,向著彪子走去:「你是誰?」

「哪那麼多屁話1彪子操著東北腔,重砍指著丁梓航。

丁梓航大怒,揚起斬馬刀:「草,小子,你敢這麼和老子說話?知道老子是誰嗎?」

「西城霸主丁骷髏嘛,跟老子在這裝什麼1彪子毫不客氣的一刀劈了過去。

丁梓航哪想到彪子說打就打,趕忙用刀架住他的刀,抬腳向他踹去:「想留下老子?做夢吧1

「老,老大,車發動起來了1麵包車中,司機打開車窗吼道。

丁梓航聽到這話,眉毛一挑:「開車1說著,一刀向彪子劈去,拔腿向著麵包車跑去。

「王八蛋,你想跑?」彪子不幹了,自從加入天門后,他就沒做過啥風光的大事。現在終於有機會表現了,哪能讓丁梓航再跑了。

丁梓航也清楚,如果現在不跑,一會就跑不了了!躲開彪子劈來的刀,猛地竄進麵包車中:「快走1

「是,老大1司機小李大喊一聲,腳下踩著油門就要衝出去。

哪想到,油門踩得急了,麵包車一下又憋死火了。彪子大喜:「哈哈,丁骷髏,你他媽該死1

「嗡」的一聲,麵包車再次轟鳴。「哈哈,老大,打著火了1

彪子急了,大喝一聲:「我草1說著,重砍脫手向著駕駛座上的小李飛去。

巨大的力量,直接破碎車窗,砍刀沒肉而入,鮮血飛濺。小李腦袋一歪,腦袋重重砸在了方向盤上。

丁梓航見司機被一刀劈碎了腦袋,趕緊把他給踹開,自己跳上了駕駛座,踩下油門,麵包車發出轟鳴。

丁梓航抓著方向盤,也不顧自己人敵人的,踩著油門就往外沖。每撞倒一個人,麵包車就會搖晃一下。

彪子隨手抓起一把斧頭,抖手向麵包車扔了過去:「哪裡跑1斧頭飛出,拔腿向麵包車追去。

奈何,兩條腿最終跑不過四個輪子,麵包車碾壓著碎肉和鮮血,一路搖晃著衝出人群,向西城急馳而去。

「媽的1彪子望著越來越遠的麵包車,狠狠一砸拳頭。「下次讓我再遇見,直接弄死你1

彪子沒有殺了丁梓航,大是不爽:「兄弟們,丁骷髏已經跑了,剩下的一個不留,全都砍了1

「是1天門小弟齊聲大喝道,手裡的刀舉得更高了。

十分鐘,整個馬路上遍地的殘肢和鮮血,猶如九幽地獄般,格外的滲人。

「兄弟們,把殘肢都堆積在一起,放火燒了1彪子掃視一圈,見確定沒有活著的人後,下了命令。

「是1小弟們把屍體都搬到一起,然後看向彪子,等候他來電話。

彪子走到屍山前,指了指那十幾輛麵包車:「把車都開過來,倒點汽油上去。」

十幾個會開車的小弟把麵包車開過來,然後把油箱中的油放出一些,倒在了屍體上。

彪子掏出火機,看著這些屍山,操著東北腔大聲道:「兔崽子們,到了閻羅殿,記得告訴閻王,是『彪子』殺的你們!下輩子,記得別再混黑道咯1

彪子說完,把燃著火焰的火機,扔進了屍山。『呼』的一聲,屍山燃起了紅色的火焰,迅速蔓延起來。

彪子蹲下身,撿起一個燃燒的斷臂,隨後掏出煙,用斷臂點上,深深的吸了一口:「呵呵,果然比用火機點的煙有味啊1

「……」現場小弟看著彪子手裡冒煙著火的斷臂,只感覺胃中一陣翻騰。尤其聽斷臂發出『滋滋』的聲音,大部分小弟瘋狂嘔吐起來。

彪子扔掉手中斷臂,叼著煙開始打電話:「喂,阿天,丁骷髏跑了,其他人全滅。」

「哈哈,做得好!彪子,帶兄弟們去輕鬆一下吧。」火天興奮的說道。

「嗯,我在處理現場,一會就去。」彪子笑著說道。

火天點點頭:「嗯,不要虧待兄弟,先掛了。」說著,掛斷了電話。

火天沒有撂手機,找出蕭風的號撥了過去:「喂,風哥,除了丁骷髏跑了外,其他人都撂在這了。」

蕭風對夏長春點點頭,站起來走到窗邊:「阿天,記得擦好屁股,不要落人把柄!畢竟,現在還不宜和丁骷髏擺在明面上戰。」

「嗯,我知道,風哥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