熱門搜索:
當前位置:爬書網>書庫首頁>都市言情>玩美房東>第七十章俘虜
小說:| 作者:| 類別:

第七十章俘虜

小說:玩美房東| 作者:寂寞的舞者| 類別:都市言情

林子中靜悄悄的,三個人在對持著,誰都沒有說話,氣氛格外的沉悶和緊迫。

蕭風的手指,緊緊扣在扳機上,全身的精力也調動起來,隨時應付突發情況。此時此刻,他在賭,賭對方不會不顧及戰友的死活而開槍!

這場由『生命』為賭注的豪賭,讓雪狼,這個華東軍區『東狼』特種大隊的優秀特種兵,生出猶豫,不敢去扣動扳機。一起血雨里走過來的戰友,僅存火豹一人。萬一自己的槍沒對方快,那豈不是害了他?

一滴冷汗滾落在眼皮上,讓火豹微微的眯起眼睛。他眼角的餘光掃過雪狼所在位置,打出一個眼色。忽然,他猛一翻身,躲開槍口:「開槍1

在火豹動的那一刻,蕭風也動了。他腳下用力,身體高高躍起,槍口再次頂在火豹的腦袋上,同時躲過了雪狼射伅。「我的耐心有限,現在數三個數!如果你還不出來,那我就殺了他,然後再去殺你1

蕭風說完,一腳踹在火豹的腿彎。巨大的力量,直接讓火豹跪在了地上,臉正對著雪狼所在的灌木叢中。「我給你個機會,現在我裸露在外大半個身子,你可以試著開槍。」

蕭風的動作,讓雪狼和火豹心中都是一突,在他們看來,蕭風完全是在找死!挾持了人質,不躲在人質後面,反而會暴露出自己的身體,不找死是什麼?但下一秒,就給兩人帶來了極大的心理壓力。

就在兩個特種兵心驚膽戰的時候,蕭風冰冷的聲音響起。

「一」

「二」

「三」

「不要,我放下槍1雪狼同時喝道,聲音夾雜著顫抖,05式衝鋒槍從裡面扔了出去。

蕭風嘴角浮起不易察覺的笑容,如果換做自己,恐怕會毫不猶豫的開槍吧?想想,世界上又有幾個自己?在中國,也僅有諸葛鑫能做出這麼喪心病狂的事情!呵呵,看來他真是自己一生的對手!

「不要搗鬼,把你的手槍和單兵匕首也扔出來吧。」

蕭風話落,讓兩個特種兵震驚異常,這個王八蛋做事滴水不漏,真是個可怕的敵人啊!

雪狼緩緩從灌木叢中站起來,把一把手槍和匕首扔了出去,舉起了雙手,緩步向蕭風走來。

「站住!東狼的裝備,可不止這麼點!你身上應該還有一顆手雷,一支袖珍槍,統統扔出來。」蕭風冷冷的笑著。

如果說蕭風剛才的話,讓兩個特種兵震驚,那現在就徹底傻了!這個可怕的獵物到底是誰?為什麼會對東狼如此了解?難道,他也是東狼出來的?

「你不希望看到戰友的腦袋如西瓜般爆裂吧?」蕭風戲謔的笑著,心裡狠狠鄙視自己一番,真他媽像個壞蛋。

雪狼猶豫再三,又摸出一個手雷,一把袖珍槍,扔在蕭風的面前。「現在沒有了。」

「嗯,我知道沒有了。」蕭風笑著,一槍托砸暈了火豹。

「你幹什麼?」雪狼怒了。

蕭風彎腰撿起手槍,把05式衝鋒槍扔在一旁。「戰友,咱倆打個賭,怎麼樣?」

「不要叫我戰友!我和你,不是戰友1雪狼咬牙吼道。

蕭風笑了,手槍在他的手上飛速旋轉著:「戰鬥過的,也是戰友,懂嗎?現在,我們來玩玩。」

雪狼從蕭風玩槍的動作就可以看出,這絕對是個玩槍的老手了0怎麼玩?」

「你那些戰友,我沒有殺他們,只是打暈了而已。」

「真的?」雪狼激動起來,額頭青筋暴起。

蕭風點點頭:「真的,我發誓!要不,我剛才為什麼不殺他?而是只打暈了呢?」說著,指了指火豹。

雪狼興奮之餘,又升起一絲恐懼和無力感。

如果說蕭風獨自一人把東狼小隊給滅了,那雖然能讓雪狼感到震驚,但特種兵的精神,卻不允許他害怕和恐懼。現在,蕭風竟然沒有殺人,而是打暈了這些特種兵,那又得需要什麼樣的實力?

蕭風手裡有槍,他殺一個人,遠遠要比打暈一個人簡單的多。要知道,那些都是特種兵,不是手無縛雞之力的娘們小孩,而是經過獻血洗禮的人形兵器!

雪狼很無力,最少他根本做不到。不要說將近三十個特種兵,即使三五個玩對抗,誰輸誰贏都難說的很。他們之間雖有差距,但這種差距並不大。

「你想怎麼玩?」

「咱倆單挑,如果你勝了,那你可以用這把槍幹掉我,救你的戰友!如果你輸了,那告訴我,是誰派你們來的。」蕭風說著,把手裡的槍扔在兩人中間的位置。

雪狼眯起眼睛:「好1

「那就玩玩吧,開始1蕭風話落,勢如閃電般向雪狼衝去,雙拳封鎖住他所有的退路,瞬間轟出一十三拳。

雪狼心中一驚,軍中所學的擒拿使出來,化解了蕭風第一輪攻擊。

擒拿,中國拳術之一,是一種應敵捕捉技術。常配合其它技擊方法進行反側關節、分筋挫骨,使之失去反抗能力而就擒,如踢襠撇臂、挎攔、攜腕、小纏、大纏、端燈、牽羊、盤腿、卷腕、斷臂等等。當然,擒拿術也包括解脫法。

大多看武俠小說中,某某用分筋錯骨手等等如何如何,其實就是擒拿術的前身。擒拿術,現在流傳最廣的當屬太極拳擒拿手和少林拳擒拿手。

大擒拿小擒拿,現在已經是軍中和警校必修的項目,運用其來制服近扇等。不過,大部分部隊,根本玩得只是個花架子,或者說是皮毛。但從雪狼運用的擒拿手來看,卻是爐火純青。

蕭風手腕一抖,脫離了雪狼的拿式,身體後退幾步,忍不住讚歎:「早就聽說『東狼』的擒拿,乃是軍中一絕,今天看來,果然不錯1

雪狼也不說話,大擒拿使出,鎖住了蕭風的雙肩部位,就準備下辣手。東狼的名聲,不能毀在他的手中。

蕭風身體爆退,身體高高躍起,一個迴旋踢飛出,當中雪狼的雙手上,讓他後退了幾步。

「一分鐘,幹掉你1蕭風豎起一根手指,捏了捏拳頭,向雪狼發動起攻擊。

蕭風的攻擊,一拳快似一拳,讓雪狼窮於應付,想到躲開又沒那麼快的速度,短短一分鐘,就中了幾拳,被擊飛出去,重重的撞在樹上,吐出一口鮮血。

雪狼吐出鮮血,身體軟軟的倒在地上,掙扎著想要站起來,卻用不上一絲力氣。「你…」

「你學習擒拿術,應該明白穴位的重要性。呵呵,剛才那幾拳,全都打在穴位上,所以十分鐘之內,你是別想爬起來哦。」蕭風蹲在雪狼身前,笑著說道。

「說說吧,是誰派你們來的?」

雪狼低著頭,一聲也不吭。

蕭風抓著雪狼的脖領,從他耳朵上取下耳機:「小子,你不說,那我就自己問。」說著,打開了頻道開關。

耳機剛一打開,就聽裡面傳出怒吼:「雪狼,你他媽個雜碎,誰讓你關掉耳機的?他們為什麼都在原地不動了?你下了什麼鬼命令?如果你們抓不會獵物,統統給我滾回老家種地去吧1

「媽的,能小點聲嗎?震得我都耳鳴了1蕭風甩了甩頭,用比他更大的聲音吼道。

「……」那邊沉默了一兩秒中,隨即怒吼聲再起:「雪狼,你他媽跟誰這樣說話呢?」

蕭風翻個白眼,原來是個軍痞啊!妹的,真沒素質!誰當你手下的兵,誰才倒霉呢!

「你不是雪狼1聲音中,儘是說不出的震驚。

「額,你的部下雪狼,正趴在地上吃土呢。看他的樣子,好像很生氣啊,呵呵。」蕭風淡笑著說道。

「你是蕭風1

「恭喜你,答對了,沒獎!說說吧,你是誰?」

「你殺了他們?」暴怒的聲音中,夾雜著顫抖和殺氣。

「no,我沒興趣,只是全部打暈而已!當然,如果你不能滿意,我就會請他們吃花生米1

「問。」

「你是誰?又是誰想幹掉我?」

「我是誰,現在不能告訴你!沒有人想幹掉你,只是有人想見見你而已1

「我草,用三十個東狼特種兵,手持05式衝鋒槍來邀請我?為了見見我?」蕭風忽然暴怒道。

「沒錯,就為了見見你!既然他們成了你的俘虜,那我也無話可說!如果你想見到我,或者見到我幕後的人,那就讓雪狼帶你來吧!至於你敢不敢來,那就要看你的了。」

蕭風眉毛一挑:「我屁顛屁顛去鑽你們的圈套嗎?」

「呵呵,這只是你一廂情願的想法。我話已經說完了,來不來由你1

蕭風猶豫一下,一咬牙:「媽的,老子去了!你們最好別玩花樣,要不然誰都活不了1說著,下意識的低頭看了眼手指上的戒指。

「呵呵,我等你!哦,對了,你來了,會看到一個老熟人。現在,請你把耳機給雪狼,我要和他說幾句話。」

蕭風沒有再說話,摘下耳機,遞給雪狼。

雪狼顫抖著把耳機塞進耳朵,聽著裡面的命令,不斷的點頭:「是,我明白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