熱門搜索:
當前位置:爬書網>書庫首頁>都市言情>玩美房東>第七十三章蛋蛋很疼~
小說:| 作者:| 類別:

第七十三章蛋蛋很疼~

小說:玩美房東| 作者:寂寞的舞者| 類別:都市言情

韓爽聽到蕭風的話,湊近窗戶向下看了眼,果然見李南正在下面扶著汽車嘔吐呢。

「他怎麼了?」

「我回來的時候,開得快了點,他可能有些不適應。」蕭風強忍著笑意說道。

韓爽坐在床上,開始猶豫起來。如果換做往常,她翻牆也就跑了,但是現在不行!肚子里有個寶寶,萬一再傷著怎麼辦?算了,反正早晚都得面對,今天就解決吧!

「蕭風,滾出我的房間1韓爽見蕭風準備抽煙,皺起眉頭,冷冰冰的喝道。

蕭風把煙扔進嘴裡,看著韓爽:「為什麼?我在想辦法呢1說著,就要點上煙。

「不許在我房間抽煙,馬上滾1韓爽拉開門,冷眼看著蕭風。

蕭風無奈,原來是因為這事讓自己滾啊!把煙從嘴裡拿下,嘟囔著:「我不抽,總成了吧?韓爽,咱倆得想個法子,把你老子給忽悠走啊!我看他的樣子,好像以為咱倆是男女朋友的關係1

韓爽心裡也窩著火:「誰跟你是男女朋友1

「得了,誰是你男朋友,得少活十年不行1蕭風知道韓爽不是得了絕症,對她的那點心思自然也沒了,又恢復了以往的樣子,喜歡和她鬥嘴。

「你1韓爽大怒,摔上門,向著床頭走去。

蕭風見韓爽的動作,心裡一動,臉色變了:「哎,我說,韓爽,你不會又掏槍吧?君子動口不動槍啊1

「我不是君子1韓爽怒聲,伸手就要去枕頭下掏槍。

蕭風哪能眼睜睜的看著,一個猛虎撲食,壓在韓爽的身上。同時,伸手就要先一步去拿槍。「今天我能讓你拿著槍,我跟你姓。」

韓爽被蕭風壓在身上,也顧不上去拿槍,抬腿向他踹去。奈何,蕭風死死的壓著,腿根本都抬不起來。

「你給我下去1

「我不下1

「下去1

「不下1

「我警告你,你再不下去,我一槍殺了你1

「切,我也警告你,我的槍也不是吃素的1蕭風學著韓爽的語氣叫道。

韓爽先是一愣,沒明白蕭風話中的意思。可是下一秒,她就感受到小腹部頂住一硬物,來回摩擦著,堅硬如槍般。她白皙的臉上浮出紅潤,咬牙強撐著:「滾下去1

「不!嘿,感受到槍的厲害了?我這可是散彈槍,一彈轟出,遍地開花1蕭風想到為韓爽擔心了那麼久,心裡就有些不平衡了,故意做出**的表情,用力的摩擦幾下。

韓爽聽到『一彈轟出,遍地開花』時,想到那一夜帶來的苦果,新愁舊恨在這一刻同時爆發了。「滾1話落,右腿彎曲,膝蓋對著上方狠狠頂去。

「我草啊1蕭風發出慘叫,臉皮變成紫紅色,捂著褲襠緩緩滑落在地上,豆大的汗珠滾落下來。他只感覺下體一陣火辣辣的,鑽心的疼痛傳向心尖。

韓爽翻身從床上起來,從枕頭下掏出槍,頂在蕭風的腦袋上,冷聲問道:「王八蛋,誰的槍更厲害?」

蕭風捂著褲襠,半跪在地上,那個疼就不用提了,又痛又麻,卵蛋彷彿被踢爆了般!

據某專家權威認證,說男人的老二被踢,等同於生146個孩子的痛楚!

如今誰的話最不可信?

專家!

雖然專家的話,連小孩子都不相信了,但男人被踢老二的痛楚,那絕非一般人可以忍受得了的!當然,沒有人既生了孩子又被人踢過卵蛋,所以具體如何,真不好妄下結論。

提醒廣大男同胞們,一定要保護好你的蛋,千萬別雞飛蛋打,後悔莫及,疼痛莫及啊!這玩意,那絕對是原裝的好!

『蛋疼』一詞作何解?看看蕭風現在的樣子就知道了!當然,他這會疼得厲害,大腦中什麼想法念頭都沒有,一片空白狀,只是一個『疼』字了!反正,各種疼就對了!

韓爽見蕭風不回答自己,只顧著吸著冷氣悶哼,身體微微顫抖著,心裡也有點擔心,不會真給撞壞了吧?可是想到他對自己做的事情,又狠下心來,即使給他撞碎了,那也是他活該,自作孽!

足足三分鐘,蕭風咬著牙,緩緩從地上站了起來,臉色呈醬紫狀,雙腿打著擺子。他練武這麼多年,抗擊打能力很強,但這地方,卻始終沒有練過,跟普通男人一樣的脆弱!

蕭風盯著黑洞洞的槍口,豎起拇指,一字一頓的咬牙道:「你夠狠1說完,哆哆嗦嗦的轉身離開韓爽的房間。

韓爽收起槍,摸了摸小腹部:「小傢伙,不怪我,是他先和我耍流毛願,他沒廢吧,要不然你林琳阿姨就恨死我了1

蕭風站在走廊上,半弓著腰,掏出鑰匙,準備回自己的房間。

「蕭風,剛才誰在慘叫呢?」丁丁從房間中探出頭,隨口問道。

蕭風保持著姿勢,扭頭看向丁丁:「是我,沒事撞到了。」

「哦,你沒事吧?撞哪了?怎麼彎著腰?」

丁丁的關心,讓剛剛經受過摧殘的蕭風,瞬間熱淚盈眶啊,奶奶的,都幾分鐘過去了,你也太後知後覺了吧?!老子蛋疼啊,能不彎著腰嗎?!

「我沒事,撞著肚子了。」蕭風說著,也不去理丁丁,推開門回房間了。

第一件事,蕭風就找出上次火舞送來的祛瘀活血膏,褪掉一半褲子,也顧不上檢查還能站起來不,開始塗抹起來。剛塗抹上,就感覺到絲絲的涼爽,比剛才火辣辣的感覺爽了一百倍!

「爽埃」蕭風噓出一口氣,又塗抹一番,準備檢查能不能站起來。

蕭風剛撥弄了兩下,就聽『啪』的一聲,門被推開,丁丁從外面進來:「看你臉色不對,到底怎麼……啊~」

蕭風也嚇了一大跳,看看目瞪口呆的丁丁,又低頭看了眼如鐵棍般直立的小弟弟,要哭了,你不是我弟弟,是我哥啊!你他媽的,剛才怎麼軟塌塌的,見到美女就立正呢!得了,今天攤上事了,攤上大事兒了!

「丁丁,你聽我解…」蕭風剛準備解釋,就聽丁丁臉蛋通紅的怒聲道:「色狼,給我滾出別墅1

『啪』的一聲,丁丁摔門離開了。

蕭風滿臉的委屈,看著小弟弟,剛準備一巴掌拍過去,想到什麼,又搖搖頭,提起褲子,夾著腿進了洗手間。等出來后,推開門向丁丁的房間走去。

輕輕敲了敲門,裡面傳出丁丁的吼聲:「色狼,變態,**狂,滾出別墅1

蕭風無奈的摸了摸鼻子,奶奶的,你平時洗澡不碰你的小妹妹嗎?我擦點葯,怎麼就成了色狼變態**狂了!剛準備再敲門時,就聽客廳中響起李南的聲音。

「蕭風,你出來~」李南的聲音,聽起來有氣無力的。

當然,如果換做是誰,吐了十幾分鐘,都得變成這鳥樣!

蕭風嘆口氣,轉身夾著腿向樓道口走去。不是他不想正八經走路,是實在疼得厲害,稍一摩擦,就是鑽心的疼啊!

「李哥,你沒事吧?」蕭風下樓,看著臉色慘白的李南,努力做出笑臉問道。

李南盯著蕭風,咬牙切齒:「你,你小子一定是故意整我,對不對?」

「我發誓,真沒這意思!李哥,你上車的時候,我可問過你,是你自己說要享受跑車的速度與激情的。」

李南瞪著蕭風良久,才一屁股坐在沙發上:「我連昨晚上的飯,都給吐了出來!你這有什麼吃的嗎?去給我找點來。」

蕭風點點頭,夾著腿進了廚房,拿了一盒奶,又從冰箱中找出幾根火腿腸,出來遞給李南:「李哥,拿人的手短,吃人的嘴短,一會你可得向著我說話1

李南打開鮮奶,先喝了一口,又咬了幾口火腿腸:「看情況吧,能幫我肯定幫你。蕭老弟,你腿怎麼了?」

「額,剛才抻著了,沒事。」蕭風隨便找了個理由搪塞過去,他總不能告訴李南,我對韓爽耍流氓,被她撞了卵蛋吧?

兩人正有有一句沒一搭的聊著,外面響起陣陣剎車聲。

「他們來了,你可得小心點!我和韓衛東是戰友,他多次救過我的命,我也為他擋過子彈,那是過命的交情!我對他很了解,你少違背他的意思,要不然沒你好果子吃。」李南放下鮮奶,叮囑著說道。

蕭風翻個白眼:「得了,雖然我蕭風是個平頭老百姓,一個小人物,但也不是任由別人想怎麼捏就怎麼捏的軟柿子!別說他一個華東軍區的副司令,就是司令員來了,我也不正眼瞧他!我做人做事很簡單,人敬我一尺,我敬人一丈!只要尊重我,那我自然會尊重他。」

李南眯起眼睛:「你不怕他?雖然他明著不能動你,但想殺了你,不過一句話的事情而已。」

「呵呵,那就試試好了!如果他真有這個想法,我今天就能讓他走不出別墅,你信嗎?我這人怕麻煩,喜歡把麻煩扼殺在萌芽中1蕭風邪笑著,轉動一下手中的戒指。

李南忽然笑了,豎起大拇指:「你很像他年輕的時候。」

蕭風不樂意了:「我擦,我又不是他兒子,怎麼可能像他1

「哈哈,我是說性格!走,我們去接一下他們。」李南拍了拍蕭風肩膀,站了起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