熱門搜索:
當前位置:爬書網>書庫首頁>都市言情>玩美房東>第七十四章我一定要罩你
小說:| 作者:| 類別:

第七十四章我一定要罩你

小說:玩美房東| 作者:寂寞的舞者| 類別:都市言情

蕭風和李南把韓衛東一行人接進來,不過進入客廳的,只有韓衛東和韓闖,其他人都手持槍械,守衛在別墅外面。

自始至終,韓衛東都沒對蕭風說一句話,至於韓闖,對蕭風更抱有敵意,沒動手就算不錯了。

蕭風見他們如此,自然也愛搭不理,等兩人進來后,隨手把門關上,就坐在沙發上,掏出手機開始玩超級瑪麗。

也許韓爽是從窗戶上看到什麼,從二樓下來,對著韓衛東、李南、韓闖點點頭,坐在沙發上,一雙妙目盯著地面,不知道在想些什麼。

偌大的客廳中,除了銅鐘傳出的『滴答』聲外,一切都是安靜的,落針可聞。

韓衛東沉著一張臉,盯著自己的寶貝女兒,想說點什麼,又怕說重了,惹得她生氣,只能保持著沉默。

韓闖則看著蕭風,一雙星目散發著幽幽的冷光,就猶如一頭暴怒中的狼王般,伺機而動,盯著自己的獵物,彷彿隨時會發動攻擊。

最彆扭的當屬李南,韓衛東這邊是過命的交情,他和蕭風又算得上忘年交,看看這個,看看那個,不知道該說什麼。

蕭風全然不顧韓闖的目光,自娛自樂的玩著超級瑪麗,時不時咧嘴笑了笑,激動的像個小孩子。

這種冷場的情況,足足保持了十多分鐘。期間,誰都沒有吭一聲,說一句話。

「咳咳…」李南忍不住開口了。

暴風雨前夕的安靜越久,暴風雨恐怕就猛烈。這個道理,李南明白。如果他再不開口,恐怕就得這麼醞釀下去,變成一場大風暴。

李南了解韓衛東,知道他不會先說話的。至於韓闖,沒有韓衛東的命令,哪敢吭一聲。再看蕭風的樣子,玩得正來勁呢,等他開口更不可能。韓爽,他沒有去考慮,畢竟這種事情讓她開口,有些為難她了。

「老韓,蕭風,小爽,有什麼事情,咱三三四四的擺在桌面上說清楚,怎麼樣?老韓,你是長者,你先說吧。」李南充當著『和事佬』,笑著說道。

韓衛東聽到老戰友的話,猶豫一下,點點頭:「好!我想知道,你們兩個是什麼關係?」

「房東和房客的關係。」

「房東和房客的關係。」

蕭風和韓爽異口同聲的說道,凸顯著一股做賊心虛的樣子。

韓衛東犀利的目光在兩人臉上徘徊著:「房東?房客?男房女客?真的就這點關係嗎?」

「沒錯!爸,我在這租房子,交了房租的1韓爽說著,從兜里拿出一張合同,遞了過去。

蕭風看到這份合同,先是一愣,隨即才想起,當初韓爽交了房租后,在第二天就強迫自己簽下了合同。當時自己還挺不樂意了,難道會貪污她那點錢嗎?沒想到,今天倒派上了用常看來,這娘們早有準備!

韓衛東瞥了一眼,扔在一旁:「這證明不了什麼1

「那你需要證明什麼?」韓爽語氣有些冷的說道。

蕭風心裡平衡了一些,奶奶的,原來韓爽不是只對自己冷淡,對她老子也這樣啊!嘿,性格冷淡點沒事兒,只要不是性冷淡就行!想到『性』這個詞,立馬感覺小弟弟又疼了起來。

「這小子告訴我,你們不是戀愛關係1韓衛東指著蕭風,繼續道:「那為什麼在此之前,你李叔會給你爺爺打電話,說你找對象了?難道不是他?」

李南坐在旁邊,有些不好意思,當初也怪自己嘴賤,屁顛的去告訴了老首長。要不然,能有這麼些事情嗎?不過,現在的年輕人,也太不牢靠了,怎麼就懷孕了!幸好老首長不知道這件事,要不然真就亂套了!

「當時是逗李叔玩的。」韓爽看了眼李南,隨口說道。

「好,當時逗他玩!那孩…」韓衛東冷著臉,話還沒說完,就被韓爽打斷:「爸,我希望你不要提這件事1

韓衛東冷冷看了蕭風一眼,站起來:「你跟我上樓,我和你談談。」說完,轉身向樓上走去。

蕭風撇撇嘴,你妹的,這是我家,不是你的軍區,也太隨便了吧!不過注意到韓爽投來的目光,又低頭繼續玩瑪麗去了。

韓爽站起來,上樓和韓衛東進了自己房間,開始了一場父女間的談話。

蕭風玩了一會,覺得無趣,放下手機,掏出香煙點上一顆,煙盒扔給李南:「李哥,煙不好,別嫌埃」

李南苦笑,也拿出一支點上,看著韓闖:「你要來一支嗎?」

韓闖搖搖頭:「不要。」

蕭風吐出一口煙圈,迎著韓闖挑釁的目光看去:「哥們,至於用這麼苦大仇深的眼光看著我嗎?」

「小子,如果你是我手下的兵,我絕對打得你爬不起來。」韓闖雙手撐在桌上,身體向前傾,緩緩說道。

蕭風笑了,輕蔑的笑了:「你不吹牛逼能死啊?」

「我今天就吹下這個牛逼了1韓闖咬牙怒道,要不是鑒於韓衛東的命令,他早就一拳砸過去了。

蕭風打了個響指:「哥是老中醫,專治吹牛逼!哎,需要我給你治治嗎?」

「媽的1韓闖猛地一拍桌子,全身上下透露出一股痞氣:「今天老子就算違背命令,也得收拾收拾你1

蕭風心疼的看著桌子上的裂紋:「韓闖,今天如果你不賠我桌子,老子今天把你的牙打掉,信嗎?」

李南見兩人如鬥雞般對上眼了,忙擋在兩人中間:「年輕人,火氣別這麼大嘛!韓闖,你忘了老韓的命令嗎?蕭風,這張桌子多少錢?我賠了,行不行?」

「十萬1蕭風獅子大開口,張嘴就要十萬。主要,他不是想坑李南,而是想揍韓闖一頓!奶奶的,不好好抽他一頓,真以為他最牛逼啊?今天就給他好好上上課,告訴他在華東軍區能稱王稱霸,不代表沒人收拾不了他!

讓蕭風沒想到的是,李南一口答應下來:「好,我來出這個錢1

蕭風一愣,上下打量幾眼李南:「我說,李哥,雖然現在實行高薪養廉,但也沒這麼富裕吧?」

「李叔,你讓開,我今天得為爽兒好好出口氣1韓闖氣得臉色通紅,就差點蹦起來了。

李南剛準備再勸幾句,就聽樓上傳出聲音:「那你告訴我,到底是誰的?1

「誰的都不是,是我的……」韓爽的聲音,也隱隱約約的傳出,後面的就聽不清楚了。

「蕭風,你他媽是男人嗎?」韓闖怒了,抬腳向蕭風踹去。

蕭風眯起眼睛:「李哥,你讓開!小子,我今天讓你知道,天有多高,地有多厚1

「行了!你們別跟著添亂了1李南拉下臉來,倒也鎮住了兩人。

蕭風見李南確實怒了,點點頭:「行,我不跟他一般見識!小子,以後別讓我在九泉街上看見你,要不然我打得你變豬頭1

再怎麼說,蕭風都是一個年輕人。自從遇到東狼后,一直刻意壓抑著火氣。再經過韓闖幾次挑釁,骨子裡的火性壓住了理智,只想狠狠揍他一頓。什麼玩意,馬勒戈壁的,丘八就牛逼啊!

「哼,你也別讓我看到1韓闖指著蕭風叫道。

五分鐘左右,韓衛東陰沉著臉從二樓下來。

韓爽跟在身後,眼睛紅紅的,腫著,很憔悴。

蕭風看到韓爽如此,緩緩從沙發上站了起來。自從和她認識以來,幾乎沒見過這個要強的女孩這麼憔悴過。他的心中湧現出怒火,目光投向韓衛東,緩緩的眯起了眼睛,殺機一閃而逝。

蕭風沒感受過父母愛,自然也體會不到是什麼滋味。可是他明白,韓爽不是小孩子,即使她的父親,也沒權利要求她去做什麼0韓爽,你沒事吧?」

蕭風不含一絲感情的聲音,讓韓爽抬起頭。

她深深看了蕭風一眼,搖搖頭:「我沒事。蕭風,我要走了。」

「去哪?」

「回家。」

「你自願的嗎?」

韓爽看著蕭風深邃的眸子,心中湧起一絲異樣,不知道為何,搖搖頭:「不是。」

「既然不是你自願,那沒人能從這裡帶走你!你是我的房客,那我一定罩你1蕭風的語氣雖淡,但卻毋庸置疑。

韓衛東聽到蕭風的話,轉頭冷哼一聲:「沒人?我也不行嗎?」

「不行1蕭風說著話,擋在韓爽的面前。

蕭風不知道,為什麼會鬼上澀出頭。要對抗的,還是她的父親!

多年後,當韓爽再次問到他時,他想了許久,如此答道:也許我想保護你;也許我看你老子不爽,就想抽他的臉!

蕭風話落,在場的所有人都震驚了,包括韓爽。

韓爽驚訝的過後,心中的那絲異樣無限的擴大,是甜蜜嗎?她沒有談過戀愛,也不知道愛的滋味。不,不會愛上這個王八蛋的,是他奪了自己的身體,不會愛他的!

「蕭風,他是韓爽的父親,不會害她的。」李南見韓衛東越來越陰沉的臉,不由得急了,忙走過去勸著蕭風。

蕭風搖搖頭:「那也不行,除非韓爽自願跟他走1

韓爽深吸一口氣,強忍著滾落的淚水:「爸,你讓我再留十天,好不好?十天後,我就回家。」她的聲音中,有些許哀求。

「不行1